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昆明信息港 下载客户端 关于彩龙 论坛须知

除却巫山不是云(114)

       第114章   不速之客


  
  王飞语点开手机,原来是一个编辑发来的消息说,需要一篇关于亲情方面的文章,不急,一周之后交稿就可以。王飞语回她,好的。
  
  冷宣萱说,不打扰你了,你现在开始酝酿吧。
  
  王飞语说,没关系,时间够,我现在就想陪陪你。过一阵去外地玩玩吧。
  
  冷宣萱道,也好。
  
  只是还没等她们启程,就发生了新冠病毒疫情。本地也有病例了,开始封闭小区了。
  
  这天,夜幕降临,冷宣萱先睡了,王飞语看着电脑旁与家人的合影,思乡之情油然而生。指尖敲击着键盘,一首词顺着情绪显现在屏幕上——
  
  八声甘州.凝思
  
  望蒙蒙细雨洒云轩,一番洗桥头。
  
  叹春风琴瑟,青山翠碧,残照高楼。
  
  次第铺红绿掩,夕暮景然休。
  
  惟此江城水,奔涌东流。
  
  笔落清词高远,对北方故土,情思难收。
  
  盼来年循迹,春事物华留。
  
  路潇潇、长亭垂泪,几度凝、云海误归舟。
  
  关河影、倦依廊处,我正添愁。
  
  最后一个标点点完,她陷入沉思,之后,灵感再一次勃发——
  
  沁园春.庚子年记事
  
  (新韵)
  
  庚子菌风,九域惊魂,几度梦残。
  
  见病魔施虐,街头巷尾,窗前孤影,封闭城漙。
  
  意外光临,阴霾乍现,至此云山眉皱端。
  
  月华练,凭征鞍催马,武汉千峦。
  
  八方共赴支援。保鄂楚、杀凶顽破烟。
  
  与疫情争斗,瘟蛮火线,逆行身影,此为国安。
  
  定海神针,白衣卫士,欲断源头何处眠。
  
  春晖盼,但瞧华夏处,万物承欢。
  
  水调歌头.庚子年记事
  
  (新韵)
  
  荆襄江城地,鹦鹉旧时洲。
  
  千烟风雨,今教瘟疫泪凝眸。
  
  但论归来云路,晓问故园家里,心被一魔囚。
  
  山楼唤黄鹤,淡酒遣乡愁。
  
  中医草,神农血,对天酬。
  
  开元兴叹,千类善待是绸缪。
  
  霾雾云开湮灭,清气分明卷土,春日洗浊流。
  
  九域樱花下,与尔踏青游。
  
  时间一天天过去,人们众志成城,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有许许多多逆行的身影,奋战在第一线上,尤其是那些白衣执甲的卫士们,不分昼夜与病毒战斗,谱写了一曲曲可歌可泣的赞歌。
  
  同心抗病毒,病毒终于被阻止了,我们取得了抗疫胜利,人们又迎来了春天。
  
  疫情之后,王飞语和冷宣萱又回到了乡下那一处小院,她们居住的地方,前院后院都是竹子,那些鸟鸣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每天听着鸟鸣起床,不远处袅袅娜娜升腾起的炊烟,已经不多见了。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看见炊烟,忽然有一种亲切的情绪泛滥。王飞语突地想起故乡,自然也就想起了那些童年岁月。
  
  彼时,一些鸟儿三三两两的飞来飞去觅食。有一只鸟儿很漂亮,又很大,拖着长长的尾巴,一会儿落在这棵竹子上,一会儿又落在那个竹子上,间或还鸣叫着,声音好听。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问了左邻右居,他们说也不清楚。王飞语很想拍个照片,但是它并不让靠近。所以,这个愿望一直就没实现。估计,也无法实现。
  
  返回房间,首先打开电脑,然后去洗漱。宣萱在准备早餐。这时候的竹子格外青翠,随着晨风微微摇晃,似乎是在向飞语打招呼问好。用过早餐之后,她们就去竹子旁边那儿浇花。那些花儿,是她们种的,或红色或粉色或粉白,开的正艳。接下来就是打一会儿太极,缓缓说着话。
  
  黄昏之时,王飞语写东西疲倦了,她就喜欢带着宣萱在竹林看落日,那是别样的韵味,与长河落日圆的境界大相径庭。也只有在乡下,你才会看到晚炊的烟飘渺,鸟向檐上飞,云从窗里出的景象。以前在城里居住,到处都是高楼大厦,是需要下楼走出去才能看见蓝天白云以及落日。总觉得不尽兴,还觉得自己仿佛在笼中一样。而现在的她们,一抬头就是天空,一转头就是高过房檐的竹子。满眼的宽阔与轻松,完全没有了闭塞的感觉。
  
  南方的天气就一个字“热”,身处大西南,那怎是一个热字了得!好在竹林深幽,比较凉爽。飞语又是非常喜欢竹子,每天上网累了的时候,她和宣萱就去竹林坐着,两个人静静的听风敲竹,思绪柔柔的飞。也是很惬意很美呢。这时候,飞语就会想起王维的那首《竹里馆》,感送他诗意里的意境。很可惜她的琴艺不佳,若不然也会在竹林置一张古琴,弹一曲优美的竹韵清幽,任指尖流泻出天籁琴音,你说是不是很美呢?
  
  到了晚上,她们各自拿一把竹椅坐着,之后,打开手机里的音乐,便是那著名的曲子《月光下的凤尾竹》,带了耳机倾听,霎时,优美动听的葫芦丝便氤氲开来,缓缓灌满心田。之后点一根熏香,再持一把折扇轻轻扇着,随后,仰头望那月亮在树梢间移动,想象着月宫里的嫦娥,此时此刻是在思念着后羿,还是一个人独舞,观众只有吴刚和玉兔罢。此时此刻,万籁俱寂,只有晚风徐徐吹来,令人感觉舒适。偶尔,会有几声犬吠传来,除此之外,便是这竹林、天空、一弯月亮,陪伴着她和她,缓缓的、慢慢的、淡淡的、轻轻的,亦如一支明月来相照的古曲,惬意阑珊这个竹林之夜。
  
  “汪汪汪……”
  
  蓦地,自家小狗急促叫起来。
  
  “咦?怎么回事?”飞语和宣萱一起转头望去,只见左前方竹林那儿,似乎有个影子正缓缓走过来。那影子踉踉跄跄的,不一会儿又倒了下去。
  
  “有情况。”王飞语和冷宣萱对视一眼,连忙奔过去。
  
  那人果然是晕倒了,飞语和宣萱赶紧把那人抬到院子竹榻上,借着灯光一瞧,二人都是大吃一惊,原来这人是韩一平。天?他、他怎么到这儿来了?
  
  “飞,我想、想他一定是、杀你复仇来了。”冷宣萱把王飞语拉至一旁,小声说道。
  
  “或许是吧——我上星期还收到他要杀我的威胁电话。”王飞语点点头,沉思道。
  
  “我估计他是迷路了,咱们居住的这个地方比较偏僻,他不熟悉,肯定是迷路了。”冷宣萱又道。
  
  王飞语颔首。应该是这样的。
  
  “现在怎么办?报警吗?”冷宣萱征询道。
  
  王飞语沉思片刻回道:“人家不是没动手嘛,报警怎么说?我就觉得吧,他也就是瞎咋呼,估计也不敢杀人。再说了,他也不一定能杀得了我——依我看,眼下还是先救活他吧。等明天他醒了,我再跟他好好谈谈。”
  
  冷宣萱想想也是啊,还是先救人吧。
  
  接下来,清洗包扎伤口,两个人好一阵忙乎。
  
  夜。静悄悄。
  
  王飞语和冷宣萱把韩一平安置在西边客房,她们就上东边卧室去睡了。
  
  后半夜。韩一平终于醒过来了。他微微动了一下身子,接着月光看见自己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了,感觉不那么痛了。韩一平缓缓坐起来,感觉有些口渴,伸手拿了旁边竹几上的水,一口气喝干了。之后,又躺下来,想着这些天发生的事儿。
  
  这么多年了,他经过了很多努力,还是没有挽回前妻的心,于是,把积攒越来越多的仇怨,一股脑全部压在王飞语身上。等疫情控制住之后,他就悄悄打探了王飞语大约住处的位置,一个人就来到四川,闯进了这个陌生的山野。因为人生路不熟,他迷路了,在山林转了一个多星期,带的食物早吃光了,靠着野果坚持着,最后在一个老人的引领下,终于走出山林。原本,身上的刮伤跌伤,也不算太严重,只是又累又饿,之后又误中捕兽机关,脚被弄伤了,这才在竹林晕倒了。
  
  韩一平又起来了,想着还要去报仇呢。偶一转头,看见自己的手机在一张竹椅上充电呢,于是缓缓下床,去把自己手机拿过来,打开手机手电,观察着这个房间的一切。房间设计的非常简捷,看着很舒服。他缓缓的看着,来到窗前,忽然看见一个手机,拿起来一瞧,屏幕亮了,是一张王飞语的照片。原来这是冷宣萱的手机,忘了拿卧室去。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王飞语,原来你在这儿。我找得你好苦啊。”韩一平慢慢把手机放下,借着窗外射进来的微光,去厨房摸了一把菜刀,紧紧握在手里,悄悄推开卧室虚掩的门,一步一步轻轻走到床边。
  
  床上。王飞语熟睡的正香,轻轻打着鼾声。韩一平目光是犹豫不决。之后,缓缓举起手中的菜刀,刀芒在月光下闪着寒芒……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除却巫山不是云

合集

共115篇

总阅读

596090

总评论

144

总获赞

1581

总分享

280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