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昆明信息港 下载客户端 关于彩龙 论坛须知

除却巫山不是云(104)

   第104章   八年之痒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一晃已是2017年。王飞语与冷宣萱已经在一起八年了,八年,好像也不漫长,仿佛一瞬间的事儿。
  
  八年,温馨浪漫,间或也有小打小闹的时候。在2014年的时候,很多人和事儿都发生了变化。王飞语和冷宣萱的双方父母以及兄弟姐妹,因为时间关系,也因为看她们确实是很幸福,也就看开了,双方达成了和解协议,以往恩怨,一笑抿恩仇。
  
  那一年,三月份冷宣萱婆婆去世了。五月,前夫病情加重。之后,她把房子和车子都卖了,也没挽回儿子父亲的生命,那个人还是走了。王飞语的父母也在六月、冬月先后去世,冷宣萱也一直陪伴身旁。
  
  王飞语与冷宣萱,双方的儿子也早已成婚,过着幸福生活。王小语在国外仍然还是独身,过着单身贵族生活。楚墨韵亦是如此,忙着事业,南方北方飞来飞去,更是无暇顾及感情生活。其实,明眼人都知道,她的心里依然还是爱着王飞语。
  
  两年前,王飞语又随冷宣萱到了南方生活。
  
  这天,王飞语敲下最后一个标点符号,双手覆在键盘上,闭上眼睛调息了片刻,思想仍未走出作品里缠绵悱恻的情节。她张开眼睛,轻轻甩了甩头,将滑轮椅轻轻一转,面对着窗外发起呆来。此时,懒洋洋的太阳刚刚照射进来,铺洒了一地柔软的光芒。
  
  她就那样陷在日光里,沉思的眸子里忽然斑斓出半月前的故事章节,那里有自己还有她的萱,一个与自己耳鬓厮磨如此相爱的人,不知何时偏离了轨道,跌跌撞撞地要走出自己的围城,正渐渐地没入背叛的黄昏暮色中,难道这就是人们所说的七年之痒?不对呀,我们是八年之痒。
  
  所谓的八年之痒,就是说的人与人在很多事情上的相处,在时间上有着一个冷热分水岭,这个时间大约别人是七年,而她们是八年。在这八年之中,不论你的同事、朋友、合作者或者是爱人,不论当初你们的关系多么亲密友好,到了这个八年之后,就会经受大大小小的考验。倘若过去了就会日久弥香,倘若过不去呢?就会分道扬镳越走越远。
  
  八年之痒是一种尴尬的痛,这道鸿沟这道坎一般来说,很难逾越。其实,所谓的痒,就是比痛更难受,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煎熬和困扰。难道这是我们的分水岭?
  
  王飞语清楚地记得,那天是周六,她和冷宣萱都在家休息。早晨吃过饭以后,冷宣萱就被一个同学强行拉去聚会。她呢,就打开音乐,一边收听着一边开始洗衣服。
  
  “风儿吹尽时间的流沙,我的心随着你走遍天涯。滚滚红尘词阙一引,乱世成殇,乱了芳华……”王飞语轻轻哼着自己喜欢的歌,拿起冷宣萱的衣服掏出口袋里的东西,有手机、纸巾等,她摇摇头叹道:“又忘了带手机,这人,总是这么丢三落四的。马大哈。”
  
  只是她刚想放下手机,忽然有声音传来,是微信的提示音。王飞语没有偷窥的习惯,冷宣萱的手机她从来不看,她一直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空间。但是,今天宣萱不在,她又怕是她家里会有什么事情,王飞语想了一会儿,还是滑开了手机屏幕,点进了聊天微信里。
  
  “亲爱的,好想你,你想我吗?”看到这里,王飞语的血液忽然冰冻了,凝固成冰山,身体僵硬地立在那里,感觉有什么东西正在迅速地抽离自己的体外,心中那一座城堡慢慢坍塌。这、这个叫南风的人是谁?不会是人们常说的小三吧?不、不是的!宣萱她、她是那么爱我,怎么、怎么会背叛我?一定是恶作剧,或者是发错了。王飞语在心里语无伦次地猜测着否定着,眸子里有亮光闪动。因为不管怎么欺骗自己,她感觉冷宣萱是要背叛自己了。“曾经的海誓山盟不在,唯有那永不停止的年轮,飞旋着蚀骨的乱世情殇……”播放机里忧伤的音乐,刚好配了王飞语此时此刻的心情。
  
  “风萧萧,雨蒙蒙,残花落尽,慵懒拨弦筝。”王飞语收回回忆,刚刚在QQ上写完个性签名。就有人给她发过来一个窗口抖动,还有一句问话:“飞,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王飞语仔细一瞧,原来是楚墨韵。她马上回道:“没事啊,墨韵。”
  
  楚墨韵道:“飞,你的个性签名有些伤感。”
  
  王飞语连忙说:“墨韵,我、我真的没事。只是、只是感慨一下。”
  
  墨韵说:“飞,别骗我了。快说说,到底怎么回事?看看这文字,是多么幽怨忧伤?”之后,发来一大段文字:
  
  你好像要走了,带着我的忧伤;你似乎要离开我的视线,带着我的珠泪。夜深人静时,想起你对我的关怀呵护,想起你对我的怜惜友爱,我的心一阵阵揪紧,丝丝地疼。扪心自问?我做错了什么吗?为什么上天如此惩罚我?让你离开了我。
  
  凝眸窗外,真想踏上云端,看你走向繁花盛开的世界。蓦然间的回首,希望能看见你美丽的剪影,与柔和的月光共舞。琴弦上的高山流水,淙淙流过你我的心海,温馨的絮语在耳畔轻轻低音。
  
  好喜欢你轻唤我的名字,好喜欢你甜腻腻的称呼,好庆幸坐拥一方独享你给予我的美好。你的一字一句一词,无不熨帖着我的慰藉。甚至于你的笑骂,都是那样的亲切。
  
  流金岁月吹老了容颜,吹不去对你的爱恋之情。回眸往昔之路,突然好想看看旧时的雨后彩虹。那一抹美丽的晚霞,在天边映着温润之光。烟云迷乱处,总有你温柔的余晖暖暖地照射着我淡淡的忧郁。
  
  昨日的真情实感,今昔的忧伤怀念,一同握在手心,试图将它嵌进流年里,留住曾经的年华。我本不想哭泣,奈何忘不掉你的怜惜深爱。流泪的情感充斥了思维,潜意识的彼岸是否凋零了关爱?
  
  梦里花落,疲惫了鲜艳的季节。深重告别,埋葬了沉浮的幽梦。古槐树下心茫然,问苍天?谁之错?谁之罪?难道沧桑的岁月只有逃离?  
  
  大千世界瞬息万变,每时每刻都上演着悲欢离合。我们的故事只是沧海一粟。但是我只希望你是短暂的逃离,我会一个人站在风里,候你归来。云烟萧瑟处,墨雨纷飞;一双装满忧伤的眼眸,闪着痴情的目光。
  
  忧伤处,一字无题诗。依稀记,缱绻和君词。叶落又惹心伤,冷却花雨云中怅。飞剑舞,牵挂泻满地。伤心离,无有相会期。抱酒叹息三江,独卧醉柳风中扬……
  
  王飞语仔细一瞧,这不是自己昨天写的感悟吗?被墨韵发现了。她终于还是没有忍住,手指快速地敲击着键盘,那些压在心里的委屈和愤怒仿佛决堤的洪水喷涌而出。
  
  墨韵好半天没动静,王飞语一遍一遍地问道,墨韵,你还在么?怎么不回话?王飞语见没有回应,不知怎么的,心里更难过了,眼泪扑簌簌地落下来。
  
  “叮咚”门铃突然响起来,她很诧异地站起身去看门。啊?当她看见楚墨韵满头大汗站在那里的时候,再也忍不住,她一头扑进那个温暖的怀抱里,放声大哭。
  
  楚墨韵等王飞语的哭声弱了下去,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温柔地说:“飞,这就是婚姻中的七年之痒,不对,你们这是八年之痒。没事的,估计宣萱只是一时糊涂,我相信她还是爱你的。”
  
  哦?王飞语没想到墨韵会这样说。
  
  楚墨韵笑道:“我爱你,一直没变。但我也知道,爱一个人也要成全。有时候,放弃也是爱。”
  
  王飞语点点头,继而又抽抽噎噎地委屈说道:“我做错了什么?她竟然这样对待我?我事无巨细照顾她,为了她,我什么都可以不要。”
  
  “飞,我来问你,你还爱她对不对?说实话,我想你一定是还爱她。倘若不爱你就不会这么伤心难过了,对不对?”墨韵正色问道。
  
  王飞语犹豫了那么一瞬,继而马上点头,嗯了一声,算作回答。
  
  楚墨韵淡淡一笑,很神秘地说道:“飞,你附耳过来,我告诉你一计,准保把你的宝贝那颗心给拉回来。”
  
  王飞语闻言眉毛一挑,赶紧擦了擦泪水问道:“墨韵,什么计策?”
  
  楚墨韵附在王飞语耳畔说出了她的妙计,王飞语听了连连点头,最后竟然笑了。

    之后,楚墨韵接到一个电话,就离开了。
  
  墨韵终于放下了,王飞语很高兴。只要墨韵好了,她就不纠结了。但是,她的心中还是有一点怀疑,墨韵她真的放下了么?她是真的希望墨韵幸福,千万不要因为自己,不开心不快乐。希望她还是那个充满活力的楚墨韵。
  
  王飞语正在那儿胡思乱想呢,手机忽然响了,她拿起电话接听:“喂……”
  
  “你好,我是温南风。”电话那头自报家门。
  
  温南风?是哪个?哦,想起来了,就是宣萱那个同学吧。
  
  “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王飞语疑惑问道。
  
  “有空吗?想和你谈谈。”温南风又问。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6月25日 10:56

推荐文章

合集

除却巫山不是云

合集

共115篇

总阅读

596003

总评论

144

总获赞

1581

总分享

280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