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草春晖

        母亲节来了,朋友圈里异常热闹,晒娃的晒娘亲的,还有各种美好的祝愿,绵长的思念和怀想的表述,这种种,勾起了我对妈妈的想念。脑海里,一幕一幕的,浮现出被母爱滋养着的生活印记。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妈妈是个和气开朗、耐心细致的女子。小的时候,没有托儿所和幼儿园,妈妈是我们姐弟的启蒙老师,教我们唱歌背诗,识字读书,用手帕折成肚子圆圆的小老鼠,用四方形的纸剪一下折成风车固定在扫帚棍上迎着风跑着转。没有电视机的晚上,坐在吃饭的方桌边,给我们讲故事,教我们折纸剪花、捏笔写字,收获了许多童年的快乐。

        上学以后,记忆变得更加清晰生动,那桩桩件件的,温暖着我的成长时光。

        记得上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放暑假回农村老家了一个月,每天和村里的表姐们吃喝玩睡都在一起,等开学回家上学,妈妈发现我齐肩的长发长满了虱子,头发上一串串白色的虱子蛋。妈妈找来各种可以治疗的药水给我洗头,用篦子给我不停地梳头,却见效甚微。在征得我同意后,妈妈给我剃了个光头。虱子是彻底被清除了,我也不再不停地抓头挠痒,弄得自己指甲缝里都是血迹。但是,九月份带着风雪帽上学的我,在提心吊胆了两天之后,终于被班里调皮的男生发现我的秘密。我开始害怕进教室,害怕下课,因为下课铃声一响就会有男生跳起来一把扯下我的风雪帽,然后一阵哄堂大笑中我落荒而逃,直奔女厕所。在这样的难堪和尴尬中,我度日如年,下课铃声一响就狼狈的捂着头快速的跑进女厕所避难,这样的经历,让我怕上学,不愿去学校。开学第一周有那么两天,我回家都要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发脾气责怪妈妈。妈妈一边安慰我,一边听我断断续续说着在学校的各种境遇,在我哭够闹停以后的周末晚上,我们娘俩面对面坐在板凳上聊了很久。她说:虱子不处理干净,去上学也是会爬到其他同学头上的,让我剃了光头,其实也绝了传染给同学的后患,何况头发是会长出来的。妈妈说其实我也可以选择不戴帽子光着头去上课的,勇敢的告诉老师和同学为什么选择了剃光头,是会得到大家的理解的。妈妈的鼓励和描述,让我的内心很快的平复了下来。周一的班会课上,我举手走上讲台,原原本本地把我剃光头的原委告诉了全班同学,并在同学们的面前取下了戴了一周的风雪帽。就这样,大家接纳了光头的我,调皮的男同学们也不再针对取乐了,我在班里愉快的与同学相处,放学回家的路上还总有人结伴护送,有其他班级的同学调侃时,也会有身边的同学护着我帮我据理力争。我在从光头到寸头再到假小子的头发生长过程中度过了一个学期,舒心快乐中让我很是佩服妈妈,她让我知道做事情要光明坦荡不要遮遮掩掩,有困难要学会求助,要相信善意与正义的力量。

        上中学了以后,感觉中妈妈对我的关注少了许多。她是中学的英语老师,下课放学和周末时光,我们家里常常会有她的学生来来往往,背书的、补课的,走马灯似的进进出出。我的初中英语是学俄语转行的老先生教的,发音与妈妈有太多的不同,在家我是很少读英语的,因为妈妈听见了总是在不停的纠正我的发音,这让人很是烦躁。妈妈发现我的情绪以后,把每天晚上的读背时间改成了让我听录音带的时间,不再关注我。后来我才知道,我们上学时候的英语老师大多不是什么科班出身,他们自己也是边学边教,很不容易。妈妈其实大学也是学的中文,只是因为她是归侨,生长在国外,走出家门就说的英语,所以英语其实也就是她的母语,在严重缺乏英语老师的时候主动转行做了英语老师。妈妈的英语听说水平一定是最好的,在后来高考的英语专业口语考试中,妈妈一直是地区的主考老师。而在我最初学习英语的初中时期,妈妈从来没有在我的面前抱怨过我的英语老师教的口语。上了大学以后,偶尔说起我初中时的英语学习,妈妈说,这些教英语的老教师都是不容易的,大多是自学成才,发音有点小问题是正常的。我们学习中的偏差,就像小孩子学会说话时的吐字不清晰和平舌卷舌分不清一样,时间长了,听得多了,慢慢就会纠正过来,不能去怪老师的,可以边学边教的老教师都是付出了更多心血,是有勇气爱学习的人,要学会感恩和接纳,要学会换位思考,知道别人的不容易。

        上了高中以后,妈妈是我们年级民族班的班主任。当年的民族班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班级,他们都是少数民族学生,全班五十个学生,有四十多个都来自大山里的少数民族地区,他们入学时的分数都低于我们普通班的录取分数线,许多孩子从来没有进过城,只有一套衣裤一床被褥。起初我总是纳闷学校里的这种安排,妈妈是一个在国外长大的孩子,成人了才回国,因为她的生活习惯,日常的生活中都能感受到我们家与别人家的许多不同,要去管理那些生活与汉族不太一样的孩子,实在是不知道会怎样。我的顾虑不知道妈妈有没有想过,不过作为旁观者的我,在那三年的时光里真是对她的付出无可挑剔。她几乎是把那些孩子全都当成了她自己的孩子,我觉得,她对他们的关注比起对我来,只多不少。清晨一间间敲着宿舍门组织大家晨跑,晚自习后她就是他们班级各个宿舍的熄灯号,放学了,她一个个去请平日里关系好的各科老师帮他们班学生补课,周末了,还要翻山越岭去山村的学生家做家访。学生中各个民族拉小团伙了她要逐一找来谈心,回族食堂饭菜卖贵了她也要管,她带着她的那些没离开过家没出游过的学生,在回不了家的节假日包车去石林,彝族火把节时请市民委联系后去附近的红土墙村寨参加传统节日活动……她带着她的学生经历了他们人生的许多第一次,让那些腼腆内向不爱交流的学生逐渐变得开朗活泼了起来。有的学生家庭困难,周末收假时从家里背着米和自家菜地里的菜蔬走十多公里山路,拿去城里的市场上卖了,才够一周的生活费,如果卖不掉的话,就只能每天吃个半饱。于是,周日学生返校,晚上我们家里就会多出不少瓜瓜豆豆,这些没卖掉的蔬菜终是成了我们家满桌上的菜肴,妈妈说,去菜市场也是买,把钱给学生吃饭生活,还省下了买菜来去花费的那些时间。当然,家里加双碗筷加个人吃饭的情况我们姐弟也是习以为常的。若干年后,妈妈走了,民族班的聚会总是会通知我们姐弟参加的,那是妈妈的学生们表达他们的思念与感激的方式,我们姐弟在每一次相聚中也深深地体会着“爱出者爱返,福往者福来”的真实含义。

        今天,孩子们在微信群里发来了节日的问候,这也让我的思念疯长。妈妈离开我们整整二十五年了,其实我挺想她的,想和她一起过过如今这物质丰盈、不愁吃穿的日常,想让她看看我们姐弟如今的模样,享受一下有外孙孙子们的天伦之乐。夏季的温热中,有风吹过,仿佛妈妈在说,她不曾离去,记得,就在身边。

        迎着风,我在心里说:母亲节快乐!

网友评论

1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5月17日 10:57

05月12日 21:50

05月11日 10:20

05月10日 17:16

05月09日 20:20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