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昆明信息港 下载客户端 关于彩龙 论坛须知

今夜,Woman一起聊小说

休假一时爽,一直上班一直爽。西藏回来到今天,连续上班20天,简直爽得不得了。美好的五月来临,明天,终于盼来放假。朋友摇头叹息,你啊,不会爱惜自己,总是在过劳的边缘试探。
偶尔风花雪月,大半时候烟熏火燎地活着,我也没有更多的法子。
庆国老师说:“文学,能让一个人,战胜时间、地区、身份、性别、外貌种种世间力量的压迫,获得自己认为的高贵与轻松。这就是文学的信念。”
而我一贯是自卑的,突然要求自信,实在强人所难。人不自信,文字也不自信——难怪我的文章,总写不好。
开始写小说,觉得好难,知识不够用,脑子不够使。
多读书是好事,今年连着深读好几本好书,感觉自己眼光高了,愈发看不上自己写的东西了。有时未免气馁,想着我这样的人,终归是配不上写作的,只好撂笔。还要撂远些。
既然自己写不出,不如,听听昆明的女作家们,怎么写的吧。
穿越堵车严重的城,奔赴一个书店。参加大益文学院联合昆明作家协会,在麦田书店举办的“今夜,听Woman聊小说”的访谈活动。爱好文学的人,总会遇见。看见一堆熟面孔,邹昆凌老师,诗人河畔草,楼琳姐,童言姐。
疲惫了许久的心,有如五月的鲜花,璀璨着,芳香着。



按出场顺序,介绍一下嘉宾。陈鹏:70后小说家,国家二级足球运动员,大益文学院院长。昆明作家协会主席。

活动分为上下两部分,上部分陈鹏作为访问人,与马可,叶多多,和书慧三位作家展开对话。

下部分,李海英作为访问者,与马瑞翎、吴娱、半夏三位作家展开对话。

每段访谈开始之前,都会朗诵一段作家的作品节选。

活动开始之前,陈鹏为大家介绍了大益文学院,介绍了新出的系列丛书,《润物》《所向》。

以下为《所向》的序:

过去已去,未来已来,我们既无法折返古代,更没办法面朝言必称AI的未来,只有当下,只剩当下,为写作找到新的向度,非同寻常的既不是托尔斯泰的也不是博尔赫斯的小说之路。究竟哪条路?没有现成答案,唯有小说家们,竭尽全力的小说家们,才清楚。新的语言,新的形式,新的观念,新的内涵,新的寓意……总之,它是新的,也必须是新的。未必最具原创性,却一定最具挑战性。所向,而披靡。

陈鹏序《为了一种新小说》

马可:

写作者,现居昆明,大益文学院编辑。在各文学期刊上发表有中短篇小说若干。

马可的简介很低调,我看过她的小说,写得很棒。

以下问题现场记录,没有录音,不全。而且,还极有可能因为坐的太远,或者理解力有限,出现偏差,甚至错误。(错了也不愿意被谁原谅,哈哈。)

陈鹏vs马可:

陈鹏:还记得你的处女作吗?

马可:处女作于2004年,发在滇池杂志,同年获得滇池文学奖。

陈鹏:你最喜欢的作家?

马可:爱丽丝·门罗。

(除了门罗,还有其他作家吗?抱歉,书读得少,没记下来……)

陈鹏:怎么看待中国或者云南的写作?

马可:写作是自己的事,和别人无关,所以我不关注别人,写自己的文字。

陈鹏:有人说,性是女性写作的捷径。对此你有什么看法。尝试过这方面点写作吗?

马可:(怎么答的忘了记录。因为我想自己的问题去了。)

确实,女性写性,能够快速地引起读者的注意,甚至是轰动。例如安妮宝贝,例如棉棉,例如卫慧。但那种“身体写作现象”只是暂时的,那样的文字也是速朽的。现在的她们,以及她们的作品,不再有人提起,反而是经典的作品,能够长久地被读者接受,代代流传。

关于女性作者“性”方面的描写,确实是绕不开的话题,写跟不写,都是问题。曾经有个老师说,我们作家的小说写作放不开,写到牵手,接下来就只好写关灯了。最多提一句,“他们度过了美好的一夜”。

是啊,那一夜怎么度过的,怎么个美好法,那么多优美的文字,还是只有归结于四个字:“无法描述”吗?

其实多看一些文学作品就能知道,文学作品创作所必须的性爱描写,与色情文学之间还是有本质上的差别的。例如描写的目的,描写的方法。

王小波的性爱描写,光明正大理直气壮,劳伦斯的性爱描写,细腻大胆旖旎浪漫。情爱与性爱都是人类正常的情感,那么,为什么不能,或者说不敢勇敢地书写出来呢?这是一个值得我认真思考的问题。

叶多多简介:出版《我的心在高原》《边地书》《澜沧拉祜女子日常生活》《风情四方》,《银饰的马鞍》等多部散文、小说集,作品分别被多家刊物转载,同时被多家出版社收入年选。

陈鹏VS叶多多

陈鹏:你恨男人吗?

许多女作家对男权都很痛恨,或者说有洁癖。

(怎么答的没听清楚,被笑声淹没了。哈哈。)

换成杨笠的话,她会这么答:恨男人?怎么可能!男人这么美好的东西,我爱都来不及,怎么可能恨呢?你永远都不知道他们的小脑瓜里在想着什么,他们明明看起来那么普通,可偏偏那么自信……嗯,这就是我的特长之一了,肉身是好好坐在那里,思想却不知道去哪国神游。

一边神游,一边断断续续听到一些碎片:

陈鹏:你写散文随笔很多,小说很少…

叶多多:农村写作的亲身感受…

陈鹏:这个问题和马可一样。写性爱是捷径,你尝试过吗?

叶多多:尝试过,但至今没有出笼……所有的生命都是伟大的。

陈鹏:请说出你最喜欢的三本书或者三个作家…

陈鹏:怎么看中国和云南的写作?

陈鹏:写作时有什么怪癖?例如半夜起来撸猫?

叶多多:没有特别的怪癖,但每天写作必须从一杯茶开始。

陈鹏:你的写作有没有野心,例如得诺贝尔文学奖啦。

叶多多:没有没有,写作是率心而为。

和书慧:2000年11月20日生,云南丽江人,就读于云南师范大学文学院中文系。文学创作者。

现有作品:短篇小说《变脸》、《大都会》。

陈鹏:这是一个在校大学生,目前没有发表任何作品,但是写的东西令人眼前一亮。

你没有太多的经验,怎么写?

(好吧,其实我很想听她怎么回答,但是抱歉我又神游了。以下,也是边神游,边听见…)

陈鹏:平时读什么书,喜欢哪个作家?

陈鹏:你们零零后居然还想写作,阅读?

和书慧:写作是和自己的对话。阅读经典,对世界观,价值观的养成,比较重要。

陈鹏:对这个世界有什么话说?

我感觉比较乱的。例如女权在网上的各种沸沸扬扬……(作为我个人,我知道有女权这回事,但我不是女权主义者。因为身边其实很少用“男权”的男士。男权女权之争在我看来,都是“争”,男女都有共同的,平等的“人”权,这个社会就真正和谐了。当然,这段路,任重道远。)

陈鹏:给你一个当网红和一个电视剧主角的机会,你怎么选?

和书慧:我可以两个都不选吗?

(真是一个可爱又有智慧的女孩子……哈哈!)

陈鹏:你认为钱重要吗?

和书慧:必然是重要的,没有物质作为保证,如果我想做一个隐世的作家,连温饱都解决不了,甚至连买一本书,都可能买不起。

陈鹏:你的写作有野心吗?

和书慧:没有野心。

(我在想,换个问法会不会好一点,例如,你的写作,有目标吗,是什么样的目标?野心……咳咳。)

下半部分的访问人简介,李海英:

河南尉氏人,文学博士,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云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

马瑞翎:回族作家。原籍丽江市永胜。鲁迅文学院青年作家班及少数民族作家班学员。长期研究边境傈僳族、怒族、独龙族文化历史。三次获中国作协重点扶持。

后来有点遗憾坐在最后一排了,看不见,也听不清。他们之间的对谈,印象深刻的是马瑞翎的一句话:别人说了我不改,越说,我越不改。

多么的自信啊,回想起庆国老师关于文学创作与信念,作家自信与作品自信的概述,心里越发觉得自卑。


吴娱:90后,云南大学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专业硕士。现为《滇池》文学杂志编辑,写作初起步,有作品见《边疆文学》。

这是我们创意写作班的同学,年年。她科班出身,有底蕴,有理论,有才华。第一篇作品就出手不凡。我问一位老师,年年以后会成为大作家吗?他肯定的说,会。

今天的访谈,她的声音小小的,我坐在后面,身边有人讲话,没有听得很清,就不写上来了。吴娱加油,看好你喔!



半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昆明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长篇小说《铅灰暗红》《忘川之花》《潦草的痛》《心上虫草》《活色余欢》及纪实作品《看花是种世界观》等。其中,半夏老师的博物学专著《与虫在野》荣获第二届“中国十大自然好书·自然生活奖”,第四届"琦君散文奖·特别奖",第十届吴大猷科普著作奖·创作类佳作奖"、入选2019新浪年度好书及各种推荐榜单等等。

 李海英:怎么想到用《与虫在野》作为书名?

半夏:之前一直在写长篇小说,最近一本小说《悬铃木咖啡馆》完稿之后,感觉很累,所以想到田野里去放松一下。从开始在田野里游荡,到爱上拍虫虫。

李海英:和评论家的关系怎么样?

半夏:没有刻意去想过这个问题。作品写出来,如何评判就交给读者吧。只是无论表扬还是批评,我看到了就会发到微博,也算个纪念吧。

(半夏老师是我很熟悉的作家了。她的书我基本都看过。我在现场提了两个小问题)

谢小鱼:半夏老师,您的写作分为两类,一种是长篇小说,一种是博物自然类,您认为哪种写作让您感觉更好,或者说两种写作有什么区别?

半夏:只要一写作,我就很开心。

谢小鱼:也就是说,只要是写作,都能让您乐在其中是吗?

半夏:是的。

谢小鱼:谢谢!第二个小问题,您的新作,长篇小说《悬铃木咖啡馆》我在京东上打开时没有了,我又在当当上预购,三四天还没发货(现场发出善意的笑声),我想请问您,《悬铃木咖啡馆》这本书里,哪个故事让您印象最为深刻?

半夏:在昆明发生了一件很轰动的事,老昆明都知道,一个孩子被人杀害,并惨遭分尸,尸体被凶手用高压锅煮了。这是我在这本书里写下最沉重的故事。

(小鱼万万没有没想到,这样文字的书名里,还有隐藏着这么可怕的事件,倒让我更加期待这本书的到来了……)

上了20天的班,很累;娃放学已到家,很想他。但就是想去感受一下那种,文学现场的氛围。不是虚荣心作祟,不是想显摆自己,就是这样与文学无限接近的感觉,让我觉得在生活里精疲力尽的自己,还活的像个人。

白天不懂夜的黑,如果你不能明白,无法理解,我也懒得解释。

到家,远远看到家里温暖的灯光。娃开门出来迎,笑笑的问,妈妈,你吃饭了吗?

我还需要什么?我已经如此富足。

图中,《润物》为提问所得的奖品;拉罐为大益出品普洱茶饮料。感谢!

网友评论

5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5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 林林1 回复@ 谢小鱼  : 也许大家是在悄悄的欣赏呢!

    2021-05-07 08:54 0

  • 谢小鱼 回复@ 林林1  : 点击率不高。

    2021-05-06 22:47 0

  • 林林1 回复@ 谢小鱼  : 老师,你怎么知道没人看文章呢?

    2021-05-03 10:16 0

  • 谢小鱼  : 哈哈,看标题就没人看文章

    2021-05-02 15:03 0

05月01日 20:17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