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在田边呢喃(散文诗)

元阳新街镇  多依树日出

 

风在田边呢喃

 

1

     落日熔金时分,我用村庄的余温,煮一壶老茶。

     父亲的耙在墙上休息,母亲的蓑衣在火塘边取暧。

     此时,山麓的风,携一朵有故事的洁云,姗姗乘上,落在祖父的田边。

     盛怒的木棉花开了,温暖了整个三月的山麓。木棉花,热烈之花、英雄之花,一只白鹇趁着那一阵风,衔着木棉花的芬芳,飞遍整个山川溪流……

     和星星对话的山涧

     与月亮闲谈的小溪流

     向流星许愿的巨石

     那一夜,山涧拎走了星晨大海,小溪把祖父的红色故事缝进蓑衣里,巨石撇开一条腿让种子在风雨雷电中淬炼。学,要学木棉树,“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用整个身躯的红彤彤,告诉三月的天空,我已来了……

     木棉花开时,偶然的遇见淡然的你,你说,山上的樱花也开了。木棉花落时,突然邂逅悠然的你,你说,田边桃梨春归迟。春归迟,桃蕊粉、樱花红,一树梨花淡淡香。你是人间三月天,枕边的梦,从此很轻,很甜,我若懂你,真好。

 

2

     山一程、水一程,欸乃一声山水绿。云幔幔、风潇潇,山雨欲来风满楼。

     那一天,我迷了路,在寒风中。我听见母亲说:孩子,沿着牛蹄印走吧,牛吃过的植物人可以吃,不会中毒。

     那一日,我在母亲的炊烟里藏了一枚发芽的密秘,风把它告诉了整个森林,我讨厌了一整个童年。

     风中飘着木棉花一样红的歌谣,善与恶的纠缠中,边疆人民从此不再迷茫。那朵有故事的云,不远不近,在梯田的上空中,与雄鹰对话。

     远山苍苍,东边日出西边雨,小风吹皱一丘丘田,风风雨雨清清凉凉,南窗盛开,眼帘碧天阔,燕影过。

     南城木棉烈烈开时,梯田红米酿的酒,火焰般的烈性内敛为唇边的清凉,在五脏六腑熊熊烈烈。

     声音拎着时间的玫瑰,熨平你起皱的温情,就是那一阵陈旧的风,染红了整个三月的声音,平平仄仄都是关于你豪迈的情歌。

     风,在田边呢喃,吹皱祖父的薄衣。田棚边,儿时爬折过的祖父栽的老桃树,回首向来潇瑟处,被我划伤的皮层,愈合成一道美丽的岁月之痕。风在微笑,桃叶在抚摸我的头,我永远是老桃树眼中那个长不大的小屁孩。

 

3

 

      群鸭点点,拨得流云乱,喙遍远山近丘。风,累了,躺在祖父的田棚里。

      风带来的木棉花的芬芳,幻化成不灭的火焰。火塘边,蓑衣上熟睡的宝宝,在梦中笑。

      雄鹰在苍穹叫,声音响彻山野。

      风,醒了,扶摇直上九万里,消失在寨神林的天空。

      山衔落日映田心,天上人间霞光染。

      是炊烟的召唤——

      驱犊返归的老人

      箩里装满余晖的新婚妇

      城里务工的年轻人

      放学回家的孩子

      赶快了脚步!

      一生一世一浮尘,我的乳名在母亲的炊烟中清醒,永远记得回家的小道,不曾迷路。

      又是一年三月天,我在风中的木棉花下,唱一首故乡的歌。木棉花的故事,曾装在父亲的烟筒中,现在,在我的指尖流淌。

      风,在田边絮语。

 

简介:陈文华,男,哈尼族,元阳县人。

网友评论

17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7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彩龙用户191914 1 0

陈老师好文采,既有人间烟火,又有诗情画意。

05月17日 23:05

04月01日 18:58

彩龙用户191924 1 0

诗很美!

03月25日 19:15

张稼文 6 1

多交流,相互鼓励!

03月25日 12:47

彩龙用户191918 1 1

越走越远

03月25日 11:36

张稼文 6 1

“在风中的木棉花下,唱一首故乡的歌。”

  • 森鹰恋远  : 向张老师好好学习!!

    2021-03-25 12:21 0

03月24日 13:35

张稼文 6 1

哥布老师的同乡!

03月24日 13:33

03月24日 07:54

森鹰恋远 2

评论已被删除

03月24日 00:11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