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却巫山不是云(101)

       第101章   愉快夏季
  
  电脑旁,手指灵活的敲击键盘——
  
  晨光透过窗帘,打进牛奶杯子里,这是一天刚刚开始的时候,昨日的梦还在脑海里回旋,飞龙、马车以及一些人和事,聚拢过来又消失。眸子忽然落在那张旧笔筒上,钢笔铅笔圆珠笔,静静的望着我,似乎是在与我无声交流。电脑手机称霸的年代,总是舍不得扔掉这些旧物。那是因为,往昔的岁月都在沙沙中书写,在半旧的陶罐里蒸煮。每一个沸腾的日子,都能于流光中发酵,酿出一种奢侈的情愫来。
  
  午后的静谧,菊花茶袅娜,光影伸出的手,轻柔触摸身体,不远处,一池荷花开得正艳。有蝶儿、蜻蜓,或成群或三三两两,飞来飞去。看着最舒服的柳枝,一条条慢慢浮动着,似乎是在低语。慵懒的倚在藤椅上,让心慢慢沉静,仰面看天上的浮云,缓缓的游走,缓缓的绵软和白。此时此刻,这种宁静,任谁都无法取走。
  
  日光移动在墙壁上,点点如金。夕阳落幕悄悄来临,余晖斜斜轻洒,蚂蚁就在那些草的阴凉里自由出进,偶尔也会爬上我的脚面,磨出痒痒的痕迹。彼时,我的思绪如诗,没有半点“已是近黄昏”的叹息。相反,却是在这美妙的画面里徜徉,享受属于自己的一片静谧空间。
  
  星星落在左手指缝间,月光落在右手紫砂杯里,鸟儿归巢,虫儿入窝。就连阳台上的含羞草也垂下眼睫毛,恹恹欲睡。一朵朵荷花,枕着清波,缓缓进入梦乡。此时此刻,我的脑海铺开一望无际的草原,家乡的牧场,有我策马奔腾的影像。一些远去的故事在夏日的雨水里,徐徐淹没,瞬间波澜成一支歌。
  
  人都说,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宁静二字,那是因为欲望太多,无法让自己静下心来。无休无止的争斗,无休无止的渴望,急匆匆的行走,焦躁、郁闷、惆怅,灌满了身心。这时候,你是否恍然大悟,原来行色匆匆的人生,你错过了多少清新的晨光、静谧的午后以及最恬静的星月?又错过了多少淡然美好的风景?
  
  毫无疑问,想要的太多,你就不会快乐。俗话说得好,有多少是多?房子、车子、票子、名誉、地位,真的那么重要?健康、亲情、爱情、友情,这些不重要么?请你先安静一下想想,因为那个“钱”字,有多少次没有好好陪伴父母吃一顿饭,认真倾听他们说话了?有多少次没有和爱人拥抱,说一声我爱你?有多少次没有带着孩子去郊外,看看乡村风景?有多少次没有和朋友出来喝茶聊天?是啊,忙,大家都在忙,都在脚不沾地行色匆匆的忙。难道我们活着,就是为了忙忙碌碌,忽略身边所有的风景么?
  
  而我没有什么财富,要的也不多,只是喜欢清淡的生活,平常写写文字,锻炼锻炼身体,余下来就是让自己在晨光午后和星月中,静静发呆,慢慢梳理往事。时光缓缓,身子轻轻,眉清目明,唇角含笑。坐在普普通通的小庭院,看豆角藤蔓高过房顶,看一只蝴蝶停在豆角叶子上,颤动着翅膀,独自在静谧中,品尝一缕岁月清欢。
  
  请不要说我们贫瘠,其实我们很富有。阳光、水和空气,健康的身体、舒心的微笑以及安然淡定的心态,就是我们无比奢侈的财富。而且,这些都是免费的,每一个人都能享受到。我亲爱的朋友们,余生,请慢下来,与我一起享受这免费的奢侈。
  
  王飞语敲完上面那些文字的时候,刚好冷宣萱来叫他吃饭。
  
  之后,二人边吃饭边愉快聊天。
  
  冷宣萱这阶段还迷上了绘画,每天在视频里学,居然画的不错。飞语就赞她说,原来你有绘画天才啊。冷宣萱赧然,哪儿有啊?我离天才还远着呢。
  
  朋友乡下有个瓜园,原本是租出去的,只是今年那家人有事回老家不干了。王飞语就和宣萱想去乡下生活,所以就接手了那个瓜园。
  
  今年雨水刚刚合适,西瓜丰收了,他们就开着电动三轮车去市区卖,并且还租了一个摊位。
  
  且说又一个夏日。天,闷闷的空气骄阳似火。人们,不论是行走的还是静坐的,都是挥汗如雨。位于市场东侧的十八号摊位前,堆了一片西瓜,那些可爱诱人的瓜儿翠绿铮亮,被一支神奇的画笔赋予了灵气。瞧,那些圆圆的西瓜都被画上了卡通人物。有可爱的大头儿子,还有小头爸爸和围裙妈妈。有迪斯尼的猫和老鼠,还有乔巴、皮卡丘、妙蛙种子、喵喵等。哈!快看,这儿还有威风凛凛的黑猫警长以及白鸽侦探。真是太萌了,太有趣啦!路过的人们停下脚步不住地赞叹,孩子们更是流连忘返。
  
  “妈妈,我要大头儿子,还有小头爸爸。”
  
  “爸爸,我要黑猫警长。”
  
  “爷爷,我想要皮卡丘。”
  
  “奶奶,我要阿姨手里那个光头强……”
  
  孩子们拽着大人的衣角叽叽喳喳地兴奋地喊着叫着……
  
  王飞语一面答应着一面称西瓜、收钱找钱。冷宣萱刚刚画完最后一个光头强,就被那个胖胖的小男孩的奶奶抱过去,仿佛怕谁抢似的赶紧放在秤上。
  
  就这样乱乎了一阵子,人们渐渐地散去了,孩子们都是心满意足的,脸上放着兴奋的光彩。
  
  二人这才坐下,各自擦了擦额上汗珠笑了。说了一会儿闲话,王飞语仿佛想起什么似地说道:“萱,你不是想和我学诗词吗?那我就说几个描写西瓜的诗词来,看看你能不能说出它的作者来?怎么样?”
  
  “嗯,可以的。你说。”宣萱颔首回答。
  
  “拔出金佩刀,斫破碧玉瓶,千点红樱桃,一团黄水晶。下咽顿消烟火气,人齿便有冰雪声……”
  
  “哈,我知道,这是爱国诗人文天祥的《西瓜诗》,对不对?”宣萱还没等飞语说完,就拍着手大笑道。
  
  “嗯,不错!回答正确!你再来猜猜这一首,缕缕花衫唾碧玉,痕痕丹血掐肤红。香浮笑语牙生水,凉入衣襟骨有风。”王飞语一字一顿地歪着头又念道。
  
  “我知道,这是南宋诗人范成大的《食西瓜》。”宣萱马上接口回答。
  
  哈,有进步,果然是读了书。王飞语点头微笑,正欲再说话,忽然间有人走过来问道:“老板,西瓜怎么卖呀?哪里产的啊?好吃不?”
  
  没等飞语答话,宣萱连忙抢着回答:“正宗的云城县鲁河西瓜,质多甘甜、细嫩脆沙、口感清爽、风味独特。来来来,您尝一尝,真的很好吃呢!”说着,用西瓜刀切了一小块递给那个顾客。
  
  那人接过西瓜吃了,吧嗒吧嗒嘴赞道:“嗯,不错!给我挑一个大个儿的。”
  
  “好咧!”王飞语弓起食指和中指在西瓜堆里敲来敲去,终于挑出一个又大又圆的西瓜,上称称好了。那人付了款,心满意足地走了。
  
  这时候,宣萱一面擦拭着西瓜一面又说道:“哎呀,飞,你别总是说别人的诗啊,你给咱们漫河西瓜写一首诗词如何?”
  
  王飞语摇摇头轻笑道:“我这水平不行,怎能与前辈大师相比呢?”
  
  宣萱嗔怪道:“别推三阻四的了,你快给我来一首吧!”
  
  王飞语笑着点点头,轻声说道:“好好,看在这些美丽诱人的西瓜份上,我就勉强胡诌一首。注意听啊,灵感来了……红樱嫩瓤,玛瑙冰凝结。翡翠轻含流霞,蕴雪幻琼浆。绿房绽青门,落日一抹斜。偎兰床,津液斗芳洁,轻烟甜汁入口香。”
  
  “嘻嘻!好词好句好美!飞,你果然是出口成诗啊!”宣萱翘起大拇指,赞道。
  
  王飞语赧然:“什么出口成诗啊?纯粹是信口胡诌!”
  
  宣萱又说:“反正我是弄不来这个。真的,我觉得挺好。”
  
  王飞语轻轻一笑:“你呀,学会了画画啊!反正我也学不来你的绘画本领。”
  
  “等我姨妈回来了,我就陪你去医院检查。”宣萱正色说道。
  
  王飞语淡淡一笑:“不用,我的心脏现在也不怎么疼了,就不要乱花钱了。”
  
  “那怎么行?心脏可是大问题,检查费我出,又不用你花钱。”冷宣萱有些嗔怒回道。
  
  王飞语说:“萱,不要这样了,你家也需要钱呢。要不然,我自己想办法吧。”
  
  “你有什么办法?不会是向墨韵借吧?”冷宣萱心里有些不舒服,语气里带着酸溜溜的味道。
  
  王飞语摇摇头:“你是知道的,我不想欠墨韵钱的,怎么会向她借?上几次的钱我都还了。”
  
  “我知道,可是我心里——若不然,你还是告诉她吧?”冷宣萱很矛盾。
  
  王飞语仍然还是摇摇头。
  
  “老板,给我挑几个西瓜。”二人正在说话呢,一声大嗓门突然响起来。他们抬头望去,瞧见西瓜摊位前立着一位体型稍胖的汉子,大约四五十年纪,头上光秃秃的被剃得锃亮,一双眼睛在西瓜上扫来扫去,给飞语的感觉就是某个电影里那个配角戈兰登。
  
  “先生,您看这个瓜怎样?您听听这声音,熟了的感觉。”宣萱抱起一个西瓜对那秃顶人说道。
  
  那人伸出手轻轻拍了拍,摇头道:“这个不行,你把西面那个最圆的拿来给我看看。”
  
  旁边的王飞语应了一声,连忙抱起那人选中的大西瓜走过来:“先生要的是这个吗?”
  
  “嗯,是这个,我看看。”秃顶人侧耳拍拍倾听了一会儿,仍然是摇头。
  
  宣萱只好又抱来几个,那人还是不满意。选了大约足足有二十分钟。最后,选中一个,上秤一称是二十八斤八两。秃顶人磨磨唧唧的非要抹去那八两,飞语就有些不高兴,八两啊快一斤了。于是,断然拒绝道:“倘若要是个三两五两的,我可以给你抹去,这是八两啊,多么吉利的数字,你竟然抹去,不行。”
  
  “嘿!不就是八两吗?能赚几个钱?还不够我半支烟钱呢!”秃顶人斜视着飞语大声叫道。
  
  “就因为赚不了几个钱,所以更不能抹掉啊!”王飞语不疾不徐说道。
  
  “我就要抹掉那八两。”秃顶人又大声嚷嚷道。
  
  “我就不抹。”王飞语也生气了。
  
  “你?不抹掉那八两,我就不买了!”秃顶人又大声吼道。立刻引来许多人的围观。
  
  冷宣萱连忙过来,将王飞语拉至一旁,悄声问道:“不就八两吗?抹了就抹了吧!”
  
  王飞语小声回答:“不行。你老是这么个卖法,咱们会亏本的,本来咱就卖得很便宜了,你知不知道啊?”
  
  冷宣萱不说话了,王飞语转过身来用抹布揩拭着秤,口中哼着一支曲子,身体随着节拍轻轻晃动着。那个秃顶男人人忽然间甚觉无趣,气呼呼地掏出钱来,“啪”的一声摔在桌子上,很不满意地嘟囔着什么,气哼哼的悻悻地走了。
  
  “什么人啊?块八毛的,至于吗?”围观人中一个声音说道。
  
  “还不是看人家是外地人?欺负人呗!”又一个声音接口回答。
  
  “他们卖的西瓜忒好吃又忒便宜——宣闺女,快给我来一个西瓜。”一位阿姨边说边对宣萱喊道。
  
  “哎,好咧!赵阿姨,您来了。飞,快给赵阿姨挑个西瓜。”冷宣萱满脸笑容说道。
  
  赵阿姨摇摇手:“闺女,不用挑,随便称一个就行。你这个十八号摊位,哪一个瓜都是熟的,从来就没有生的。我就爱吃漫河西瓜,忒甜忒好吃。”
  
  “嘻嘻,赵阿姨,您的瓜称好了,十五斤四两,收您十五斤钱。来,收好了,找您的钱。”飞语笑道。
  
  “不行,不行,你这个闺女,每次都是几两几两地抹去,算下来,也不少呢。这样可不行啊,你会赔钱的,这个就算十六斤吧。”赵阿姨说着,硬是拿出十六斤的西瓜钱来,转身就走。
  
  飞语一把拽住她的衣服,大声喊道:“赵阿姨,这可不成,十五斤就是十五斤,怎能多收您的钱呢!”一面说一面将钱放进赵阿姨口袋里,随后,几乎是连搂带抱地将赵阿姨给送走了。

网友评论

4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4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6月22日 14:34

温泉街道 1 0

真是一篇美文!

06月22日 14:03

06月22日 13:00

06月22日 11:55

推荐文章

合集

除却巫山不是云

合集

共115篇

总阅读

435272

总评论

144

总获赞

1578

总分享

280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0 彩龙社区(https://www.clzg.cn)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