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扇


◎黄生永
我们那个年代是还不流行电器的时代,可以说是用电都是奢侈的时候,我们家就住在县城旁边却无电可用,还是在如今在电影电视上所见的那些年代里用柴火煮饭,煤油灯照明的时候.冷天取暖用柴火,热天消暑用扇子.但每家每户却是在自家房前屋后都栽有许多果树如李子树桃子树杏子树等,但有一个独特现象就是基本上每家都拥有一簇簇一笼笼高大的竹林.那扇子就是用这材料做成的了.
在我儿时的记忆中用那扇子就是从在我们家旁边住的大姑爷家去拿来用了,当然它还可以用来拍打蚊子,遮挡头顶上的太阳光等.大姑爷是我父亲的大姐(我们叫大孃)的男人了.因为我们是毗临旁边四川省的地方,当然多少习俗都相似了.这种称呼可能也是源用那边的习惯吧?从我记事起就见我那大姑爷是一个五六十岁的样子,穿着打扮就是穿长布衫衣服,头上包长布条的人了,如今只能是在反映民国或者更早年代中的人在其装饰上才能见到了,他个子不高,背还有点驼的样子,特别是他那经常咳嗽的声音及经常手里拿着长烟竿,吸着自家种的经过简单处理过的叶子烟(就是大叶种烟烘烤过)。这就是我对他最大的记忆了.但到春夏之交时,就是见他双手忙碌的时候了,他会亲自动手去砍他家房屋后边的竹子,那有十米左右高的水竹林也是他们家经营的一片财富,可以说是冬天把牲畜肥料倒在竹林里,初春时再浇灌水,到这个季节要用它们时已经长势高大茂密喜人了.他熟练地用弯刀剔去枝条及竹叶,砍去顶上的一小截后拉回家备用.
我们的大姑爷用他那双大手熟悉地如疱丁解牛一样地划竹,分段分区,再开始我所看到的精准工作划篾,就是俗称的划剥竹青竹黄工作,那难度是极大的,可以说他是熟练到家的本领了,那要剥离是厚薄如毫米级别,宽度是厘米级别,可以说要划多少长宽在他的手上都不是问题了,他总是或坐着或站着,用一支手撑握这根竹子的方位力度,另外一支手用专制小刀技巧性地慢慢地剥离出竹青,这也是这棵竹子的精华,因为它的韧性及成色到编制竹具都是最上等的原料,常人稍微不注意就会划断而前功尽弃,我也经常看到他在此项细节处是小心翼翼及忙得满头大汗.在现在看来是夏天旺季时,他家里的院子里全是竹子,半成品是划好的一堆堆竹黄片及竹青片.接下来就是他加班加点有时候还顾不上吃饭都在赶成品,那就是有时候是晚上都在做出骨架,其实就是如建房子一样要做好地基结构,这竹扇也是有菱形状的骨架,然后开始见他坐在板凳上手如穿针引线般地操作起来,不一会儿功夫一把细致的竹扇就在他手里出手了.我们小孩总是惊叹地看着他那手指如游龙戏凤般地在一尺左右的竹扇中飞舞着,他个人却在众多几米长的细篾中包围着,那场景如烟花四射之精美,竹片在慢慢变少就意味着这把精美的竹扇就要成型了.这也许是我那时就喜欢观看的劳作现场了,也羡慕他那时的这般手艺了,有时自己忍不住也拿着刀学他划篾,他总是说不要添乱,这东西会划着手的,毕竟我那时才懂事一点点,什么都好奇,也想学.可他们家却是要赶时间赶上县城里的赶集时间去卖这些竹扇,我们的大孃就抱着这些成品的东西在街上去贩卖,有时生意好时十多把竹扇不用多少时间卖完就回家了.那时几角钱一把的小小竹扇也是他们家的一个生活经费来源.当然在有人需求时,他也会编一些如竹制品簸箕,锅盖去卖,这些东西用时就长了,他就会在休息时与我对话,谈及一些过去年代我们不知晓的故事……
人生,看似慢长,其实有时候回望过去,短短几十年仿佛就在昨天.如今他已经作古多少年了,我们那地方也早已日新月异变化极大了,曾经物质溃乏的年代过去了,现在大家早已用上电了,电风扇早已替代那竹扇了,甚至是空调都用上了.竹扇也只能在工艺品市场上偶尔才能看得着了.但那片竹林还在,随着岁月的流失,每当我回老家时看到它们就想起了他曾经忙碌的身影.他的篾匠手艺按现在来讲就是非物质文化,有人传承吗?
更多内容已收入即将推出的大型长篇纪实文学《归宿》中,敬请期待.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7月14日 16:32

07月04日 16:48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