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昆明信息港 下载客户端 关于彩龙 论坛须知

长篇小说:《虎纹》第5章

于小印丢了刀,齐满子和徐景发都要把自己的刀拿给于小印。于小印没拿齐满子的虎纹刀,说留下把长刀也好给他们壮胆,便拿着徐景发的匕首上了山。他没法从山口上去,绕了近十里转到了老象坡东侧,凭着从小练就的身手,靠匕首相助,从峭壁攀了上去。“象背”立陡,行进艰难,却少有山匪设防。于小印看到老象坡全貌时,已经过了三更天。


夜色下的老象坡让于小印半天缓不过神。一年前他在山脚下见过刀三龙和十几个带着刀枪的山匪,老象坡的煞气是看得出来的。他没想到山上竟然是另一种感觉——这里看上去就像个安静的小寨,山腰平缓开阔,南北一条横街约二里,街两边几十间木房竹房虽然简陋却排布规整,东高西低坡度很小,宽不足一里,竟有数条防洪水道穿街过巷,水道上架着竹桥。寨中猪舍牛栏、粮仓菜园、油坊磨坊也样样俱全。山上既不见戒备的走卒也没见集中的兵营。于小印纳闷,怎么会有这样的山匪窝子?


夜深人静,灯火稀疏,只有一间路边房子里亮着几盏马灯。于小印一时不知怎样去找关押罕小青的地方,只好耐着性子探查。他从暗处靠近亮灯的棚子,发现是铁匠铺,正在验刀的竟是陶朗和刀三龙。火炉边铁匠背影好熟悉,他似乎正被首领夸奖,不住点头。于小印听不清铁匠铺里的对话,一直盯着铁匠身后案子上的几把长刀,那些刀样式好熟,不是当地人常用的户撒刀,而是北方人爱用的雁翎刀。


陶朗吩咐铁匠几句,便和刀三龙一起走出铁匠铺,去了对面的竹房。铁匠随后也带着刚做好的几把新刀走出了铁匠铺,一同带过去的还有一个燃着焦炭的小铜炉。于小印认得那个小铜炉,那是周林海家传的东西!他晃晃头揉揉眼睛再看铁匠……竹房的灯光照亮了铁匠的脸!

真的是周林海!


于小印一时手足无措,他还是以为自己看走了眼,再稳稳心神再揉眼睛再看过去,就是大哥周林海!

六神无主的于小印觉得事情复杂了。哥几个离开沙井寨没到二十天,大哥还伤了腿,此时怎会出现在老象坡?莫非是罕青山真要送大哥见官法办,大哥逃出罕家投奔了刀三龙?罕青山还没见到女儿罕小青,怎么可能做出这么糊涂的事呢?如果大哥不是逃出来的,那这事怎么说也说不通啊!于小印越想越乱,索性靠近竹房藏身。他要等周林海出来问个究竟。


陶朗进竹房后又点亮了几盏马灯,周林海把小铜炉放在案上,从怀里掏出了几样小巧的工具。刀三龙推给周林海几张草纸,指指点点讲解着什么,铁匠便把工具放在炉中加热,随后伏案……几缕青烟飘起。

竹房外的于小印向房内看了几眼。小铜炉和那套小烙铁是周林海从中所桥带出来的,那是周家祖传的家什,能在铁器镏金烫银,能在木器上烙花刻纹。一阵焦糊味飘出,于小印闻了出来,周林海做得是皮活。 


山上十分安静,于小印边盯着竹房里的周林海,边听寨子里的动静。罕小青的儿子这些天夜里都不安稳,阵阵哭闹,可整个老象坡没出现任何婴儿哭声。于小印开始担心罕小青母子是不是被害了……

竹房里的刀三龙和陶朗抽烟、喝茶好一阵子,直到周林海做完了案上的事,陶朗带着周林海一起离开。


刀三龙灭了马灯,登上阁楼。

本想跟上周林海的于小印以极快的身手进入刀三龙的竹房。他必须先拿到一把周林海打的刀,不然遇到不测连个顺手的兵刃都没有。

竹房像是刀三龙的住处,上下两层,宽敞、结实,屋内的摆设有些杂乱,但宽大的木案似乎“镇”住了杂乱,稳了重心。于小印暗中以木案定方位,趟得很顺当。他拿了三把长刀,捡了根绳子捆好挎在肩上,转身要跟上周林海,突然好奇大哥刚才在案上做了什么,便在桌案上摸了一把,摸到了一张带着焦糊味的软皮。于小印看不清皮子上面烙了什么,想了想,便把皮子揣进了怀里。


四更过半,于小印慢慢摸向铁匠铺。

铁匠铺里又点亮了几盏马灯。于小印听到有女人在说话,闪念间觉得有可能是罕小青,刚想靠近,却发现女人的口音不对,而且,是两个女人。

周林海笑呵呵地坐在炉边的小凳上,看着两个说着醉话的女人。女人手里拿着酒壶,似乎并不理会周林海的存在,坐在长凳上摇摇晃晃。


女人的山东口音让于小印吃惊,他没想到老象坡竟然有北方女人,竟然还是老乡。他再细看更是吃惊——这两个女人一高一矮一黑一白,分明是当年云台范家厢房里的“范家亲戚”!

女人嚷着要喝水,随后折腾出几声响动,坐在了地上。周林海给两个女人倒茶递了过去,女人喝了嫌烫,又原地坐下继续喝酒。

“看看哦,这又自己去睡了。我不给他睡,他就睡在二楼上,风凉。”

“哎,姐啊,你那伤早好了,别不让碰。”


“他就不知道我身上有枪眼哦……说抓了个更年轻的,我寻思他是想纳个妾?我这一看,咋还带个孩子……”

“咋可能!莫乱说,大哥不是那种人。你见他对谁动过心!那是土司家的千金,高山雪哦,不是洼地冰哦,是要拿她换钱的。”

“春啊,姐可不怕他对谁动心。姐不像你离不了男人。”

“姐啊,离了我家的,难熬哦。”


女人说“抓了个更年轻的”、“带着孩子”时,手指的方向是铁匠铺后院。于小印转脸看了看,后面确实有些光亮,但没任何声音。此时老象坡已有鸡叫,两个女人没有离开铁匠铺的意思,于小印心里急得不行,伏着身子向后院摸过去。

后院木板房门前坐着两个裹着头巾的人,已昏昏欲睡。于小印断定这是关押罕小青的地方,他悄悄靠近木板房,绕到房后,解了背上的长刀放在草丛中,借房后的大树爬上了房顶。

坐在木板房里的正是罕小青!


一盏油灯放在木墩上,豆粒大的火苗烧得战战兢兢。罕小青抱着熟睡的儿子坐在干草堆上,毫无睡意。房顶上的动静她听得清楚,有些紧张。她靠在墙上微微仰着头,看着房顶的木板慢慢挪开一条缝,一只手伸进来晃了两晃,什么东西落在了草堆上。她轻轻放下儿子,先是贴在房门上听了听,然后捡起了草堆里的东西。

罕小青突然慌乱起来,忍不住哦了一声,又连忙捂了嘴。她捡到的是半块大洋,断裂的一边有些凸。她抖着手撸开袖口,自己的半块大洋仍缠在手腕,断裂的一边凹着。她把手里的半块对在腕上的半块上,合成了一整块,大洋上的头像和花纹完全对在了一起!她猛抬头看向屋顶,那板缝间却一片漆黑,她想喊又不敢喊,急出了两行泪水。


于小印确定罕小青就是唐玉圆了。他看到了罕小青的慌乱,看到了合二为一的大洋,看到了罕小青的眼泪。于小印心跳得厉害,他必须救出罕小青,救出罕小青才能对得起死去的未婚妻。他趴在房顶观察周边,盘算着每一个步骤——只要放倒门口的看守,只要找一根长绳顺下峭壁,只要罕小青愿意跟他下山,只要小娃娃保持安睡……于小印此时完全忘了夜闯老象坡是为了“摸底”,忘了周林海就在铁匠铺,心里只剩下了“救人”的念头。他慢慢溜下木房,溜得无声无息。但他还没站直身子,一把凉飕飕的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徐景发那把套着牛皮刀鞘的匕首绑在于小印左腕上,于小印举起双手时,身后的人看不到那把短刀,但于小印不敢贸然动手,他不知道身后有几个人。长刀得寸进尺,把他逼到了草丛边,他有意靠近地上的三把雁翎刀,在一只脚趟到了刀时止住了脚步,掂量着肩上那把刀的劲道。他算计着,把匕首抽出、掷出的同时要躲过脖子上的刀,且要迅速拿起地上的刀并确保一下子抽出……

身后的人似乎不急于动手。

举着双手的于小印慢慢转了身。

周林海一脸笑容,手里的刀也慢慢挪开。于小印刚张嘴要叫,被周林海上前一步捂了嘴。

两人远离了木板房,找了个角落,蹲在了黑暗里。

“大哥你咋在这?咋回事?”


“那女子是罕小青?”

“嗯。也是唐玉圆!”

“咋会是唐玉圆?”

“就是了。”

“咋被抓上山了?

“就是不想回盈城,自己跑了!鬼着呢!”

“你一个人上来的?景发和满子呢?”

“山下面等着呢。”


“你救不了她!跑不出去!”

“咋整!我俩一起救也出不去?”

“我不能走。”

“咋?那两个女的是云台镇老范家……”

“知道。”

“干啥?”

“我有任务。”

“啥?任务……啥?”


铁匠铺里传来两个女人的说笑声,周林海听了一会,把于小印拉到离铁匠铺更远的地方。

“听我说,我猜到了她就是罕小青,刀三龙认识她,见到就高兴了,说这是沙井寨罕家的千金。他们要亲自把这女子送回盈城,要拿她讹罕家的钱。你救不走,老象坡就跟当年的猴崖一样,上山一条路,背后是悬崖,山上几百人,你咋带她走?还是娘俩!”


“不带走咋整?”

“刀三龙会送回去。”

“刀三龙和罕家有仇,送回去哪有个好?”

“刀三龙不会对罕小青下手,留着就是钱。你们几个赶紧回沙井寨,要救人也要在沙井寨救。”

“你不回去?”

“我不回。”

“啥任务?你咋会有啥任务?”

“罕双红的任务。”

“谁?”

“罕小青她姐。”

“啥?”

“还有,罕老爹罕双红他们估计也不会和刀三龙拼命打……”


“这……都是咋回事啊?”

远处木板房里突然传出了婴儿哭声,随后是罕小青哼童谣安抚孩子的声音。那不是本地的童谣,罕小青的口音也跟着童谣变了。那童谣来自遥远的北方。

 

扫帚系着黄金锁,

俺娘为穷卖了我,

一卖卖给个使船的郎,

吃的是大米干饭鲜鱼汤,

白天听着鹅鸭叫,

黑夜听着山水响,

有心跟着山水走,

又怕山水无尽头。

 

哄娃娃的歌谣惊动了木房门外的看守。看守骂“乱唱喃鬼调调”,罕小青停顿了一下,便哼起了盈城的山歌。

 

昔马大路耶,下大雨么,

买把洋伞耶,送给你么,

风把洋伞耶,吹走了么,

又挂洋伞耶,又挂你么。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虎纹》:滇西1942

合集

共27篇

总阅读

75477

总评论

12

总获赞

168

总分享

3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