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空传递中的记忆

        跟朋友说,想写一个关于电话的记忆往事,写写那些年隔空传递的爱与牵挂,朋友说那不就是声优加网恋,属于低端三俗?我瞬间无语,暗自纳闷:难道我们不是同龄人?还是他走得太快,忘记了我们经历过的那些关于电话从无到有的往昔?我所说的隔着时空传递信息的电话记忆,其实,与朋友认知理解的,有着太多不同。

        家里安装了座机电话,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期的事。那时候只有单位家属区的值班室和门房有电话,大多还是只能接听不能打出的,负责传递大人们在单位里有急事或加班时不能按时回家的信息,或者有亲人从异地传递的留言。因为它比书信传递快,时效性强,每天下班路过值班室总有人顺口问:有电话留言吗?我们家安装电话,其实主要是因为妈妈的工作和生活需要。妈妈是学校的老师,还担任着政府人大常委会的部分工作,不上班的日常,老师在家的时间相对多,工作上的事常常不能及时通知传递,因为信息不畅通,妈妈怕误事,于是决定在家里安装一部座机。当然,还有一个我认为是更重要的原因,这让妈妈与远在海外的姨妈舅舅们的联系更加频繁经常,解了因为天远路遥异国不得相见的相思之苦。因为这些,安装费虽然不便宜,自然也是被父母忽略了。那时候的思念时刻,妈妈总是拨通了国际长途快速的说上两句就挂断的,因为昂贵的国际长途电话费,一般煲的电话粥都是远在国外的姨妈舅舅们回拨过来的。春节除夕的晚上,妈妈跟家人聊得开心愉快时,常常打开窗户将听筒对着窗外,让她远在国外的兄弟姐妹可以听到此起彼伏热闹喧嚣的鞭炮声,让她的家人能感受到我们的阖家欢庆。我们这些孩子通过电波传递的声音,对着照片,在妈妈的解说中,逐渐熟悉了姨妈舅舅,以至于电话铃响拿起话筒一听,顺口就能叫出大姨三姨小姨。

        离开家出门求学了,回家的路变得遥远而不能随心所欲。记忆中每个月的周末,总有一个下午是在学校电话总机大楼里熬过来的。下午的阳光透过窗棂,星星点点的洒在会泽楼内走廊的木质地板上,古老建筑内部的昏暗中透着温馨,坐在长长的光线灰暗的走廊里,抬头看着光亮处飞舞的尘埃飞絮,听着机房里的拨号叫号声,每一分每一秒的等待,都幻想着期盼着,拿起听筒,电话那端是妈妈透着思念夹杂着爱的叮咛。在那隔空传递唤着我乳名的熟悉话语间,自也解了“独在异乡为异客”的相思之苦。一个下午的时间,等待的辛苦与煎熬,全都在这十多分钟的电话听答中化为值得。电话费对一个学生来说虽然也很贵,但是那种精神上的满足比起钱来说,自不能相提并论。

        工作了,单位里每间办公室的显眼位置都有一部座机电话,却只是大楼里楼上楼下的召唤工具,少有的几部外线电话只在要害部门可以使用,想要打个电话回家,一定要去单位的总机室花钱才能做到。那时候可以在单位的总机室上班是一件令人羡慕的工作,环境干净安静单纯有舒适的长沙发不说,早上七点到晚上十一点的两班轮班,上一天班还可以休息一天的作息时间都让我觉得舒服。有急事了也去打长途电话回家的,只是因为握着话筒时身边还有旁人,聊得不自在,体验感不是很好,所以只是偶尔为之。

        后来,传呼机变得很普遍了。让人觉得像挂上了狗链子,常常传呼机一响,就四处找公用电话亭回电话。有时候晚上九、十点钟的急促响声,让人顶着寒风一个人奔走在没有路灯的街巷里。老爸怕我一个女孩子半夜回电话不安全,于是,给我买了我人生的第一部手机。电话的普及仿佛就是一夜之间的事,为了节约电话费,我们开始用电信的“小灵通”。我的小灵通号码很顺口,估计在我用之前是一个小饭馆老板的通讯工具吧。有很长一段时间,中午时分经常有陌生电话打来点菜叫外卖的,开始时我也解释不送外卖,打的人多了懒得解释,于是在“一份鱼香肉丝加一碗饭”的点菜余音中,我常常说:等着啊!再后来,有了自己的房子自己的家,家里安了座机,觉得这样才是稳定的生活。电话号码估计之前是氧气厂用过的,于是经常有老人喘着粗气打来电话叫我送氧气,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我自然也不敢像用小灵通时那样叫人家等着了。身边知道我的电话送外卖和送氧气典故的朋友,现如今说起来都常常觉得这是些关于电话的有趣往事。

        最近十来年,移动电话的普及和电话费的回归大众,让我们快速的丢弃了传呼机、小灵通,也拆除了家里的座机。大人孩子几乎都是人手一机,走到天涯海角,电话铃声一响,就是近在咫尺。千里之外的娃打来电话,说:“没什么,只是有点想你了”!于是,心便跟着雀跃起来,所有眼前遇到的小挫折和不如意都烟飞云散,沉醉在了隔空传递的牵挂里,云里雾里的只剩下了柔软。

        去总机排队打电话、传呼机响起四处找电话亭回电话、使用小灵通和座机的那些日子,随着信息和通讯技术的飞速发展一去不复返了。我们经历了电话的从无到有,体验了曾经面对孤独时的自我消遣和如今可以微信电话几个人七嘴八舌的相互打趣开导。互联网时代的今天,微信代替了书信,视频电话让隔空传递的牵挂与爱变得更加真实快捷。这隔空传递中经历了的一切,总让我想起崔健那句耳熟能详的歌词: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网友评论

13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13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永灵 7 0

现在有微信了,都是视频聊天。忘不了用座机的时候!

08月02日 23:25

07月30日 22:32

07月30日 22:32

07月30日 13:06

07月30日 07:47

07月30日 07:07

文笔塔 8 0

我们现在打国际长途也是先打过去然后挂断,再让对方打过来,因为我们这边的电话通话费用,比起他们来是太贵了。

07月29日 21:32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