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昆明信息港 下载客户端 关于彩龙 论坛须知

民间异闻手札·“鬼上身”


今天一开场我们先从前段时间发生的一件事说起。

这件事发生是在今年。

我住在河北沧州,这里临近滨海,往东去就是黄骅港口,再东就是渤海;

我有个干舅舅家住在黄骅港口,一般来说靠海的城市经济上都比较发达,毕竟走水运路线航路便捷,没有大船走航路的,就以打渔为业,海鲜也是挺赚钱的,跟海底捞大排档一联动,天天剥皮皮虾啊。

我小的时候经常听闻海铺上的渔民讲一些奇闻怪事,他们那个行业也有三禁五忌,常在水上走的,见识的也多,我们想象中的海怪、水猴子,还有一些虾鬼、鱼灵,等等对很多渔民来说并不显得是空穴来风。

这里挖个坑,以后有机会单讲渔船航海的奇闻怪事的时候再细说。

有时候渔民们打渔并不说是早出晚归,一出船可能得在海上呆个几天。

老话说,天地初开,浊气下沉,清气升天,最沉的气都沉在海底,所以在海上碰见的怪事总是比在陆上多。

经常有海铺上的人打渔归来遇到些怪事,来我家找我姥爷来看;我姥爷年轻的时候在武当山修道,有些许名望,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看事情灵。

但我们这一脉规矩是给人看病消灾不许开口要钱要物,有人送东西,那是福气,没人送,修一个积德造化,但无论送什么,决不能收钱,这叫染铜臭损功德。

出海的人最常遇到的是癔症,在医学上它被称为癔症,民间说叫“鬼上身”,还有地方方言,尤其是北方叫“撞客”。

一提到鬼上身,可能很多人会想到影视剧之类的,里面有什么神婆啊或者是被鬼上身的人,满脸鬼气,完事全身颤抖,跟摸电门似的,然后嘴里胡言乱语。

其实这并不是癔症的常态,癔症分很多种,一种是请神上身,比说说神婆、萨满、乩童,这类的人,他们是民间法教,家里供奉着像是保家仙之类的妖仙精灵,有人来问事,他们会请神上身,看起来神神叨叨。

但民间来说,被鬼附身的人来说都是高烧不退,出现幻觉,真要说开始像神婆那样,抖得跟手机开震动似的,那已经病入膏肓了。

当然还有一种情况,是天太冷冻得。

这次来的这个人呢,是我在黄骅海铺那位干舅舅的同事,两个人是酒友,也是同一条船上的伙计,姓张,叫张国恩,看年纪差不多也是五十岁左右。

有个儿子,结婚也是结的早,说是高中毕业没在去上大学,而是子承父业,平时就管管地里的活,偶尔跟着张国恩一起出船。

结婚以后,差不多一年吧,夫妻俩就有孩子了,等于说就是张国恩的小孙子,小孩的名字叫张玉阳。

这事儿,就出现叫张玉阳的孩子身上。

1

不知道列为有没有谁出海做过捕鱼业的,小时候我跟着干舅舅上过一次渔船,当然我那会也就才十来岁出头,上渔船也不是说为了打渔,一个十来岁小孩跟着一群人打渔撒网,晇,扔下去渔网,然后捞上来条鲨鱼,不现实。

纯粹是好奇,跟着出海的大人们去参观一下,也没跑太远,是当天去当天回的差事。

在出海前,上船的人,现在说就是水手,都得拜神,拜神也是根据地方习俗来的。

比方说有的地方拜观音菩萨,有的地方呢拜妈祖。

妈祖就是咱们国家南方信仰的海神,妈祖。妈祖本姓林,叫林默,生在宋代建隆元年,妈祖窥井得道、智收雨怪、云船救难,经常救助遭遇海难之人,受万民敬仰,被封为海神妈祖。

当然妈祖的故事很长,以后有机会我们单说中华各种神灵故事的时候,再单说。

所以说,这是一位出海的人们经常供奉的,还有的就是供龙王爷,也有供姜太公的,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嘛,所以都说姜太公姜尚姜子牙也是渔业的保护神。

当然,还有地方供波塞冬。

那地儿叫希腊。

言归正传,还说回张国恩家的事。

在出海的头一天,按规矩,出海的人得聚一块吃顿饭,然后向海神祈祷供奉,黄骅这边供的就是龙王。

这一批里有一部分是新来的年轻水手,除了我那位干舅舅还有张国恩以外呢,就是张国恩的儿子叫张朝,还有同船他几个哥们弟兄。

照规矩拜完了龙王爷以后,大家吃顿饭,然后该休息休息,第二天早上五谷天明,就出船下河。

为什么这里说是下河呢?这就是渔民的规矩。

出船下海,不能说是下海,毕竟这次搁日本不太好听。说要叫下河,什么时候要说“去海上”,那就是该平安回来了,图个吉利。

除此之外,还有一条,就是无论出海前一天,还是出船的过程中,任何人都不许喝酒。

你看电视里一演,是吧,一群人说唉,今出海去干嘛干嘛了,在船上说咱喝点酒吧?

不允许,这是忌讳!

那几个人包括张朝在内,他年轻啊。

干舅舅和张国恩俩人带队,心说孩子们明第一次上船,可以让他们多玩会,叙叙旧啥的,认识认识,这样上船了好配合,不会闹事。

所以就嘱咐几句以后,先去睡觉了。

他们俩去睡觉,这边就闹开了,张朝和那几个比较年轻的水手一看没人管了,咱喝点,别喝多了,喝多少是个交情嘛。

但问题是,喝酒这东西哪有喝得少的,喝起来那都是不醉不归啊。

结果,就喝酒这一晚上,出事了。

有人喝酒喝醉了,也不知道是玩闹还是怎么,就把这龙王爷的塑像给摔了。

龙王爷这雕像啪嚓摔地上,碎了,当时几个人就醒酒了。

几个人面面相觑,说这怎么办?

其中就有人出主意说:“这样,咱把神像牌位咱收起来,就说不劳烦他们二老,咱帮忙给把东西都收拾好了,等从海上回来,有收获了,高兴了,看见了也就不骂咱们了。”

这几个年轻人一拍即合,就把牌位和神像什么的都收好了,放小抽屉里,然后把桌子都收拾好了,就睡觉去了。

当天夜里,就有人做噩梦了。

有人就梦见自己坐着船在海上漂,突然伸出来一个巨大的像鱼鳍似的爪子,把船啪嚓一下拍断,紧接着一条十多米长的大红舌头从狂暴的海面突然窜了出来,把船给拖到水下。

当时就把张朝给吓醒了,吓得一身冷汗,一看自己还在家床上躺着呢,旁边是自己老婆孩子。

张朝就心说:“可能啊,就是我们刚把神像打碎了,心里不安,一看老婆孩子都没事,那应该没事。”

躺下继续睡,但是再睡就怎么也睡不着了。

这会儿旁边自己儿子,才五六岁的小男孩,就半梦半醒地嘟嘟囔囔说:“爸爸,我好冷。”

这会儿是刚过完夏天,天说冷不冷,说热不热的时候。

张朝心想,可能是自己刚起猛了,撩着被子了,于是又把被子紧紧塞了塞,自己呢起床做到沙发上玩手机。

等到天亮了,张朝跟自己爸爸,就是张国恩,俩人都洗漱好,出门叫上其他人上船。

临上船的时候,突然有个人脸色煞白,就跟张朝几个人说:“对不住,我好像突然有点不舒服,想吐。”

还没说完,他就哇的一声,上吐下泻,不到一会儿,整个人都晕那了。

那没办法,只好联系他家人,把他带回家。

剩下的人,准备好一切,装船,挂上网,起锚准备出海。

怎么也就那么巧。

准备的时候没事,刚出海的时候没事,偏偏就到了船走到渤海湾的海面上,就在第一天出海的当天夜里,突然狂风大作,暴雨倾盆!

眼见这雨下的越来越大了!

船在海上就跟一片小树叶一样东摇西晃!

张国恩心说,坏了,要下暴风雨,可能还有台风!赶紧调转船头,回家!

幸亏,当时风浪还不算太大,渔船也没出港太远,这一船的人冒着雨靠港,赶本回家。

那边别的人不知道,张国恩家算乱了套了。

刚一回家,张国恩的儿媳妇,就是张朝的媳妇哭着出来了,急的满脸是汗,叫着张朝就说:“家里的,你快看看吧!咱儿子快不行了!”

张朝还有张国恩都急了,问说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他媳妇就跟他说:“你们早上刚走,孩子就没起床,说自己不舒服,我以为他是不想上学呢,谁想真是发烧了。

我就带他去诊所,也吃了药了,也打了针了,都没用,一量体温,40度!

这可怎么办啊!”

一家都急。

那能怎么办呢,小诊所不行,咱就去大医院吧。

黄骅是隶属于沧州,所以要去三甲医院,就得往沧州跑,于是张国恩就找我干舅舅借了车,连夜开着车送孩子去医院。

结果,神奇的是,到了医院了。

孩子就不烧了!但是张国恩一家不放心,花钱医院里上上下下检查一遍,说可能孩子就是有点感冒发烧,已经退烧了,没事了,回去吧。

这才带着孩子回家了。

可是回家这一道上,这孩子明显就不太对劲。

以前这孩子算是乖巧可爱,平时经常的,是吧,爸爸妈妈的叫着,跑来跑去,小孩嘛,都是乖巧又古灵精怪。

但是这一发烧,退烧之后,就明显不一样了。

那个眼神,那个动作。

当时我跟着姥爷一起去的张恩国家,为的是我姥爷这人爱喝酒,怕他喝酒误事,所以从小都是我跟着姥爷,看他在外喝醉了,就劝,别让他喝多。

他少年学道的时候,师爷就曾经说让他少喝酒,否则一生因为喝酒三次有大麻烦。

我中学的时候,他就是因为酒喝多了,差点有性命之危,从那以后,每次他出门办事,都得有人跟着。

那时候,我见到那个叫张玉阳的小孩儿,也觉得毛骨悚然。

我打个比方,假如说有一个看起来五六岁的孩子站在你面前,然后说我是谁谁谁,什么什么神。

明眼人其实一眼都能看出来区别,为什么,这就是阅历感觉。

你一个小孩,你成天说,我是奥特曼,biubiubiu,也没有说FBI请你,来吧,你以后就是救世英雄了,就那个动作眼神,你就看得出来,他就是个孩子,天真烂漫啊。

你想,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哪能做得出那种发自肺腑的那种诡异、威严、冷漠的眼神呢。

这就为什么某些电视节目搞解密玄学,说这孩子装的,有的人不信。

你当人家傻?看不出一个小孩和大人的区别嘛?

就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在你所有人面前一站,脸上毫无惧羞之色,看你那个眼神,就充满了冷漠、嘲笑、看不起你、憎恨那种感觉,一举一动那个动作就不像一个孩子能做出来的。

就像天龙八部里说那个天山童姥似的。

从那以后,每一天,这个小张玉阳,白天的时候高烧不退,晚上的时候兴奋不睡,满院溜达,直到大人一看不住,这孩子就往海边跑。

但凡大人要带孩子去医院,到医院门口,立马就好。

有几次张朝心想能不能骗这孩子去医院,让他不知道。

结果刚出门,小张玉阳就用特别阴冷的眼神和语气问张朝:“你要带我去哪呀?”

只要一问这句话,张朝当时就觉得心里扭着劲的不舒服。

没一个月,家里光是每天给小张玉阳花的买药的钱就上万,万贯家财也得扔这里,最关键的是小张玉阳,每天早上五点半,准时准点地发高烧,一烧就是四十度,而且一到月亮升起来,准好。

好是好了,但是一好,那个眼神姿态马上就变了个人。

白天发烧说胡话都是,妈妈,我害怕,我好冷,周围都是水。

晚上一睡醒,起来,也不吃饭,要是看有人吃饭,马上就把桌子给掀了,指着爹骂爹,指着妈呛妈。

最后实在没办法了,村里有知道的啊,就说这样吧,请个先生啥的来看看吧。

就开始有人给张国恩介绍神婆啊、风水先生啊、算命的啊,总之什么都请。

请来就看呗,来了一看,说:“哎呀,你这是得罪上仙了啊,赶紧烧香祭拜吧,你给我多少多少钱,我来给你平这事。”

张国恩一家也是着急,就病急乱投医呗,来一个给一个钱,然后人家过来有扶乩的,有跳大神的,有画符念咒的,确实弄完以后当天管用了。

但是没过两天,小张玉阳还是那样,白天发烧,晚上精神。

眨眼间,两个月过去了,张国恩一家被闹得鸡犬不宁。

张国恩一家闹得鸡飞狗跳,他父子也就一直都没下河,一开始我干舅舅还问问,说你家怎么的了?怎么一直也不来啊?

张国恩就说,我小孙子病了,脱不开身。

一次两次倒是正常,时间长了就觉得这里有问题。

每次一问张国恩,他就说他小孙子病了。

什么病能闹这么久?

终于有那么一天,我干舅舅买了点东西,带了点海货去看张国恩,结果刚一进门,就看见小张玉阳在家闹。

他老想去海边啊,张国恩一家又不让,他就开始在家里砸东西、闹,我要去海边!放我出去!

打那天,我干舅舅去张国恩他家正好就在闹这一出。

迫不得已,张国恩就跟我干舅舅坦白了,说怎么怎么回事,张朝他们怎么砸的神像,回来以后家里怎么闹得,孩子怎么回事。

这么着说完了,我干舅舅当时就急了,你怎么不早说!

你难道不知道,咱们从船上回来第二天,就有人死了吗!

这一说,张国恩当时脸就白了。

说这事怎么回事呢?

还得说就他们出船那天,不是有个人上吐下泻没去吗?

就是这个人,当天碰到了神像,把神像摔得粉碎。

出海那天他不舒服,没去。

隔天,他还是上吐下泻治不好,诊所看病没用,家里人就带着他去沧州市医院,结果就在往沧州去的路上,等去沧州的车的时候,突然一辆卡车在路边侧翻,正好就把那人给撞死了。

张国恩一听,害怕了,就问我干舅舅该怎么办。

干舅舅就说,我认过一个干爸,怎么怎么样,最后带着张国恩找到我家。

到了我家,好说歹说,看在干舅舅的面子上,我和姥爷就跟着他们去了黄骅,见到小张玉阳。

一见张玉阳的面,小孩就说了,说:“我是渤海的龙王,本来受你们供奉,理应保你们平安,可眼下你们砸了我的神像,还把我的神像藏起来,谎称是收了起来。该当何罪?”

张国恩听了就问:“那您希望怎么样?”

小张玉阳开始讲条件,首先一是要在村里建庙,塑金身神像,享受香火;其次,重新给他塑上牌位和神像,供在祖先祠堂里世世代代供奉香火;最后每次打来的鱼,有一半要放归大海。

他说这些的时候,当时我和我姥爷,还有干舅舅都在外面院里听着。

等他说完,我姥爷进门指着小张玉阳说:“胡说八道,哪里有神仙像你这样,附在别人身上索要钱财香火的?你赶紧滚,要是在胡闹,小心五雷轰顶。”

《太上天壇玉格》有云:一切上真天仙神将,不附生人之体,若辄附人语者,皆是邪魔外道,不正之鬼。

这句话意思就是说,一切在道教标名在册的神仙,不管是财神啊、月老啊、还是地府的阎罗神、海里的龙王爷,但凡是正神,都不会上身人体,但凡附身闹事的,都是邪魔外道。

按照道教的规矩,都可以就地正法。

当然每个教派处置的方法不一样,天师道正一教是请五雷正法劈杀邪祟,元皇上清是调请天兵,每个派别处理的方法不一样。

这东西也不能细说。

简短节说吧,最后自称龙王爷的这位附身的小鬼被吓怕了,就说,他不是什么龙王爷,只是冒名顶替龙王享受香火的一个小精怪。

民间传闻像龙王啊,关帝啊,这些比较受欢迎的神,在全国各地庙宇很多,不可能每个都能顾及,所以总会有一个旗舰店,剩下的就交给其他人管,就相当于分店的小店长。

最后这个精怪立据不再作祟害人以后,这件事就算完了。

隔天,小张玉阳又活蹦乱跳的上学去了。

2

说完上面一件事,其实我想说明的只有一句话,那就是:

一切上真天仙神将,不附生人之体,凡辄附人语者,皆是邪魔外道、不正之鬼。

在疫情期间的时候,我从我一个初中同学那里听来这么一件事。

就说前段时间,他家也是不太平。

隔三差五的出怪事。

半夜睡着正舒服,家里突然咣咣咣,有人敲锣打鼓,起来看没看见人,隔天问别人,邻居也都说,没有啊,什么都没听见。

可是每隔几天,他们一家就总被半夜敲锣打鼓的声音吵醒,起来却什么也没看到,而且绝不是梦里梦见的,甚至有时候睡得晚了,就听见敲锣打鼓的声音在客厅。

除此之外,他爷爷奶奶也是经常的身体莫名疼痛,然后解开一看,发现腿上、胳膊上、后背上出现奇怪的牙印,有点像是老鼠之类的动物咬的。

最后他也是找了人来看,但是找过好几批人来看,都没看好。

终于,找来找去,找了一个我们这边本地的一个法教弟子。

这里我们科普一下,什么叫做法教,其实一句话就能说明白,非正统上神传授的叫做法教。

比如说,某某一个哪来的先生说,啊我是什么什么蛋黄派的,我们祖师爷是蛋糕真君,完了一翻所有典籍里没有记载这个蛋糕真君的,最后一问,啊我们这个祖师爷是在哪个面包店修炼的,完事修炼出烘焙大法,可厉害了,成立了一个蛋黄派。

这在民间,叫做法教。

只有说,比如说武当山真武大帝的道场,祖师爷张三丰,门派是三丰派,你在典籍里能查到根的,这叫做道教流派。

像比如说东北的出马仙,萨满,南方滨海地区有的地方有的巫师神婆之类的,这都属于法教,祖师爷是地仙妖仙一流。

这只是区别,并非是褒贬哪一方。某种意义上来说,甚至民间法教比道教的传承还严密,且复杂,或者说灵验。

我那位初中同学找的就是出马弟子,属于法教。

找人过来一看,就说,你祖上啊来自东北边,有人请过保家仙。

保家仙,就是东北说得五仙,狐黄白柳灰,狐狸、黄鼠狼、刺猬、蛇、老鼠,这叫五仙,就是比较有灵性,容易得道的动物。

民间老话说嘛,人天生有七窍,所以容易悟道,动物就不行了,得先修七窍,修去横骨插心,再通人语,然后方可悟道,光是前面两项,就得五百年。

那人说,你家以前供了保家仙,可是现在你们家没人供他了,他就闹,要是你还能修坛供着,以后他还能保你。

但是现在,大家都知道,房价都贵,买不起房,更别说修庙坛了。

没办法,他们家的保家仙就继续闹。

没两天,我那个同学带回来个女朋友,他爷爷奶奶平时都是温顺的人,可一等我那个同学把女朋友带回家,老两口突然性情大变!

对着人家女孩破口大骂,还拎着刀追女孩,吓得女孩儿再也不敢来了。

不仅如此。

自从他拒绝了给保家仙修建庙坛以后,保家仙闹得更厉害了,有事没事就附上人身。

那位同学是个阳刚小伙,但他家老人经不住折腾啊,也不能辟邪。

经常没事半夜,就看见老头掐着老太太的脖子,要不就是老太太在家里又哭又闹。

喊:你们吃里扒外!要不是我,你家祖上早就死在关外了,给我建庙!我要香火我要香火!

甚至到后面闹得更加变本加厉,半夜那位同学半梦半醒的时候看到一只大灰老鼠,一人多高。

两腿直立,像人一样,站在他床边,冲着他呲着牙乐。

有的时候他还做梦,梦见无数老鼠爬上他的床,啃他和他爷爷奶奶。

连着有一年多,快两年的时间,他终于受不了了。

找遍了人,最后找到那么一位,同样还是出马弟子,正赶上疫情要回老家,说反正我家也供着一位,也不差多一位,你给我点钱,几万块,我把你家的保家仙请回家里,一块供着,两全其美。

没办法了,他就掏了钱,送走了保家仙。

打这天起,家里也太平了,就是再不像以前,还偶尔有点好运,做什么事都平平淡淡。

尾声:

“我乃二口山钱满贯钱大仙,只要你供我香火,我就保你家荣华富贵,我可是地仙,说话算话。”

“好好,只要能让我赚钱,啥都好说。”

“傻子,就不知道,你要是有朝一日,缺我香火一天,就叫你家宅不宁一年,嘿嘿……”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民间异闻手札

合集

共7篇

总阅读

102265

总评论

9

总获赞

67

总分享

2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