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昆明信息港 下载客户端 关于彩龙 论坛须知

除却巫山不是云(115)

   
    第115章 永伴吾爱

 

    翌日,她们醒来,居然发现韩一平不见了,估计对方还不是真想杀人,也就没在意。
  
 时光。如一匹奔马,一直向前腾飞……
  
  王飞语和冷宣萱在一起十一年了,期间,她们形影不离,做志愿者,悄悄做好事,安安静静的,大多数时间都在上网冲浪。写文评文,拍视频传播正能量。偶尔也会去山林转悠,享受一下山林气息。
  
  八月十五中秋节。
  
  果然是,皓月当空分外明。
  
  王飞语和冷宣萱于院子里,置一方茶几,几上几碟瓜果李桃,几碟花样繁多的月饼。还会置几支高脚杯,杯子里是红酒,举起来邀约月光一同品尝,随后轻轻呡一口,醇香即刻侵入咽喉、胃里,一脸的满足惬意。颇有仪式感。
  
  但只见那孤高旷远的苍穹境界,王飞语忍不住吟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冷宣萱饮了一口红酒,笑着接口道:“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飞,我知道这是苏东坡的诗词。这样美好的夜晚,是不是你也该来一阙古韵啊。”
  
  王飞语点点头:“那是自然哦。怎能辜负了这美好的月圆之夜。不过呢,容我酝酿一下哈。”音落,抬头望着明月沉思了好一会儿,之后,拿过来笔记本电脑,啪啪啪敲打起来。
  
  冷宣萱歪着头,过来看,等王飞语写完了,抑扬顿挫吟咏那古韵——
  
  瑞光千丈兮映我湛然心,卷帘推户兮波光水粼粼。桂枝瑶台兮窗下轻歌板,好风偏送兮轮指拨弦琴。
  
  最爱明亮兮曲江梦如今,乱云火星兮何惧冷风沁?对月题词兮低昂舣舟转,玉纤横笛兮吹裂满地银。
  
  照江之中秋,银汉无声;一轮玉盘初转腾。横空之逸野,冰壶浮世界;一阕阑珊踏月歌。画舫画楼之画屏,叠节朦胧呼芳之倩影。拜华星之乘月长袖霓裳,玉液满琼杯之清冰欢宴。明月满城之泻银无数,巧笑依然凌波棹橹。凤帏鸳被之乱横衾枕,散落金钗之凤烛荧荧。一番云雨花前事,蟾光如洗、紫陌永不弃。
  
  异域之赏月,独抛心怀;一水华光两边开。淡秋之轻寒,蛟龙观云阙;一江风色缥缈烟。广寒宫里之桂花,芬郁馨香溢满之流霞。醉沉沉之鸾凤龙街舒彩,剑池漫光影之月色如昼。虎丘圆魄之琵琶怀抱,中秋吟唱胡笳云娇。影照幽隙之箫声更短,夜坐空庭之冷星更残。一地银霜楚王襟,轻拂龙鳞、东海浪摇信。
  
  银汉之迢迢,飞云弄恨;一曲离殇几度闻?清愁之清泪,胭脂涂碧箫;一阑秋水托紫薇。吴刚斫桂之酿酒,未饮心醉彼端之含羞。昏乾坤之天地本末倒置,推松松未动之虚浮莲步。嫣红面颊之桃花璀璨,凝我此时清光丽颜。月下思君之寂寥惆怅,罗帕锦字之沾湿宵凉。一湖墨染洗银毫,素笺难了、云锦知多少?
  
  无声之皎洁,嫦娥曼舞;一支荷香碎愁裂。落寞之红颜,翠衣拂霜露;一袭娇媚隐雾烟。飘然若雨之容华,夜半秦筝幽思之天涯。月清酌之摇落惆怅几许?挥云袖长练之褰裳拂怨。裁剪阔烟之旖旎芳锦,荡漾流月云水禅心。淡淡轻愁之玉兔琼枝,烟锁东风之情叠树西。一苔青色金芝冷,相思正盛、双眸水盈盈。
  
  飞轮之飞腾,月照琼树;一轮明媚中天升。小楼之灯火,倚窗谁仰目;一秋深色惹露寒。青室画帘之朦胧,影静香残琼草之更漏。沉沙树之拈叶书破烟霞,笔底皎洁色之孤馆月明。思铜雀台之身轻如燕,芙蓉滴翠弄萍团圆。千年转寰之星沉月高,九天瑞风之气冲云霄。一处蓬莱殿前明,水波不兴、幻雪飘逸影。
  
  云海之云托,满空渲泻;一片金色银光落。凝眸之天际,仙境此处绝;一画中秋浪漫月。天涯共饮之相思,万水千山隔断之无期。踏月行之浮藤如线缠绕,踉跄脚步斜之跌跌撞撞。桃花夹岸之掩埋溪月,拨开迷雾看金瓯缺。东北烟云之独赏皎媚,西南睡莲之花瓣纷飞。一碧清澈霜染枫,未觉夜冷、犹自弄弦铮。
  
  漏光之残影,明月疏桐;一种天然怡心境。芦花之荡舟,摇波和风送;一湖碧色映清空。箫声悠扬之润肺,笛音婉转温馨之依偎。追月待之甜蜜画舫云窗,霓裳摇背影之明珠翡翠。天竺光晕之琵琶飞仙,俄而云开凝眸冰涧。飞轮问候之谁寄玉兔?风传银箭之大河狂舞。一树琼花照无眠,衾被辗转、月光斗婵娟。
  
  “这文采,真好。这古韵,比天上的明月还美。”冷宣萱唱咏完了,竖起大拇指。
  
  王飞语赧然。被冷宣萱一夸,居然还不好意思了。
  
  啵——冷宣萱不失时机揩了一下油。
  
  王飞语愣了一下,继而一把抱住对方,口中叫道:“好呀,王妃还会搞突然袭击了。来来来,让俺也非礼一下。”
  
  冷宣萱一下子挣脱了,王飞语赶紧去追,到底还是把对方给逮住了。
  
  月光下,两条影子在院子里相拥。身旁,那一坛菊花开得正艳。
  
  过了好久,天色很晚了,她们这才收拾案几,之后,洗了澡,相拥着上床,进入梦乡……
  
  却说那日,韩一平悄悄走了,是因为有些犹豫,终究还是没下去手。但他并没有走远,心里的怨恨始终没有消除。他去了附近村子租了一个平房暂时落脚居住。半个月之后,他接了朋友一个电话,说是前妻过得很好,非常幸福。嫉妒心顿起,他喝了半瓶白酒,越想越生气,于是,怀揣一把利刃,又潜回了竹坞。
  
  韩一平轻车熟路,先是药倒了那条狗,之后,用万能钥匙打开门锁,猫着腰闪身溜进卧室。
  
  片刻,耳轮中只闻听一声“哎呦”低低的惨叫声,紧接着卧室灯光大亮。冷宣萱被惊醒了,爬起来一瞧,只见韩一平斜斜的倒在地上,不远处是一把匕首。王飞语呢,站在那儿怒视着韩一平。
  
  “真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你的戾气还没消除。居然真敢杀人?”王飞语威严道。
  
  韩一平这一跤跌得不轻,他痛的呲牙咧嘴回道:“老子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全部都是拜你所赐,当然要杀你,哼!”
  
  “飞,你、你没事吧?”冷宣萱赶紧过来查看王飞语,一叠声的问。
  
  王飞语对冷宣萱笑道:“宣萱,我没事儿,他还伤不了我。以前跟墨韵也学了一些皮毛,没想到今天还用上了。”
  
  “没事就好。”冷宣萱抚着胸口,长长出了一口气。
  
  韩一平趁二人说话分神之际,眼珠子转了转,身子一点一点蹭到匕首跟前,突然站起来,居然又向背对着他的冷宣萱刺去。
  
  王飞语这时候,刚好偏过身子,瞧见韩一平的意图,来不及细想,一把推开冷宣萱,身子也迅速横移,只闻听一声衣衫裂帛之音突地响起,那把匕首的利刃,还是在她右臂划开一道口子。王飞语反应极快,抬脚,一下子揣在韩一平的腰眼上。
  
  “噗通!”
  
  “哎呦!”
  
  韩一平吃痛,收不住身子,来了一个狗吃屎,结结实实摔趴下了。王飞语去门外拿来一根绳子,把对方手脚绑住。冷宣萱这时候,已经打完报警电话。
  
  忙乎完了,冷宣萱这才发现王飞语右衣袖上有血渗出来,染红了薄薄的睡衣。
  
  “啊呀,飞,你、你受伤了?”冷宣萱心疼惊叫道。
  
  王飞语这才感觉到手臂很疼,忍着痛说道:“没事儿,破了点皮,去把药箱拿来。”
  
  冷宣萱应了一声,三步并作两步,拿了药箱过来。洗伤口,上消炎药,止血,最后包扎。因为,距离市区比较远,她们都学会了自救技能。
  
  大约四十分钟之后,警车终于到了。韩一平被押上了警车。王飞语和冷宣萱也上了车,一来需要去医院好好处理伤口,二来还要去警局做笔录。
  
  回来时候,已经黑天了。
  
  “飞……”冷宣萱欲言又止。
  
  王飞语竖起食指嘘了一声,之后轻声说:“宣萱,我不会让你有事的,因为,我要永远陪伴你,一直到尽头。”
  
  “嗯嗯……”冷宣萱眸子里,有亮晶晶的光闪动。
  
  少顷,两道目光对视,渲泻两抹深情。
  
  圆月之下,似乎有远古之音幽幽响起:“经历过无比深广的沧海,别处的水再难以吸引我。除了云蒸霞蔚的巫山之云,别处的云都黯然失色——”

 

(全书终。谢谢欣赏!)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戏墨堂主 4 0

写的真好

07月06日 15:05

07月06日 08:54

07月06日 08:53

推荐文章

合集

除却巫山不是云

合集

共115篇

总阅读

596028

总评论

144

总获赞

1581

总分享

280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