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昆明信息港 下载客户端 关于彩龙 论坛须知

小说连载 70后的校园恋情(165) 作者:张月桢

       第二天,扎西早早起床扫地生火、煨茶买馒头。

        父亲黑丧着脸起床了,却只字不提昨晚的事,扎西更是怕得小腿哆嗦了一阵又一阵。

        吃早点时,父亲终于开了金口:“你高考的分数是多少?”

       扎西不敢看他,闷着头瓮声瓮气地回答道:“312。”

       父亲深深地吸了口气,像是在压制心中的怒火,面无表情地说:“你哥当年400分,考上了中央民族学院,前年你姐390,考起了西南林学院,你这点分数,你打算怎么办?”

       扎西还是不敢抬头,“我只报了邮电学校和广播电视学校,我知道自己考得差,所以没报大学。”

        父亲重重地叹了口气,半晌,发出了命令,“吃完早饭,你就去买车票回家,一天也不许耽搁,我一星期后回来。”

        回到荣吉,扎西度过了自读书以来,最最痛苦、最最难挨的假期。

        亲爱的妈妈陷在一种心爱的东西被偷了或是被破坏了的低落情绪中,除了叫他吃饭外,几乎一天都不搭理他。

       姐姐满脸写着失望和不悦,扎西下意识就战战兢兢起来。

        熟人和邻居烦得像绿头苍蝇,一碰到就问:“扎西,考几分了?”

        事不关己又盛满好奇的口气,让扎西直想冒火,却又只能强忍住无名火,含糊其词地应付:“三百多,没发挥好。”就逃似地闪人。

        后来,他干脆把自己关在家里与世隔绝,一门心思看小说。

       爸爸回来了,表情还那样,分别了一个多星期,他似乎还是没能从巨大的生气中走出来。

        扎西不禁浑身颤栗,黯然神伤地认为,“这下,我在妈妈这里也抬不起头了。”

       从此不敢看妈妈的眼睛,有几次,他感到妈妈想张口跟他说点什么,就赶紧把头深深地埋在胸前,或是快步走回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全力以赴封锁妈妈的交流欲望。

        他不愿意,就是死也不愿意在妈妈面前坦白和汪秋菱的丑事,绝不愿意……

        院子里,太阳白花花地烤着大地,桃树、李树、爬满墙壁的金银花,在阳光中懒懒地摊着枝叶在小憩,房前屋后,到处是知了们在奏响的盛夏交响曲……

        往年的暑假,他总会去找同学朋友玩,或到村里亲戚家去吃青包谷。

        可现在,他只能把自己变成被囚禁关押的犯人,形影不离的是那挥也挥不去的羞耻感和被家人撕破隐私的疼痛。唉!真是自作自受,活该!


       八月中旬,扎西终于收到了省邮电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妈妈看了又看那纸薄薄的通知书,意味深长地说:“扎西啊,能考上个学校终归是好事,只是太出乎我们的意料了,小时候,你学习最好,最出色,比你哥哥姐姐都强,我们都满以为你长大后准能考取重点大学,没料到到头来会是这样一个结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你就走好眼前的路吧,可千万别再犯什么错误了……”

        这是长这么大以来,妈妈对他说过最重的话,一字一句都像弹片,嵌入他的身体内,痛得他生不如死,只想赶紧逃离。(未完待续)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7月27日 19:45

07月27日 16:06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