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霞客游云南那些事儿(20)【连载中】

 第二十章    建水:大明王朝乱糟糟

 

还是古临安府建水。

 

在明朝末年,云南这个西南边陲不算知名的小城,折射的却是大明王朝乱糟糟的整个社会现实。

 

如果对明朝的历史、特别是明朝覆灭的原因感兴趣,根本就不需要去翻看什么《明史》。

 

我们只用了解下发生在云南身边的事情,细细读一下徐霞客的《随笔二则》,我们就会知道所有的“为什么”。

 

作为徐霞客不多的政论性文字记述,讲述的也只是临安府这个小地方的事情,但绝对不是什么街头巷尾的小事。可以说是以小见大地揭示了大明王朝覆灭的必然。

 

让我们来“解剖”一下明朝末年古临安府建水这只“小麻雀”,看看明朝这条超级航母是如何从辉煌走向灭亡的。

 

《随笔二则》中的第二则,讲述的就是当时在这一带发生的普名胜叛乱,以及大明王朝平叛的经过。

 

在这一章里,我们的视角集中在大明王朝一方,判乱一方“普酋”先歇息,下章再登场。

 

普土寇(徐霞客就是这样叫的)、以及他爷爷、他爹是为什么要起来作乱的原因徐霞客没有分析,我们也不去深究了。

 

过程也不清楚,结果是:万历四十二年(1614),广西府知府合兵围剿,打败叛军,被杀了、被砍头了。

 

爷爷、老爹被砍头后,普土寇逃到阿迷州,参与围剿并作为主力的宁州(今玉溪华宁一带)土司禄洪打算除掉他。

 

禄土司斩草除根的思路是对的,要不然也就不会祸乱扩大反遭其害,甚至演变为“沙普之乱”,祸害省城昆明了。

 

然而、但是!这样的词还会不止一次地出现。

 

临安府知府梁贵梦、府中的乡绅王抚民,担心宁州土司强大,留下普名胜可以与宁州土司对立,便曲意包庇普名胜。

 

这就是大明王朝乃至之前历代中原王朝对云南统治的无奈之处,也不能完全怪罪临安府知府的目光短浅。

 

云南地方势力做大的后果是什么?看看你们喜欢的、津津乐道的南诏国、大理国就明白了。

 

土司说到底最多也就是徐霞客笔下的“酋首”、土寇,是不入流的,但到了“国”,就是要平起平坐、分庭抗礼的架势了。

 

正是有大明官员的“小心思”,后果越发不可收拾了。

 

开始普名胜还屯住在阿迷州边境,之后十余年,普名胜的兵力很快强大,消灭了众多的土司,于是驻进州城,夺取了阿迷州的全部政权。

 

爷爷、老爹被砍头之后的丧家之“犬”坐大成了一匹“狼”了。

 

这个时候当然不可能再坐视不理了。

 

崇祯四年(公元1631,徐霞客万里遐征出发之前五年),巡抚王伉担忧,裹着毡子斗笠,和二名骑手潜入阿迷州,全部得知了普名胜叛乱的情况,上疏请求围剿。

 

崇祯皇帝命令四川、贵州等四省合兵围剿。

 

都到这个份上,也不得不这样了。

 

过程是这样的(具体的人物、角色记不住、看不懂不要紧,看得懂故事就可以了):

 

石屏州龙土司的军队首先逼近漾田,被普名胜所歼灭。

 

三月初八日,王巡抚亲自驻扎临安府,布政使周士昌统领十三位参将,率领云南省的军队一万七千人,逼近沈家坟。叛军命令黎亚选阻扼官军,周士昌不能前进,双方相持了两个月。

 

五月初二日,黎亚选从军队中潜回去为普名胜祝寿,喝醉酒后返回军营。一个年青人把此事泄露给龙土司。龙土司和王土司连夜强攻,于是杀掉黎亚选;进逼阿迷州城,包围了四个月,最终没能攻下。

 

土司打土寇不行,大明军队也是不行,叛军老巢阿迷州城被围4个月,依然还是不行,时间简单加一下都知道已经过去了6个月。

 

长走夜路会遇到鬼,事情反常就是妖,在这里应验了!

 

当时阿迷州人廖大亨担任职方郎,叛军依靠他为有力的靠山,暗中派使者到京城肆意地提供假情况,说普名胜其实没有叛乱,王巡抚挑起争端以邀功,百姓全都被摧残。

 

朝中有人,还是老乡,这个有得玩了。

 

于是兵部职方郎上疏,说普名胜的土地不到百里,军队不到干人,即使反叛也可以用一道命令传檄平定,何必调动大批军队去打?

 

职方郎倒不是什么多大点官,关键是战争的顶头上司:兵部啊!

 

远在京城,是不是纸上谈兵且不说,主管部门都发话了,反正水是搅浑了。

 

接下来表演的就是大明王朝中枢了,似乎没云南什么事了。

 

于是,远在京城的“京官”们吵成了一锅粥:

 

宫谕王锡衰、庶常杨绳武(这些人物、官职也没必要去搞清楚),分别上疏说应当围剿。于是,此事下达中枢部门议论。

 

这是大明王朝的悠久、光荣的历史传统。好像谁都有权对朝政发表看法,但纵观大明王朝,“议”出成果、“议”出效果的好像不多。

 

议而不决、议出幺蛾子的占大多数!

 

而此前,王巡抚好像也不太会做人,当然也可能是不愿做“背锅侠”。

 

王巡抚上疏中说,普名胜包藏祸心由来已久,前任长官像生毒疮怕痛而不割一样,没有揭发其奸邪,导致形成野草蔓延难除的形势,皇上因此严词谴责前任巡抚、巡按御史。

 

这种后任诋毁前任的做法,是常规动作,但除非你自己是超级“牛人”、或者后台背景硬,要不然一般都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前任巡抚何许人也?前任巡抚阂洪学已提升为吏部尚书,害怕无法自我辨解,就用流言怂恿兵部尚书。

 

不替原来的前任、现在主管官员升迁的顶头上司“背锅”、“擦屁股”也就算了,还闹得大白于天下,王巡抚的结局已经注定,都不用猜!

 

接下来的一切就顺理成章了。

 

兵部尚书已经先听到兵部职方郎的话,于是认为普名胜的地域抵不上一个县,巡抚、巡按御使互相勾结,扩大事态,又拖延时间,只会白费朝廷粮响。

 

此疏上奏,朝廷严令逮捕巡抚王伉、巡按御史赵世龙。

 

于是:

 

十月十五日,巡抚、巡按御史在临安府被捕。

 

十二月十八日,周士昌中火器而死,十三名参将全部战死。

 

战争还在继续,结果主帅和主将就这样被自己人搞进监狱里了。

 

这样的操蛋事情,就这样冠冕堂皇地发生了。

 

徐霞客这样说:

 

从右安府以东、广西府以南,人们不知道还有明朝的官员了!

 

至今临安府不敢对此事指责一句,府、州的公文下达,不过是一纸虚文。

 

徐霞客实在看不下去,在整部《徐霞客游记》中唯一一次对时局发声:

 

面对敌人更换主帅尚且不行,何况突然到军中逮捕主帅呢,太过分了!

 

唉!朝廷对周边用兵事事如此,不只是对西南地区的少数民族如此啊!

 

原文更有气势:

 

临敌易帅且不可,遽就军中逮之,亦太甚矣。嗟乎!朝廷于东西用兵,事事如此,不独西南彝也!

 

“解剖”明末古临安府建水这只“小麻雀”,透过云南这件不算多大的事情(不独西南彝也),我们看到了大明王朝精彩的官场百态。

 

具体表现为:不作为、掩盖是非、纸上谈兵、妄议朝政、胡乱作为、官官相护……

 

大明王朝的结局就此注定。


(未完待续!后面更精彩...。)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糊涂老马 7 0

拜读了,学习中,很精彩!长知识并感受才情里。恭候下回分解……

09月06日 21:12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