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70后的校园恋情(80) 作者:张月桢

       客车里,百分之九十都是放假回家的学生,认识的占了近一半。

      他俩出双入对,并肩落座,共进三餐,关系在无声胜有声中昭然若揭。

       两天的车程,汽车就像一头识途的老马嘶鸣着,时而挣扎在“S”型上坡的山路上,时而轻快小跑滑行在“之”字形的下坡路面,无休无止的转悠,害得罗雪玲像是被催了眠,抖不了多阵精神就被困顿捆绑得动弹不了,仿佛吃了蒙汗药沉睡了一阵又一阵。

       每次被颠醒时,她都发现自己的头总是靠在余江平结实的肩头上,第一次和一个男孩子如此近距离接触而产生的紧张感,促使她的心每醒一次就要急跳上一阵。

       当余江平身上美好如巧克力的体香若隐若现、丝丝缕缕地飘进她的心扉时,甜蜜和羞涩就轮番把她炸成了番茄酱,她绵软无骨地继续装睡,怎么也不愿回到睁开眼睛的现实。

        就这样红烫着脸,乱跳着心,一动不动闭眼享受着、享受着……

        当客车严重颠簸或大幅度倾斜时,她感到余江平会轻微地调整坐姿,她的头就自然而然地滑到了余江平的胸前,极其舒服地靠在了他结实柔韧的胸肌上,余江平的一只手轻轻地从后面搂住了她的腰。

       尽管他的举动轻得像树叶飘落那样悄无声息,罗雪玲的心却已经吹响了欢快的唢呐,幻想自己正坐在一顶大红花轿上。

       她什么也不愿想了,思绪像被引擎声卷到了车窗外,谛听着余江平胸腔里演奏着的铿锵活力的青春之歌,她希望时间能就此停滞,以定格她打了满分的爱情……

        回到锦康城,恰巧碰上大雪封山,余江平只能暂住亲戚家等着通车。

       罗雪玲心里别提有多高兴,每天匆匆吃完饭就跑去和他约会。

       罗雪玲领着他走在黄绸带般镶嵌在银装素裹世界里的蜿蜒泥路上,到城外六七公里远的纳措湖去看被列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黑颈鹤。

       此举不仅温馨浪漫,且绝对的安全隐秘。

        罗雪玲在读高二时,看过一篇关于黑颈鹤这种充满灵性的鸟儿的介绍,从此就再也放不下,她边走边饶有兴趣地对余江平解释道,黑颈鹤每年不超过农历的九月初九就会从遥远的青海湖畔飞到锦康来过冬,然后一定在次年农历三月初三之前飞走。

        相传,黑颈鹤经常到藏民的青稞地中寻觅青稞籽,待到青稞长出后又大吃青稞苗,青稞成熟时则大吞青稞粒,藏民对黑颈鹤破坏庄稼的行为又气又无奈,最后用下扣子的办法捉到了黑颈鹤,藏民与黑颈鹤从此达成协议结拜为兄弟,他们相约,黑颈鹤永远不再破坏庄稼,发誓不再以青稞为食,藏民则发誓永不捕杀黑颈鹤,并将自己头上的三根头发给了黑颈鹤要它装点在头顶以证明与人类的亲情关系。

       直到如今,藏民与黑颈鹤都相处融洽,更是情有独钟。

       逢年深秋,藏民都翘首以待它们飞回来,为茫茫雪原带来灵气,给寒冷的高原带来生机……

        余江平顿然兴趣大增,两人深一脚浅一脚地跋涉在厚及小腿的雪被里。

       罗雪玲的高度数眼镜显神通了,老远就惊呼起来“你看,你看,黑颈鹤,就在草原中间,成群结队的还真不少,只可惜它们歇脚得有点远不可及,不知我们能不能走到它们跟前。”

       余江平眉头舒展“哎呀,我还是第一次见仙鹤呀,真是太神奇了。”

       远处的黑颈鹤在他们的视线里模糊得像野鸡,总是频繁地飞飞停停,时而在空中滑着美丽的抛物线,时而低头在雪地里凿雪觅食,时而在雪地里奔跑,时而驻足远眺……

        她俩走得大汗淋漓了,可还是走不到它们身边,草甸就是这个特点,看着很近的地方,却够你走的,更何况上面还铺着厚厚的积雪,没法,只有呼哧呼哧喘着气,远远地一亲芳泽,只遗憾怎么也看不着藏民送给它们的三根头发。(未完待续)

网友评论

6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6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 张月桢  : 现在才看到,谢谢啊

    2021-04-11 20:20 0

03月23日 08:00

03月22日 19:41

03月22日 17:57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