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一生一代一双人》第9章 雾里有毒

围城七日,神龙府城中早已水尽粮绝,札夏老王爷终于递出了一纸降书。
穆赤大人望着满目疮痍的神龙府城喃喃自语道。
“窃钩者诛,窃国者侯!”
“世人都说我是窃国大盗,可谁又知道佛都险恶呐,没有我就没有此刻的安宁。”
……
札夏老王爷率领满门老小战战兢兢的跪在穆赤大人脚下。
怒目圆睁的僧兵拔剑出鞘,一场属于胜者的屠杀似乎在所难免。
“老王爷您请起吧,札夏家世代守边戍国,满门的忠烈,为佛都筑起铁壁铜墙,保一方百姓安康,您可是佛都的大功臣呐!”
穆赤大人俯身扶起札夏老王爷,两人细语寒暄了许久。
札夏老王爷捋着满嘴的白须,长舒了一口气。
“我不该信腾格里诺海这个老贼的胡话,我是被诱骗的,我是无辜的,请穆赤大人降罪。”
“大统领,把东西呈上来吧。”
黑关捧着一叠书信,快步的走了上来。
札夏老王爷见状,吓得脸色铁青,急忙跪地求爷爷告奶奶的求饶着。
穆赤大人拿过书信,砸在札夏老王爷的脸上,怒吼道:“诱骗?无辜?到了这个时候了还不说实话吗?你说你该不该死?”
书信皆是札夏老王爷亲笔写给腾格里诺海的。
腾格里诺海在回信中允诺说,只要杀掉穆赤,就辅佐札夏老王爷成为新的藏王。
札夏老王爷匍匐在穆赤大人的脚下,泪流满面,极力的为自己辩解着。
“腾格里诺海给你画的饼不一定能充饥,但我赐给你的鸩酒真的能止渴。”
“生而为人你权倾一方,享誉无上荣光,可你偏偏要选择做一条狗,这就怪不得我了。”
穆赤大人大手一挥,僧兵把札夏老王爷擒住,灌了一大碗鸩酒。
随即札夏老王爷七窍流血而惨死。
札夏老王爷的臣子们自知罪孽深重,皆夺过僧兵手中的长剑,当庭自刎,血溅王府。
札夏王府上上下下几百号人没留下一个活口,神龙府之乱算是彻底的平定了。
“大人,既然大患已除,我们就回佛都吧,您不在的这段日子里,也不知道汗王又整了什么幺蛾子。”
“不急,就地休整。”
几天过后,一封来自佛都的密函递到了穆赤大人的手中。
“哈哈哈哈哈哈,苏谋士这回干的漂亮。”
穆赤大人狂笑不止。
“大统领,下令让天獒营的僧兵立刻集结,我们这就回佛都。”
“天獒营?只带一万僧兵回佛都怕是不妥吧?”
“没大事,那老贼中了苏谋士下的剧毒,快死了,留自己人驻守神龙府我才放心。”
穆赤大人与腾格里诺海之间的争端由来已久,都想让对方死。
此次穆赤大人故意亲征神龙府,就是让腾格里诺海放下戒备心,苏辞镜好找杀机。
……
秋意渐浓,神龙府城外早已是万里荒草萋萋。
穆赤大人的鬓角隐约浮现着几缕白发。
穆赤大人骑着高头大马,手握宝剑,长须在风中凌乱,身后的天獒营僧兵铁甲铮铮。
“黑关,我们这是到哪了?”
穆赤大人沉闷的声音回荡在空谷里。
“大人,穿过这片森林就是佛都的地界了。”
“那下令加快行军速度,趁天黑之前去驿站扎营。”
大军行进在丛林小道中,忽然风吹草动。
一阵白雾瞬间侵没了丛林,无数个天獒营僧兵突然口吐白沫,随即便不省人事。
白雾浓密。
黑关扯下半截袖子,蒙住口鼻,紧握着金刚杵静耳听着白雾外的动静。
此时黑关大喝一声:“雾里有毒,快些蒙住口鼻。”
“腾格里诺海不是被苏辞镜毒杀了吗?还有谁想害穆赤大人?”
黑关心中隐隐觉得事情很不对劲,可偏偏这个时候穆赤大人不见了踪影。
“穆赤大人,大人,大人……您在哪儿呢?”
……
而此时,穆赤大人被一群从天而降的刺客围住。
穆赤大人提剑迎战,杀翻一片刺客,却被暗器击伤,鲜血浸透金甲,倒退几步瘫倒在树桩前。
这些刺客虽然包裹着一身黑衣,可眉宇之间透着蒙古人的霸气,想必是腾格里诺海派来的杀手。
穆赤大人生性刚烈,不愿被敌人俘虏,于是拄着剑鞘,巍巍的站起来,挥剑刺向自己。
残阳之下,宝剑生辉,倒影着穆赤大人热泪盈眶的双眸。
秋风掠过丛林,落叶漫天飘落。
一个消瘦的身影如同云中长蛇一样穿林而出,刺客压根还没来不及反应,便通通被割了喉。
穆赤大人有些惊诧:“苏谋士?”
“怎么回事?你不是说腾格里诺海已经死了吗?”
“那老家伙确实被我毒杀了,这些人不过是侥幸逃出汗王府的侍卫,大人不必担心,我已派人追杀了。”
白雾逐渐散去,满地都是天獒营僧兵的尸体,一个活人都不见。
就连武艺冠绝佛都的黑关也不见了踪影,恐怕已经埋没在满地的尸堆里。
苏辞镜搀扶着穆赤大人,好不容易到了驿站里,却发现门窗紧闭着。
穆赤大人见了怒不可遏,这驿长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吧,敢在这个时候闭门睡觉。
苏辞镜见穆赤大人怒了,就急忙抬脚去踹门,不承想被一盆又臭又冷的洗脚水浇了个透心凉。
“谁啊?竟敢打扰老娘睡觉。”
一个头插野花的半老徐娘从门缝里探出半个身来。
“你……你……你……!”
苏辞镜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你这个野婆娘,真是放肆,竟敢在穆赤大人面前如此的泼辣。”
“狗屁的穆赤大人?老娘还是王母娘娘呢。”
穆赤大人踹开苏辞镜,疾剑刺向那泼辣的女子。
那女子见状,吓得扑通跪地哀嚎着求饶。
而此时,屋里亮起了油灯,驿长听见屋外的吵闹声,抬灯出来查看。
驿长见到穆赤大人持剑架着自己夫人的脖子,也吓得跪地乞饶。
穆赤大人身心疲惫,不愿再杀人,便饶过驿长夫妇。
苏辞镜让驿长夫妇去备些酒菜,穆赤大人可是饿了一天了。
不料,穆赤大人刚吃下一口饭突然口吐白沫,顿时就没了气息。
驿长夫妇见状吓破了魂,只顾磕头求饶。
苏辞镜叫来驿卒,把驿长夫妇五花大绑捆在柱子上。
“谁指使你们干的?毒杀穆赤大人可是要株杀九族的,要是供出背后的主谋,我可饶你们不死。”
驿长夫妇直呼冤枉,苏辞镜见他们不肯招,就让驿卒鞭刑伺候。
鞭声不绝于耳,伴着阵阵惨叫。
不承想,这才打了几十鞭,驿长夫妇竟然没能挺住,双双被活生生的打死了。
见此情景,苏辞镜令驿卒牵来驿站里最快的马,他要连夜赶回佛都,向仓央嘉措禀报此事。
……
快马绝尘而去。
苏辞镜刚到佛都城外,便发现了异样。
城门紧锁着,蒙古铁骑把城池围得水泄不通,不让进也不让出。
苏辞镜跟侥幸出城的牧人打听了一番,得知腾格里诺海并没有死。

《一生一代一双人》是一部由白鹿无涯所著的中篇古代言情小说,于2021年5月发表于昆明网络港彩龙社区,小说主要讲述了大清国康熙年间御前一等侍卫纳兰容若诈死逃出皇城,流落佛都拉萨,成为仓央嘉措的先生的故事……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白鹿无涯 3 0

【勘误楼】如您在阅读的过程中发现错别字、逻辑不通、常识性错误等等的问题,请留言告知,我将一一改正。
如您对故事、笔者有什么建议,也请留言告知,谢谢大家的鞭策。

05月05日 11:39

推荐文章

合集

小说《一生一代一双人》

合集

共17篇

总阅读

155251

总评论

23

总获赞

42

总分享

0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