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记祖先的启迪


     默记祖先的启迪

     文/南天

   从黑井回到元谋的第二天早上,我们几经打听,终于找到了位于城边的“元谋人陈列馆”。也许是我们过于迫不及待,进入大院时,工作人员尚未正式上班。无奈,我们只好在幽静的大院里闲逛,并在古猿人塑像前拍完照片之后,工作人员才懒洋洋地把门打开,并告诉我们参观的顺序是从左到右,从一楼到二楼,然后原路返回。

   我们拿出相机才拍了几张照片,工作人员前来阻止,并一再警告:“一律禁止拍照!”这就奇怪了,这又不是国家机密或军事机密,怎么连拍张照片都不行?本想和他理论一番,但又想到这大过年的,还是少惹是非为好。故而便忍气吞声,从头参观了。
    从相关资料得知,滇中高原之所以能够孕育古猿人,成为中国乃至亚州人类的发祥地,这与云南远古时期的自然环境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大约在三亿二千万多年前,含元谋、禄丰在內的滇中高原,是从滇黔古海里演变而来的。从震旦纪以来,由于地壳运动的变化,滇黔古海逐渐上升为康滇古陆。而古陆又以元谋、禄丰、牟定、武定、东川为骨架,像一条起伏跌宕的巨龙,形成了滇中高原的一大山脉。在这一演变中,元谋除了有高山、盆地之外,还有一些低凹的小湖泊,这就为古猿人提供了一个可以生存的自然环境。
    大约在170万年前,“元谋人”在原始森林里甩脱尾巴之后,便在这里繁衍生存。当时的元谋盆地里丘陵起伏,气候温和湿润,残存的小湖泊里尚有许多鱼虾;森林或灌木丛里也常有小灵猫、爪蹄兽、野兔、野猫之类出没,这就为“元谋人”提供了相应的生存条件。当然,一旦出现老虎、豹子、狮子这类的猛兽,“元谋人”必须要做的便是提着木棍,握着石头和它们斗智斗勇。

   “弱肉强食”,这是自然界的生存法则。正是这种残酷的生存法则,使得“元谋人”完成了从“腊玛古猿”到“早期猿人”;再从“晚期猿人” 到“直立人”,直到最后的“现代人”的历史性进化。
    从展出的实物来看,“元谋人”最先使用的工具——不对!应该是武器!(过去历史教材上讲:劳动创造人类……“元谋人陈列馆”沿用此说,说出土的木棍、木杈、石片等,是“元谋人”——古人类的农业生产工具和日常生活用具,由此总结为“劳动创造人类”,并引伸为“人类与动物的区别,就在于会发明工具和使用工具……”)
   在这里,我可以负责地说:过去的“劳动创造人类……”之说,纯属荒谬之谈!那是以往的历史学家于酒醉之后的主观臆想。因为我们首先要明白:当曾经主宰过地球的恐龙集体消亡之后,地球上接着出现的动物,除了我们的祖先——“元谋人”之外,同时还有豺狼、猛虎、野猪、巨蟒等多种大型动物存在。在这种恶劣的情况下,“元谋人”绝不可能从树上跳下来,置自身的安危于不顾,就忙着去发明劳动工具搞刀耕火种;而是为了自己的生存,必须拿起木棍或石头,战胜了若干猛兽之后,才在“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中,奠定了人类生生不息的福祚。
   “石洞栖身,木杈博兽,竹舢捕蟹,铁镐拓荒……”这是我为我们的祖先——“元谋人”的发展过程所下的定语;正确与否,留与后人评判。
   的确,当我们的祖先——“元谋人”,为了生存的权利,不得不凭着最原始的武器——木棍、木杈,猎获了豺狼猛虎之后,便用尖利的石片将其分割,然后食用;当猛兽被战胜——并逐渐减少之后,为了生存,他们才开始使用竹筏去捕捞湖泊中的虾蟹……直至到了后来,虾蟹已不足以维持生存,才开始“刀耕火种”——生产粮食……假如按某些历史学家的说法,人类一开始就会劳动,就会发明和使用生产工具,那就等于在讲一套现代版的“天方夜谭”。
    因而不难断言:我们的祖先——“元谋人”,就是在那样恶劣的情况下,凭着自己的勇敢和智慧,凭着最原始的武器——木棍和石头,战胜了若干猛兽之后,才顽强地生存下来,并繁衍了自己的子孙,开拓了自己的疆土,最终使“元谋人”的后裔,成为顶天立地的中华民族!
    在返回的列车上,我一直在思考:——我们中国人,不论是那个民族, 那个省份;也不论其自认的祖先是蓝田人、北京人、山顶洞人、河姆渡人……其实都是元谋人的子孙
可以想象,我们的袓先若是没有足夠的勇敢、足夠的智慧,他们能生存下来吗?他们生存不下来,那还有我们的存在吗?因而我才想说:在当今依然是“弱肉强食”的世界上,中华民族要生存下去,必须要记住祖先的启迪:那就是勇敢和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