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炭梅 文/岑寂儿
岑寂儿
发布于 云南 2021-05-16 · 5.9w浏览 62回复 96赞

 火炭梅

   

    有“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之称的中国文学泰斗汪曾祺这样描述过火炭梅——“雨季的果子,是杨梅。卖杨梅的都是苗族女孩子,戴一顶小花帽子,穿着扳尖的绣了满帮花的鞋,坐在人家阶石的一角,不时吆唤一声:‘卖杨梅——’,声音娇娇的。她们的声音使得昆明雨季的空气更加柔和了。昆明的杨梅很大,有一个乒乓球那样大,颜色黑红黑红的,叫做‘火炭梅’。这个名字起得真好,真是像一球烧得炽红的火炭!一点都不酸!我吃过苏州洞庭山的杨梅、井冈山的杨梅,好像都比不上昆明的火炭梅。”

    汪老所说的昆明火炭梅,其实就产在富民,采杨梅,没有人不到富民的,富民的杨梅个儿大,红硕香甜,近观,从不同角度,呈现出不同的色彩,有时近乎黑里透红,有时色呈深绛红,所谓红得发紫,可能就是富民杨梅的感觉。

    无论东村与赤鹫,漫山火炭梅,满树点点红,燃起千枝焰。恋甘甜,觅踪山野尝遍。

    翠叶丛,玛瑙穿枝现。三颗攒球伍成串,累累欣硕果,盈盈足心愿。雀嘤呦,燕啁啾,争啄枝头坠还飞,碧空旋。

    日落霞举,树树斜晖舞。风曳熟梅透,一地零落红雨。啖罢唇齿尚余酸,复回甘,犹眷眷,忘归处。柴门谁家黄犬?嗅陌客,吠声怒,遥岑远黛,灯初灿,炊烟语。

岑寂儿
断无蜂蝶慕幽香 红衣脱尽芳心苦
浏览 5.9w
96 收藏 6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62
赞过的人 96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