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昆明信息港 下载客户端 关于彩龙 论坛须知

窗•光

我家的上方是神树林,千年古树翠叶繁茂,树身粗壮,皴皱明晰,根脉苍劲有力,错落有致,在泥土里伸向八方。西北风一来,整个林子不再安宁。

 

那时候,我家房子土坯墙、茅草顶,冬日第一缕阳光照进窗子,母亲坐在木矮凳上,一边沐浴阳光,一边刺绣。这儿成了母亲的天堂。

 

旺盛的火塘少有母亲的份,记忆中,总有人来家里串门,与父亲商量着什么,按照哈尼族的礼仪,在辈份大的人面前,母亲是不允许坐凳子的,而且尽量避开为宜。所以,进窗的阳光成了母亲冬天最好的礼物。

 

母亲嘱咐我,冬天风大,容易得风寒感冒,尽量在家里玩,然而我悄悄溜走,找友伴玩,到神树林窥大人捕鸟,遇到没人时,我们捣毁捕鸟的竹具。母亲发觉我没在家,就会呼唤我,能在神树林听到,我没应答。

 

也许是为了留住我吧,母亲说自己眼昏花,线无法穿针孔,叫我别离开她,给她穿针线。

 

“你看,你不在,妈妈刺不成绣,在妈妈身边好吗?你看小人书,妈妈刺绣,好吗?”

 

依旧记得,那些连环画的模样,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封面彩色的书,在一窗阳光下,我向母亲讲述小人书里的故事,对母亲说哪个坏人,哪个是好人。母亲时不时夸我,其实母亲看不懂,我也看不懂,故事情节是大哥讲给我的。

 

关于连环画,两件事我记忆犹新。

 

 

一次,我帮母亲穿好针线,兴奋地向母亲讲述大哥新买给我的连环画故事。

 

“这个是大坏人,他杀死了一个好人,我不喜欢他。”

 

母亲放下针线活,温情地抱着我说:

 

“我家的阿六会讲故事了,真聪明。”

 

随后进来邻居婶婶,对她说:

 

“我家阿六会讲书里的故事呢!”

 

“啊呀,你家孩子真听话,我家的野孩子不知跑哪去了,想让他们帮我做点家务活计也不行。”

我心里高兴,母亲在婶婶面前夸奖我。还有一件事,母亲从不向任何人说起,只有我不高兴时才对我说。

 

一天,母亲不在,我偷偷拿家里最锋刃的柴刀,撕下连环画中有坏人的那一页,垫在门栏砍,不慎,砍伤了左手大姆指……

 

母亲没责备我私自拿柴刀砍伤了自己,只是静静地坐在一窗冬日的阳光下,对我说:

 

“你要好好爱护书和笔,那是读书人的刀和锄头,没有了刀和锄头,爸爸妈妈怎么下地做活呢?不下地做活,就没饭吃啊。”

 

母亲抬起我的手说:“你看,你这双手是拿笔的手,要是砍断了,怎么拿书和笔呢?将来,你要讲好多书里的故事给妈妈听呢!”

 

很多时候,我相信母亲说的话。母亲说她会摘野果给我吃,晚上披星戴月回家,真的给我吃,从不食言。母亲说冬天风大,不许我去神树林玩,母亲说,枯死的枝条淋雨后沉重,风一吹会掉下来。果然,一天,吹掉下来的枝条差点砸破吴家孩子的头。当我不想去读书、逃课时,“你这双手是拿笔的手”,母亲这样鼓励我好好读书,这句话从没和别人说过,这句话,属于我和母亲。

 

母亲从没进过一天学堂,但是在我心里,鼓励我好好念书的方式,胜过任何一本心里学书本。

 

母亲偏爱于我,也许是我从小体弱多病的原因吧。听父亲说,在我们五兄妹中,我最弱不禁风,隔三五日往绿春人民院医跑,搞得医生护士见了说:“又来了?”

 

其实母亲会自己穿针线的,只是希望让我多留在她身边罢了。母亲会讲故事给我听,有的是流传了哈尼民间的久远故事,有的是我表哥的故事。

 

“以前,在我们哈尼山寨上边的森林里,有个叫美老们拉阿玛的妖婆,她长得好看极了,穿一身彩色衣服,她特别喜欢小孩子,如果看见一个小孩子时,给小孩子吃水果塘,她就把小孩子骗到森林里,她是专门吃孩子的。她先吃小孩子的头,然后吃肚子,所以,好孩子是一个人不去玩的,一个人不进森林,也不去田边玩的,不然美老们拉阿玛会吃不听话的孩子的。”

 

——我听了,心里好害怕,我问母亲:“她会吃我们村的孩子吗?”母亲说:“现在没有了,因为没有大人的话,小孩子从不去森林玩的。”

 

原来,阳光也有脚,照在母亲身上的阳光,慢慢移动,也从我身上悄悄走动,更多的阳光,母亲会留给我,幸好窗子有点大,可以照到我和母亲。

 

我表哥是大舅的大儿子,那时候在读大学,母亲特别爱讲表哥的故事。

 

“你表哥从来不说不去读书呢,冬天冷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所以老师经常表扬呢。”

 

母亲轻轻拧了一下我的脸蛋,继续说:

 

“不像你,像一只小懒狗一样,窝在被子里不出来。你表哥现在呀,在很远很远的地方读大学呢,可以天天吃水果糖,还可以坐班车,一坐就是四五天呢!”

 

那时候,水果糖对我来说是最大的诱惑,一听到水果糖,馋得不由自主地流口水,母亲偶尔奖赏的一颗水果糖我会含半天,不希望它融化,有时用作业本纸包裹着,藏在衣兜里,但很快又拿出来含在嘴里,挡不住甜蜜的诱惑。至于坐班车,更是向往,有时,我会站在寨子边,瞭望公路上远远开来的汽车,看到班车跚跚而来,心里特别高兴,希望表哥坐在上面,带来水果糖给我吃。

 

多年以后,我还没毕业小学,母亲含恨殂谢,走得那么匆忙,那么留恋。大人骗弟弟说:“你妈妈睡着了,会醒来的,别哭。”

 

多年以后,我跨过红河水,坐上班车,负笈远学,母亲再也听不到我的故事了。只是,梦里时常见到,在一窗冬日的阳光下,专心刺绣的母亲的身影……

 

“你母亲没好好吃过一顿肉啊,要是活到时现在,多好!”父亲暗自拭泪。

 

难忘,那满窗冬日的盈光。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5月14日 20:42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