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之蓝(外四章)
潘上九
发布于 2021-06-20 · 5596浏览 7赞
昆明之蓝(外四章)
上九

这是我特别喜欢的颜色 昆明之蓝和天空之蓝 2020岁末的某个清晨 目光所及之时 存在的多维空间便开始明亮 大自然的气息和自由的气息 亿万年前就开放着的 蓝色花朵 蜘蛛网被光芒照亮的线条 通向天界的道路和阶梯 一只昆虫优美的姿势 让死亡凝固成音乐 无边的美丽扑面而来 她们仿佛幽灵 又仿佛人类灵魂的摆渡者


一场暴雨将夏天撕裂

一场雨与黒夜叠加。古战场上一万匹马的狂奔。我依然听见细嫩的鸟呜 ,它们像初春的旷野上的一片绿叶。 我想到诗人于坚的诗歌“避雨的鸟”和一个男人在阳台上撒饭粒的情景。 我想到诗人上九的一首标题叫“天黑之时有只鸟飞翔”的诗歌。我感觉自己是一只,在夜空中飞翔的鸟。 我不知道鸟要飞向那儿。远处那颗硕大的金星,已经开始闪燿。 我想到老子的“水利万物而不争” 和“柔弱胜刚强”。 这时暴雨尚未停止。几声细嫩的鸟鸣正在为闪电包扎伤口。


荒野

土丕墙上明亮斑驳的图案。风之手在抚爱大地。前方有个身影逆着光行走。 山路上我和他成了同一景深。 一前一后的两根荒草 刚才他从我身边走过时,我没看清他的面容。 黄昏将天空举得越来越高。 近旁的村落,曾经车水马龙。如今许多房屋已经无人居住。一只孤独的小犬温情地守护黑色铁链。 山峦上方布满夕阳的余晖 大地依然从容不迫,一本缓缓打开的书。


父与子

我们坐在黑暗中,我们看不见世界的心; 我们看不见我们自己的心。数米见方的房间很小,两张床仿佛两朵晃动月光的云。天宇在奔忙中,生命间歇中的温暖停靠。 伸手不见五指的夜。前来朝山的人还未入睡,轻轻的低语托起一片片明亮的菩提叶,我们的呼吸声让夜色有光,悲悯在光芒的边缘飘浮。静默是一叶悠远的舟船。


舞剧杜甫 一个人笔下的唐朝

舞台上方有雪花在飘 车粼粼马萧萧”是飘飞的雪花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是飘飞的雪花 舞台上方有雪花在飘 那是折射一个王朝的雪花 雪花的路径从“以人为镜 可以正衣冠” 到“水能载舟亦可覆舟” 舞台上方有雪花在飘 那是和〈诗经〉〈楚辞〉 民贵君轻 仁者爱人白骨蔽于野 将军白发征夫泪”一脉相承的雪花 舞台上方有雪花在飘 有历史和山河在飘
潘上九
浏览 5596
7 收藏 1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赞过的人 7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