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雁传“情”《原创散文》作者﹕张子保

在电话、腾讯网,手机短信等现在通讯方式日益普及的今天﹐我和父亲仍然用通信保持着感情的交流﹐这种不堪时尚的方式凝聚着我们深厚的父子情。

1997南下淘金的潮水不断涌向乡村﹐于是我便随着淘金的人潮来到广东省东莞市。经过几次寻找﹐终于找到一份工作。初次来到异地他乡﹐让我感到了社会的繁琐和复杂。

每天下班后﹐回到租房洗澡洗衣服﹐洗完后﹐趴在床上疯狂地写家信。痴痴地等信。除了给家里写信外﹐还给最亲密的同学、老师,朋友写。初次在公司上班还有些不太适应﹐每天就吃饭,上班、下班,睡觉。我的工作没有假期﹐没有爱情的滋润﹐一天到晚都是装着公司规定的制服。有时候实在坚持不了就想向经理请个病假偷回懒﹐但是﹐时间久了﹐还是逃不过经理的眼睛﹐再装病请假一概不批。这时﹐父亲从我的信中发现了我的情绪﹐及时回信鼓励我。我记得最清楚的是这样一句﹕“世上没有战胜不了的困难﹐最难战胜的是你自己。”父亲的话使我重新振作了起来﹐每当我在工作中遇上困难﹐生活中遇上了烦恼时﹐我都把父亲的信放在贴身的衣兜里﹐摸摸父亲的来信﹐就感到增添了许多力量。

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一副瘦弱的肩膀扛着沉重的担子。那时候﹐我的两个妹妹都还在读书上学﹐他每天奔波于田间地头不停地操劳着。农闲时候﹐父亲骑着自行车去赶集﹐到邮局拿信。农忙时﹐父亲忙着收割庄稼﹐没时间去拿信﹐就叫村里赶集的叔叔、伯伯捎封信。父亲取回信﹐一家人像冬天围着火盆取暖一样挤在一起﹐读我给家里写的信。

后来﹐有了对象﹐我满肚子的废话便又全部倒给了她﹐明知道许多是空话﹐假话﹐可她就是爱听。也许她并不是为了看我那些无聊的话﹐她的目的可能只是想看看 她熟悉的字。因为看不到人﹐能看到可代表这个人的字﹐也许会有些安慰吧﹗

唯有一次例外﹐那时候忙着搬家﹐工厂又遇上赶货﹐所以打电话和写信的事一拖再拖。忽然接到父亲的电话﹐问我﹕“老三﹐不知过得怎幺样了﹐那边得饭菜不知道合不合口﹐不知道那边天会不会变冷。”这样的话父亲连续问了我好几遍。

听了这番话﹐我痛心疾首﹐滚滚的热泪直流﹐内心深处充满了悔恨和自责。我告诉他一切都好时﹐父亲便没说什幺﹐便将电话挂了。那几天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端午节﹐父亲又来电话问了我的工作情况后﹐又说﹕“最近怎幺了﹖你为啥不给我写信呢﹖”

“爸﹐什幺年代了﹐还写信﹖”

我的娃在南方有出息了﹐写信可以炫耀炫耀﹐打电话不能呀﹐只有自己知道。听了父亲的话﹐想起父亲打电话给我的情景﹐我的眼眶像泉水一样一下涌出了一连串莫名感动的泪。

可以说﹐电话等通讯工具自有它的好处﹐但是信也有信的好处﹐它可以长久地保留。在读父亲的信时﹐我每读一次都有一次收益。每当我思念家乡﹐遇到困难﹐遭受挫折时﹐我都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展开父亲的信﹐细细地读下去﹐直到心静如水。如今﹐我在广东漂泊十年了﹐在这十年中﹐一有空闲时间﹐我便挥舞着手中的笔把自己的所思所想写在长长的信笺上﹐投在村邮箱里﹐邮递员像鸿雁一样在来来回回的邮路上﹐满载着我的思绪﹐飞越千山万水﹐传递着亲情与牵挂。

《撰稿:张子保》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雪中白杨 5 0

父爱,是持续散发的芬芳。

04月07日 23:35

推荐文章

合集

记者报道的作品集

合集

共250篇

总阅读

2398380

总评论

120

总获赞

1923

总分享

35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