缉毒一一特殊任务 第四十二章

四十二章  跟踪                                早晨,太阳刚刚出来。宾馆外面冷冷清清的,除宾馆的保安在巡视外,再没有什么闲杂人员。 王绍军和李亚平从外面开车回来,正准备把车开进停车场,远远地就看见巴桑慌慌张扬地从宾馆里出来,站在门口张望。“王绍军!你看!” 李亚平奇怪地看着巴桑。王绍军也感觉巴桑的举止有些奇怪,便把车停下来,两人透过车窗,一起在观察巴桑。一辆出租车开来,在距离宾馆十米开外的一个商铺停下来。“喂!出租车!喂!出租车!”巴桑大声朝出租车司机喊,一边频频地向出租车司机招手。出租车司机按了几下喇叭,等客人下了车,很快把车开过来。巴桑不等出租车停稳,就急急忙忙地上前,打开车门,钻了进去。出租车马上开走了。李亚平“这家伙慌慌张张地干什么,像被人追杀似的。”    李亚平推开车门,正准备下车,被王绍军一把拉住。    “亚平,等等!你看!”王绍军用目光向李亚平示意。    蓝莉匆匆忙忙地从宾馆里跑出来,也站在门口向一辆过路的出租车招手。出租车开到宾馆门口,在蓝莉面前停下来,蓝莉也上了车。蓝莉乘坐的出租车尾随巴桑乘坐的车开走了。   “这夫妻俩搞的什么鬼。”李亚平疑惑不解地对王绍军说。王绍军也猜不透巴桑与蓝莉捉迷藏一样,到底在搞什么鬼,他疑神思索片刻,果断地说:“我们跟上去看看。”王绍军把车调过来,加快车速,追赶前面的出租车。巴桑乘坐的出租车离开宾馆后,一路在大街上行驶。巴桑坐在车上,一直神秘兮兮地在打电话。蓝莉乘坐的出租车跟上了巴桑乘坐的出租车。蓝里手里抱着个挎包,一直盯着巴桑乘坐的那辆出租车。王绍军的车悄悄跟上来,紧跟在蓝莉那辆车后面。巴桑在电话里与人争执起来,争执一会,他说话的口气又平和下来。巴桑:“还是你出来好,你那里戒备禁严,我进不去的。”对方说了句什么 。巴桑又说:“即便进去了,不是就暴露了!”……巴桑:“会面的地方一定要隐蔽。”……“那个女人……哼……我会的……” ……“那好吧!”巴桑说完,这才挂断了电话。巴桑心神不宁地坐在车上,东张西望。他忽然从倒车镜里发现,有一辆出租车跟在后面,蓝莉就坐在那辆车上。巴桑紧皱眉头,暗自骂了一句:“妈的!臭婆娘!”巴桑坐在副驾驶位上,他接着拍了拍司机的肩膀:“师傅!我要去会另外一个女人,可我老婆在后面那辆车上盯着我,你在城里边绕一绕。”司机看巴桑一眼,直截了当地问:“那车钱你怎么付?”巴桑:“你只管绕,车钱我双倍付给你!”司机:“行!”他又补充了一句,“我早就发现后面那辆车跟着我们了。”司机转了个弯,把车开到一条背静的街道。蓝莉乘坐的那辆出租车也转了个弯,紧紧跟在后面。蓝莉用一方手帕遮着脸,灰白色的小眼睛紧盯着巴桑。王绍军的车也转过弯道,跟了上来。王绍军和李亚平都戴着墨镜。王绍军还在头上扣了一顶太阳帽。巴桑乘坐的车忽然慢下来,像一只蜗牛在街上爬。蓝莉乘坐的出租车也慢下来。为了避免暴露,王绍军干脆把车开上前去,在路边停下来。 王绍军和李亚平都盯着后面的两辆出租车。巴桑乘坐的出租车忽然加大油门,赛车似地猛冲上前。蓝莉感觉巴桑可能已经发现她了,可她还是吩咐司机:“加大油门跟上去,别让他把我们甩了!”蓝莉那辆车的司机也加大油门,追了上去。王绍军也发动起车子,紧跟上去。两辆出租车赛车似的在街上跑,引得过路的行人奇怪地回头张望。王绍军仍跟在后面,却与两辆出租车保持一定的距离。巴桑乘坐的车忽然又慢下来。蓝莉乘坐的车也慢下来。王绍军仍保持一定距离跟在后面。三辆车又都来到市区的大马路上。前边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商场,巴桑吩咐司机:“师傅,麻烦你在商场门口停下车。”司机把车停在路边。蓝莉乘坐的出租车也跟着停下来。巴桑下了车,站在车旁边点燃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慢慢地吐出来。蓝莉坐在后面的出租车上,用手帕遮着脸,盯着巴桑。巴桑忽然把烟扔在地上,用脚踏灭,一转身,快步朝前,进了商场。蓝莉也急忙下车,跑步进了商场。蓝莉刚走进商场,巴桑就从商场另一道门出来了。他跑步来到出租车前,打开车门,迅速钻进了出租车。巴桑乘坐的出租车快速向前驶去。蓝莉发现巴桑又上车走了,马上折回来,钻进出租车。“追!”蓝莉还没坐稳,就吩咐司机。司机马上开车追上去。王绍军刚准备启动车子跟上去,他的手机忽然响了,他急忙拿起手机接电话。电话是蒋晓涛打的,他让王绍军和李亚平马上到他那里去一趟,说完他没做什么解释就把电话挂了。王绍军斟酌了一下,放弃了跟踪,开车朝蒋晓涛办公室去了。 在城区,出租车怎么跑也跑不了多快。巴桑乘坐的出租车没跑出多远,蓝莉的出租车就跟了上来。巴桑有些焦躁起来,不停地咒骂蓝莉。蓝莉坐在后面的出租车上,她不再用手帕去遮挡脸,她知道巴桑已经发现她在跟踪,干脆就明目张胆地跟踪。巴桑的电话响了,他拿起电话来看了看,抢先说了一句:“我马上就到了!”接着就把电话挂了。巴桑的司机回头看巴桑一眼,慢吞吞地说:“你这么跑也不是办法,我知道前边有一个厕所,有两道门,前边的门在一条街上,后面的门在另一条街,你可以到那个厕所去,从前门进,后门走。”巴桑一听,高兴地:“就到那个厕所去!”司机把巴桑拉到那个厕所,在路边停了下来。蓝莉乘坐的出租车也在后面几米远处的路边停下来。巴桑吩咐司机:“师傅!我下车进厕所以后,你在路边等一会,多等一会你再走!”巴桑把钱付给司机,进了厕所。巴桑乘坐的出租车还在路边等着,司机坐在车上大声地打电话。蓝莉乘坐的出租车也还在路边等着,蓝莉坐在车上盯着男厕所的门。巴桑从厕所另一道门出来,另外打了一辆出租车走了。原先拉巴桑的那位司机打了一通电话,发动起车子,走了。蓝莉不见巴桑出来,才知道上当了,急忙又上了出租车。“追!”蓝莉吩咐司机。司机为难地:“人都不知道去那儿了,我们上那追去?”蓝莉想想,拿出手机拨巴桑的电话。巴桑坐在出租车上,电话忽然响了,他拿起电话,生气地说:“我说了我马上就到了!”电话仍是通的,对方不吭声,也没有任何反应。巴桑猜测电话可能是蓝莉打的,马上把电话挂了。蓝莉马上把自己的手机定位系统拿给司机看。司机说:“就在天桥附近,离这儿不远,我们可以抄近道过去。”司机发动起车子,向前驶去。巴桑乘坐的出租车在人行天桥下停住了。巴桑下了车,戴上墨镜,四周看看,急匆匆地走上了人行天桥。 蓝莉乘坐的车就停天桥的另一边。蓝莉身子探出车窗,用一部微型摄相机把巴桑的行动摄了下来。    蓝莉接着也下了车,随巴桑走上人行天桥,躲躲闪闪地跟在后面。    巴桑走下人行天桥,在一家茶楼门外站住,他慢慢地点一支烟叼在嘴上,到处张望了一会,才匆匆转身进了茶楼。    蓝莉躲在一根电杆后面,摄像机对着巴桑,把巴桑这一连串可疑的行动摄了下来。巴桑进了茶楼,在一楼逗留一阵,又上了茶楼二楼。一个服务员走过来问巴桑:“先生是不是约了一位小姐?”巴桑:“是的!”服务员:“先生这边请!”服务员把巴桑带到一个隔子间,就看见手臂还吊在绷带里的林雨莲已经坐在隔子间里了。巴桑也不说话,就在林雨莲对面坐下来。蓝莉也来到茶楼二楼,她很快就发现了隔子间里的巴桑与林雨莲。蓝莉向刚才那个服务员招招手,服务员马上走了过来。蓝莉悄悄塞了一百块钱给服务员,对她耳语几句,服务员便转身下楼去了。巴桑与林雨莲悄悄地商量什么,两人不时争执几句。蓝莉躲在另一个隔子间里,暗中把摄像机镜头从缝隙中对准了巴桑与林雨莲。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