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昆明信息港 下载客户端 关于彩龙 论坛须知

道听途说 | 薛定谔的亲戚到底存不存在?

亲戚

我爸有个叔叔,姑且称他为四叔吧,四叔一家人在90年代下海潮时全家人都移民去了香港,后面听说辗转渠道了菲律宾,最后定居在了澳洲后就跟我们家断了联络,了无音讯。

他们移民的时候我爸才3岁, 但是四叔一家移民之前无条件的把他们的房子送给了我爷爷,有这份恩情在,所以虽然没有办法联系上四叔一家,但是心理总归还是有些挂念。

事情发生在一个平平无奇的夏天,某天放学回到家,就被一脸兴奋的爸爸拦住了,说让我给周六的补习班请假,一家人要出去一趟。我觉得很奇怪,问星期六去哪,“我四叔从国外打电话给我,聊了一个多小时,说他们要从国外回来,顺便来看看我们一家”我爸回答到。听我爸的意思是四叔一家回来是宴请在老家的亲戚一起吃一顿饭,当时我还不知道四叔这个人的存在,但是我妈是知道的,她很奇怪的问我爸说:“你四叔一家不是移民出去就不知所踪了吗?”但是我爸没有回答,反而是一直在给我讲四叔的故事。

奇怪的是,自从那边我爸接到那个通除了他没人听到的国际电话后,整个人都像被打了兴奋剂一样,每天都很激动的在等待着什么,甚至我妈因为周六有临时工作打算不去了,从来不主动跟妈妈吵架的爸爸突然跟她吵了起来,甚至说了很多难听的话,那段时间整个家里都阴阴沉沉的。

终于到了周六,一家人穿上了新衣服,开着车就出发了,当时我年纪还小,记不清到底是去了哪里,好像是郊外的xx山庄(比较高档的农家乐),按我们家这边的习俗,国外回来探亲的人都是这样的固定排场,所以当时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因为我爸是司机,所以听了个地址就知道大概该怎么去了,一路上我爸絮絮叨叨的说着他小时候的事情,一边说还一遍叮嘱我们要有礼貌,要知恩图报,当初没有四叔家的帮助他现在也活不下来等等之类的话。

到了目的地的山脚发现,原来我们要去的山庄是在半山腰,当时我趴着往窗户外面看,发现进山的路口的地方一辆白色的私家车和灰色的私家车出了交通事故。我爸当时心急,也没多管,硬是从旁边擦边而过,开上了山。照理说我爸是个很迷信的人,遇见交通事故应该会觉得很晦气才对,结果那天他看到车祸以后什么也没说,径直开上了山,但是在山庄里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四叔一家,我们才调头回家。

下山开到出事故的那个路口时天已经快黑了,但是进山前的车祸现场和出山时的一模一样!就仿佛时间停滞了,那个事故现场的交警就一直站在白车前面,灰色私家车打开车门的角度丝毫不差,地上的残渣也没有什么变化,几跟上山之前一模一样——没有声音,除了我们家车轱辘的声音,其余一切都寂静无声。我爸当时依旧是跟交警擦肩而过,那个交警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看我们,两辆事故车,一个交警,一辆交警的巡逻车,就似乎定格在了那个地方。

回家之后我爸我妈把我安顿好就出门了,后面才知道他俩去采了一些柚子叶洗车去了,而我晚上的洗澡水也是相同的配方。

我爸自从那天之后对四叔一家闭口不提,后面我妈悄悄告诉我,第二天早上我爸没有去上班,而是在家里四处打听,好不容易联系上了四叔一家那边的亲戚,打听他回国的事情,毕竟如果真的回国请吃饭的话必定不会只请我们一家,可是那个亲戚再三强调说没有这回事,而且那个时候国外的局势也不太好,四叔一家移民过去之后再也没有联系上了。可我爸不信啊,还跟那个亲戚说了一个星期前接到电话的事情,但是没有人相信,挂了电话之后我爸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盯着我家的红色座机看了很久很久,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家里的座机已经不见了,我爸取消了座机,说再也不用了。

 

 

打牌

我有三个室友,一个叫小帅、一个叫小辉、一个叫小斌,当时正值我们期末考,他们考完试想找个活动放松一下。当时小斌就说我包了有副扑克,要不我们吃完饭一起打牌吧反正也没什么事,当时他们还想叫我一起打,但是我那天临时有事就没有住在宿舍,等到第二天早上我回到宿舍时就发现他们三个脸色不太好,一个比一个苍白,当时我还抱怨了一下说:“你们也真是的,明知道今天还有考试,怎么还玩的那么晚?精神状态看起来也太差了。”我刚说完,他们三个的神色明显的变得更加的紧张,整个眉头的皱在了一起,当时我就觉得不太对劲,在我的再三逼问之下,他们才告诉了我昨天打牌时候遇到的事情。

昨晚他们三个人吃完饭之后就来到了实验楼里的教室开始打牌,一直打到了晚上九点多钟,当时他们三个是围在一个桌子面前打斗地主。正在三个人打牌的时候,小辉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来电的人是小帅,他以为是小帅的恶作剧,白了他一眼,挂掉了电话会继续打牌。过了五六分钟,小辉的手机又响了,来电显示依然是小帅,小辉就问小帅,你手机是不是放寝室里面了,有人刚才一直用你的手机给我打电话,是不是催我们回去了,小帅一听,直接从兜里掏出了他的手机,说:“没有啊,手机一直都在我身上啊。”小辉接着说:“那可能是你裤子挤得吧, 都给我打了两个电话了。”“怎么可能挤得到,我手机屏幕是锁着的”小帅说,说完打开了手机发现最近的通话记录显示最后一次通话是给家里人打的电话。

就在这个时候,电话又响了,小斌在旁边就说,要不就接了吧,看看到底是谁还是系统故障了,小辉接了电话,那是一个笑声,很明显,是一个女人的笑声,他们三个赶紧挂了电话,这个时候大家心里都有点毛了,说别打了赶快回去吧。等小帅和小辉快跑到楼梯口时,他们却发现小斌并没有跟上来,于是两人又倒回去找,结果发现小斌在教室后门站着一动不动,他们就问小斌:“你干嘛呢?”小斌回答说:“这灯怎么关不上啊?”他两一试,果然是这样,灯的开关可以按下去,但是灯却不会熄灭,这下三个人更紧张了,也不管灯能不能关了,赶紧往外走,走到教室一半的时候,灯突然灭了!

三个人赶紧跑到走廊,这个时候走廊里突然响起了上课的铃声,这个时候都快10点了,怎么可能还会有上课铃的声音,跑在最后的小斌突然站住了,对前面两个人说:“你们看那边”,把手指向了他们跑出来的教室,就发现教室里的灯在狂闪,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个看不清脸的人,站在教室后门,背对着光。

当时我们的宿舍楼刚好是在实验楼对面,所以通过窗户就能看到对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三人回到寝室后,本来约定谁也不把这件事情说出去,但是班长的却来告诉了他们一件事。班长说:“你们三个再实验楼打牌没问题,但是你们带校外的人进来就不对了”“我们哪带校外的人进来了?”“怎么没有啊,我和书杰都看见了,你们刚好就坐在窗户旁边的那张桌子那里,有个女的站在你们旁边,和你们有说有笑的,穿个白衣服,这事儿是最后一次,下次再被我发现我就只能汇报老师了。”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道听途说的灵异故事

合集

共11篇

总阅读

104166

总评论

38

总获赞

193

总分享

7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