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纪实文学《守护空港》(3) 抒鑫
抒鑫
发布于 云南 2021-06-28 · 1.9w浏览 3回复 6赞

 

为你写诗

 

在人们的心中,冬天像调皮的小孩,又像冷血无情的巫婆,而我却在这个冬天真切感受到一束束温暖的光——来自昆明机场医疗急救部的白衣战士。

“我是一名白衣战士,我的灵魂在云南空港与白色共舞。”这是我在采访昆明机场医务人员的日记中摘录的一句话。

时间进入2020年,便迎来了一个白色的冬春。那白,纯洁、透明。那白,能映出每一颗心。

一场突如其来、一种可怕的病毒——新冠肺炎疫情迅速蔓延。它正在疯狂地撕裂着中国大地,它正在空气中弥漫渗透,有许许多多的人都被这恶魔夺去宝贵的生命。

在这个紧要关头,白衣战士出现了,她们与病魔做斗争。

白衣战士的队伍中,有一支长期坚守在云南空港疫线防控的机场医务人员,他们中大部分是共产党员,还有入党积极分子和共青团员。他们白衣执甲,逆向而行,守护空港,为国分忧,每一天、每个人都值得铭记。

白衣战士铸就抗击疫情的钢铁长城,为疫情防控的“云南答卷”贡献了空港力量。

正月初八,是我首次采访昆明机场的日子。

昆明机场位于云南省昆明市空港经济区大板桥镇长水村,在昆明市东北24.5公里处,由云南航空产业投资集团(云南机场集团)运营管理,为全球百强机场之一,国家“十一五”期间唯一批准建设的大型门户枢纽机场,是中国西南门户国际枢纽机场,与乌鲁木齐地窝堡国际机场并列为中国两大国家门户枢纽机场。

这天早晨,我一个人带着“长枪短炮”,不顾爱妻反对,毅然决定驱车前往昆明机场采访。

推开门,刺骨的寒风呼呼地吹着,不时向我袭来,我不禁全身颤抖起来。冒着寒风,我朝自己的停车位走去。

行驶在机场高速,车内又阴又冷,我敢忙打开暖空调。外面的天空渐渐暗了,似有又无的几片乌云淡淡的浮在那,一种压抑的情绪成了催化剂,仿佛不久后就会有一场强大的无法预计的暴风雨要来。

还好,没等到雨来,我将车子停在了员工停车场,背着摄影包、带上采访本,向航站楼走去。

这是一座面积为54.83万平方米,单体建筑面积超过首都机场T3航站楼,是中国单体建筑面积之最,也是世界上单体建筑面积排名第五名的航站楼,听说正立面幕墙可确保航站楼在8级地震中不倒不坏。

航站楼采用翘曲双坡屋顶的建筑设计风格,整个候机楼的外型就像一只展翅飞行的燕子。候机楼采用框架结构和大量玻璃幕墙,显得十分通透。“人”字形屋顶有玻璃瓦,采光性较好。

走进航站楼,先是戴着口罩、穿着雨衣的防爆工作人员测量体温,看得出,机场的防疫措施明显加强了。

此时,偌大的航站楼里冷冷清清,显得格外空旷,值机托运和安检口也关了很多,人员稀少得好像刚建成的时候,所有人都戴着各式各样的口罩。而我却没有,显得格格不入的我,一个人站在角落里有些惊慌失措,心中沉吟不决,“还敢继续拍吗?!”

“你们搞宣传的东奔西跑,不戴口罩挺危险的。我这儿有个备用的,拿去用吧!”这时,从侧面走过来一位全副武装的白衣天使,来不及看清是谁,就转身走啦。

天啊,这是我疫情以来的第一个口罩!

看着远去的背影,我兴奋感激的情绪如同决了堤的洪水,浩浩荡荡,哗哗啦啦地倾泻出来。这份意外,真的像天使下凡一样。

就是这个小小的意外,定格了我前几次采访的方向——云南空港战“疫”一线岗位上平凡的白衣战士。

当晚,我失眠了。那位白衣战士的身影在我床前挥之不去,居然出现在梦里。

就是在梦里,我轻轻呼唤着白衣战士的名字,或许你就像一粒种子,植入我的心田,在日子里发芽茁壮,缠绕在心房。

第二天,我特意在我的微信公众号“抒鑫小西”开辟了“白衣战士”专栏(连续发表十期,盛赞白衣战士,最多一期阅读量超过1000人次),学着写了一首小诗,献给不知姓名的你和那些奋战空港疫线的白衣战士们。

战疫魔

云南空港特殊的“战地”

无硝烟

你和疫情防控零距离

匆匆的脚步

伴随你忙碌的身影
甜甜的微笑

袒露你火热的心肠

到现场

好想看看你的样子

你却只留给我一双眼睛

是那样的美丽

在平时

没有发现你有这么美丽

漂亮的燕尾帽

盖住了飘逸的秀发

圣洁的白衣

遮住了华丽的裙裾

你是战疫无畏的白衣战士

采访时

感人的故事让人铭记

拍摄时

你的眼神烙印在心底

我的眼里已经饱含了泪水

为这些最可爱的白衣战士

恪守着肩上的使命

尽管沉重

依然负重前行

是什么力量

多么大的勇气

让你张开翅膀

义无反顾

将无辜的痛楚揽在怀里

甘愿在战“疫”的岗位奉献自己

接受一次次洗礼

......

(待续)

抒鑫
热爱是最好的老师
浏览 1.9w
6 收藏 1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3
赞过的人 6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