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花花草草都是菜》:白花
秋月
发布于 2021-07-23 · 2.8w浏览 3回复 15赞

早晨出门上班,公交车上买菜回来的老人家手里拎着一大袋白花,想是城郊的山民天还没有亮就去山里摘下来的。恍然想起,春天了,是吃花的季节,玫瑰鲜花饼,金雀花烘蛋,棠梨花炒腌菜,核桃花炒腊肉,石榴花炒韭菜等,各个餐饮公司都会在这时候张罗着鲜花野菜美食节。

 

这些花菜对我们云南人来说,已然普遍,并不稀奇。白花嘛,这个时节,家乡漫山遍野都是。据说有很洋气的名字,白花羊蹄甲,白花洋紫荆,我们就直接叫大白花。春天的上山采茶,下山的时候如若天色还早,也就顺手采一些白花。

 

上山采茶又采花,很多人会觉得这是山野趣事,其实并不。春茶如若不赶快采下来,就变老,而采白花,无非是因为白花可以吃,给并不丰盛的晚饭多加一个内容。春茶时节也算是农忙时候,哪有时间去做各种精彩缤纷的白花美食,所以小时候吃白花,吃得最多的,是白花炒豆米,白花煮腌菜汤,让我一度以为,白花只可以做成这两种菜。

 

新采的白花也不能马上就吃,得先剔去花蕊、花托,单留下花瓣,甚至不用清洗,丢在滚水里焯两三分钟后捞出,再重新泡到清水里,第二天才可以吃,或者滤干挤净水份,摊开晾在筲箕里。晾干的白花已经卷缩成条状,颜色也由雪色变成了浅褐色,可以将它们收储起来,吃的时候再像泡海带和木耳一样泡开,煮汤,炒腊肉和凉拌都行。

 

以前我们家几乎不晒白花,今天采回来,明天吃,都是吃应季。叔叔从家乡到昆明来看望我和妹妹,会将白花煮好漂洗过,分装成小袋小袋,放到冰箱里,每次拿出一袋来,让我们尝尝故乡的味道。白花的味道清香甘甜,用不同的汤煮出来也是口味各异,新鲜骨头汤或者火腿汤煮白花,都别有一番滋味。

 

白花啊,可能是小时候吃得多了,并不觉得是多好吃的东西,但是看见了会让人产生亲切之感。从前跟着家人去山里,站在白花从中,人还没有树高,头上戴着狮子藤环,大片的白花开得灿然,就等着我从这一株窜到那一丛,有时晨露还没有退去,指尖触碰到的花瓣微凉。目光所及,都是绿树丛中星星点点白花,俏生生开放着,从来没有采完过,到现在又想起,恍惚还觉得昨天的事。

 

下班的时候我也去菜场转转,摊主守着一堆的白花说,天快黑了便宜卖给你,5块钱给我塞得满满当当一袋子,因为第二天周六有大把时间鼓捣,拿回家拣拣洗洗煮过用清水泡着,仿佛一菜盆触手可得的云朵。

 

抓一把来像捏饭团一样将水份捏干,用三德刀切细,豆腐也抓细成末,配上小粉和肉泥,撒小盐,捏成白花豆腐丸子,油炸之后再用肉汤煮白花丸子汤;或者将鸡汤打散,放胡椒粉和撒细盐,调一些白花,做白花烘蛋;蚕豆剥出豆米,与白花一起煮鲜肉汤或炒吃,一天快要结束,终于有了一桌白花宴。

 

对了,大白花是杜鹃花属。想不起是什么时候,昆明开始有鹃花节,每到这时,本来游客稀少的公园会突然人满为患,我因为住得近,又贪图公园的空气清新,锻炼的同时也顺便饱饱眼福,看到马缨杜鹃,毛叶杜鹃、映山红等各种品种的杜鹃开得很是热闹,花色有白色、粉色、红色、紫色、黄色、玫红等,比家乡的丰富多了,家乡的杜鹃颜色,不过两三种。但是,山野的杜鹃和公园的杜鹃比起来,公园的秀气又娇气,莫名就觉得公园这白色的杜鹃吃起来一定没什么味道,连去捡掉下来的白花拿回家做菜的心思都没有。

 

家乡的大白花,是有味道的,闻起来有自己的清香,吃起来涩。至今还记得那种被现在人们称为“黑暗料理”的吃法,那时上山采茶会带“晌午”,饭盒里是白饭和腊腌菜,荤菜很少带,怕会招来蚂蚁。吃“晌午”的时候,就去采一捧大白花来,白白的花瓣包上腊腌菜,像韩国料理里生菜包五花肉那样。太阳辣辣的,人被晒得有些昏昏然,白花包着腊腌菜吃进嘴里,酸涩酸涩的清爽。

 

每年初夏,白花的季节如约而至,我就想起那时的那种味道来,腊腌菜也是从家乡带来的,白花不敢不清洗就吃,一片一片择进清水中,漂洗过还用盐水泡过,才沥干了包腊腌菜,还是非常期待从前的那种味道的,咀嚼之间,避之不及的失望。这滋味太勉强,让人有种被抛弃的感觉,有点小受伤。

 

旧日同窗发来上山采黄萢的照片,一种黄灿灿的浆果,昆明人叫金锁莓,问我还记不记得那时?怎么会不记得。那时可真好,天蒙蒙亮就上山摘白花采黄萢,蕨草上的露水很清凉,太阳热辣起来的时候,就摘一片最大的叶子,围成小锥形状,去接山泉水喝。提箩里是一半黄,一半白。山中往事慢慢晕开,轮廓模糊了,到最后只剩下惆怅和遗憾满心。花朵当然是初开的好看,情义却是旧了的最好,和无法复制的滋味一样。

 

喜好美食料理的朋友来问我大白花怎么做最好吃,我觉得要做法保险又好吃的话,有两种,一种是煮豆米汤,一种是用腊肉来炒。干蚕豆泡发之后,剥去壳,和白花一起煮了汤,泡饭最好吃;用腊肉炒是因为野菜野花都有些“寡”,所以油要大。“寡”的意思就是清汤寡水,佐料少,没有味道,白花白得纯粹,看起来就不是一种有滋味的花。

 

白花还会让我想起一位病友来,有次住院,她是我的邻床,说话细声细气的,因为是第一次做手术心里有点害怕,她是刚做完手术,安慰我说不要怕,做起手术来什么都不知道。很寻常的认识和交流,我做完手术出来她已经出院,会记得她是因为她的名字,叫白云花。很有意境的名字啊,一树一树花开默默,一朵一朵清白安逸。

秋月
浏览 2.8w
15
相关推荐
最新评论 3
赞过的人 15
评论加载中...

暂无评论,快来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