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评论】网络文学不该用“既有套路”来定义

从1998年,蔡智恒以痞子蔡的笔名在BBS发表小说《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算做起点,网络文学到如今已发展了整整23年了。二十多年来的发展,网络文学从作者、读者到作品的数量规模,都成长至了庞然大物。可对于什么是网络文学,如何定义网络文学的特征,文化界、学界、网文界至今都没有一个众所认可的界定。6月8日下午,“百年风华——2021昆明文艺周”活动举行了一场“网络文学专场论坛”,与会的网络作家们有的提出发表在网上的诗歌、报告文学等也可纳入到网络文学的范畴当中,而昆明文艺评论家协会的专家则认为什么是网络文学还需要清晰的界定。

无论是从网络文学今后的发展,还是对于方兴未艾的网络文学评论来说,尽快统一、厘清网络文学的本质、范围、特征,是很重要的,只有有了清晰的文学定义,才能构建一个客观的评论体系和评价标准,也才有利于推进网络文学的主流化、精品化。

 

发表在网络上的文学作品并不能就算做网络文学

可以肯定的说,以载体来进行划分的方式,没有任何意义。难道《诗经》刻在竹简上,就该划分为竹简诗歌?《全唐诗》印在纸上,就划为纸张诗歌?在网络文学刚刚兴起的时候,以这种新技术载体作为划分的尺度还情有可原,到了今天,互联网已渗透到生活的各个层面,诸多传统作家也将自己的纯文学作品通过网络发表,加上万物互联和大数据时代的来临,再用这种简单至极的划分方式,是不能准确定义网络文学的。

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先生,在2014年就提出一个观点:网络文学其实就是原先的通俗文学,或者更明确点,就是类型小说。应该说这个观点指出了网络文学普遍容易为人们感知的特点:重故事、长篇连载。所以,仅从这一角度来说,没必要将诗歌、报告文学等强行拉入到网络文学当中。盲目的扩展网络文学的范围,并不有利于其发展。

 

网络文学就是类型小说,就是“打怪升级”吗?

李敬泽先生的观点在网络文学发展的初期,很有建设性,但时隔7年,网络文学的发展速度飞快,现今网络文学已形成都市、历史等二十余个大类型,二百余种小分类,其中不少种类,在以往的类型小说中从未出现。废材流、群穿、练功流、召唤流、随身流、软饭流……光听名称,就可以想见网络文学在题材方面的创新性,与类型小说不可同日而语。网文大神之一的昆明网络文学协会的黑天魔神将网络文学的特征概括为“打怪升级”的爽文,作为一种高度提炼的总结,这样的表述没什么问题,的确很大一部份的网文故事套路、小说结构就是这么一种模式。但也要看到,仍有不少网文在拒绝这种套路化的叙事模式,比如作者名与书名一致的《缺月梧桐》,就是一部典型的“非打怪升级”小说,这是一部有着武侠小说外壳的反传统武侠小说。我们可以从书中看到温瑞安《侠少》的影子,里面有如《倚天屠龙记》中张无忌一般位于武力巅峰的重要角色。而男主王天逸在小说一出场时只是一名青城戊组弟子,可以说从人物设定到故事类型,该书具备一切打怪升级的元素,但作者并没有这样去写。直到小说结束,男主的武力值虽高,也只是达到江湖一流高手的水准,算不上是所谓绝顶高手,这书的主旨也并不像传统武侠小说一样去讲行侠仗义、江湖争霸或是复仇夺宝,而是落到了一个颇具哲学思考的层面:“不相信有地狱处即为地狱”。作者营造的江湖世界,没有以前武侠小说的义薄云天、侠之大者,更多的江湖人士嘴上说的是侠义,心里想的却是生意,门派和大侠都需要钱来维持日常开销,从这个意义来说,《缺月梧桐》营造的是一个更真实、更有烟火气的江湖。而小说对于人性的描写之深刻,并不亚于金庸、古龙时期的经典武侠小说,作者多次将主角置于两难的困境当中,力量、金钱、美色、爱情、兄弟、师门、道义,每次选择都是一次对人性的拷问,读者们看着主角渐渐黑化,更多的是惋惜,而非痛恨,主角做了许多突破以往侠客界线的事,却又坚守着自己的价值底线:对父母的孝和对帮派的忠。他算好人吗?他算侠吗?有人说,作者描写的是一个古惑仔版的江湖,在我看来作者是揭去了从前笼罩在江湖上面的那层华丽奇幻的面纱,这书从哪个角度看都不能算做爽文,但它无疑是部好的小说。

再以刚完本不久的《新宋》为例,让万千书友期待了数年之久的阿越,终于写完了这本历史穿越文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小说。他开创了穿越者不造火枪、不造玻璃的新模式,从文化传播、典章制度改革入手来改变历史,深厚的历史功底和合理的推演,让《新宋》成为穿越文中一时的经典。但完本《新宋》的结局却被不少网友指斥为烂尾。究其原因,只是作者没有按历史传越文的两大结局套路:登基称帝或开创共和来写而已。相较之下,另一位历史文大神七月新番的《春秋我为王》和《秦吏》则很遵循上述套路。而《新宋》的主角最后因皇权猜忌而选择了退隐,这样的结局,没有“打怪升怪”,也爽点全无,但这样的处理,无论是从遵循历史的合理性和文学审美上,都更具价值。

我们都期待网络文学能突破一些固定套路的桎梏,走向精品化的道路,从这个意义出发,将网络文学简单划入通俗文学或者类型小说,恐不利于网络文学的发展。

 

文本的开放性和参与性是现今网络文学的显著特征

如果从载体和题材上都不能清晰的界定划分网络文学,也许我们该从网络文学的一些鲜明的,有别于传统文学的文学特征上来进行考虑。个人认为,现今的网络文学越来越具有的鲜明特征是文本的开放性和参与性;以及语言文字上呈现出的网络文化特色。

现在的网络文学越来越呈现出创作和接受的交互性越来越强,2018年,《大王饶命》成为业界首部原生评论破百万条的网络文学作品。这充分说明了网络文学在创作过程中不断得到读者的反馈并根据读者要求进行修正,这一特点极大的有别于传统文学。文本的开放性在网络文学这里体现得特别明显。在传统的文学创作与出版中,主导权牢牢掌握在作者与编辑手中。受纸质书籍印刷面世的时间成本影响,无论读者从何时开始关注作品,当他能真正进行阅读时,创作已然完成,自然无法对文本内容产生影响。此时,作者与读者的关系,表现为作者中心化或者读者的边缘化。虽然,传统流行小说的作者与读者进行互动的案例也有过不少,比如柯南道尔顶不住读者压力让福尔摩斯死而复生,金庸最终还是不敢不让杨过小龙女团聚。但也只有到了网络时代,这种互动关系才是真正对小说作品进行真正的大范围影响。

在网文世界,读者通过“应援”参与创作,形成了作者、读者的“共创文化”。而其影响力之大,可能是传统文学的作者无法想象并极为抗拒的。七月新番今年刚完本的《新书》,就因该作品的第329章引起读者争议,从剧情上来讲,作者的处理和文本内容都没什么问题,但仍然引起了许多书友的不满。于是作者连夜更新一章,对剧情进行了修改补救,并写了道歉的单章。在这个单章中,作者承认未能考虑到部分读者的感受,并因此道歉。由此可见,由于缺乏正常的文学评论的支持,网文作者在创作中面对市场和读者的压力时,常常孤立无援,往往更容易妥协。而随着社交媒体对每个人生活的强力渗透,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习惯甚至无法摆脱互联网下的社交,这也就意味着未来更多的作者和读者对文本开放性和参与性的接受度可能会越来越高,这无论是对传统文学还是网络文学来说,都是值得思考和需要面对的。

 

主观并积极呈现网络文化是网络文学的语言特色

许多网络文学在思想、文字和行文结构上没有做到精雕细刻,创作一味注重故事,而忽略了文字的精致与思想的深度。这一毛病一直以来被文学界所诟病。但在评价网文的文字是否干净凝炼,文笔是否流畅生动时,有必要指出一点:网络文学的语言文字与传统文学的不同之处在于会主观强烈的表现网络文化。这种呈现很多时候甚至是刻意为之。最典型的就是网文中孕育而出的“梗文化”,通过网络文学作品进行“埋梗”和“玩梗”,从而形成独特的“网文梗”文化,甚至会进一步影响读者的语言表达习惯。《永不解密》是铁血读书2015年一部爆火的小说,小说篇幅在网文中可算极短,也就是一部中篇小说的体量,看似是部以八十年代为背景的谍战小说,作者风卷红旗并没营造太多悬疑紧张的故事情节,而是以其独特的脑洞和文风吸引读者,开篇第一章第一句,就交待主角林千军在解放军总参二局里做事,然后用“首长是一副凶脸孔,同事也没有好声气,工作氛围就是这样,教人活泼不得”这样一段话,来描述其工作时的氛围。熟悉《孔乙己》的读者很容易就能看出,这是化用了其中的经典一句。除了玩教材、影视剧的梗,作者甚至在不少章节中,反复造主角名字的梗,如“我叫林千军,平林漠漠烟如织的林,心如双丝网,中有千千结的千,三军过后尽开颜的军。”“我叫林千军,林冲的林,一千两千的千,人民军队的军。”,在一般网文中,这大概率会被读者指责为注水、水字数,但这篇小说以明显的“文青”风格,让这些看似灌水的文字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风格,并得到读者的认可。

还有一个最常见的例子,就是出现在各个小说中的“龙套党”,王启年、林深河、白斯年等这些人名,出现在至少近百部网络小说中,充当书中的重要角色。虽然,在传统文学中,作者将书迷的名字写进小说中充当路人甲甚至是重要配角的例子也有,比如《权力的游戏》作者乔治马丁就这样做,但难以想象,四凤、闰土这样的名字如果出现在十几部传统文学中,恐怕会引起极大的非议。但网络文学中,一个“梗”的出现,随后伴之的就是大规模的扩散,而这种扩散,是很难用传统意义的抄袭来界定的。而现在,意识到网文梗与作品的流行度之间的关系,对各种网络流行语信手拈来的Z世代作者也越来越倾向于主动“造梗”。以起点读书2020年度TOP热词为例,“稳健”“思想迪化”“大兴西北”“不当人子”便是2020年最热门的“网文梗”。这些热词无一例外出自去年起点的热门作品。面对这一鲜明的网络文化特点,在评判网络文学的文字水准时,就需要一种更为开放的态度来进行审视。

当然,网络文学要走向精品化,作者必须要有打磨文字的自我要求,以提升文本的质量。曾有网友整理了部分网文大神的写作风格,以及写作套路,概括为:海神唐三少,灌水猛如浪。女主全花痴,男主后宫王。跳舞很叛逆,专写小流氓。见义不勇为,光环还闪亮。土豆小学生,智商已喂狼。不管写几本,剧情都一样……虽有夸张和偏颇,但也说明网络文学不经雕琢的文字,时间一长必定会让读者厌倦,随着5G的全面普及,视频、图文的时代,已经不可避免地到来了。一般来说,读者的兴趣难以长时间定格在文字上,动辄几百万字、上千万字的网络大长篇,对于读者的吸引力越来越弱。如果不改变,遭遇“降维打击”就不是什么耸人听闻的事了。所以,在语言风格上保持网络文化的特点之余,精心打磨小说文字也是必不可少的,这样网络文学的道路才可以越走越宽。(评论员 周硕)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彩龙社区 8 0

您的作品被推荐至社区首页焦点图,感谢支持。

06月18日 16:10

文笔塔 8 1

终于看到一篇系统评论网络文学的评论文章了。说实话,当下的网络文学作者的文笔修养,全是建立在武侠与琼瑶的基础上,这些垃圾是文学吗?所以就别指望他们会有优美的文笔功底了。这些作者爱写穿越题材,说白了就是他们的无知和思想的贫瘠,他们只能当事后诸葛亮,与一千年前的古人比聪明才智,而在当下却一无所长。更别说文学修养与学习了。我看这些作者读过的书,估计还没有他们创作的作品一半都不到。

06月16日 21:36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