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酒鬼”阿山》

 村口有几棵老槐树﹐枝繁叶茂。这天晌午﹐太阳炙烤着大地﹐狼狗卧在树下喘着粗气。村里干农活的人们扔下锄头﹐都躲在老槐树下乘凉。

       “ 酒鬼”阿山躺在树阴下一张草席上鼾声如雷﹐附近堆了几个空酒瓶。大人小孩都不敢靠近他﹐因为他是喝醉酒了的阿山﹗

 其实﹐不喝酒的阿山与常人无异。只是喝醉酒便失去理智﹐变得禽兽不如﹐常做出格的事儿﹐比如到人家菜园子里﹐把人家的青菜、茄子.、黃瓜等什幺的,跺过稀八烂﹔把人家的鸡.、鸭.、鹅翅膀折断﹔人家的小孩照死里打……。有人敢拦他﹐他便掏出明晃晃的弹簧刀吼道﹕“跟我斗﹐你还嫩了点﹗”说着﹐阿山把上身衣服脱了﹐用右手指着胸前一块大伤疤说:“我是经过枪淋弹雨的人﹐再说了﹐村支书是我叔﹐我又是镇长的干儿子﹐我怕过谁﹖”事实上﹐喝醉后村支书都让他三分。

大家正小声议论阿山﹐忽然听见一阵清脆的叫卖声﹕“卖西瓜了﹐甘甜凉爽﹐又是沙瓤﹐不甜不要钱......。”抬头一看﹐只见大路上有一位年轻的女子拉着一架子车西瓜﹐后面有位老头在推着,他们正朝这边走来。这位女子瓜子脸﹐身材苗条﹐颇有几分姿色。这时﹐村里一群人围了上来问价钱﹖卖瓜老头摇了摇称盘说:“沙瓤甜瓜﹐每斤8角﹐保证够称﹗”“酒鬼”阿山醒来后﹐跑到卖瓜父女俩跟前。买瓜的一群人见阿山来了﹐便马上离开﹐躲的远远地﹐心想﹕不知今天又会发生什么事﹖阿山从卖瓜老头架子车上拿了一个大西瓜﹐随手一拳“叭叭﹐西瓜两半露出了红瓤﹐阿山随口一尝﹕“好甜﹐我正好喝了酒﹐正解渴﹐多少钱﹖”说着﹐手里抱着一个大西瓜﹐并装模作样地伸手往上衣口袋里摸﹐叫道﹕“哎呀﹗真不好意思﹐今天没带钱﹗这样吧﹐我下次再给好吗﹖”卖瓜老头闻到了酒味﹐知道遇上了麻烦﹐他说﹕“我们做小本生意不容易﹐你打开的那个西瓜免费给你吃算了﹐你手里的那个西瓜退给我吧﹗说着卖瓜老头伸手把西瓜拿了回去﹐不料阿山手里的西瓜朝空中一掷﹐西瓜遍地开花。阿山破口大骂﹕“死老头﹐敢说我没钱﹗告诉你﹐村支书是我叔﹐我是镇长的干儿子﹐我的钱多得可以把你闺女买下来﹗”说着劈脸就是一拳﹐老头的鼻子顿时血流不止。随后﹐阿山又“嘭嘭”两拳朝老头的胸部打去﹐卖瓜老头“哎呀”一声﹐捂着肚子蹲了下来。这时﹐卖瓜姑娘朝阿山扑来﹐嘴里说到:“给瓜吃﹐还打人﹐还有没有枉法呀?”阿山伸手去摸她的脸。姑娘狠狠打了阿山一巴掌﹐骂道﹕“流氓,下流﹗”阿山嬉皮笑脸地说﹕“对.我就是流氓﹗你怎么知道﹖”说着猛地一把抱住她﹐嘴朝姑娘的脸上乱亲乱啃﹐把姑娘的上衣纽扣都扯掉了﹐露出雪白的乳房﹐把她压倒在地……。

 村里的人静静地站着﹐观望着﹐没人敢上前阻止。就在这时﹐村里某户家里正播放着便衣警察的电视剧﹐而响亮的警笛声和振耳的话音传了过来﹕警察叔叔,快来抓坏蛋呀﹗

 听到叫喊﹐很多人忍不住朝四周看了看﹐哪有什么警察﹗当人们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再看酒鬼阿山﹐此时已吓得连滚带爬逃回村里了。

 看到阿山的熊样﹐大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时﹐卖西瓜的父女俩挣扎地站了起来﹐踉跄了好几步差点跌倒。村里起大风了﹐林涛汹涌。父女俩肩并肩﹐毅然向镇派出所走去……。

 《撰稿:张子保》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记者报道的作品集

合集

共250篇

总阅读

2398408

总评论

120

总获赞

1923

总分享

35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