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人间 连载 150

天玉茗香 4312 2018.09.05

姬麟如订好机票,看着桌上母子三人的照片,拿着电话,听完小芸断断续续的哭诉,看来人是没有了。所有这一切因这个人发生,现在会不会因为他的死而结束?该谢他,还是恨他?司琴,为什么你那么坚决,为什么?你带着孩子要往哪儿去呢?

“司琴再经不起大悲大喜。”司斌的话在耳边响起来,他拨着乐苏的电话号码心急如焚。如果这世上还有什么值得留念,不,是自己为什么还撑着活到现在,司琴……

司琴连夜带着孩子回到家,把孩子匆匆交代给爸妈。叫上司机赶回老家,还是没赶上和司明的最后一面。他被人发现时已经奄奄一息,发现他的牧羊人说在‘老树头’看见一头带小熊的母熊追司明。他们赶过去时已经晚了,那头母熊疯了一样又抓又咬。狗都不起作用,他们用火把赶走熊,司明已经被咬的血肉模糊。真不明白司明为什么会跑到‘老树头’去。司琴谢过他们,木然地往卫生院里走,警察拦住她:“还是别看吧,很惨的。”

司琴看着他:“你见到了?”警察点点头。

司琴泪水决堤,拿出电话拨通杨方:“杨方,司明不在了,你去殡仪馆找个化妆师带下来。”杨方失声叫起来:“司琴,怎么了?你在哪儿?说什么?”司琴哭着把电话递给警察,警察把事情和杨方说了,杨方这才相信。

乐苏走出卫生院,见司琴站在门口哭,走过来拍着她:“司琴,人有旦夕祸福,我们先回去。”司琴哭着问:“小芸呢?”乐苏叹口气:“他样子太惨,还是不让小芸看见的好。”司琴点点头:“我让杨方带师傅过来。”

司琴哭着被乐苏带回村子,杨方带着师傅赶过来。两个师傅,花了整整一晚上,才把司明弄得像个样子,穿好衣服。司琴再次跟着警察去卫生院领回司明的遗体,看着他眼泪又下来。事发突然,七婆婆就让他们用给自己准备的棺材,白发人送黑发人,七婆婆哭得死去活来。小芸已经哭得不省人事,司琴带着小芸弟弟们弄好灵堂,披麻戴孝,写讣告,接吊唁的人。

看着跪在灵前的小芸和孩子,司琴心中十分难过。杨方帮着发了司明的讣告,通知亲友,忙一阵坐下来,劝司琴,节哀顺变。不劝还好,一劝司琴眼泪又下来。

乐苏摇摇头,让妻子和妹妹把司琴先带回村里休息,“让她哭吧,哭出来要好些。”乐苏看着司琴的背影对杨方说,“她前一半的日子,都是这家伙陪着过的。再怎么不好,也是缘分。”

司琴在不安的睡眠醒过来,窗外温和的阳光,原来自己是被电话铃叫醒的。司琴接起电话,阿苏问是不是把几个会议推后,确定这几天的行程,司琴简单地做了安排放下电话。下床看看已经是下午,“这一程,来得太早,司明,你就这么走了,让孩子们和小芸这么办?”司琴换好衣服打算去灵堂。

在堂屋里被奶奶叫住:“司琴,你这就过去?要不就别去,小芸爸妈在那边。”

司琴看着奶奶:“奶奶,今晚我该守着,最后一晚了。朱先生说错过明天,就要搁一阵。”

奶奶走到她跟前拉起她的手:“奶奶知道,你从小和他比亲兄弟还亲,他做出那样的事伤了你的心。你今天这样做也是仁至义尽,别勉强自己,你身体也不是很好,事情看着办就行了。”

司琴点点点头,“我知道,奶奶。”说完松开奶奶的手离开家。

上车看见奶奶跟着自己出来,立在门前看着司琴,头巾下满头白发,奶奶也是快九十的人。想她把三叔养大,又把司明养大,带大他的孩子。而今白发人送黑发人,想来她该是最难过的那个人,却还这样惦记着自己。司琴的眼泪噙在眼里,对院门前的奶奶挥挥手。

快到半路时,司机突然说:“琴总,那不韦太太?”

司琴抬眼一看,小芸正站在不远处的路边上,看着自己。

司琴想了想,“停车。”司琴下车走到小芸面前。

小芸艰难的笑笑:“谢谢你过来。”

司琴叹口气:“我们走走吧,什么时候了,别说这些客套话。”

小芸跟着司琴沿着从前的小路往自己家走,“司琴,谢谢你不计较。我知道有些事情是我们对不起你。”

司琴的嘴角微微一动,“过去了,记着也没什么意思。倒是你,以后怎么打算?两个孩子还小。”

小芸的眼泪又掉下来:“他们那么小就没了爸爸,我也不知道!干嘛要回来?”

司琴叹口气:“想这些,也无济于事,先把后事办了,去城里住上几天,再说吧,孩子还好吧?”

小芸哭着:“不知道,我这两天都没管他们。司琴,这些事情怎么会没来由的就来?没个征兆,早上出去还好好的,说出去走走,就这么走了……”

司琴带着她走了一会停下脚步,看看她:“春天不该山上去的,如果不是我刚好拦下你,你这又是要去哪儿?”

小芸木然地看着她:“哪儿?也就走到哪儿,是哪儿……”

司琴点点头:“那我就把两个孩子送到孤儿院去。才一出事,你弟弟就打电话给我,我不觉得他们会给你养孩子。”

小芸眼泪哗哗地下来,继而痛哭起来:“司琴,司琴,看在你我姐妹一场……”

司琴任由她哭着,自己自顾自地环视四周,小芸的哭声变得断断续续。过一会儿,司琴面无表情地看着不远处点点头:“出去没几个月就回来,那么急,出去走走?我看是为它吧?那边佣金给了多少?”

小芸猛地抬起头来看着司琴,顺着她的目光,不远处的一大堆丛枯草里,什么东西突然动起来。一头长着方圆脑袋的大猫从草堆里走了出来,金黄的皮毛,金色的眼睛。从小芸的角度看过去,它的头像极了司琴小时候当床睡的那只麒麟案的案头!此时它肆无忌惮地冲她们走过来,小芸腿一软,跌坐在泥地上,连喊的力气都没有。司琴却冷静地迎着它向前走几步,那大猫在她跟前停下,用头在她身上蹭,就像家里养的猫一样!司琴伸出手抚摸着它的头,“你又长大了,谢谢你来看我。记得把自己藏好,别让人看见,去吧!”

大猫退开几步看着司琴,司琴对它摆摆手,“去吧,别让人看见你。”大猫悄无声息地一跃而起,跳进树林不见了。

司琴回过头来,看着目瞪口呆的小芸:“和你说过了,自己的兵马自己带,别想着别人,没有的事。”

小芸想想,努力自己爬起来,一句话不说,跌跌撞撞地往大路走去。司琴漫步跟着她走出树林,电话响了起来,接起电话,小丽急着说:“司琴,小芸姐找过你了吗?”

司琴看着不远处被保镖扶进汽车的小芸:“我刚和她谈了谈。”

小丽的声音急起来:“你没答应她吧?她先前打电话给我,我没答应。”

司琴冷笑起来:“没有,哪能那么想活就活着,想走就走!”

小丽松口气:“就是,毕竟姐妹一场,哪能眼睁睁看她去死,能拉住她的就那两个孩子。想他们两个,一直感情好,连句重话都没说过。已经那么出去了又急急忙忙回来,真是。算了,我有事和你说。”

司琴一惊:“怎么了?舒彦、舒悦和你闹?”

小丽笑起来:“没有,他们可乖了,我家乐乐爱着呢,带着他们玩儿。我也乐得偷两天懒,保姆、保镖看着。是姬麟如刚才来过,想见孩子,孩子睡着,就在床边看了看。我说等孩子醒了再来,他说不了,要到你那边去,已经走了,我看他变了不少。对了你外婆、爸妈早上也过去了,说好歹要去送一程。”

司琴走向汽车,吸口气:“我知道了,麻烦你看家带孩子,这边我看着。小丽,你说我是不是太强硬?”

小丽叹口气:“有时候也是逼不得已,你是不是说,要是小芸姐有什么事,你就把孩子送孤儿院?”

司琴叹口气:“想也没想,拦也拦不住就冲出口。好了,我带小芸回去。”

小丽摇摇头:“再见,你也得撑住了,别生病,再给那家伙有可乘之机。怎么姬麟如就说是他的孩子?”

司琴苦笑起来:“是他的。他奶奶是英籍的华人,有一半欧洲血统,眼睛就是深蓝色。也因为这个,才能把她送到美国人的医院里没人怀疑。我外婆给了帮忙的护士两根金条。”

小丽吃惊地问:“那么小时候听的儿歌是真的?就那个,‘蓝眼睛、绿眼睛,爹呢命、娘呢命,值哪样?桂花糕!’这可是……天,司琴。你还是离他家远些!”

司琴苦苦一笑:“我做梦都在想。还是先把这边的事弄完在想这事。小芸看着想殉情的样子,不和你说了,我刚在半路堵住她。”

小丽叹口气:“司琴,那你看好她,别再说重话,你也保重。”

司琴放下电话笑起来,回到车上,小芸有气无力地半躺在后座上,司琴递给她瓶水和纸巾。看着她开始有气无力地收拾自己,心想,是不是还想着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致人间

合集

共151篇

总阅读

1069308

总评论

49

总获赞

1198

总分享

134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