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昆明信息港 下载客户端 关于彩龙 论坛须知

遂宁·岁月7——涪江边童年旧事(原创图文)

          母亲抱着小弟,拉着妹妹,我背大弟跟在后面,到隔壁找姚姓滇南石屏人卫生员。他针灸、针打得特别好。文山营地,外婆每次去卫生队看病都找他做针灸,我也被他打过针,是个英俊、笑口好的兵哥。

          刚刚就位的卫生队乱麻麻的,母亲找到姚,他一看小弟下巴,翻找出烫伤药膏给母亲。才将到遂宁,谁也不知父亲的消息,哪怕知道,也不会提起,这是起码的纪律,母亲懂的。所以他们没有过多交谈。母亲带我们回转住处,郁闷的情绪,因看到熟人得到缓解,已经多云晴转了。

          家属们走后,母亲最怕的就是每天捯饬那只烧焦炭的炉子,每次弄得一鼻子黑烟子,却开心得哼哼起来。如此过得几日,父亲终于来接我们。母亲变脸似的满面愁容、委屈。父亲何等情商?一手抱儿子,一手拎东西,把我们弄到来接的车上挤在一处,转移到离此几条老街南面马路上有棵大榕树旁的院坝,沿街遂宁斗城什么样,啥也没看见。

那时,我家在两三年中经历过水患、火灾,没有多余行李。来到新家,父亲忙出忙进地给母亲置办油盐柴米,还专门买回一只炉子,一筐焦炭,把剩下的所有工资如数交给母亲(母亲三个月收入全部给婆婆回老家,父亲不知道这件事,也从来不问,好男人一枚),自己只带点饭钱,待上两天又忙公事去了。

院坝外的那棵大榕树,成为我儿时对遂宁的印象。九十年代末,我去中原途经遂宁跟贾莉来老院坝转悠,看到老榕树瞬间,只觉得周遭高楼压得它透不过气儿,很是伸展不开的拘狭。

新居所,是我看到最为漂亮的两进院园林营地,以前大概是谁家庄园收归公用。田字型格局,中轴线把庭院左右分割,一堵镶黑瓦做格子窗的墙体,把大院分成前庭后院,整体透着正统、严谨之气。    

前庭左边绿油郁翠柑橘林,便道尽头公厕,一道小门进入空阔的后院。右边顺围墙一溜弯青砖平房,花园苗圃中一座玲珑水池,其间山石、喷泉,锦鲤悠游自在。中间路面延伸进后院,下三台石阶,两边是难得一见的巴蜀之地特有的“千林扫作一番黄,只有芙蓉独自芳”的木芙蓉花树,三两丈高,遮天蔽日,成为院坝最惬意的林荫道。右面三层楼房后,还是一片柑橘林。左边一棵高树上,有鸟巢。树下有平房,我曾进去翻弄过那些冰冷的铁家伙,应该是机修所。与三层楼对应的左边是篮球场。球场靠围墙一排半口字型平房,我家住在靠里头凸出的两间房;与我同城玉溪的崔家则住在另一头;记得还有李建华等几家。篮场南面一片草场,又是一片桉树林,常见干部在此抬臂瞄靶练习。草场靠左又一排平房,两间做木工用,几间住家属。母亲认识的有原来在文山办托儿所伙食,后来做会计的杨状元家,还有舒医生及老婆朱丽华家……最后一排房子,应该是干部们的住宅。东面尽头有一水池,不知道做什么用。

刚来咋到,母亲工作还没有安置好,只能在家带孩子。好久没有上学的我,又是寒假期间,每天帮母亲打下手干家务活。母亲每天最重要的还是那炉火,经过反复操练,母亲很快就能把焦炭烧起来。母亲的帮手,不是到木工房偷刨花、木块,就到桉树林撕树皮拖回家来燃火。遂宁不像文山只有雨、旱季之分,妹妹被冻得脸手皴得厉害,大弟小手直接生了冻疮。

而我,得瞅着到球场边水管无人,端着小弟的尿屎布去洗。冬天湿冷,尿布不够用。母亲到外面买来竹篾编的大鸡笼,翻过来罩在炉子上,尿布铺在上面烘干,再叠起来摞在一处备用。淘米洗菜,洗衣服,听着阿姨们唠嗑,头顶上开着粉红的木芙蓉花,不知道它像文山营地道路两边的槐花可以拿来吃吗?想象着刚刚离开不久的旧地往事,习惯了冰凉的水,也就不知道冷了。

天性使然,除做家务,便满院坝乱钻,甚至去偷柑橘吃。三层楼下有几株柚子树,小伙伴围着转来转去。趁年轻叔叔不注意,我爬到树上去荡秋千,故意把柚子荡下来,小伙伴在下面哄抢,我却被逮个正着,拎着耳朵提下来。趁他不注意,我挣脱他的手,跑得比兔子还快。假如被拎到母亲那里,少不得一顿暴打。找到小伙伴几个人分着吃。柚子还生,绿皮,酸不拉几。

营地一位满身文艺范的年轻叔叔,经常带着一帮人在院坝外那条为建电站而修的人工渠河中间的土场上跳舞,是那种近乎疯狂的魔舞。我居然被选中参与大人们排练,演喜儿《北风吹》。春节期间跟着大人,坐着大车渡轮到涪江对岸山村里慰问演出。那天我很出糗,小碎步到舞台中央抬腿没有站稳,连垫两步,引得台下笑声不止,让人尴尬难堪,但我还是坚持表演完才退场,得到大人的肯定。台下人挤人,全是头颅面孔嘻哈声的场景,那是一九六九年春节的事。

除夕夜,父亲终究还是回来了。我跟着母亲去食堂领取每家供应的新鲜猪肉,还有条大鱼。大鱼是我拿到水管边去清鳞破肚,后来我对杀鱼这活十分得意。父亲在家里弄他最拿手的油炸酥肉。用小粉、鸡蛋、油炸过的猪肉,放得长,日后慢慢吃。大年初一,父亲抱着四岁大弟,我揪着父亲衣角跟在身后。母亲背着小弟,拉着六岁妹妹,全家走走停停,到城东涪江玩。那时的涪江,正处于枯水季,河滩很宽,全是鹅卵石,中间流淌的河水很清。几个小孩高兴地在河摊上跑来跑去,看谁捡的鹅卵石漂亮。

父亲抱着还不会走路的小弟,与母亲坐在河滩边说事。我其实特别想听大人的谈话,对父亲所做的一切充满了好奇、疑问。可惜几个小孩在涪江河滩玩得正嗨,哪里顾得过来。

母亲说,初二还去遂宁白塔公园,我不记得这回事。那年到遂宁,贾母吴阿姨陪我去了一趟,找不到半点印象。全家在涪江岸边散步,还有些小时候的痕迹。 此行遂宁发小聚会,没有白塔公园,却安排在改造过的涪江湿地公园游览,它对遂宁人的重要,非与人分享,才能生出有福同乐的共鸣。(待发)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11月14日 15:28

琪琪的妈妈 7 0

连前面的几篇也翻看了一遍

08月23日 22:17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