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异闻手札·校园诡事·跳楼的女学生
阿笙哥
发布于 江苏 2021-07-05 · 2.2w浏览 4回复 15赞


上个月,我和几个多年不见的发小重逢,聚在一起吃了个团圆饭。

席间,一个在医大上学的同学聊起他们学校的风水格局以及流传于校园间的奇谈怪事。

于是作为饭桌上的闲叙,我们各自讲了些发生在校园内的诡事。

1

先说两件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吧。

我大学是就读于武汉某所野鸡院校。

文凭不高,专业还不好,沉迷游戏,起的比狗晚,睡的比鸡早,skr~skr~。

在家人朋友眼中,作为土生土长的北方人,跨越江河秦岭,跑去遥远的南方上一个普普通通学校,简直是舍近求远。

然而,命运使然。

最后我的姥爷力排众议,叫我去武汉上学,说这是我命中注定的劫。

临上火车的时候,姥爷只对我说了一句话:

——活着回来。

这大概是我这辈子听过最离谱的临别赠言。

甚至我都怀疑我是不是我爷的亲孙子。

别人家送别孩子都是气氛温馨、潸然泪下,叮嘱自己孩子多穿点,别冻着,缺钱给家里打电话。

而我的毕生目标只有两个字“活着”。

我以为这是外公跟我开玩笑,他这个人一直都好哩戏,以至于别人经常搞不清他哪句话是真,哪句是假。

但是当后来我经历过一系列的怪事,我也就明白他说的话意味着什么。

首先说一件最让我记忆深刻的事情。

是发生在我第一次坐动车往返武汉时,车上发生的事情。

从天津西坐动车到武汉,时常差不多要八个小时。熟悉这条线路的人都知道,从东北方往华中地区走,有一个地方是必经之地。

——河南。

如果大家熟悉历史,都会知道,自古以来河南都是中原腹地,尤其是洛阳,有神都之称,曾经是十三朝的古都。

以前我跟姥爷学过几天的风水。

很多人认为,风水学是迷信,主要是用于坑蒙拐骗。

其实这是个误区,真正的风水大师并不仅仅教授玄学,地理学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甚至,在我国考古领域和地质学领域,风水学也十分具有参考价值的。

初学风水的时候,有些老师并不先教你什么分金定穴,而是让你看地图,古今中外的地图。

这样做的目的是让你明确,什么叫做“龙脉”。

广义上来说,龙脉是一种山势地形,这种地形绝大多数是自然形成,由风、水、山、泽等等各种先天自然环境形成的肥沃地域。

最早的堪舆风水学其实并不尽然是用于死人置穴。

春秋战国时期,有诸子百家,单有一门学术叫做“堪舆家”。后来这门学说被汉代的法教吸收,成为了道教术数的一环。

根据后世史料记载,堪舆家主要的责任是寻找合适的土地,并不仅仅包括墓葬巢穴,还包括帮老百姓指明哪里的土地好,能种粮食,以及改善土质环境等等。

而早在秦汉以前,堪舆家的先贤就认为天下龙气出昆仑。

简单说就是,龙脉的源头是昆仑山,当然,现代考古学家已经证实,如今的昆仑山并不是以前的昆仑山。

如今所指的昆仑是汉代皇帝指定的昆仑山界,而山海经等书中记录的昆仑山具体位置还有待考证。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洛阳这个地方是龙脉主气所经之地,这么说有点晦涩。

简单理解,龙脉就像人身上的经脉,河南好比是人的心脏,洛阳是经脉中一个很重要的穴位。

所以这里自古风水好,很多王朝建都于此。

也因此,河南可以说是一部活历史。

我老家在南阳淅川,南阳这个地方最出名的要说是诸葛亮的草庐,《陋室铭》写到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嘛。

从京津冀往南,有一站是无论如何避不开的,便是河南郑州。

郑州,是河南的省会。

很多人都奇怪,为什么郑州名气上不如洛阳,文化底蕴比不上商丘,却是河南的省会。

事实上,郑州这个地方的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北临黄河,南接许昌,四通八达。前面我讲过“富商赵连海”的故事,他祖先漕帮十杰的赵三曾经就专门负责从走河南的水运路线,从郑州和开封两地出发。

然而,在很多当地人眼中,郑州最重要的,是这个地方“奇”。

小的时候,我经常听长辈说故事,其中尤以在我姥姥口中听到关于郑州的奇闻怪事最多,这个话题,我们改天再聊。

在我儿时听过关于郑州的话题中,有那么一个。

说是郑州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战争时期,是军事重地,因为这里是河南很重要的铁路枢纽。

当时为了保证物资运输,先辈们于此血战,无数先烈血洒土地。

在民间的异谈里,枉死之人的灵魂是很难被引渡幽冥的,所以总有人回不去家,徘徊在生前所遗存的土地上。

不知因为什么讲不清的缘由吧,很多亡魂喜欢徘徊在车站之类的地方,所以有时候,运势不太好的人会目睹一些怪事。

我小时候跟着姥姥姥爷回老家,就曾经看到有人从月台上飞身而下,跳到铁轨上。

当时我吓了一跳,连忙告诉家人,所有人跳轨。

可是大人们都说我是眼花,看错了。

事实确实是,我抻着脖子去看,发现铁轨上并没有人影。

长大以后,我倒很少再看到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但去武汉的路上是个例外。

河南这个地方多峻岭,所以隧道也多。

我清楚记得,当时我们那节的车厢人很少,列车正巧经过一条短窄的隧道,我正在手机上看完一部电影,准备歇歇脖子,歪去睡一会儿。

正当我偏头的时候,我模糊的看到窗户的倒影里,竟然有一个少女的倒影!

当时我心里猛地一跳,出于一种条件反射,我迅速回身。

这个时候,列车刚好从隧道里驶出。

阳光照进窗户里,明与暗在一瞬间交替。

当我看向过道另一边的座椅时,发现那里根本没有乘客。

但那时候我却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本来涌上来的倦意也霎时间打消了。

我一开始怀疑自己眼花了,于是再次把头靠在车窗的窗沿上,眯着眼睛假寐。

估算着差不多有个5-10分钟,列车驶入下一条隧道。

这一次,我真正切切看清窗户里那个倒影,确实是个少女。

准确的说是穿着民国时期那种齐膝旗袍,留着垂肩长发的少女。

看清窗户上的倒影,给我留下的印象可以说是十分深刻,那种感觉形如你在透过窗户的倒影去看一张,挂在老旧房屋里的泛黄旧照片。

那个少女的影子给人一种沧桑感,仿佛是从被多年深埋地下的老照片里走出来的一样。

她双手交叠在腹部,嘴角露出浅浅的微笑,却是面朝这窗户坐着的。

而当我再次转身去看的时候,发现旁边的座位上还是空无一物。

有过这么一次惊吓之后,我有些战战兢兢,路上总是有意无意注意窗户里的倒影,那个少女的影子时有时无的出现,只是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直到列车抵达终点站。

这件事之于我来说,只是昙花一现,再以后我多次乘同一趟车往返武汉,也没看到过那个少女的倒影。

后来,我问过在武当山修道的师兄。

他笑了笑,说,也许,她只是想家了。

2

其实,后来我跟很多人说起在火车上的这段小故事时,我更愿意把它当个美好的童话来讲。

那只是个回不去家的少女散不尽的眷恋。

真正要讲的恐怖经历,还都是在校园期间经历的诡事。

我们学校每届新生有个规定,会挑三个学院的新生分配到鄂州郊区的新校区上学。

城郊地区一般都比较荒凉偏僻,方圆几里,除了工厂外,人迹罕至。

刚一入学的时候,我听前面一届某个学长说,之所以要分配三个学院的学生过去,实际上就是为了充人气。

民间一般说,新买的房子都要让人先住一住,否则家里就会住进脏东西,就是给家里充人气。

这句话听起来就是没什么科学依据,但现实如此。

比如说很多人离家一年,再回家之后,发现家里清冷破败,到处都是蜘蛛网;但是如果有人在家,就算邋遢,也最多只是生几只蟑螂。

而我就是那批“被选召的孩子”。

虽然说被支配到边疆为学校建设添砖加瓦,大家都颇有怨言,但是习惯了反而喜欢上了这种冷清的生活。

直到某天,学校里有个女生,在众目睽睽之下从五楼一跃而下。

这件事成了当时轰动学校的大新闻。

庆幸的是那个跳楼的女生命大,摔下来的时候先是挂在楼底下的小树上,有了一个缓冲力,只是右腿骨折以及一些皮外伤。

事后,学校里就开始传起了风言风语。

有人说是女生失恋的,也有人说是女生借贷被威胁的,众说纷纭。

大概过了半个多月,听说那个跳楼的女生出于某种原因退学了,虽然明面上通告说是女生自身存在精神问题,所以休学疗养。

但是,学生私下间仍然在非议。

有自称是那个女生的室友的同学言辞肯定说,那个女生事先精神方面并没有问题,平时与之相处融洽,对方活泼开朗,乐观向上。

但是,就在她跳楼的前一天晚上,她们几个遭遇了一件怪事。

那时候我们正是军训的时候,有过在大学晚训经历的朋友都知道,有时候为了缓解白天军训的疲劳及氛围,教官会带着学生们互相拉练互动,结束都在晚上九点左右。

有些新生入学热忱很高,也有活力,拉练结束后还会选择参加一些社团活动,通常回宿舍时间很晚。

这几个女生就是如此。

每个学校都有门禁时间,我们学校门禁时间在十点半,十点半以前可以自由出入宿舍。

但是,由于一整天军训很累,所以大部分人休息都比较早。又因为我们所在是新校区,只有一个常驻学院,学长学姐很少,故而在军训期间,晚上九点以后,校园里人就很少了。

人越少,越容易出事。

几个女生回宿舍时已经快到门禁时间,她们快马加鞭赶回路上,因为新校区是建在郊外,所以校内有尚未填平的土丘,她们绕过土丘,走小道能快点回宿舍。

然而,就在她们快走出两座土丘之间,快到宿舍的时候,突然有一道影子从旁边窜出来。

根据几个女生的描述,那是一条半人高的花蛇。

一般除了家养的宠物外,动物绝大多数是怕人的,老虎狮子也不例外,而这条蛇不一样。

它不仅不怕人,而且还立起身体、吐着信子与她们对视。

几个女生当时就吓坏了,最先反应过来的女生随手拾起土块砸向那条蛇,随后另外两名女生也相继反应过来,拾起土块和树枝赶走了花蛇。

这件事还仅仅只是开始。

其中一名与跳楼者同宿舍的女生说,她们遭遇花蛇后回到宿舍;先前最先反应过来并攻击花蛇的那个女生,也就是跳楼者觉得自己浑身不舒服,好像是感冒了。

于是先行睡下,而其他几个同寝女生则是熄灯后才入睡,过程中她们听见那个女生似乎做噩梦了,呓语着什么,内容听不清,但看起来很紧张。

到了半夜,同宿舍的那名女生半梦半醒间听见旁边的床铺有响动。

她微微睁开眼睛,看到跳楼者从床上坐了起来,她以为是跳楼者起夜上厕所,于是又闭上眼睛睡去。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还是听见有响动,于是又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发现跳楼者居然爬上另一个女生的床上,并坐在那个熟睡的女生身边,好像在笑。

似乎是察觉到有人被惊醒,跳楼者看向了被惊醒的女生。

在我听到那个女生说起当晚经过时,到此她脸色变得煞白。

她说,她迷迷糊糊间与跳楼者对视了一眼,那时候那个跳楼女生的瞳孔变成了竖直一条线,并且还发着惨绿的光!

那种眼睛,分明是蛇瞳!

随后,第二天,那个女生态度变得十分异常,先是早上拒绝与同宿舍其他人一同去吃早饭。

等其他人给她带回来早饭的时候,发现女生站在宿舍走廊的窗户边,望着窗外,无论是谁,与她搭话,她也不理,只是笑。

同寝女生说,那笑容看起来让人毛骨悚然,很是凄惨的样子。

而后跳楼者称自己不舒服,让其他人帮她请假。

等中午放学,几个女生回到宿舍,已经找不见跳楼者的踪影,其他人都以为她是去看病了。

然而,下午四点左右,有人看见跳楼女生从五楼窗户一跃而下,幸亏被树枝挂住,路过的学生及时拨打120,将女生救下。

这件事起初只是被当做那几个女生自己杜撰的假故事,流传了很短一段时间,随着那个女生退学,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就被遗忘了。

但是,某个周六,就发生在学校门口的事故,让这件事升温了。

这个事情是发生在跳楼女生休学通报全校后的次个星期的周六。

从鄂州郊区往武汉市区只有一趟公交,因为是开发区,所以并没有设置一个安全站台,所有人都是在指定路口等车。

不过,本来郊区行车就少,基本上没怎么发生过意外,所以没人计较有没有站台。

那天正好,我和我的几个室友也打算去武汉市区的商场采买些日常用品,一块等车的还有同校不少学生。

其中有两个女生站位比较靠前,当时两个女生正在聊天说笑,说着说着互相打闹逗乐。

这里要提一下她们的位置,两个人站在公交车停靠的路口,旁边两边是栽种植被的花坛,郊区的主干道很宽,一般行车都跟路口保持有最少一米的距离。

然而就在两个人打闹的时候,一辆黑色的汽车突然从主干道偏离,斜着就撞了过来。

我们位置比较靠后的人都毫发无损。

但只有那两个女生,直接被车撞得飞起几米高。

事后,那辆车的司机据说被查出酒驾,判刑。

而那两名女生,则是当场身亡。当时有在场的人看到女生倒在血泊中,直接吓哭出来,而我们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故吓得愣在原地,直到有人喊快打120,我们才反应过来。

后来经同班女生证实,被撞死的两名女生与跳楼者是同寝室,且当晚遇见花蛇的时候她们也场。

这件事一时间在学校里传得沸沸扬扬,甚至某天晚上,还有人说他们在宿舍里看到花蛇出现,宿管兴师动众去抓蛇,但也是扑了个空。

并且听有的女生说,她们有人在半夜听见走廊里有女人的笑声。

但真相如何,已经无从考据。

3

大二的时候,我们从新校区搬回主校区。

说来也有趣,校方通知我们6点起床,陆续上车准备搬宿舍。

到了6点,天已经蒙蒙亮,还完全看不出要下雨的迹象。

但是,就在所有学生把行礼搬到楼下集合,准备搬宿舍的时候,天突然阴沉下来。

当第一批巴车,满载行礼和学生出发往武汉的时候,突然天降大雨,并且雨越下越大。

到了上午的时候,外面已经积水过膝,连高层领导都亲自到现场监督泄洪。

那是2016年武汉地区最大的一次洪水,甚至也上了新闻。

第一批出发去武汉的学生被堵在发洪水的路上,很多人蹲在座位上,把电脑之类的贵重东西举过头顶,避免被水浸湿,在位置上蹲了几个小时。

我们学校的主校区是依山而建,说是山,其实就是小山包而已。

说起来我们学校也算是有山有水有树林了,环境看起来还挺不错,尤其是学校后山,向来都是情侣约会的圣地。

不过,在风水学上来说,这也是上佳的风水宝地。

其实本来说学校所靠的这座山并不是什么好地方,无水,山势笔直,不聚风,这在风水学上讲,是死气。

听一位13届的学长说,是后来有个当地请了个风水先生来看,把山势略作修改,并在后山开挖了一座人工湖,形成月怀拦星的格局,使之变成一块风水上佳的地方,随后在后山修建起一片公墓。

不过,人为改造风水格局存在弊端,否则前人随随便便就改出一块好地,还谈什么分金定穴、望闻问切?

起初这座山只作为一片公墓使用,说白了跟陵园或者坟岗是差不多的定位。

但是这里建了学校就不一样了,学校依山而建,人多了,气也就流通了。

被改造过的风水格局不具备足够的气运,镇不住地下的亡灵,也不能稳固被改造的风水局势。

这就好比说一个人去整容,不整是难看点,整完了面上好看,但是鼻子一碰就塌的道理。

故而生气与死气相冲,就总会出点什么事。

据那位学长讲,曾经有情侣晚上在后山幽会,结果看到一个穿白衣的女生在湖边溜达,靠近了人又不见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一看见女鬼就非得穿白衣服.....

暂且不说那位学长讲的事情的真实性有待考证,不过这湖里确实淹死过人,而且不止一个。

湖边还特意立了一块牌子:湖水深,至今已淹死多人,请勿靠近湖边钓鱼、游泳。

尽管如此提醒,校园里又流传不少关于这片湖的灵异故事,还是时不时有人在夜晚靠近这片人工湖,并因此丧命。

在我们搬回主校区的第一个学期,就有两人丧命于人工湖,其中一个是旅游学院的女生,另一个是我们同专业的男生,而且还跟我们在一起上过课。

我对这个男生的印象仅仅停留在一面之缘的陌生人的程度,但搬换校区以后,重新分配宿舍,跟他同班的两个男生与我们分配在一个宿舍。

那对情侣意外丧命后,曾听两人回到宿舍说起这件事。

据传,有专业打捞队把二人尸身打捞上来以后,前去现场辨认尸体的师生都被吓坏了。

根据在场打捞经验丰富的老手说,这两人的尸体根本不像是短时间内死亡的,反而更像是已经死了半年以上,尸体被水浸泡十分严重,并且部分地方已经出现了腐烂的状况。

更加令人心惊胆战的是,这两人像是生前见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东西,死状都是二目圆睁,表情惊悚。

不仅仅如此,听被害人两个同学说,从与那个男生十分要好的人口中获知,据验尸报告说,两名被害人衣物上均有排泄物,这是因为其临死前大小便失禁。

此外,两者脖颈处均有瘀伤,形状为五指印。

综上所述,二者不是落水淹死,而是在死前就已经被人掐死。

在经指纹比对的情况下发现,掐死两个人的,其实是对方。

后续,我曾在一个熟识的旅游学院学妹那里听说,这两个人关系很好,所以湖畔发生口角谋杀并不成立,且那个男生素来有舔狗资质......

至于他们两个人死亡的真相,我们也无从得知。

但是自从命案发生后,时常有人宣称在湖畔听见有人吵架,却不曾看到有任何人影。

有人试图靠近查看,又听见吵架声消失,湖面传来扑通扑通重物落水的声音。

可是凑近去看,湖面却是平静如水。

还有人曾经白天在湖边钓鱼,钓出一块已经腐朽的人骨,这件事更是轰动一时。

到了我毕业那年,湖畔围起了栏杆,避免学生靠近。

然而某天,还是有人出了意外。

大概是在照毕业照当天,同学院有个男生不见了。

无论打电话,还是到处搜索,都找不到那个男生的身影。

到最后,有人提议说去湖边看看。

结果,人们在湖边发现了那个男生的鞋子。

校方立刻通知打捞队前来搜索,终于在湖底打捞起那个男生的尸体。

尾声:

“你们听说了吗,那个男生死状特别惨,好像死之前看到了什么很可怕的东西!”

“我知道,当时我也在场。据说法医现场验尸,说他是被掐死,然后扔进河里的。”

“而且,在他的脖子上,还发现了三个不同的手印!我估计就是那对情侣来索命了。听说那个男生也喜欢死掉的那个女生。”

“等等?那,第三个手印是谁的?”

阿笙哥
浏览 2.2w
15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4
赞过的人 15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