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奈何的“昆明城墙”与“认知的鸿沟”—品味郑天挺联大日记NO.5

一、日记中的城墙
透过郑天挺先生的日记,我们可以了解八十年前昆明城墙的情况。
在这本日记的开头部分,郑先生记录着。
1938
124日,“同出小西门”。
1939
121日,“独步行入大西门,横穿翠湖大堤”。
1939
127日,“步行入北门,门曰□□,楼曰望京。(注:□□日记中空阙两字;按:北门名拱辰。)
1939
529日,“步行出大东门,勘验可以避报警处及所需之时间,以做准备。”
昆明的砖城建于明代。清代的(昆明)城周九里三分,高二丈九尺二寸。设门六,上皆有楼。东门曰咸和,楼名殷春(俗称大东门);东北曰敷泽,楼名壁光(俗称小东门);南曰丽正,楼名近日;西曰宝成,楼名拓边(俗称大西门);西南曰威远,楼名康阜(俗称小西门);北曰拱辰,楼名望京。(《昆明县志》)
昆明城在清代先后修葺过23次,郑先生的详细记录可以说明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昆明城墙仍保留着西、北、东面的城墙、城楼,这时昆明城三个方向基本完整、南面有部分拆除。
在笔者原有认知中,根深蒂固的认为昆明没有保留下城墙是历史文化中的最大败笔,那个盘踞在五百里滇池旁,由一代大师设计的昆明龟城如果现今仍然存在,会是如何吸引人们的关注;笔者也曾人云亦云的昆明城墙消失皆因当时人们没有远见,没有认识到城墙的历史文化价值,为了扩大城市将城墙一拆了之。
但是、但是由于这些年看了些书,才发现关于昆明城的不尽然,历史没有那么简单,这里深藏着一个“认知的鸿沟”。

清代昆明县志中的昆明城

二、想得到的发展

郑天挺先生的日记中关于昆明城墙的记录,可以用1939年来划分,1939年前拆除昆明城墙确实是因为城市的发展、城市的长大。

老昆明口中的“云津夜市”昆明八景,更是昆明城繁华的市井生活的最佳地点。云津十八铺中的云津铺、繁华的三市街(马、羊、猪市)当时都在南城外,在没有内乱、没有外敌的岁月中,城墙、城门只是熙熙攘攘的人流、日夜不息的市场的物理瓶颈、交流桎梏;那些岁月中,无数的人、车和货物都要通过那狭小的城门,那面厚厚的旧城墙将繁华无情的分成城内、城外。

阻碍、桎梏、影响……,最终城南的这一段城墙在1924年昆明城的改造中被拆除了,没有太多的反对意见,大家不用惊讶,套用一个现今的说法,发展是第一位的,旧城墙就让一让吧。

立于1924年的《整理城南交通工程记碑》中有下面这些记录:“(城门)阔仅丈余,窃然深黑,……,市人熙来攘往出入于其间,肩背相摩,有如万蜂穿穴冲塞无缝之势。”可见当时拥挤状况之严重。

这块碑是留洋日本的张维翰撰写的,那时的张“市长”在碑文中强调:“维翰适由海外考察归来,……,当以交通为前提,而阻碍交通之城垣仍存,……,以存历史旧迹。”可见当时为了昆明这个省会特别市的发展,在兼顾历史的情况下,无奈拆除南面城墙。整个工程完工后:“凡人身历其间,盖无不流连四顾,神之为怡。即前之泥守故廛(chán,居民区)难与谋始者,亦欣欣然而转相称庆矣。”这里可见,不多的反对者在现实面前也欣然接受了这个变化。(《五华区文物志》)

这个时期的拆除部分南面城墙,但是留下 “护国门”,保存下“近日楼”这些“历史旧迹”。(现昆明有异地重建的近日楼)。

1930年拆除正义路以东、护国路以西的城墙,填河建路,取名南屏街,就是今日的南屏步行街。

三、想不到的生存

1939年后那剩余的四分之三多的昆明城墙又是因为有什么样的原因拆除了呢?

1941年12月19日9时后黄秉新先生记录了他的一次亲身经历。当时昆明作为大后方已经经历日本空军多次的空袭,死伤惨重,那一天10架日本驱逐机已经在东郊投弹二十枚,黄先生作为警察总局督察员骑自行车赶赴大小东门一带,看到:“大批市民通过狭窄的大东城门冲到郊外(即现今的交三桥一带)时,即被敌机发现,……,敌机像野兽般的来回俯冲扫射毫无隐蔽的人们,顿时死伤竟达百余人”。黄先生的亲历文章中,不尽记录了当时的空袭情况,还详尽记录了惨案后续处理和应对(轰炸)措施,三点措施中第二点就是“除原来开挖的城墙缺口外,再开挖若干个大缺口,使市民遇到空袭时,能从四面八方迅速疏散出城”。(《昆明文史资料21》)

其实在黄秉新看到的这次空袭前,为了让老百姓在日军轰炸时顺利逃出城,逃到城郊旷野中躲避,已然在城墙中凿开了多个缺口。

1939年12月10日昆明本地报纸中留下了的预防空袭纲要。其中一条为“视地域需要而撤除城墙”,表格中的出城口(含城门)有:启文街东城墙缺口、大东门、大东门北城墙缺口、小东门及南侧缺口、北门及东侧缺口、天君殿巷缺口、大西门、大西门南城墙缺口、小西门、富春街前城墙缺口、甘公祠街城墙缺口。在1939年底的昆明城墙除去五个城门已经有增加了八个缺口,到了1941年黄秉新先生的亲历后“除原来开挖的城墙缺口外,再开挖若干个大缺口”。可见为了生存,昆明城墙已经被凿的残破不全。这里还有一张当时的示意图作为拆除城墙的见证。(以上据《昆明历史资料》)

1951年拆除护国门至圆通公园的城墙,修建青年路,随后又拆除近日公园至小西门、大西门至圆通公园、小西门至大西门的城墙修建道路。

在昆明圆通山公园还有一段明代城墙遗址,如果想感受昆明城墙的真实面貌,很容易去到现场感受。

昆明城墙缺口图

昆明明代城墙遗址(网络图)

昆明明代城墙遗址2(网络图)

四、“鸿沟”是用来跨越的

  我们先聊聊阅读,“喂喂,别划走。”

  还好没走,其实我要聊的是读“昆明历史”的感受。

“喂喂,别走、千万别走。等一等,点个关注不迷路。”

“还是走了,哎!”

“那你真是损失的一万亿,一年的心得,完全骨折价给你。”

上面这段是打个不恰当的比方,现今刷直播的小伙伴都清楚这段文字在表达什么内容,我们可以设想,一二十年后(好吧希望直播能存在的更长久),二三十年后,网络直播行业消失了,又或语境、市场发生变化,人们不再这么直播带货,那后人能了解以上对话的含义吗?能体会网络直播的感受呢?没有感同身受,如何能理解庚子年互联网产业的突飞猛进呢?

回到城墙的议论,南城墙的拆除当然会存在争论,今日的我们很容易得提出异地重建等等更优的方案,但是跨越当时社会发展的议论却是真正的纸上谈兵、完全的不切实际。我们应该从昆明第一个肥皂厂、第一个路灯、第一个自来水厂的设立情形来还原百年前落后的生产水平,在一个现代人离不开的日常生活用品都没有办法自给自足的年代,遑论重建一个几万人的新昆明城。

在说说其它三个方向的城墙,黄秉新先生在他的文章最后总结到1942年以后因为“飞虎队”的支援,联军掌握了昆明的制空权,日军的疯狂空袭几乎绝迹,那在1942年之前,日军投完所有弹药后可以“随心所欲”的反复扫射,城墙阻挡了准备逃出城的老百姓,拆除城墙是减少平民牺牲的唯一选择。

一座不大不小的砖城已经丧失了防御的基本功效,更多是限制城市的发展、阻碍交通的顺畅,以及面对空中轰炸、扫射的无力防御,这个城墙自然会消失了,当然城墙附带的历史文化价值也随之消亡。

在生存与发展面前,昆明城墙就这样“无可奈何花落去”,带给我们很多思考。我们无法完成理解前人,后人一样不能完全理解我们,这是时间和空间造成的认知鸿沟。但是通过了解昆明城墙的“消失”,笔者认知有所改变,在这里不断唠叨这座城墙,就是希望“阅读”“理解”能带我们跨越一个个“认知的鸿沟”。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亮皮纸 4 0

这个城墙遗址是在哪里啊

  • 铁冰来  : 就在圆通山市动物园里。

    2021-04-13 09:55 0

04月13日 09:47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