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爱,躲在看不见的地方 ——浦绍猛诗集《醇香岁月》序

小鱼按:
有个男人总给我发小情诗。
小情诗写的真好,读得我心潮澎拜,感同身受,有时,竟会燃起热爱生活、相信爱情的小火苗。只是可惜,这些小情诗没有一首,是写给我的。发给我,就是让我看看有没有别字,还可不可以修改得更好。
真是悲催。
发小情诗的男人,就是新闻人浦绍猛,宣威人浦绍猛,诗人浦绍猛。
每个文学人,都有一个出书的梦想。写诗几十年,浦老师的第一本诗集,和他爱女耀眼的高考成绩,一块出来了,双喜临门,人生几何。小鱼除了恭喜,还是恭喜。
一不小心就按多了,接下来,请大家欣赏浦绍猛诗集《醇香岁月》的序。

标题:有些爱,躲在看不见的地方
作者:原因

一个真诚地生活着的有情人,他多孔多窍的心不免会流淌诗情诗意。但生活不是粉嫩的花朵。因此这些诗情自然不会是或者说不应该仅是纯净的蜜汁。

我说的是浦紹猛以及他的诗。

虽然,文学或者其中的诗歌的脚步曾经或者重新难以抵御地受到了一种诱惑——甜甜地唱赞歌!但时间终会告诉人们,这条路也许平直,但它只会通向庙堂的虚幻辉煌却无法抵达历史的深沉久远。因为谄媚之词或者谄谀之曲虽有迷醉作用,内里却缺少爱的汁液、匮乏美的光彩。

谁能否认,爱是直面真实的勇气而“美是痛苦的发现”(沈从文语)呢?

很多时候,生活其实是一个光怪陆离的万花筒。因此, 汗滴和药液,茶汤和酒浆,甚至血与泪、电光与火石,都可以是诗的味或者形。

读诗集《醇香岁月》,我觉得浦紹猛的有些诗是浸染着以上理念的。这也许跟他的职业有关——他是一个以揭示真相、披露实情为己任的报人。况且,他还常常撰写针砭时弊的杂文。

因此,他的诗里常常有着不一样的忧思。我看到他在题为《村庄》的诗里写道:“……/房前屋后自由觅食的鸡鸭/如今被圈养起来/狂犬病和非洲猪瘟/在不该出现的时候出现/……让这个村庄/既失去了美感又显得乏味/……/从小生活了十多年的村庄/面对不断生长出的陌生/我逐渐变得沉默/……”

是的,如今有的乡村逐渐丢失了很多让人怀念的东西:小桥流水、林田阡陌、袅袅炊烟、悠悠歌笑、黑甜酣梦、静谧安恬……虽然浦紹猛也和无数远离家乡的游子一样眷恋着故乡,虽然他发出过“谁在村中那口井里下了蛊”的深沉慨叹,但他没有患当下流行的、在记忆的幻觉中溢美故乡的病症,没有闭着眼睛把自己从小生活的村庄描绘成一个“不知有汉,何论魏晋”的桃花源。直面现实的书写,看似云淡风轻,实则痛彻心扉。面对一些令他深感遗憾的变化,他虽然在诗里说自己“逐渐变得沉默”,但蕴藏背后的情绪却是——不甘沉默。他把对故乡的爱深藏在一种忧虑里。情感的抒发在诗中就这样于欲说还休时变得浓郁起来。

“有些爱,躲在看不见的地方”这是作者一首诗的标题,这也许也是他的夫子自道。

在现实生活中,浦紹猛不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