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娘——第十章 祭血

傍晚,护国寺。

平日里门扉紧闭、四下无人的寺院此时却是门户大开,夕阳西下遗留的金光洒在漆红的烫金匾额上,“护国寺”三个大字在光的折射下显出几分不真切的模样。

无数身着深蓝色旧制布衣的女人保持着一定间距,整齐地从大门石阶前排到了正殿里,开辟出一条从大门通往正殿的路,而她们就是这一路上夹道欢迎的“门童”。

从女人们佝偻的身形上不难看出,她们的年纪早已不适合做这样的体力活,但没有任何一个人提出异议。仔细观察还能发现在这些人布满皱纹的脸上,无一例外挂着仿佛流水线上统一印发的僵硬笑容,只有浑浊的眼珠里间或闪出一丝恐惧的神色,

如果姬柯看见一定会为村子里一夜之间冒出这么多老人感到奇怪——根据前几天的观察,子君村在外活动的几乎都是身强力壮的青年男性,女人和小孩只占其一小部分,遑论年龄如此之大的老人了。

但哪怕是聚集了这么多人,整个护国寺片区却依然落针可闻,因此一路上由远及近的锣鼓和鞭炮声便显得尤为刺耳,姬柯便是在这样的喧嚣中抵达护国寺。

只见大约五米宽的中心街道上浩浩荡荡走来一群人,为首的是两匹高大壮硕的枣红马,马背上坐着两只身着红袍的竹篾纸人,一位媒婆打扮的老人亦步亦趋地跟在枣红马旁,两顶大红花轿紧随其后,乐队分列两旁卖力地吹奏着“百鸟朝凤”的曲调,不时有人往路边扔一串燃得噼啪响的大红鞭炮。

这支奇怪的迎亲队伍一路吹吹打打入了护国寺,将花轿送到了正殿门口方才停下,随着媒婆高声喊道“撒帐下轿”,一只白得不太正常的手撩开了轿帘,紧接着从花轿中走下来一位身着红色嫁衣、头戴凤冠金帕、怀中抱着一个铜制花瓶的人——

正是姬柯。

随着走动带来的幅度,姬柯怀中握着的花瓶瓶身上系的一小串铜钱和瓶内插的一根秤杆便发出细碎的声响。

在姬柯跨过火盆和马鞍后,迎亲队伍陆续撤出了护国寺,毕摩睦立即从正殿迎了出来,将姬柯引入殿内,而一直照耀在他嫁衣上的夕阳余晖此时终于消散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只金色凤凰渐渐开始在布料上显出身形。

与普通寺院正殿供奉的佛像不同,此时的护国寺正殿内仅有一只两米高的铜塑凤凰像,脚踏业火、烈焰焚身,在昏暗的烛光下透出几分不详之感。

在毕摩睦的命令下,阴阳先生取出一只身形样貌与此时的姬柯一模一样的纸人,并着一把黄豆一同投入了殿内的火盆之中,随后又把捆在一旁的雄鸡捉来宰杀,让鸡的血顺着火盆淋在纸人身上,口中还低声念着姬柯听不懂的悼词。

没过多久,纸人便在火舌吞噬下消失无踪,阴阳先生便用火钳将烧过的灰烬装入灵罐之中,供在了凤凰像前。

到这一步为止,继任喜娘的仪式便基本上算是完成了,接下来只需等待凤凰神下达“神谕”——如果供奉的灵罐上显出凤翎形状,则表示顺利继任,反之则表示失败,需另择继任人选。

这种一看就非常封建迷信的习俗,要是以前的姬柯一定会嗤之以鼻,但现在的他却和其他人一起屏住呼吸,双眼死死盯着灵罐上若隐若现的凤翎状光纹,而后缓缓松开了紧握的拳头。

“太好了!它承认了这次继任,我们又有希望了!”

柯昙心激动的叫喊声打破了殿内的压抑的气氛,毕摩睦对此皱了皱眉,但整体神情上却是放松的,他对众人道:

“仪式已成,烦劳各位水头随我入席。”

正殿大门再开时,院内早已换了一副模样,原本压抑肃穆的氛围立时染上喜气,一桌桌喜宴在院子里整齐排开,菜色丰富多样,但无一例外都是素食,不见半点荤腥。

毕摩睦带着姬柯在众人面前做了一番仪式成功的演讲后,招呼各巷的水头一并入席,和其他村民一同吃起了喜宴。

而作为当事人的姬柯反倒落得清闲,看没人再理他就想偷偷溜回非家,毕竟顶着这一身繁复的嫁衣和凤冠实在不太好受。

“喂,你站住!”

随着一道清脆的女声响起,一根由五彩绳编织而成的鞭子凌空打在脚边,刚从护国寺出来的姬柯猝不及防被吓得浑身一震,下意识屈起食指搭在中指上,拇指同时扣住了无名指第一个指节。

“你就是新的喜娘?我说怎么一个大男人还能心甘情愿穿嫁衣,原来是个娘娘腔啊。”

来人是个看起来差不多十六七岁的小姑娘,身量并不高,看起来甚至还有些单薄,但从刚才甩鞭子的力道看来,对方并不像外表上看起来那样瘦弱;一身标志性的彝族服装衬得她原本就精致的五官更加神采飞扬,就差在脸上写上“挑衅”两个字,高高扎起的马尾辫也随着她的动作甩来甩去。

姬柯慢慢松开手指,换上标志性的微笑问道:“你找我有事吗?”

毕菁菁眯了眯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姬柯看了半晌,然后在他丝毫不为所动的笑容里泄了气,她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

“子君从来没有男性继任喜娘的先例,不管你用什么方式让仪式成功,但假的永远也成不了真,本姑奶奶总有一天会拆穿你的真面目。”

姬柯缓缓吐出屏住的气息:“静候佳音。”

话音刚落他便抬脚往前走去,留下毕菁菁站在原地气得磨牙。

 

——

 

也许是村中很久没有喜娘继任了,今天的喜宴几乎吃到了夜里才散席,柯昙心回到家的时候,姬柯早就已经洗漱好,换上了自己的衣服在二楼祠堂坐了很久了。

“你准备好了?”柯昙心问道。

姬柯随手将姬涟的笔记放到一旁,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把那枚凤翎取了出来,递到柯昙心手中。

“事不宜迟。”他缓缓出声,用眼神催促着对方。

柯昙心微微一窒,明明自己才是掌控着姬柯命运的人,但是这股莫名其妙的威压感又是哪里来的呢?

她轻轻摇了摇头,把这种错觉甩出脑海,然后转身从香案上拿来一把铜制匕首和一个和小拇指一样细的玻璃瓶,瓶内暗红色的液体散发出若隐若现的金光,是姬涟成为“泉眼”前留下的血。

柯昙心:“手伸出来。”

尖锐的匕首刺破皮肤,姬柯面无表情地把指尖精血滴在了凤翎上,随后柯昙心也小心地打开玻璃瓶,滴了一滴姬涟的血在同一个位置。

数秒过后,凤翎的表面产生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变化,仿佛整块凤翎在一瞬间活了过来,将表面的血珠“吃”进了体内,还隐隐散发出一股燃烧过后的焦臭味。

柯昙心满意地将凤翎还给姬柯,并且叮嘱道:“从今天起,每天都要记得用你的指尖精血祭养凤翎,一天都不能断。这是柯家世代相传的秘术,以血养灵,可以增强你与凤凰神的联系,还能感知阿涟在幻境里的状态。”

她顿了顿,接着说:“以后每天晚上,你都要来祠堂告诉我阿涟的情况,别想着骗我,我有办法知道你是不是在说谎。”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喜娘

合集

共14篇

总阅读

36475

总评论

55

总获赞

149

总分享

4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