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异闻手札·“僵尸”



前序:

我有个表姐,是我姥姥她们那一支传下来的表亲。

小时候每次回郑州老家,我总会在她家借住两天,每当我俩凑到一起,她就喜欢拉着我看DVD盘。

她是个喜欢刺激的人,最好看恐怖电影,尤其爱看林正英演的僵尸恐怖片,经常把我吓得晚上不敢一个人睡觉。

前年她嫁了个家境不算殷实、长相也不是很出众的男人。

闹婚礼的时候,我偷偷问她说,你到底看上我这大表姐夫哪点了?

“他救过我的命呀。”

1

很多人不信鬼神,因为绝大多数的人没有见过鬼神。

生在涩会主义阳光下的三好青年都杜绝封建迷信,其实我也差不多。

虽然家学有道教的渊源,但无论是我姥爷还是在武当修道的师兄们都在叮嘱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学习期间,不搞对象。杜绝迷信,相信科学。

老实说,每次看他们手拿拂尘跟我说要将科学的时候,我总觉得下一秒他们就要御剑上天,跟太阳肩并肩。

小的时候,我经常听别人讲起我师祖的故事,其中就有几则与僵尸有关的故事。

我师承这一支有个官名,叫“香火司”,大体上就跟古典文学里什么文曲星君、武曲星君之类的差不多,都是道教封下来的官职。

很多有道行的道士都有官职,比如说茅山的一些门派、以及张道陵传下来的天师府中很多德高望重的道士都持有大印,像是画一些镇宅保身的符咒的时候,经常会在符纸上盖戳,跟写圣旨似的。

在众多耳熟能详的灵异产物里,僵尸绝对算是名头最响的。

公为人知的,是经常出现在林正英电影里的清朝僵尸。

小时候表姐拽着我看恐怖电影,着实给我心里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一段时间里,我甚至以为僵尸是清朝的特产,同时随着后来长大,眼界变得开阔,我也开始好奇,为什么僵尸的形象都是清朝官宦模样,以及为什么一直都没人真正见过僵尸。

曾经有科学家试图用科学解释鬼神,认为一切都是在磁场的异常影响下,产生的变化。

这个猜测,不予置评。

现代大众眼中的清朝僵尸,最早是盛行于港台拍摄的恐怖电影,尤以林正英的电影为主,“僵尸道长”的流行让清朝僵尸形象深埋于人心中。

这就好比《午夜凶铃》里贞子白衣女鬼形象太过深入人心,以至于很多人都觉得只要是女鬼,就得穿白衣。

毕竟穿超短裙的女鬼可能不够吓人......

在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里记载过僵尸的特征“白毛遍体,目赤如丹砂,指如曲勾,齿露唇外如利刃类接吻嘘气,血腥贯鼻。”

有人认为,这是把死尸的腐烂过程跟狂犬病结合出现的谬误。

在道教的传统中,僵尸往往不被称作僵尸,根据各地民俗不同,四川管僵尸叫罗刹,云贵一代管僵尸叫草口大王或者是草狗大王,京北一代管僵尸叫走尸或者起尸。

盗墓小说里管僵尸叫粽子.......端午节表示很冤。

现代文学里经常认为僵尸的鼻祖是女魃,这一点无法考证,毕竟中国神话体系十分驳杂。

在《山海经》一书中记录有奢比尸、窫窳尸、夏耕尸等等,以及最著名的诈尸之王“刑天”。

在民间记载的传说中,僵尸的形象则更市井了一些。

《太平广记》中记录了一个申天师助赵云容炼形的故事。

说是魏晋时期有个叫申远之的奇人,这个人十分擅长方术,能修真练气,经常跟三五好友一块切磋术法。

当时魏晋的皇帝听说这样一个奇人,就将其任用,每次皇帝出游,都会让这位申天师随奉左右。

这个魏晋的皇帝贪图享乐,每次出游也不带兵卒,就带着申远之和几个宫女嫔妃。

其中有一个宫女叫做赵云容,被皇帝命令陪侍在申远之左右,侍奉茶药。

皇宫里的妃嫔哪有丑的,申远之也是个正常男人呐,有个小美女日夜陪伴,他自然对其也新生好感。

有一天,申远之掐指一算,就跟赵云容说了。

说:“我是生死看淡,不服就干。但是你恐怕是命不久矣了,就要嗝屁了,你自己掂量着办。”

赵云容听完,啪地就跪下了,很快啊。

然后一把鼻涕一把泪就嘤嘤嘤哭,说:“我能侍奉大仙你,死也值了,就怕你伤心,巴拉巴拉。”

申远之很感动啊,表示,年轻人你不讲武德啊,求人就求人呗,还打感情牌。

最后架不住心软,申远之就送给赵云容一枚绛雪丹,并告诉她:你死的时候含着这个丹药,然后找个山洞一躺,百年以后你还能复活。

赵云容听了他的话,就照做。

果然,百年以后,赵云容真就活了过来。

这时候申远之还尚在人世。

他教给赵云容的办法,就是所谓的“太阴炼形”。

这个词可能比较深奥,换个通俗一点的说法,太阴炼形就是民间传说的“养尸”。

赵云容,其实是申远之养的僵尸。

跟电影里的僵尸形象不一样,在道教的民俗传说里,真正意义上的僵尸并不是那种没有心智、会四处袭击人的怪物。

除了《子不语》和《阅微草堂》等古书中记录的诈尸型的怪物,绝大多数见于古籍的僵尸都是通过“养尸”方法炼就出来的类似于精灵妖怪的存在。

某种意义上,跟东北的五仙相差无几。

甚至有些“僵尸”神通广大,自称作“地仙”。

福建地区有一位民间信仰神,被称作“陈十四娘娘”,俗名“陈靖姑”。

有关于陈靖姑的故事很多,比较流行的有陈靖姑斩白蛇、陈靖姑斩长庚鬼。

其中,长庚鬼也是一个通过太阴炼形法造就的僵尸。

说是,数百年前,有个人知道自己要死了,不知道从哪里听来了太阴炼形法。

于是就自己尝试炼制出了丹药,并择穴而眠。

过了数百年,这个人尸身不腐,并还魂重生。

自称是“地仙”。

但由于这妖魔经常神出鬼没,而且将附近的幼年孩童以及家禽家畜掳走,于是人们都很怕它,称其为“长庚鬼”也有说是“长坑鬼”。

叫什么不重要。

这个长庚鬼跟当地的白蛇妖结盟,祸害生灵。

当地有一位身负异术的女侠,名叫陈靖姑嫉恶如仇,闻讯提剑就去追杀这两个妖魔。

她先是追上了长庚鬼,一番争斗之后,陈靖姑一剑砍掉了长庚鬼的头颅。

然后飞云追赶白蛇,她砍了白蛇的头,但没能杀死白蛇,白蛇的身体躲进了山洞里。

这个时候陈靖姑已经有孕在身,但她仍不退却,坐在蛇头之上守株待兔,最后因为体力不支,坐化在蛇头之上。

当地人民敬仰她,供奉其为陈十四娘娘。

先前被陈靖姑斩杀的长庚鬼并没有因此而死去,身体逃亡流窜,过程中杀了一个妇人,并将其头颅接上,然后远遁海外,后来其还开山立派,成了民间一个法教宗派。

2

讲了些许流传古籍中的“僵尸”异闻,说两个近现代的吧。

说起近代最有名、流传度最广的可能要数网上很有热度的1995年成都僵尸事件。

我最早听说这个故事是在贴吧的论坛上,看到这个帖子的时候,离1995年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但是网上讨论的热度依旧很火。

比较广为人知的版本是说,1995年成都的某处工地,在施工的时候,从地下挖出来三具身穿清朝官服的不腐尸骸。

当时负责工程项目的公司联系了当地的考古教授朱教授,朱教授看到这三具不腐干尸,立刻想到了湘西的赶尸人,于是要求暂时把三具干尸储存到仓库,等第二天送到省博物馆。

然而,就在这天晚上,出事了。

那三具干尸居然不翼而飞了!

随后,不知从哪传出僵尸复活的谣言,一时间闹得人心惶惶。

另一方面朱教授协助警方调查干尸的去向,最后在一个盗墓团伙的基地发现了被盗走的两具干尸。

但是仍然有一具下落不明。

直到多年以后,那具干尸在外国被展出,才知道已然有一具干尸被倒卖。

虽然95年成都僵尸事件是子虚乌有的谣传,但是民间并非没有过闹僵尸的先例。

这件事发生在上世纪的80年代。

3

这件事是我听一个从四川迁入河北的邻居讲起的。

在四川本地有不少关于“罗差”的传说,说罗差是一种怪物,专吃小孩。

其功能基本跟大灰狼差不多,一有小孩不睡觉,就吓唬小孩说罗差要来抓人了。

罗差,其实就是罗刹的方言叫法。

南方派系的道教称僵尸就作罗刹。

看过《西游记》的,在孙悟空被捉入地府阴曹一段中提过罗刹鬼,就是指的僵尸。

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发生在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

事情发生在四川绵竹边陲的一个小村。

村里有个年迈的老头,名字叫钱老本。

钱老本是个鳏寡孤独的老头,一辈子没娶上老婆。本来当初有个婆娘跟他要好,结果钱老本去朝鲜打仗,回来发现那婆娘已经嫁给了当地一个小农。

钱老本这个人,要说人品也不算坏。早年他参加过几次大战,壮士出川的时候,他也在队伍里。

但是出川的路上,他所在的师团碰上了当时的滇系军阀龙云手下的一支部队,龙云手下的部队向川军借人。

川军慷慨解囊,把钱老本所在的一个连借给了滇军,自此钱老本就跟着龙云打仗。

后来钱老本成了为数不多返乡的幸存者。

他这一辈子,占了个财齐人不齐。退伍以后,钱老本靠着发下来的抚恤金开了家小饭店赚钱,倒是攒了不少积蓄。

可是,他一辈子也无儿无女,最后把钱都缴了当地,自己留了点办后事的钱,弥留之际委托邻里代他安排死后的安葬。

要说起来,钱老本自己其实也没什么牵挂。

可能唯一的遗憾,也就是没能有情人终成眷属。

钱老本自己是个铁汉子,虽然说有点钢铁直男,但是平时广结善缘,大家都知道他死了没人照顾,所以自发的来参加钱老本的葬礼。

据那位讲故事的邻居说,他们老家有一个习俗。

即,在人死后的两天,棺材先不封死,只在尸身上盖一层白布,为的是方便来人瞻仰遗容,有人来送的时候,主持葬礼的人就在旁负责揭开白布,以供来人见上亡人的最后一面。

钱老本葬礼当天来的人很多,绝大多数都是村里的人以及钱老本的战友。

来看望他的人络绎不绝,直到傍晚,人才有所减少,最后来看钱老本的,是个女人。

准确的说,是个已经花甲的老妪。

不过老婆婆虽然年迈,身体也还是健朗,尽管皱纹堆磊,也能看得出年轻的时候是个俏丽的人儿。

见到钱老本遗容后,那老妪潸然泪下,最后哭得泣不成声,以亲人的礼节在钱老本灵前叩拜,并提出要给钱老本守陵。

当时给我讲故事的那个邻居年岁也才20出头,那位邻居的长辈曾经被钱老本在战场上救了一命,邻居代家里的老人给钱老本守灵,算是报恩。

说来也是巧,在老妪拜完钱老本,被人领着上了前厅以后,外面突然挂起了风。

要知道,当时那还是仲夏时节,天热的不行。

可是据说当时挂的风十分的湿冷,就像是秋冬时候的冷风。

风挂起来不久,负责葬礼一条龙的一位伙计突然跑到前厅,哆哆嗦嗦,还略带哭腔说是死活不愿意在后堂看着了。

别人问他,他也怎么都不说。

最后负责首领的几个爷们干脆结帮去后堂看看。

结果,这一看不知道,再看吓一跳。

揭开白布,他们发现,钱老本竟然流眼泪了!

这可把当时在场的人吓坏了,几个在场的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时候还是负责办葬礼的老头经验老到。

就问在场的人钱老本有没有什么牵挂的东西。

了解钱老本的都知道,他这个人豁达的很,牵挂后悔可以说是没有,要说真有什么遗憾,那也就是没能娶上媳妇。

再一问,又知道前厅的老太年轻的时候跟钱老本两情相悦。

负责葬礼的老头,咱就姑且称他为老王吧。

老王就张罗着,把那老妪请到后堂,然后悄声告诉在场的两个年轻人,一人手里攥着打火机,但凡出事,立刻点上火连屋子一块都烧了。

没过几分钟,前厅的人就陪着老妪来到后堂。

刚一到后堂,老妪扑通一声就跪在棺材前放声痛哭。

这时候,周围的人看到老王脸色都变了,不光老王,之前那几个来灵堂查探的人全都脸色煞白。

其中一个后来偷声告诉其他人,说是刚刚老妪进来的时候,钱老本居然又流眼泪了!

这可是把在场的人就吓坏了,于是大家手忙脚乱的在火盆里点上火,给钱老本烧钱祷告,还派人赶紧去纸人店里扎一个女纸人,和两个小孩模样的纸人,说是代替妻女下去陪伴钱老本。

按理说,该做的也做了,纸钱纸人也是都弄了,这事也应该结束了吧。

并没有。

因为先前出了这档子事,所以主持葬礼的老王决定,让所有女人都回家去,留下壮年的小伙子守灵,说是小伙子阳气足,镇得住事情。

说起来也是稀奇,本来这时候院子里正刮着风,待女人全走了以后,那风竟然跟着就远去了。

说话间,天就黑了,守灵的人多,他们也就轮换着来。

到了后半夜的时候,正巧轮到我那个邻居和几个人在场守夜。

晚上,人总是容易犯困。

守灵的那几个人先是打了会牌,然后爬在桌上,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到了也不知道是几点,反正夜色已经很深很深的时候。

邻居跟另外一个小伙子都听到了什么声音,拖拖拉拉,好像是有人在穿鞋下地的声音。

本来俩人一开始都没当回事,后来又一想,这不对啊,这是灵堂啊。

他们四个人都趴着呢,也没人脱鞋,躺着的不就只有一个死人吗?

但是这声音又确实挺真切,不光如此,随着声音响了一小会后,还传来低沉的咳嗽声。

这就把他们两个人给惊醒了。

他们俩人起初是眯缝着睁开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下——

他们看见有个影子,坐了起来——

两人登时就惊醒了!

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可是,等他们站起来以后,发现死尸好好躺在里面,墙上的投影也不见了。

这一下可是把俩人给惊出一身冷汗。

两个人也不困了,把另外俩人叫起来,告诉他们这件事以后,四个男人也不敢睡了,全身心地把注意力放到麻将上,打了几个小时的麻将,一直挨到天亮。

到了第二天,邻居他们两个把这事跟老王一说。

老王想着,也许是钱老本想取看看情人。就带人去老妪家里看看情况,谁知道到了老妪家里,他们发现老妪卧病在床。

并且脖子上出现了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咬得齿痕。

老王也是知道事情不对劲,立刻就安排下葬。

那时候跟现在不一样,有的小地方不流行火化,讲究入土为安,要求风光土葬。

人们敲锣打鼓办了一场风光葬礼,把钱老本入土为安。

这件事本以为就此结束了。

但是紧接着的事情发生在半个月后。

这次死的,是钱老本的那个旧情人。

而这一天发生的事情,比之更是可怕。

第一天同样是瞻仰遗容,本来没什么。

可是就在第二天的傍晚时分,老妪的小孙子不知道从哪里抱回来一直黑白花的猫。

当时负责葬礼的还是老王。

喜欢看灵异故事的都知道猫是通灵的,死尸碰见猫就有可能诈尸。

老王那也是身经百战的人,就把这黑白花的猫给抱走丢掉了。

老妪的小孙子那时候才几岁,小孩一听猫没了,坐地上就大哭。

老王本来也是好心,拿了只小黄鸭给小孩玩。

小孩一捏鸭子,嘎嘎的,倒是被逗笑了。

然而,鸭子没叫两声,那只黑白花的猫突然从放上窜下来,抢走了小孩手里的黄鸭子。

这回有几个人在后堂守灵,突然就听见灵堂里有人大叫,紧接着守灵的人脸色煞白,全从灵堂里退了出来。

负责葬礼的伙计颤颤巍巍过来叫老王。

老王到了灵堂一看,差点吓得坐地上。

本来已经死了的尸体,坐起来了!

这里其实很多人对诈尸有一个误区,那就是普遍人都以为诈尸就是尸体活了,像活人一样从棺材里坐起来。

其实不是。

人死之后,血液不流通,身体是僵硬的。

诈尸之后的死人基本上就跟弹起来的折叠床一样,是笔直的弹起来。

我也见过诈尸的情况。

有点类似这个邻居给我讲的故事。

那是老家一个亲戚去世,当时我也是年纪小,跟着姥爷去参加人家葬礼,那人是我姥爷一个表妹。

当时是因为天上正有一只鸟过去,起了尸体的气。

然后灵堂就诈了尸,那个情形长这么大,我也没忘。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理,还是气泄大了。

尸体先是反弓起来,就是腰部向上顶起来,就像跳舞耍杂技下腰。

随后尸体就像装了弹簧,一个鲤鱼打挺,腾地就坐了起来。

当时有人甚至直接就被吓哭,包括我在内。

言归正传,老妪诈尸可是把在场的人都给吓坏了。

连老王也没见过真诈尸的。

有几个小伙子上前,想把老太摁回棺材里,谁想到根本搬不动老太的四肢。

最后,老王说给烧烧纸,祷告祷告试试。

待他们烧去一沓纸说了些好话,老太的尸体便突然后仰,倒回棺材里。

到了次日清晨,老妪被下葬在祖坟。

送葬的人都散了回去,说这事以后谁也不许提。

就这样,葬礼算是办完了。

这一天,村里的人也基本都是在提心吊胆中过去的。

可是到了第二天,吵醒人们的,是村里的喇叭。

是村长通知说,村里丢了人了。

丢的,便是老太年幼的小孙子。

村里的人赶紧大肆搜寻,但是找了一天,直到天黑,也没个结果。

心说,可能是让人贩子拐跑了。

孩的爹妈哭得是稀里哗啦,哭晕过好几次,但是也无计可施。

打这起,村里就不太平了。

不仅偶尔丢小孩,更诡异的是村里养的鸡鸭、猪牛,隔三差五就死一两只,而且都像是被什么野兽给咬得。

村里的流言就传开了。

最后,村长决定来个守株待兔。

叫上村民连夜蹲点。

到了三更时分,果不其然就听见从郊外传来脚步声。

而且脚步声特别快。

当时我那个邻居也在蹲点的几个人之列,他们想的是,总算抓到这个贼了,这回非弄死他不可。

等看那个影子走进了,埋伏的几个人就蹦出去。

用手电照那个人影。

结果,这一看,在场的几个人差点魂飞天外。

站在那里的,是已经死去的老太。

她站在那里,低垂着头,身上穿着寿衣,脸上、手上全都是白色的绒毛。

看那个老太正往村口养鸡的窝棚去,几个年壮的小伙子想上前拦住,谁想到老太的力气奇大,轻描淡写一撞,就把几个二十多岁小伙子给撞翻在地,半天爬不起来。

最后村长一咬牙,让人拿着火把汽油过来,连着鸡窝棚一块给点了。

有人说,火焰里还听到有人在哀嚎,叫着三个字

“钱老本!”

“对了,你们有没有觉得之前葬礼的时候跑过来那只猫,脸上的黑白花特别像钱老本的脸?他的脸不是有一半被炸伤了吗?”

“村长!村长!求您帮帮我,我家的小儿子,丢了!您看,我还捡到了一只鞋。”

“这是,一只男式的寿衣鞋?!”

尾声

“那后来呢?”故事结束,我问邻居。

“后来,我听说有个道士碰巧从我们那过,说我们那闹罗差了,最后帮我们给收了。”

“啊?怎么收的?”

“这门道我哪懂?你问你姥爷。”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3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7月11日 09:53

  • 阿笙哥  : 🤝🤝🤝

    2021-07-08 17:16 0

07月08日 16:11

推荐文章

合集

民间异闻手札

合集

共7篇

总阅读

101430

总评论

9

总获赞

67

总分享

2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