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昆明信息港 下载客户端 关于彩龙 论坛须知

赤子心 第十九章 化解幼儿园房租纠纷

  数十年前的卷宗堆在一起,散发着微微的霉味,石恒戴着口罩,正在按年度分门别类,整理数年的人民调解卷宗档案,却被袁一拉了出来,“快快,快来,再不去现场制止,小朋友搞不好得遍地跑了,我们得去安抚小朋友。”

 

  上午九点不到,与滇区矛盾调处中心一墙之隔的私立贝贝幼儿园门口,来了一辆蓝白相间43座的载客客车,司机一个横刹,用车身堵住了幼儿园大门。一群衣着各异、身份不明的壮汉从车上下来,一部分留在了幼儿园外,一部分强闯幼儿园,在他们的言语威胁之下,几个前来询问情况的老师被迫离开幼儿园,见此情景,园内的老师则关起教室门,好好守护着小孩子。

 

  被迫离开的老师们站在幼儿园的七彩大门外,局促不安,街道上,迅速围起来一圈看热闹的人群,众目睽睽之下,侵入者用自带的大锁锁住了幼儿园大门。教室里,有的小朋友脸色发白,有的小朋友好奇的问老师:“这是要玩捉迷藏游戏吗?”有个小孩兴奋的冲了出来看热闹,老师把这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皮猴提回来教室。因为,有几个老师被挡在了门外,老师力量明显不足,个别教师里孩子乱蹿,其他教室的老师,谁有空就去盯守一下,在老师的齐心努力下,幼儿园目前仍在正常运行。

 

  匆匆赶来的园长怀疑是房东所为,当即向派出所报警,110尚未出警。袁一已经带着石恒来主动了解和介入纠纷调处,他们经过向闯入者了解情况,幼儿园已拖欠房主数百万元房租。房主有备而来,带着数名彪形大汉,一半大汉身上还有纹身,有的是猛虎下山,有的是骷髅头,有的是关公,有的是龙......

 

  “你们这样吓到小朋友不好的。”石恒彬彬有礼的劝离大汉们,大汉们看看他胸前的人民调解员徽章,白了他一眼,不发一言,抱着手,一列站开,守在幼儿园大门前,110警察来了,都不挪开。

 

  房东理直气壮地对警察和人民调解员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他没付我房租,我在自己房子的门口停车怎么着了?”

 

  在大家的反复劝说下,房东示意壮汉们将幼儿园大门打开,为了以防万一,警察和调解员也站在门口维持治安。此时,正值幼儿园上午闭园时间,有部分家长已前来接孩子。部分家长听闻债务纠纷后,担心幼儿园无法继续正常营业,影响自己利益,就到幼儿园办理退费,此事经过幼儿园家长微信群的发酵,一传十十传百,越来越多的家长排着队前来退费。另有三个幼师担心工资问题,也到财务处申请办理辞职手续。

 

  园长一个头有两个大,既要安内,又要处理好同房东的关系,园长向石恒和袁一出示了与房东签署的房屋租赁合同,合同约定:“租赁期自2010年12月1日至2020年11月30日止,租金从第三年开始每两年按上一年的租金递增3%。租赁期间,乙方(幼儿园)违约,甲方(房东)有权终止合同收回该房屋,乙方按照合同总租金的1%向甲方支付违约金。”房东认可了这份租赁合同,同时,说幼儿园只支付了部分租金,一直拖欠租金至今,自己这样做也是忍无可忍了。

 

  因为不少人在园长办公室门口探头探脑,影响纠纷调处,袁一建议房东将带来的人撤走,同时,房东和幼儿园园长一起到滇区矛盾调处中心参与调解。房东依然没有撤走堵门的大客车,却同园长一起到了矛盾调处中心。没多久,幼儿园法律顾问、房东代理律师以及幼儿园所在街道政法委员也赶到了滇区矛盾调处中心。政法委员私下对石恒说:“这大客车要是再不挪走,人来人往的,时间拖久了,社会影响不好。”

 

  在调解室,大家依次按照当事人、代理人、调解员、旁听席的水牌依次落座。调解员方文坐在主位上,石恒、袁一从旁协助,政法委员、派出所民警作为旁听人员列席,调解程序正式启动。

 

  首先,由双方当事人陈述意见。房东代理律师表示幼儿园在交付240万后,剩余租金一直未按合同约定履行,幼儿园园长曾在两年前的4月25日书面承诺支付尾款也未能兑现,在多次联系不到园长的情况下,才出此下策,逼园长现身。园长表示之前沟通存在误会,希望房东给能给幼儿园一些时间想办法,在8月底前付清房租。

 

  房东代理律师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园长不止一次说话不算话,这次是否也一样?”

 

  园长都快哭了,“我指天发誓,不骗你们。我会想办法付房租的。”

 

  房东代理律师问:“你怎么付?”

 

  园长:“学费。”园长要了纸笔,开始按照现有幼儿园人数,算学费,8月份幼儿园如期招生上课,按下学期固定生源的学费预估额,交清拖欠房租没有大问题。

 

  房东代理律师继续发问:“但下半年11月份房租又要到期,到时候幼儿园怎么办?”

 

  石恒征得方文同意后,提出自己的调解意见:刨除幼儿园老师、水电费等必要支出后,收齐的学费交给房东,在收学费的过程中,滇区矛盾调处中心的调解员可以义务见证,作为第三方帮助当事双方厘清房租交接。一学期学费不够,那么下个学期继续按照此种方法解决房租纠纷。

 

  当事双方对石恒意见予以了同意,接下来,经过几轮争论,双方在具体宽限时间、违约金的数额、律师代理费三个问题上分歧较大,导致上午的调处并未成功。

 

  中午午休的时间,石恒私下联系房东,推心置腹的同房东算了一笔账,为了维持幼儿园的正常经营,园长已经把家里唯一一套房子卖了。园长现在确实拿不出钱来,如果咬着违约金,就可能导致谈判陷入僵局,到了最后,房东赢了道理,输了钱财,园长也失去了他为之努力和奋斗的事业,很有可能从此一蹶不振。不如,请房东退一步,舍小保大。

 

  石恒没指望自己的话语可以轻易劝服房东,毕竟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但是,他看着年纪轻轻就头发花白的园长,深感其创业的不易。石恒觉得:有时候,懂得取舍,才能实现利益的最大化。正如方文同他念叨的,“人民调解,人民调解,其实就是利益的调解。”以石恒的理解就是:人民调解,就是给矛盾纠纷双方当事人一个最合理的利益分配方式,尽量最大限度的保全双方的利益。

 

  下午的时候,房东非常的肉疼的表示同意免除租房合同违约金,律师代理费问题双方各自承担。在调解员们积极沟通下,当天晚上十点,房东与园长,自愿达成如下协议:1、以后将租金支付的起算点变更为每年的3月6日;2、在房租未支付完前,幼儿园的财务由甲、乙双方共同监管。即由房东派人员,幼儿园支付工资;3、若乙方到期未履行的,甲方有权不经乙方同意,即可收回房屋;4、如乙方违反以上规定,由此产生的任何责任由乙方自行承担。

 

  调解协议达成后,房东方把一直堵在幼儿园门口的大车开走,守在现场的辖区街道综治办工作人员、派出所民警才得以离开。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