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娘——第八章 填煞

姬柯小心地把凤翎收好,装作没事发生的样子下楼和非家人打了招呼。现在是早上八点多,柯昙心正在厨房煮早餐,看他进来还愣了一瞬:

“小柯这么早就起来啦?昨天夜里没睡好吗?”

平常至极的一句寒暄这时听来却充满了探测的意味,姬柯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并未提及幻境里发生的事情。比起昨天,今早柯昙心的热络里多了几分显而易见的疲惫,脸色也更差了。看来昨晚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难眠之夜……

食物的香味打断了姬柯的思路,只见灶台另一头的炭火炉上放了一只不常见的铜锅,模样和日式雪平锅相似,但不同的是这口铜锅的木柄是垂直于锅身的。

猪骨和整鸡熬煮而成的高汤在锅中翻腾,木耳、白菜、韭菜、豌豆尖等蔬菜被分门别类摆放在各个白瓷碗里,而一旁竹编而成的筲箕里是淘洗过的酸浆米线。

“要煮小锅米线吗?”姬柯问道。

柯昙心点头说是,还惊讶于他居然只看配料就能说出名字。姬柯笑着摆了摆手,只说非宇翔是一个称职的导游。

米线是除饵块外,深受云南人喜爱的又一美食,凭借着五花八门的烹饪方法深深扎根在云南人的生活之中,而小锅米线则是最为传统且流传最广的吃法之一了。

小锅米线的特别之处从命名上就可见一斑,必须要用锃亮的小口径铜锅煮出来才算地道。

一锅一次只可煮一碗,从时蔬的鲜甜到酱帽的深邃再至米线的清爽,加上酸腌菜的微酸和油辣椒的香辣……所有口感在炭火的加持下浓缩于这小小的一锅之中,每一口都是独特的云南风味,讲述着这片四季如春的土地上孕育出的美食文化。

来到云南之前,姬柯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口腹之欲竟然这么重。虽然这片土地上全是他无法理解的事情,但似乎只有在这里他才能完完全全享受生活,而不是将其视为任务。

按照先前制定的旅游计划,今天应该是要去昆明市内几个著名景点逛一逛的。但想到姬涟的嘱托,姬柯顿时对旅游毫无兴趣,他佯装身体不适拒绝了外出,并且“不小心”在柯昙心面前露出了凤翎。

果不其然,柯昙心在看到凤翎的瞬间连虚假的笑容也维持不住了,几个呼吸之间她似乎终于下定决心一般,用毫无起伏的声线问道:

“你见到她了?”

姬柯挑了挑眉,满意地把凤翎收进手掌中用两根手指轻轻搓捻着。很明显,柯昙心早就知道他的身份,很有可能他这次来云南就是一个早有预谋的圈套,甚至连在大学期间多次遇到非宇翔都是提前设计好的情节。

想明白这些关窍后他也不恼,反而松了口气,这样一来他与非家之间就只是单纯的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了,比起人情来说好处理太多了。

他不疾不徐地反问道:“你们花了这么大力气,总不会是找我来叙旧的吧?”

柯昙心闻言叹了口气,再抬头时便换了一副模样,先前强行伪装出来的亲和感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极度外露的张狂和傲气。只见她抬手扯下脑后的发髻,这竟然是一个足以以假乱真的发包,而柯昙心真正的发型却是干净利落的短发,与她身上的旗袍非常不搭。

“没想到你年纪不大,脾气倒是挺狂。啧啧,阿涟那个胆小鬼居然还能生出你这样的儿子。”

听到对方诋毁自己的母亲,姬柯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但柯昙心毫不在意,自顾自说完便带他来到二楼正房门口,抬手推开了木制大门,檀香混合着血腥的气味扑面而来,给房间增添了几分诡异气息。

整个房间光线极其晦暗,等到视力适应了黑暗后,姬柯发现这里竟然和幻境里见过的凤凰寺正殿一模一样,满屋子的灵牌昭示着这是一间祠堂。但除了正中那块写着“柯昙涟”姓名的灵牌外,其余的都被红布遮得严严实实。

而在香案前,一名留着板寸发型的青年此时正卧倒在蒲团上,沾了血的黄白钱在他身边洒落一地。

正是从早上起就没有露过面的非宇翔。

哪怕唯一的儿子生死不明地倒在地上,柯昙心也没有半分动摇,她从容不迫地从香案上取了檀香,在昏暗的烛台上点燃后朝着灵牌拜了三拜,模样像极了一位虔诚的信徒。

随后她又取了一次香递到姬柯眼前:“作为柯家人,你理应来上一炷香。”

姬柯捏紧了手中的凤翎,说:“她没死,不需要受香火。”

柯昙心笑出了声,只说姬涟目前的状况离死也不远了,而唯一能够解救她的方法,就是让她唯一的骨肉至亲代她完成使命。跃动的烛光下,柯昙心的笑容显出几分狰狞的意味,姬柯一时间有些分不清这究竟是现实还是另一个幻境。

姬柯:“如果这是一个交易,你至少应该先展现出对等的诚意来,而不是威胁与恐吓。”

虽然柯昙心不止一次在他面前表现出对姬涟的不屑,但从她的行为上姬柯却隐约感觉到她对姬涟其实非常依赖,甚至于到了一种病态的程度——在这间属于柯氏的祠堂里,她却只愿供奉姬涟一人。

既然这样,柯昙心的所有行为只会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将姬涟从幻境中解救出来,但是凭她一个人的力量没有办法实现这个目的,因此才会不惜花三年时间布局将姬柯骗到这里。

那么自己手上一定有柯昙心非常需要却没办法轻易获得的东西,否则她不会选择用伪装来和他周旋,而是在昨天刚见面的时候就以强硬的手法来掠夺。

柯昙心收敛了笑容,用赞赏的眼光看向姬柯:“阿豹说得没错,你确实聪明,普通的方法果然骗不了你。既然你已经见过阿涟,那你应该也知道自己的血蕴含凤凰神的神力,这是神的庇佑,但同时也是诅咒。

同样的诅咒阿涟身上也有,于是她成为了镇阴填煞的‘泉眼’,而你要做的事情就是通过仪式成为新的‘喜娘’,找出不需要泉眼也能填煞的方法,将阿涟从幻境中唤醒。”

姬柯敏锐地发现了对方言语间的漏洞,他问道:“如果没有这种办法呢?”

柯昙心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贪婪地盯着姬柯说道:“泉眼存在的意义只是为了阻止煞气入侵现世,任何一个有凤凰神力的人都可以做到。只要有了新的泉眼,旧的那个自然就可以回来咯。”

言下之意就是要让姬柯代替姬涟,成为新的泉眼了。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喜娘

合集

共10篇

总阅读

30443

总评论

52

总获赞

127

总分享

4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