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昆明信息港 下载客户端 关于彩龙 论坛须知

除却巫山不是云(108)

      108章  穿透时光


  
  一座农家小院。
  
  竹林环绕。廊下一那些鲜花,盛开着,氤氲着一抹芬芳。王飞语和冷宣萱购买了此处小院,过起了安静悠闲的生活。在这个美丽的小镇,她们又认识了两个女子,一个叫竹云,一个澄雪。四个人经常在一起聚会,读书、写字,畅谈人生。并且相约,一起抱团养老。
  
  因为什么呢?就是不想独居。她们都是那意思,找个人做个伴,大家互相有个照应。友谊也好,爱情也好,总得走出去一步。儿女孝顺一点的就是,让你吃好喝好,规矩也多,不如找个伴,叽叽喳喳热闹些,第一重点,不要涉及钱财就行。尊重各自的感情,就是有个人有个人气,不至于整天等死。浮躁的社会里,拥有一份没有杂质的友情也弥足珍贵。是的。友谊地久天长。
  
  竹云和澄雪都是直女,但她们非常理解飞语和宣萱的感情。因为她们在年轻之时,也喜欢过班上的某个女同学,她们说同性之间真的会有爱的感觉,她们在上初中的时候就都迷恋上,各自喜欢过班上的女同学,只是勇气不够,不敢踏前一步而已。所以她们能理解这种恋情。还有一点就是,她们欣赏、感动飞语与宣萱之间的那份真感情。所以,她们相处的很融洽。
  
  彼时。柔柔的阳光斜斜地射过来,和着那天籁之音《云水禅心》轻轻抚摸着王飞语的面庞,接着又调皮地去碰触她手中的书。这时候的飞语全神贯注地在音乐伴奏的字里行间行走,清清浅浅的思绪随着那浣洗明朗的音符,一点一滴沁入心肺里。
  
  飞语身后,那一面墙上挂着飞语书写的《竹坞陋室铭》,曰: 房不在豪,遮雨就行。钱不在多,够用则行。斯是简单,小可温馨。粗茶淡白粥,野菜覆盘青。碾墨卷云飞,笔尖疏风铃。人生岁月走,一颗心。无烦忧之乱耳,无累身之沉形。芳园卧花丛,日暮有莲卿。羡慕云:“此亦乐乎!”
  
  床不在宽,眠梦就行。帷不在鲜,有月则明。斯是粗帘,细密织成。床头一杯茶,对饮五更星。入画夜窗底,晓风吹檐轻。云笛奏弦乐,与仙逢。无失眠之恼耳,无烙灼之烦形。安心遇周公,皓腕露华盈。满意云:“一场好梦!”
  
  衣不在贵,舒适就行。美不在奢,气质则嬴。斯是简阁,陋布岚裳。唐诗蕴娥眉,汉赋溢眸情。柳絮捻芳才,幻烟迷风清。犹似云摇岸,伴轻妆。无华服之侈耳,无粉庸之俗形。调弦咏红词,素手弄琴行。众人云:“古韵美乎!”
  
  声不在高,有理就行。话不在多,底气则嬴。世事复杂,大爱心存。优良品身洁,善念好心情。勿以小不为,白手余留星。玫瑰指尖芳,香昆仑。无不德之乱耳,无损人之败形。人人讲公德,处处井然行。天下云:“九州美耶!”
  
  年不在老,健康就行。娃不在多,孝顺则行。斯是陋室,晨暮诗琴。拈棋落灯花,楚汉掠飞鹰。夕照美人生,晚霞未了情。何惜韶华日,似流金。无呻吟之扰耳,无病来之颓形。太极舞乾坤,扇剑扫苍庭。他人云:“宝刀未老!”
  
  友不在多,三两就行。好不在钱,玉壶真情。联袂相伴,共度芳华。一只琥珀杯,半盏酒轻明。电话总相闻,手机长叮铃。意欲窗前伫,望烟霞……
  
  “破王爷,这么认真呀?陷入黄金屋了吧?有没有颜如玉的帅哥美女啊?呵呵呵……”随着笑声,眼前伸过来一只手,坏坏地蒙住她的眼睛。
  
  “呀,宣萱,宝贝你回来了——讨厌哦,老是用蒙眼睛来打招呼,能不能换个方式呀?”王飞语合上书,嘻嘻笑道。
  
  冷宣萱哈哈一笑:“这是我的专利——对了,破王爷,今天是周末,难得休息,咱们去落霞山玩吧!”
  
  “就我们吗?云姐姐和雪姐姐你没约呀?”王飞语站起身梳理了一下头发问道。
  
  “嘿!哪能忘了她们啊,我们四凤娇何时分开过呢——来之前,就给她们打电话了,大约五十分钟后就会到。”
  
  “啊?五十分钟?干嘛那么长时间呀——那我还是再看一会儿书吧!”王飞语惊讶地蹦出三个问号,最后用感叹号伴随着自己重新坐回椅子上。
  
  “没办法,是一零八国道在维修,她们开车必须绕行——破王爷,别看书了,陪我说说话。好不好?”冷宣萱拉着王飞语的手臂,撒娇央求着。
  
  “好好,说话说话,陪我的宝贝说话——那我先为你煮一杯咖啡去。”王飞语说着话又站起身来。
  
  “别呀,我自己来,自己来!”冷宣萱连忙阻挡。
  
  “那怎么行?还是我来,您是王妃啊!”王飞语将冷宣萱按坐在椅子上,摆动着美丽的腰肢袅袅婷婷的向厨房走去。
  
  冷宣萱轻轻嘀咕了一句:“好好,你去吧,我来瞧瞧你看什么书呢?”
  
  她拿起书来一瞧,看看封面,低声念道:“纤纤咖啡屋……哈!咖啡屋,怎么令我想起一首歌来呢?那歌儿怎么唱的来着?嘿,忽然间想不起歌词了……”
  
  “每次走过这间咖啡屋,忍不住慢下了脚步,你我初次相识在这里揭开了相悦的序幕……芳香的咖啡飘满小屋,对你的情感依然如故……”王飞语一面轻轻唱着一面将咖啡放在写字台前。然后笑道:“宣萱,请喝咖啡,自然是芳香浓郁哦!”
  
  “嗯!对了,就是这首歌——还真是喷鼻芳香,飞,你做什么都那么优秀。”冷宣萱接过咖啡,饮了一小口惊讶地问道。
  
  王飞语调皮地一笑:“嘻嘻,一般般罢——好想自己开个咖啡屋呢,是那种有情调的古意甚浓的咖啡屋。那时候,我们四个人在一起谈诗著文,快乐开心地写字多好啊!”
  
  “嗯,这事想想都美啊!可以策划一下。”冷宣萱颔首。
  
  “嘻嘻,云姐姐都把名字起好了,叫《云水禅心》,怎么样?”王飞语眨巴着美丽的大眼睛问道。
  
  “哈!的确是古意浓厚,美!”冷宣萱竖起大拇指赞道。
  
  “哦,对了,宣萱,这本书怎么样?写的还可以吧?”王飞语又问道。
  
  “看了几页,还不错!作者写的很细腻,人物刻画的丰满,有生活情调。”冷宣萱点头回答。
  
  “哇!不愧是编辑出身,一语中的——几点了,呀,都九点半啦,云姐姐和雪姐姐怎的还没到啊?”王飞语瞧了瞧小白兔拔萝卜挂钟惊呼道。
  
  “可不是咋的,应该到了啊,我……”叮铃铃……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冷宣萱的话,她连忙拿起电话接听。
  
  “喂,萱萱,我是雪儿……”听筒里传来雪儿的声音。
  
  “嗯,知道你是雪儿,早听出来了——你们到哪里了?咋还不到呢?”冷宣萱一连声地问道。
  
  “哎!别提了!堵在高速公路上了。”雪儿沮丧地回答。
  
  “真是的!那没办法!只好等路通了再说吧!”冷宣萱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挂断电话。
  
  王飞语问道:“雪姐姐怎么说?是不是又堵车了?”
  
  冷宣萱点头应道:“是,高速公路堵车。听那意思,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王飞语夸张地大叫:“那怎么办呀?落霞山去不成了!”
  
  “嗯,有点悬。”冷宣萱抿了一口咖啡低声说道。
  
  “啊?你个小坏蛋,把人家的兴致挑起来了,我这还在云端美呢,你倒好又冷不丁把我摔在了地上,坏死了!坏死了!”王飞语噘着嘴,用双手敲击着冷宣萱的肩膀嗔道。
  
  “哎哎哎,别敲啦!骨头都被你敲碎了。那是堵车的问题,不是我的事呀!”冷宣萱捉住王飞语的粉拳抗议道。
  
  “就是你的事!就是你的事!我不管,我不管,我要去落霞山。”王飞语愈发地来劲了。
  
  “好好,咱去落霞山,咱去成不?”冷宣萱说完站起身,之后猛地抱起王飞语,意欲扔在床上。王飞语呢,在她怀里挣扎,结果两个人一起滚倒在床上,忍不住哈哈哈大笑。
  
  这时候,冷宣萱无意中一伸手臂,只听得哗啦一声响,打翻了床头柜上王飞语的那一面仿古的小铜镜。“哎呀!”两个人同时惊呼一声,坐直了身子,又一起弯腰去拾。
  
  “哈,飞,没想到你这个小铜镜还挺结实的,愣是没打碎。”冷宣萱摩挲着镜面说道。
  
  “谁说的?这不是掉了一块漆么?”王飞语指着镜子旁边心疼地说。
  
  “哪儿?在哪儿?我怎么没看见?”冷宣萱仔细地寻找着。
  
  王飞语指点着掉漆的那个地方正欲说话,忽然,窗外的太阳一暗,二人在惊异之中闻听到飕飕的风声在身体周围大声地响着……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6月29日 12:29

推荐文章

合集

除却巫山不是云

合集

共115篇

总阅读

596078

总评论

144

总获赞

1581

总分享

280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