喜娘——第七章 凤翎

在姬柯二十余年的记忆里,关于姬涟的部分其实是很少的,这个本该在他的生命中扮演“母亲”角色的女人,实实在在地缺席了他整段成长经历。

他之所以能够一眼认出面前这个女人的长相,纯粹是因为从小对母亲的渴望让他翻来覆去将姬涟为数不多的几张照片看到起皱而已。

“你还是来了。”女人朱唇轻启,缓缓说道。

压下心中翻涌的感情,姬柯强迫自己冷静应对眼前的状况——这个女人不一定就是真正的姬涟,哪怕她是,在这个诡异的幻境里也不能掉以轻心。

他紧了紧手中的刀,没有回应女人的话,只警惕地盯着她的动作,以防对方突然袭击。但女人并未在意,她提了提裙摆转身推开了寺门,回头示意姬柯一块儿进去。

借着火光,姬柯发现不仅寺门是砖瓦结构,整个凤凰寺里都见不到任何一点现代建筑文明的影子,一棵足有两人合抱那么粗的古树正对着寺门矗立在院子中央,树荫投在地上遮住了寺里大部分的采光。

走近以后姬柯看出这竟然是一棵桃树,他从来没见过哪一棵桃树能长得像这棵树这样高大,不由得驻足多看了两眼,而变故也正是这个时候发生的——

之前在门外看到的满树绿叶此时在姬柯眼前转瞬开出一树红花,花瓣无风飘落,纷纷扬扬,顿时洒满了整个院落。

姬柯在这片浪漫的花海中出了一身冷汗,因为就在桃树开花的同一时间,他看见走在前方的“姬涟”的身体迅速枯萎下去,最终只剩下一具森森白骨。

而她本人却浑然不觉,还回过头用没有眼珠的黑窟窿深深“看”了姬柯一眼,不知道从哪里发出了声音: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千年桃树开花的场景确实难得一见,但我劝你最好别看太久,会回不去的。”

随后她抬起早已是白骨的手掌,仿佛托着什么东西一般向上一扬,只见院内平地起风,满院落英乘风而起重新回到树枝上变成了郁郁葱葱的桃叶,而女人全身的皮肉也重新长了回来。

目睹这一切的姬柯反手将还染着他血液的手术刀刺进了身旁的桃树,但从刀刃上传来的触感却像是刺进了皮肉之中,一股鲜红似血的液体顺着刀口流了出来。

女人身形一顿,刚长好的眼睛死死盯着姬柯刺进树中的手术刀。

姬柯:“……”如果我说我不是故意的还来得及吗?

显然是来不及了,女人嫁衣上的凤凰刺绣此时像是活了过来,挣扎着想要摆脱针线的束缚。姬柯见状双手并用要将刀拔出来,却发现从树里流出来的液体居然层层缠住刀刃,甚至还在试图把整柄手术刀吞进去。

姬柯尝试了几次依然没能把刀夺回来,而对面的凤凰刺绣几乎已经脱离嫁衣,火红的羽毛上燃起了点点火星。见状,姬柯当机立断放弃取刀,向后跳了数步,与古树拉开足够的距离。

刚才那一刀确实不是他做的,在无法明确女人真实身份以及她与古树之间的联系时,冒险进攻无疑只会死得更快,姬柯不会做这么愚蠢的决定。

但就在所有花瓣长回树上后,他握着刀的手突然失去控制,那种感觉与其说是他主动刺伤古树,倒不如说是古树展开了巨大的吸力,主动将刀纳入体内。

而刀上唯一一个值得让古树发生异变的因素,是姬柯的血。这是关于他的血产生的第二次离奇事件了,如果不是逃得够快,姬柯现在很有可能已经被古树“吃”掉了,就像那把手术刀一样。

证据就是现在和凤凰缠斗在一起的,从古树中长出的无数根朝着姬柯攻来的血色长线。

“没有时间了,快跟我走!”

红衣女人一个闪身来到姬柯身边,冰凉的手掌紧紧拉住他的手臂,带着他飞快地穿过院落,进了凤凰寺的正殿。

一进殿门女人便放开了姬柯,转身关上殿门,并且锁上了木销。快速移动带来的离心力非常巨大,姬柯头晕目眩地被扔进正殿后顿时扑倒在地,等他挣扎着爬起身来看,发现普通寺庙里供奉菩萨的地方此时却放了满墙的灵牌。

殿外凤凰在打斗中发出的火光照得殿内忽明忽暗,明暗之间姬柯看到这些灵牌上刻着的名字竟然都是同一个姓氏;更令他惊讶的是,位于正中心的那块灵牌上赫然写着“柯昙涟”三个字。

这是姬涟的旧名,几乎没有人知道,没想到居然会出现在一个幻境中的古寺里的灵牌上。

姬柯愣愣地将目光移到身边的红衣女人身上,他听见自己颤抖的声音在殿内响起:

“你究竟是谁?”

红衣女人,或者说柯昙涟轻轻叹了口气,目光中满是克制的悲伤,她对着姬柯唤道:

“小霁。”

看着姬柯写满难以置信的脸庞,柯昙涟狠下心接着说道:“我知道你一时之间很难接受,但你必须把我接下来说的话牢牢记住。

你是柯氏一族最后的‘喜娘’,你的体内留有凤凰神的神力,这是唯一可以和‘阴煞’对抗的力量。但唯有完成仪式后你才会完全受到凤凰神的庇佑,否则在此之前‘阴煞’都会想方设法把你的神力夺走,就像外面那棵桃树刚才做的那样。

我会帮你打开回到现世的通道,你回去后记得找柯昙心,你应该已经见过她了,她会为你准备好仪式所需的一切。如果可以,我真的不希望你被扯进这些事,等仪式结束你就立刻离开,永远不要再入滇。”

说完,柯昙涟拿出一枚凤凰羽翎放在姬柯手中,随后用和寺外老人同样的咒语凭空点燃一簇火焰,轻轻点在青年的眉心。

火焰柔和地将姬柯包裹起来,他渐渐感到意识开始抽离,于是急忙伸手拉住柯昙涟的衣摆,说出了那个压在心头二十年的问题:

“你为什么要走?”

柯昙涟楞了一下,随后嘴角微扬露出一个温和的笑意,她身体前倾轻轻抱住姬柯,在他耳边轻声说道:“为了未来,我们的未来。”

拥抱一触即止,因为姬柯很快就在火光中离开了幻境,但对柯昙涟和姬柯来说,这是跨越二十年思念才得以完成的特殊的仪式,它的名字叫“母爱”。

一阵眩晕过后,姬柯在现实世界中睁开了眼,只见自己仍然躺在非宇翔家的客房里,先前的判断是对的,他确实是在睡着后就被拉入幻境之中,只是不知道幻境展开的契机究竟是什么。

对于幻境姬柯其实并不陌生,他从小经历过的诡异事件不胜枚举,刚记事起更是一不小心就会被拉入幻境,不过随着年龄增长这样的情况就渐渐少了。

没想到这次云南之旅竟然还让他重温了一回幼时的经历,甚至还见到了柯昙涟。想起最后那个拥抱,姬柯心中再次涌起一阵细密的酸涩,正想抬手揉一揉心口时,却发现手掌中紧紧握着一枚流光溢彩的凤翎,正是柯昙涟送给他的那一块。

离开幻境前柯昙涟说的话也随着凤翎一起被姬柯想起,她提到的“柯昙心”应该就是指非宇翔的母亲了。柯昙涟、柯昙心,默念着这两个相似度极高的名字,姬柯心想看来他在非家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喜娘

合集

共10篇

总阅读

30490

总评论

52

总获赞

127

总分享

4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