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源 文/敬采薇


    乌云追月风满袖,空房独守。母亲默默的拿出一块方糖,放进水杯,看它在沸水里沉浮,渐渐的钝了棱角,模糊了边界,失了重心,最后搅拌坍塌,消失不见。母亲抬头望向窗外,鸦雀无声,黄昏已渐渐融入黑夜。
      “妈,我回来了。母亲微笑着递过水杯,我一饮而尽,水真甜,心里好暖。

      骤雨打团荷,满衣染檀红。产房传喜讯,生了。十二级的阵痛忍耐了整整十二个时辰,母亲的入场券,是最高级别的痛。
老婆,谢谢你。老公接过女儿,母亲递给我一杯红糖水,抚摸着我湿透的长发,眼里满是泪水。

        野草疯长时,离恨遍四野。母亲旧疾复发,左腿走不了路,坚持要回老家做手术,好了再回来。我不同意。她说不能帮我带孩子已很愧疚,决不能再给我添麻烦。自己偷偷在网上买了回程票。
        临行前夜,我听到母亲在厨房里摸索。我想再喝一次母亲亲手倒的水,偷偷拧开了母亲的水杯,发现水里加了盐。
        “妈,要不别走了。母亲拿着她的水杯坚定的摇了摇头,嘱咐我多喝红糖水,照顾好自己和孩子。
        我无语哽咽,谁言寸草心,人间没个安排处。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6月22日 13:05

05月11日 21:47

05月11日 19:24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