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哥放下热线咨询电话不是结束

张子保在北京反腐记者生涯中,接到不是本职工作的电话每天大约5百多次,还有每天都会收到很多的咨询信件,都是农村土地、拆迁纠纷、村官倒卖土地、贪污公款、包养情妇等案件。在咨询回答中,电话是我们和诉求人沟通的重要工具,但电话有挂断的时候,我们的服务却从未中断…… 

  2017年,张子保接到了一个反映 :大爷说他姓刘,哽咽着讲了事情的来由。我一听就属社会新闻,是社会新闻,不属于我们管,我劝说刘大爷走司法途径、或者找当地政府以及社会新闻记者。

“我真的是走投无路了啊,你们反腐记者是我唯一的希望了。”他那无助的眼神和激动的话语,我耐心跟他解释,帮助他与当地部门取得联系,我又打电话又发函,前前后后一上午时间就过去了。后来,刘大爷又朝我们打电话来报喜来了:不到半个月,上级来人清理了在嫩江行洪区私自围堤七个群众,群众拍手称快。”

“刘大爷,你走后,我又派工作人员会对你反映的问题进行调查核实,并将核实的情况在互联网媒体连续二次曝光,以督促地方政府和相关部门予以解决。我还以反腐记者的名义给省委书记写内参反映。我在电话里说。 

刘大爷说:‘’我谢谢你啊,不知怎样报答啊!”

 我说:“不用谢,人民赋予给我的权利应该还给人民!

人民群众越是信任,我们反腐记者就越要严格要求自己。每当看到农民兄弟姐妹那求助和期盼的眼神,我总是充满无穷的动力,撰写这些稿件非常有力、工作起来非常有精神。

 在当中国反腐卧底记者的工作经历,让我感受最深的就是群众对中国反腐卧底记者的信任度越来越高。记得有一次接听电话,吉林省一个访民说:“我知道这个不属于保哥管,我的心里话想和你说,我就信任你们。”这样的信任让我为之动容。虽然我们反腐记者工作有严格的范围要求,对不属于我们管的事我们告诉他找社会新闻的记者、纪委、公安、律师等,但是群众对保哥的信任,让保哥不得不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劝导和化解。

 “张和村和王民村的学生每天上学十分困难。家离学校远的学生挤坐的客车不仅经常严重超载,而且乘车费用很高,不少学生家里难以承受。希望找媒体协调解决,打电话给当地媒体反映,他们不是无音就是推辞。今年4月,张子保邮箱里收到了黑龙江省某镇一名学生家长的情况反映的邮件,张子保了解情况后,马上连夜写成文章发到人民网主办的《地方领导留言板》上,省政府马上回函,此时成立调查组进行调查,张子保又写内参加盖媒体公章的加急件的形式向市政府反映,李副市长专门主持召开由市纪委、监察局、教体局、财政局、交通局、等多个部门参加的县长办公会。会议决定不仅解决张和村和王民村的校车问题,还要解决某镇8个行政村的校车问题。市政府给该学校配额15台校车的指标,该镇汽车公司主动让利,注入资金200万元购买15台校车,县政府对校车实施每年补贴20万元,以确保该1所中学和8所小学共520名学生都能坐上新校车。5月中旬,15辆崭新的杏黄色校车开进了某中学的操场,兴高采烈的学生们都拍手叫好。

  “贵州省某县某村小学桥被洪水冲毁,桥梁及基础设施严重损坏,但一直无人修建,现在村民进出、学生上学都走这座险桥……”5月30日,市委、市政府领导看到张子保写的内参“关于某村小学桥被洪水冲毁变成危桥情况反映”后,分别作出批示,强调要抓紧组织设计、落实资金修好此桥,确保汛期到来前投入使用。县筹措了13万元资金,使某村小学桥于7月上旬修建完毕并投入使用。新建的小学桥开通当天,附近的村民和学生们都争先恐后地涌来,亲眼见证了这座长11米、宽5.5米新桥的开通,久久不愿离去……

  办公室的电话是全国网友诉求的有利渠道,对于平台上的所有信件,我们都给予最大程序的关注、给予真诚的协助。因为我们深知为民服务没有终点,只有时刻了解群众需求,我们的工作才能越干越好,群众才能越来越满意。   

  放下电话不是结束,是我们工作的开始……

《撰稿:张子保》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记者报道的作品集

合集

共250篇

总阅读

1796846

总评论

115

总获赞

1927

总分享

35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