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纪实小说《密山锄奸录》

1934年秋末,伪满洲国境内的密山哈达河街上传来一声沉闷的枪响,一个被五花大绑的年轻人倒在血泊里没了气息。
西风斜阳下,一封血染的绝命书飞扬在半空上,隐约露出“中国共产党万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驱逐日寇”、“还我河山”等字样。
一个身裹虎皮大衣的白发老头领着数百个凶神恶煞的关东军守备队、皇协军穿过尸积如山、血流成河的哈达河街,一路扬长而去。
殒命的年轻人名叫朱守一,是密山抗日游击队的司令,因汉奸告密,不幸被前来哈达河街扫荡的关东军守备队抓住,面对关东军守备队与汉奸的轮番威逼利诱,他嗤之以鼻,毅然赴死从容就义。
白发老头人称张老太爷,他早在清朝末年时就是密山一带恶贯满盈的大地主,日本侵占东北后,成了当地臭名昭著的恶霸汉奸。
张老太爷名下有一座名为张家大院的恢宏深宅,它是关东军守备队在密山最大的据点,修葺得是碧瓦朱甍、雕栏玉砌。
……
到了深夜时分,苍凉的月色透过黑压压的树枝,落在朱守一血迹斑斑的尸体上。
一旁破败的草棚里,三个吊儿郎当的皇协军正哼着小曲,狼吞虎咽的撕咬着从酒馆里抢来的烧鸡。
突然间不远处的密林中传来几声嗷嗷的狼吼,一个皇协军见状仓惶的扔下手中的鸡腿,抄起枪来警惕的观望着四周。
只听见嗖的一声轻响,一把大刀从黑暗里飞出,直愣愣的砍在了皇协军的脑门上,他当场毙命。
另外两个皇协军见此情形,起身就要逃走,而此时草棚后闪现出五六个黑衣人,悄无声息的将两人抹了脖子。
黑衣人围跪在朱守一的尸体旁泣不成声,一个虎背熊腰的粗汉抡起大刀猛砸在地上怒斥道:“我这就带人杀进张家大院,把那该死的狗汉奸碎尸万段,替朱大哥报仇雪恨。”
众人七嘴八舌的附和着,而一个戴着黑框眼镜书生模样的中年男子低声嘀咕着:“张家大院里驻扎着关东军一个守备队,再加上那些看家护院的皇协军,零零总总拢共七八百人,眼下我们游击队历经血战伤亡惨重,能扛枪之人已不足三十余人,不应鲁莽行事。”
粗汉回怼道:“呵,我们游击队员何惧生死?”
“就算死也要像朱大哥那样顶天立地为国为民而死,而不是窝窝囊囊的白白送死。”
两人相持不下,此时一个剑眉星目的男子劝慰道:“二位不必争吵,如今敌强我弱,此事确实不宜鲁莽,得智取,老李传来密报说再过几日驻扎在张家大院的鬼子们就会举行秋祭大典,这倒是个锄奸的好时机。”
说话的男子名为张奎,本是密山抗日游击队的参谋长,朱守一被关东军守备队残杀后,由他接替司令一职。
众人听罢,不再相争,一齐扛上朱守一的尸体,便消失在了苍茫的枯黄白桦林深处。
……
几日过后,一场漫天飞舞的大雪侵袭了密山,白山黑水被无尽的阴霾笼罩着,张家大院内张灯结彩,院外满是铁丝网、碉堡、战壕与的如狼似虎的皇协军哨兵,巍峨的围墙上一面旭日旗在寒风里蜷缩成一团。
密山有头有脸的官绅接踵而来,张老太爷满脸堆笑的侯在哨兵身后,将官绅一一迎入厅堂里。
此时一辆马车冒雪疾驰而来,哨兵见状用蹩脚的日语大声的嚷嚷了几声,随即数十杆黑洞洞的枪口齐刷刷的对准了马车。
驾车的马夫慌忙下车笑呵呵的说道:“军爷,您可别开枪,我们都是大大的良民,是张老太爷从新京聘请来表演剑舞的的戏班子”
说罢马夫恭敬的递上了一沓良民证,哨兵看了看,粗鲁的推开马夫,掀开了车帘,顿时间哨兵慌张的举起了长枪,只见车里坐着的是七个脸戴鹿面具、手握长剑的神秘人。
马夫见势不妙,悄然摸向裤腰露出了一把寒光闪烁的毛瑟手枪,另外几个神秘人也各自抬起双手伸向身后。
此时一个身穿黑棉袄的中年男子匆匆的从张家大院里走出来,他急忙拦下哨兵,暗中将一袋银元塞入哨兵的怀中,低声耳语着什么。
此人是张老太爷的大管家,在皇协军中颇有声望,在大管家的周旋下,戏班子得以进入张家大院。
厅堂里摆了十余桌山珍酒席,数十家杂耍班、戏班你方唱罢我登台,酒过三巡后,台下的关东军、皇协军已喝得烂醉如泥。
而此时相隔三五里地的关东兵营里传来一阵巨大的爆炸声,顿时火光冲天,黑烟如柱久久不能消散。
不久后一个满脸是血的关东军跌跌撞撞的跑进厅堂,跟为首的大佐汇报着什么。
大佐听罢惊慌失措,用日语大喝一声,关东军守备队闻声齐刷刷的端起长枪杀了出去。
原来是关东兵营里的军火库被游击队偷袭突发爆炸,军火库已被夷为平地,兵营成了火海。
与此同时三个正在台上舞剑的戏子突然摘下鹿面具,扬向台下,露出了张奎、粗汉、书生等人的容貌,张老太爷见状连滚带爬的逃向后院,三人快步上前,挥剑砍下了张老太爷的脑袋,鲜血飞溅,染红了雪白的幕布。
厅堂内乱作一团,回过神来的皇协军纷纷举枪指向张奎,而此时大管家突然挥起一摞手雷甩到台下,皇协军被炸得四处逃窜。
另外的几个戏子也掏出藏在怀里的毛瑟手枪,子弹呼啸而过,皇协军、官绅纷纷中弹倒地。
原来舞剑的戏班子是由游击队假扮而成,而大管家正是那个游击队安插在张老太爷身边的眼线老李。
不出几刻钟,游击队如摧枯拉朽一般消灭了藏匿在张家大院里的皇协军,张奎飞身爬上围墙,挥剑砍向木杆将旭日旗斩落在地,老李愤恨的将旭日旗扔进火堆,在红艳的烈火下旭日旗化为一堆黑乎乎的灰烬。
而外出驰援兵营的关东军中了游击队早已布下的地雷阵,被炸得人仰马翻,随即被潜伏在一旁的游击队与民兵联手全歼。
在这个大雪纷飞夜,张老太爷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盘踞密山数年为祸乡里的汉奸武装最终覆灭。

(本文原载于黑龙江省鸡西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雪花》杂志2021年第三期)

作者简介:和佳雷,笔名白鹿无涯,纳西族,1993年6月30日出生于云南丽江,中文在线、今日头条签约作家,丽江市作家协会会员、昆明网络文学协会会员。
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蜀记之七杀碑》《这个剧组有鬼》《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蒲松龄捉妖记》等,中篇小说《东巴神路图之寻龙传说》等,短篇小说、诗歌以及其他体裁作品散见于《壹读》《丽江文化》《丽江日报》《雪花》《草地》等报刊。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白鹿无涯 3 1

【勘误楼】如您在阅读的过程中发现错别字、逻辑不通、常识性错误等等的问题,请留言告知,我将一一改正。
如您对故事、笔者有什么建议,也请留言告知,谢谢大家的鞭策。

09月01日 20:14

推荐文章

合集

杂文集《白说堂笔录》

合集

共7篇

总阅读

119010

总评论

24

总获赞

87

总分享

3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