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革命历史评书《红军巧渡金沙江》编创 窦庆伟

云南革命历史评书

                                     红军巧渡金沙江

                                           编 创: 窦庆伟

                                           表 演:肖祖庆

     话说1935年4月遵义会议后,毛主席率领中国工农红军从贵州进入了云南,后面有十多万国民党中央军紧追着,前面有地方反动军阀的军队堵截着,企图把工农红军歼灭在金沙江南岸一线,军情是万分危机。

    5月初的一个早晨,金沙江面上飘着一层白雾,两岸群山高耸,江水奔腾咆哮。在江南岸有一个重要的渡口名叫皎平渡,江的北岸地堡隐隐约约排列着。

    张大爹是一位老艄公,靠摆渡使船的微薄收入养家糊口。几天前,守江的国民党兵痞子把他渡船拖走了;渡船可是摆渡人吃饭碗,这往后日子怎么过。

    渡口是冷冷清清,张大爹坐在江边正发闷火,土坎的后面还猫着一瘦猴队长,专把这个渡口来盯着。这时候顺山坡走来人几个,他们戴着礼帽穿着长衫,文人不像文人,商人不像商人的:“哎大爹,有渡船吗?我们要过江…”

    张大爹心烦一跺脚:“过江要有通行证,渡船都在江北搁;这里我不能做主,”他往后面土坎一指“嘿, 还得去问那袍哥。”

    猴队长横晃着走过來,脸皮黑得象阎罗:“那部分的?过江去要干什么。”

    领头的一抬手,掏出一本证件眼前戳:“我们是蒋委员长的特派员,过江督战去巡逻,快!向对岸发令,叫船过来快接我。”

    猴队长拿着证件仔细看,青天白日的章盖着。他绿豆眼乱转细揣摩,哦吆!这帮人钦差可不能随便得罪噢;不过在我的码头上,大雁都要拔毛过,我蹲这几天还没得一口大烟唆…

   “磨磨蹭蹭干什么,犒赏。” 叮,一块大洋(银圆)飞过头,猴队长二指紧夹着,嘿嘿这个嘛还差不多。他摸出信号枪,对着江北一抠火,啵嘘…

    不一会江北驶来一条船,船上几个国民党兵端着枪高声嚯道:“猴队长什么事啊! 信号枪不是烟枪哦,可不能随便拨。”

    猴队长一声唿哨:“什么火枪烟枪,把船靠过岸来,接这几个特派员过江去。”

    一个国民党兵嘟囔道:“咦!啥子特派员,不是刚走一波。”

    这时几个便衣快速跳上木船,把国民党兵手里的枪给摘掉,控制住了桨和舵。 

   “误会误会,我们有令都要严格盘查的”猴队长放下嘴里烟枪去摸腰里手枪。

   “不许动,缴枪不杀,红军优待俘虏。”一队红军扇形站,长枪短枪齐刷刷的正对着。

    咕咚咚,所有的国民党兵滚下船,跪在地上直哆嗦:“我们缴枪,长官饶命。”

    原来啊这是红军中央纵队的一支先遣连,乔装改扮把路摸;带队的这位就是肖锦堂连长,他机智勇敢很沉着。他把猴队长提过来:“瘦猴,江北兵力布防是多少,老实交代给我说。”

    猴队长嘚瑟说:“是是是红军长官,江北兵力布防原来是有一干多,得到命令说是红军围攻贵阳城,营长带兵去救火;后来又听说红军逼进昆明城,团长亲自领队去把老命磕。你们红军是那来的神兵天将哦!飘忽不定难琢磨。目前江北防守只剩守军两百多,这大清早嘛还没出热被窝。”

   肖连长枪一顶:“瘦猴,你要是撒谎,小心我敲你的肉沙锅。”

  “不敢不敢,情况完全属实。”

  “好,押下去。”

   张大爹惊喜看着肖连长,但见连长的相貌长得是:

       高高的个头身材魁梧,

       圆圆的礼帽举止风雅;

       浓浓的眉毛眼睛放光,

       宽宽的脸庞英气逼人。

    “你们是?”张大爹问。

    肖连长上前一步:“大爹,我们是工农红军,是为穷人打天下的队伍,与国民党兵不同不是一伙,你能协助我们渡江么?”

    这时大爹的儿子张朝满,跑出队伍接话说:“爹,红军昨夜就到我们村,露营就在羊石窝。几个红军女战士可好啦,她们帮我家婆婆看病又喂药,还帮着杨爷爷家挑水打扫院落,他们确实是好人啦…!”

    张大爹弄明白了,热情地说道“行啊连长,你们人多船少可不行,我再到上游的村子去找找去说说。”

    肖连长把帽一举:“好大爹,渡船、船工越多越好。要告诉大家,我们红军战士讲的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工钱每天一结不会拖。噢还要告诉大家有准备,对岸敌人会开火…”

    张大爹一摆手:“哎!我们知道,国民党就会欺压我们老百姓,前几天在这拖船又放火,只要为我们穷人出口气,这点危险算什么。”

   “好谢谢大爹,赶快准备吧。”肖连长和张大爹,军民双手紧紧握。

    张大爹是这里的船老大,船技好有威望。他先后找来了7条木船和36名船工,大家听说帮助红军渡江,去替穷人打天下,个个精神抖擞乐呵呵。

    稍作休整,肖连长迅速组织渡江突击队,把国民党的军服外罩着。

    小战士打一个立正问:“连长,这几个俘虏怎么办?”

    肖连长登高挥手说道:“国军兄弟们,你们抓壮丁是被强迫,你们只要配合我们红军渡过江,我保证,发路费给你们回家去生活。瘦猴,你要是顽固到底不听话,这过江的子弹你顶着。”

    这班欺软怕硬的国民党兵们齐哈腰:“听话听话,我们要配合。”

    肖连长一挥拳:“好,出发。”

    渡江行动开始了,江水湍急大漩涡套着小漩涡,军民们奋力划桨掌好舵。

    渡船渐渐靠近了北岸,岸边上站岗的几个国民党兵揺枪高喊着:“嗨那部分的?不许靠岸。”

    肖连长用枪顶着猴队长的腰,猴队长带着几个俘虏呼着喊着挺配合:“哎,是我们保安小队,又搜到几条船回营啰。”

    突然,岸边上一个拿着望远镜的国民党兵转身往地堡方向跑去…

    呯!肖连长抬手就是一枪把他撂倒,他大吼一声:“火力掩护,同志们冲。” 肖连长带领红军战士们快速跳上岸,啪啪、哒哒、轰轰轰…

    嗒嗒嗒…(军号声)红旗飘扬得胜利,英雄的气概震山河。

    突击队夺取渡口后,三万多红军主力随即赶到,在37名船工的协助下,用了7天7夜时间顺利渡过了金沙江。

    红军巧渡金沙江,把国民党围堵阴谋粉碎了,将革命理想继续再传播。要问红军后来怎么样,他们建立了新中国。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和红军长征75周年,弹指间75年过去了,现在的皎平渡下游建起了一座乌东德大型水力电站,水电站发出的电力正造福于金沙江两岸的人民。红军渡江的皎平渡口已经被淹没看不到了,但是红军巧渡金沙江的故事、红军的长征的革命精神,却永远留在了我们云南人民心中。                                 

                           (2021年2月为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而创作)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