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70后的校园恋情(95) 作者:张月桢

       “朱卫东”

      央措声嘶力竭地一声大叫,瘫坐在地上失声恸哭!哭得忘乎所以,哭得死去活来!

       有爱滋润的日子快得一学期就像一星期。罗雪玲和余江平隔三差五就呆在一起,神圣安静的图书馆成了她俩的乐园,或做作业,或看书。困了,就以笔谈情,用纸写爱,乐得像两个偷了家里糖果的小孩。

        打饭时,把余江平当宝贝疼的罗雪玲总是借口饭后要吃面包,把肉都打给余江平。

        吃完饭,她假装陶醉地闻着面包的香味诱惑说:“馋不馋,要不要也给你分享分享……”

        余江平倏地一伸手,一半面包就消失了,两人哈哈大笑,笑得树叶纷纷摇曳着来凑热闹,乐得小草颤悠悠地直观瞻美好。

         两人商定假期就留在学校,余江平做家教,罗雪玲则准备好好读几本小说。

       可是计划没有变化快,就在放假前两天,罗雪玲收到家里的来信,爸妈要她一放假就赶到离江城两百公里的木南城小姨家,姨父病重,她得去帮帮小姨。

       罗雪玲只好把央措托付给叫姚春兰的锦康老乡。

         堆成山的行李愁得央措头发都掉了一地,她急中生智地想到上官智,只要能把行李丢上他们单位去锦康的车,麻烦就全没了。

        上官智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打量着被城市生活洗礼得粉嫩骄人风姿绰约的央措,问:“你要寄行李下去,那你真打算回去了?”

        央措的心疼了,不能言说的委屈和愤恨顿时翻江倒海,但她故意装得漫不经心地说:“我倒是在学校里找到了一份临时工,可不提供住宿,行李只能先寄回去了。”

        上官智的“电脑”马上就转移了话题,“走,我先带你吃饭去。”

       央措爽朗地应允,心里却在想:不吃白不吃!思维却赌气地转到两年前,上官智第一次到学校请她吃饭,她宁可饿死也不吃……

        唉,如今,别说是吃顿饭,就连自己都已经不完整了,心酸的泪水霎时濡湿了央措的眼睛。

         饭毕,上官智兴致很高地坚持要带她去个地方,央措只有稀里糊涂地随从。

         来到一个院子,七弯八拐地爬了几层楼,央措对他口袋里卖猫的做法生气了,“你究竟要带我去哪里?”

        上官智得意忘形地说:“快到了,我带你认认家门!”

        被羞辱的火苗“呼喇”一声窜到央措的头顶上,她大喝一声“放庇!”转身就下楼,上官智一把抓住她:“我说的是真的,这是我家,现在没人。”

        房门被打开了,大城市人特殊的家居像石块投到央措的眼里,在她心里溅起了高高低低、大大小小的水珠。

        上官智把她拉进门,眼睛笑成一条缝地领着她参观,最后把央措带到他只放有一张单人床和一张小书桌的窄小房间坐下。

         就在上官智转身出去的当儿,央措看到书桌上有几张照片,和世界上所有人一样,好奇心让央措伸手就拿过来一睹为快,照片均拍于上个月,是同一对男女的不同姿势和表情的合影,男的是上官智,旁边的女人臃肿矮小一脸丑相。

          央措忽然间明白了,这就是上官智从高中起就一直合合分分走到今天的女朋友,因为央措曾问过他女朋友漂不漂亮,他极轻描淡写地回答说:“没有你漂亮。”

         这些照片瞬间就把积压在央措心头长达两年的仇恨和愤怒统统驱逐出境了。

        上官智啊上官智,原来这就是住在你心房里的女人,真是恭喜你了,幸亏我没有跟她竞争你,否则我真是太不人道了……

        央措把照片一放,大着嗓门问:“你还没答复我托行李的事到底成不成?”

        上官智进来了,他没回答,却抚住央措的肩头,两眼水波闪闪鳞鳞抖动,他说:“今年我们单位不去锦康收松茸,而是去离江城不到三百公里的西坝县收,依然派我去,三天后就动身。”

       央措又气又急:“既然不能帮我,你干嘛不早说?真是的!”说着就冲到客厅,上官智也跟了出来,顺势就将央措压到墙壁上,嘴唇压在了她的嘴唇上,央措一急,使出全身力气将他推开,怒目而视道:“你要干什么?你要再敢过来,我就抽你两耳光!”还很厌恶地用手背反复擦着嘴唇,就像在搓擦讨厌的狗屎。

        “哟!还发民族脾气了!”上官智口气轻松地调笑,脸却憋涨得像熟透的茄子。

        央措两步跳到门边,一把拉开门冲出去,老天,幸亏门没被他反锁起来!

         上官智很快跟了上去,急切地说:“我下西坝后就住在县城的外贸公司,这一去就两个多月,如果你真有什么事或是困难的话,可以直接下来找我。”

         央措昂首阔步往前冲,心里咬牙切齿地骂道,开玩笑!

         上官智,你以为我还是两年前那个为你痴迷得死去活来的小女孩?你以为我还会对你抱有幻想?你以为我还会主动对你投怀送抱?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两次是耻辱!你知道吗?你休想!

         心中清澈得没有一丝云彩的央措,头也不回地跳上公交车。

         真是智者千虑,终有一失!她感慨万千,原来,两年前上官智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得让人无法捉摸,是因为他在犹豫,在权衡,一边是和自己相恋多年不用操心工作户口的丑女人,一边是必须担待太多的漂亮纯洁女孩。

         而他根深蒂固的务实思想和利用主义,害得他无法轻易取舍,所以就神出鬼没地坑害人!

        就算到现在,他还无可耻地做着黄粱美梦,还卑鄙地妄想脚踏两只船?

         央措气得快爆炸,恨不能冲回去朝着他那永远讲着温和标准普通话的嘴上狠狠来上两拳,先打掉他两颗门牙,再把他白净清秀的人面砸成酱菜铺,把他的兽心掏出来喂狗!

        多年后,央措每每回忆起这一幕,都会平心静气地思忖一番。

        平心而论,自己当时真是那么恨他吗?且恨得那么不可调和吗?未必!

         试想一下,一个不相干的人,怎会引起自己强烈的情绪波动甚至痛心疾首!

        对!痛心疾首!因为一切已无可挽回地改变了,可自己最想要的终究还是没能得到!

         若非得继续求索?就先把自己改造成不是人,或者变成一个阴谋家!可这恰恰是自己万万不可能做的事……

         当时间真的治好了央措的这道巨大伤口后,她终于参透:爱的反义词根本不是恨,而是遗忘!

        央措的工作是为“暑期中学教师培训班”写信封、装邀请函、寄信、处理回执等前期事务。

        带领十多个学生干活的白学理老师,毕业于北师大政治系。

         这个三十出头、黑黄胖脸胡子拉碴穿着土旧,却写得一手好字的矮胖男人,怎么看怎么像个做建筑活的小工头。

         可能出于央措是唯一毕业学生的考虑,白老师给她安排的工作更繁重也更核心。

          第一期培训班开班时,他安排央措全程陪同应邀来讲课的北京大学心理学教授一行六人。

         央措受宠若惊,发誓决不让白老师失望。

         三天的培训结束后,就到了带几位教授游览江城的环节。

        临行前,白师母把脸拉得老长老长地向央措交代:“这些人,本来只请了三个,谁想到他们把媳妇都带来了,费用一下子就翻了番,可来参加培训的学员却只有预期的一半,真是亏死了,所以你在接待中一定要节约用钱,不需要出的钱就别出,当作没看见,让他们自己出,谁贴得了那么多……”(未完待续)

网友评论

6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6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4月14日 08:37

04月14日 00:37

04月13日 16:15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