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灶头的回忆

 

农家乐的灶头

每次朋友相约到乡下的“农家乐”乐一乐,第一个任务,总是安排我挑选去哪一家。而我检验“农家乐”的唯一标准,就是看看这家“农家乐”的厨房里,有没有柴火灶?

  在乡间,没有“柴火灶”这种叫法,谁家的灶不烧柴?多数时候叫“灶头”。看到炊烟升起的地方,就是灶头,无论穷富,无论家庭成员多少,只要有家,必须有灶。民以食为天,生活的头等大事,靠灶头把生米煮成熟饭。云南人主食是稻米,稻米煮熟以后一般不易保存,必须随时烹煮,热饭热菜热乎乎的才好吃,不像西方的面包之类熟食好存放。所以在乡村,灶头是天天用,一天要用好几次,从灶头上可以看到这家人家的经济条件,家庭主妇是否干练,是否常有客人来往,生意兴旺。就是基于这个认识,我们到“农家乐”,就得看看要去的“农家乐”家有无灶头。要是烧液化气、电器,和我们在都市里有啥区别?所以情愿多跑几家,直到找到有灶头的“农家乐”为止。

  记得,乡村里盖新房,上梁、砌灶是两件大事。许多人家房屋不新建,灶头老了,或出烟不好却会翻建灶头,一日三餐都要用,所以都非常注重灶头的使用性能。每家每户的灶头,根据灶间布局,造型都大同小异。云南无论山区还是平坝地区乡村的灶头均由灶台、灶墙、灶门、柴仓,还有屋顶上的烟囱组成。灶台上有两个煮饭烧菜的大铁锅(保山地区把铁锅叫做镬子)铁锅之间还有汤罐、讲究一些的,还安装一个小铁锅,这是利用边缘的热量温水炖菜。灶台除了大小铁锅外,还有用大青砖或瓷砖铺的灶面。灶墙从地上砌到高于灶台,墙前灶台,墙后下方是灶门,柴仓是放烧饭的稻草,烧火的人坐在柴仓小凳上,一边做着草团,一边通过灶门往灶窝洞里添柴,保持着灶火旺盛。烟道就在墙里,穿破屋顶叫烟囱,具有出烟拔火的功能,它高高地孤立于屋顶上,成了炊烟升起的地方。过去没有“农家乐”,但战友、同事、朋友家有在农村的,我们也常去农村做客。有一次到老战友家的农村里做客,看大家差不多把农村里稀奇的面条、油脂、肉类等等都准备齐全了,我该带什么礼物呢?——我带去的是一小段铁链子。同去的战友大惑不解。到了战友家,我拿出这段铁链子,战友家老父亲喜出望外,马上使用。原来,把这段铁链子拴上绳子,爬到房顶,用它捅烟囱。“哗啦哗啦”,一会儿工夫,烟囱就捅通了,又快又干净。

  灶头砌得好的泥水匠,砌出来的灶头省柴、出烟爽、烧饭快,叫“马蹄回风灶”。砌灶师傅的工钱不低,砌一眼灶,当时的工价是400元,够昂贵的,普通工人的日工资不过20—30元之间。但农家舍得花这笔钱。伺候好砌灶师傅,他通常会把灶头砌得清清爽爽,好烧又省柴。还要在灶墙侧面的墙身上写上“缸中多积水,灶后少堆柴”,或“火烛小心”这一类标语,用以提醒人们在厨房间用火的安全。灶头上还要砌一个供奉灶君老爷的平台,到集市上卖瓦货的地方“请”一尊灶君到伙房里,让他保佑家家户户风调雨顺,出入平安。所以每年腊月二十三小年夜要祭拜灶君老爷。乡间有“男不拜月,女不祭灶”的风俗,因此祭灶君老爷只限于男子。祭拜灶君老爷,还要贴一副小型对联:“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还有的人家在送灶君去玉帝那儿时,在灶君嘴上抹糖稀,让它到天上净说好话。

  灶间里大多数人家都有个矮脚八仙桌,平时没有客人来,自己人吃饭也在灶间里这张矮脚八仙桌上。灶间的梁上还有两个挂钩,悬在八仙桌的上空,一个挂饭蓝,一个挂灶(菜)篮。这样既通风不占地、饭菜也不易馊,又防止蚂蚁、老鼠等虫鼠之类的害虫爬进剩饭剩菜里,虽不精致,但很实用。看农户一日三餐在灶间里吃,觉得灶间普普通通,家家户户都有,现在仔细想想,老祖宗发明灶头以及灶间的布局,十分奇妙,充满着智慧。

  现在人们常常惦记起过去灶头上做的饭菜香,灶头上做的饭菜味道,现在的厨房是做不出那种滋味的。农家新鲜食材,小河清澈的原水,铁锅、木头锅盖或草绳锅盖,青砖砌的灶,烧的是稻草、麦秆、豆萁,煮饭做菜时笃悠悠的心情,铁锅、木盖(草锅盖)、饭菜、在稻草火苗里渐渐各自升华蜕变,持续炙热的灶温使木盖(草锅盖)散发了食材的湿气,铁锅煮出了原味,闷出了香气,虽然不是美味,但就是好吃。从田间干活回来的村民,或从学校放学回来的孩童,都已饥肠辘辘,走进灶间,端起饭碗,此时此刻,那种味道,那种感觉,何其美哉,真是只可意味,不可言传。

这就是我要找寻灶头做饭做菜的“农家乐”的想法,当然,主要是想尝尝当年灶头里做的饭菜的味道,好奇心驱使,我们也会放下客人的架子,在老灶头上自己动手做起饭菜来,让大家也来品尝老灶头的味道,热闹一番,别有滋味。

另一个好奇心,就是操心“农家乐”的柴火从哪里来,“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柴火是放在第一位的,会不会毁林採樵?为了做饭,毁去大片森林的事,曾经屡见不鲜。老板笑起来,大概嫌我们太土,太过时,提出这种小儿科的问题。他指了指后山,一片葱绿。“我的柴火就在这里。”原来,他守着古训:“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都什么时代了,还会毁林?他种植了多种速生树,专门做柴火,像割韭菜似的,砍多少,就补种多少,随后就会长出多少。“留得青山在”不是“留得荒山在”,村里“农家乐”使用老灶头的,都是这样,这是开源;还有节流,节流的做法就是:尽量让柴火充分燃烧。你们也烧了我的灶,是不是很省柴啊?

人总是这样,失去了会眷恋,寻回了,又不肯回到从前。

 

@秋闺瘦影

网友评论

15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5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彩龙社区 8 0

您好,你的文章被推荐至昆明信息港主站彩龙社区版块,感谢支持:)

03月25日 11:10

秋闺瘦影 6 0

一篇老灶头的文章,瞬移到那个年代。老灶,大土锅,竹镇子,竹帽,散发出的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

  • 秋闺瘦影 回复@ 昆明工人新村  : 应该谢谢您让我们的心灵有了触动

    2021-03-24 22:20 0

  • 昆明工人新村 回复@ 秋闺瘦影  : 你的这些老灶头的回忆,生动。谢谢!

    2021-03-24 22:17 0

  • 秋闺瘦影 回复@ 昆明工人新村  : 为什么柴火鸡这么火,除了柴火烧出的菜饭香,人其实还是念旧的。虽然我八岁就会烧火做饭,抬镇子时总把小肚皮烫出水泡,但是,饭菜的香味总是会把疼痛掩盖了去。

    2021-03-24 22:10 0

  • 昆明工人新村 回复@ 秋闺瘦影  : 和西餐相比,老灶头土到家了。

    2021-03-24 22:07 0

  • 秋闺瘦影 回复@ 昆明工人新村  : 那时候没有这个意识,只能永远的存活在记忆中了。

    2021-03-24 22:04 0

  • 昆明工人新村  : 谢谢,你若有一帧老灶头劳作的照片就好了。

    2021-03-24 22:02 0

03月24日 21:59

  • 林林1 回复@ 昆明工人新村  : 老师的知识信息量太大了,得益于文化底蕴深!

    2021-03-24 18:09 0

  • 昆明工人新村  : 这是教授级人物评价第六季《中国诗词大会》,复制来共享。谢谢!

    2021-03-24 16:25 0

  • 昆明工人新村  : 这是脚手级人物评价第六季《中国诗词大会》,复制来共享。谢谢!

    2021-03-24 16:25 0

  • 昆明工人新村  : 中国是一个诗歌的国度,从《诗经》《楚辞》到唐诗宋词……璨若星河的篇章早已融入了中华民族的文化血脉,代代流淌。当下我们要传承经典,便不能仅束之于高阁、诵之于课堂,而是要让古老文字通过不断运用再次融入时代生活,为一代代人提供不间断的文学滋养及文化支撑。正在央视播出的《中国诗词大会》第六季做出大胆尝试,突破诗词类节目止于背诵的局限,强化“运用”。这是对古已有之的“赋诗言志”传统的继承,通过恰当的引用,让诗词呈现出更鲜活的生命力。
      《中国诗词大会》第六季从命题阶段开始,就以诗词运用为重心,激活古老“赋诗言志”传统,以诗词为武器,打通时间、空间、雅俗壁垒,为生活赋能。第一期中的“身临其境题”正是这样的尝试,题目要求引用古代诗词形容电视剧《西游记》主题曲的歌词“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答案则是楚辞《离骚》中的名句“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西游记》是中国古典小说的典范,《西游记》电视剧主题曲承载着一代人的记忆,《楚辞》则是中国诗歌的源头之一。在这道题目中,不同时代的经典文本完成了一次隔空对话,从诗歌到小说再到歌词,跨越了三个体裁,让古诗之情融入当下之情,以古人之志表达今人之志。
      古人赋诗时会根据当前情境,对诗进行节选、剪裁,可见对古之经典的运用不仅是可能的,也是古已有之的传统。就题目而言,无论相隔多久,无论选择哪种体裁,植根于民族血脉的“上下求索”精神不会改变,自先秦流传至今的、不断丰富的文学语库没有改变。数千年来,中华民族拥有共同的精神情感以及文化记忆,让“用经典来对话经典,用当下来传承经典”成为可能。
      中国人有一座巨大、开放的语言宝库,供不同年龄、不同职业的人共享。《中国诗词大会》便将这一共享过程集中呈现,辅之以声光视效等媒体手段,使之成为一场真正的文化盛宴。来自少年团、青年团、百行团、家庭团的诗词爱好者登上舞台,一较高下。让人禁不住感叹,经典诗词绝非高高在上的“王谢堂前燕”,而早已“飞入寻常百姓家”。
      诗词之美也不应被定格于书本,而是需要随着不同职业的人走入生活,融入新时代。只有这样,诗词才能用起来、活起来,最大限度地激起大众共情。第二期中的题目“选一句诗词送给海拔最高边境派出所民警”,答案并不唯一,其中一位选手选择了毛泽东《卜算子》的“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得到了万人团中大部分人的认同,因而胜出。这是对前五季标准答题模式的重大突破,评判的标准不归于专家学者,而是归于万人团,实现了由个体表达到群体表达的完美融合。
      诗词是中华民族共同的语言,当人们将之运用于近似的生活场景时,会引起他人共鸣,群体归属感因此得到确认。第六季的部分诗词运用题,可看作“诗可以群”的当代实践。作为一档合家欢节目,《中国诗词大会》往往几代同堂共同观看,在点评选手表现、跟随答题的过程中,家庭成员实现了跨代际的交流,提升了亲近感。可以说,经典诗词不仅是传递文化血脉的纽带,也是凝聚人际关系的纽带。
      总导演颜芳说:“诗词来源于生活,而对诗词的热爱总能让人们的生活比从前精致那么一厘米。本季诗词大会就是撷取了这一厘米,带动全民一起在生活中灵活运用古诗词,让生活接受优秀传统文化的赋能。”让诗词与日常生活实现“梦幻联动”,是第六季的一大亮点。如节目中百人团举例“诗词点缀生活”的环节,例子多来自生活,书店名“风入松”源自词牌名,甜品店名字“木桃”取自《诗经·卫风》“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仅几个字的命名,因诗词具备了文化内涵,引起无限联想。
      《中国诗词大会》第六季在保持文化品质的同时,实现传播及运用上的“下沉”,渗透到人民群众尤其是年轻人的日常生活中,最终催生出更加大众化、普惠性的文化果实,汇入“《诗经》《楚辞》—乐府—唐诗宋词—元曲”的璀璨长河,成为中华民族文化自信的源泉。
      (作者:辛晓娟,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副教授)

    2021-03-24 16:23 0

03月24日 10:13

03月24日 08:00

文笔塔 8 0

好文章,又学习了。

03月23日 19:03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