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异闻手札·纸人2

赵连海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刚想张嘴喊救命,不成想纸人一弯腰,把他抱起来,横在肩上。
接着,赵连海就觉得自己好像是喝醉了,脑袋里空白一片,眼前一片模糊,只有呼呼的风声在耳边刮过。
等他再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穿着睡衣站在每次回家路过的那条河边。
此时正是半夜三更,外面空无一人,四周都是荒郊野地。
冷冷的月华投到澄澈的水面上,旁边站着个活纸人,任谁也害怕。
一阵凉风吹过,赵连海打了个寒战。突然,平静的水面像是被烧开了,水花翻涌而起。
数个黑影从河沟里钻了出来,跳上岸边,这些人全都披着厚实的棉袄,赵连海认出来其中身材最是魁梧的那个人就是之前他在河边见到的那个神秘大汉。
赵连海又冷又怕,哆哆嗦嗦半天说不出完整话。
他抬头望着那个大汉,大汉上前一步,掏出一把刀来。
赵连海吓了一跳,心说,难不成是要杀自己灭口?
看这些东西反正至少都不是普通人,甚至是不是人都难说,要杀自己,也是跑不了。
干脆,心一横,等死算了。
可是,闭眼等了半天,好像也没什么动静。
赵连海战战兢兢睁开眼,看到那大汉径自走到他身边,一把抄起旁边那个纸人。
还不等赵连海反应过来,大汉一把将纸人摔在地上,手里握着刀,噗嗤一声捅进纸人的心口。
明明这东西只是个纸人,可是听刀尖刺入的声音沉重缓慢,怎么都像是刺在有血有肉的东西里。
接着,那大汉一手扒住纸人胸前的活口,一手握刀。
只听见刺啦一声,纸人活活被大汉撕开了。
赵连海目瞪口呆,心里不明白这大汉到底是要做什么。
只见那大汉在纸人的身体里摸索半天,不多时,他从纸人身体里拽出一个小香囊交给赵连海。
赵连海疑惑地看着手里的香囊,再抬头欲询问大汉的时候,他突然眼前一黑。
等再一睁眼,赵连海发现自己还躺在床上。
手里,攥着一个香囊。
这下赵连海可是睡不着了,自己在门口坐了很久,挨到清晨天光大亮。
他穿好衣物,离家准备上岗,结果刚一过桥,发现河边挤满了人。
赵连海立刻想到昨夜发生的事情,于是凑了过去,垫着脚在人群后面张望。
这一看不要紧,差点让赵连海把隔夜的饭都吐出来。
只看见在河岸边,昨天他运送纸人的那颗大树下,一大片殷红的血迹一路流淌进河里,血泊中是七零八落的残肢和五脏。
那尸体四分五裂,被人给肢解了,更凄惨的是,从伤口看,这人好像是被活生生给人撕开的。
联想到昨晚所见所闻,赵连海顿时脸就白了。
再看看自己手里的香囊,他知道,那不是梦。
于是赵连海询问周边的人,细问方知,原来这镇子附近住着一户恶霸,欺行霸市。
有一年,这恶霸看上镇南一人家的女孩,但人家不愿意,于是恶霸心狠,将那一家杀死,衣服扒光扔进河里冲走。
恐怕昨天壮汉身边的那几个,都可能是死在这海里的水鬼。
得知此事,赵连海心神不宁,跟老掌柜告假说,今个自己不接待人。
坐在后堂里,他心里慌张,握着手里的香囊再三思量。
最后赵连海心说,既然昨天那水鬼没害自己,或许这香囊也不是什么祸物,于是犹豫很久,还是打开了香囊。
一拉香囊的锦绳,赵连海发现这香囊里面放的,只是一枚清铸铜钱、一把铜钥匙和一张小纸条。
上面写了一个地址。
赵连海出门问了问,方知这个地址就是那恶霸的居住处附近。
他壮着胆子循着这个地址来到恶霸的家中,细查之下发现,在恶霸宅院的后院居然有一个地窖。
这铜钥匙正好能打开地窖。
而那枚铜钱则正好打开地窖暗门的机关。
赵连海心里越发忐忑,心想这恶霸家里到底是有什么东西。
结果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打开地窖的暗门,先是看见满眼的黄金珠宝,全是恶霸搜刮的资产。
在盛放珠宝的仓库旁边还有个小门,这里面却是臭气熏天。
打开之后,他发现这里像是一个牢房,里面有刚死的,还有已经变为枯骨的,以及一两个已然精神失常的活口。
无一例外,这些人全都是女人。
长得漂亮的女人。
从此处,赵连海更搜集到了恶霸已经此地镇长的罪证,于是上报给民国的警署。
这事当时可以说是轰动一时,破获了一桩跨时多年的失踪案。
而后,赵连海成了当地的名人,他从恶霸家中救回来的女孩,有一个是家室显赫的小姐,为了报答赵连海的恩情,那家的主人送了赵连海在天津租界的一处房产。
从此赵连海在天津发迹,做起了丝绸生意。
他本该因此荣华富贵一生,直到有一年,他去福建做生意,带回了一个麻烦。

4
赵连海平生有两个愿望。
一个是重回天津卫,二是当个有钱人。
天津这里以前是漕帮的地盘,对于漕帮十杰的后代而言,赵连海对天津有着一种执着。
于是,当年在水鬼和河神的帮助下,破获了一桩奇案后,赵连海举家搬到了天津的租界。
本当初他救了个富商的女儿,人家报答他,给赵连海介绍了一处房产。
任何人都有好的一面和坏的一面,赵连海也不例外。
赵连海有优点,从他以往的经历看得出,他这个人勤勉肯干,人也老实。
但是,穷过的人有个通病,那就是或多或少有点抠。
赵连海就不一样了,他是特别抠。
能花五毛,绝不拿一块。
初回天津卫的时候,他遇到一个邋遢的道人。
赵连海同情他,给了他半块烧饼,这邋遢道人赠了他一句忠言。
说这宅子虽然利财,但不旺人。赵连海虽然命中有福缘,但是祖上是水寇出身,这种人后代或多或少,煞气重。
简单来说,就是他降不住这宅子。
老道士告诉他,这宅子地面不少,桃花烟火气太沉,容易家宅不宁。
赵连海则不以为然,心里想,他好不容易得这么一处不花钱的好地方,地段在洋人租界,又宽敞又豪华。
于是打发了那道人走,自己带着一家老小搬了进来。
这时,他跟发妻已经有了一个儿子。
第二年,赵连海在天津经商,做起了丝绸生意。
虽然说他很多年没回过天津,但是父辈祖辈积蓄的人脉底子还在,走水路一帆风顺。
又因为赵连海外语好,能跟洋人做生意,很快赚的盆满钵满,成了天津数一数二的富贾。
他经常随船队一起出海。
待过了五六年,他儿子八岁,少年聪慧。
赵连海就带着儿子一起出海经商,当做培养儿子。
可有那么一天晚上,赵连海给家妻写完信,准备去甲板吹吹风。
刚走上甲板,发现自己儿子站在船边向下看,嘴里嘟嘟哝哝好像跟谁在说话。
赵连海纳闷了,问儿子干嘛呢。
小男孩就指着船帮说:“爹爹,你看呀,有个小哥哥在跟我聊天玩呢。”
赵连海年轻的时候经历过这个,有心理阴影,听儿子说话,大惊失色,连忙抱着儿子回了屋子。
可是到第二天再醒来的时候,儿子还是不见了。
赵连海心急如焚,连忙差人打捞寻找。
隔了三天,有人从水下打捞上一件小孩的衣服。
正是赵连海儿子的衣服。
赵连海抱着儿子的衣物嚎啕大哭一场,给儿子建了个衣冠冢。
然而,当众人正要埋土的时候,从儿子的衣物里掉出来一个香囊。
这香囊,便是当年那河神交给他的香囊。
赵连海颤颤巍巍打开香囊,在里面,他发现了一小块人皮。
有胎记的人皮。
这是从人身上活活剥下来的,这胎记,是他儿子的。
里面还有一张布条,湿漉漉的,但是上面的字迹没有花。
写着:
当年叫我尸碎断,今日叫你家难安。
他日若得因果报,当使你命丧黄泉。
这摆明了是封恐吓信,别说是那个年代人迷见鬼神,就是正常人接到恐吓信,心里也多少犯嘀咕。
更何况,这件事戳到了赵连海内心的软肋。
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那个被撕裂的纸人,或者说是那个惨死的恶霸。
心里惊惧之下,赵连海大病了一场,生病时每每都在梦里看见那被撕扯的恶霸站在床头对他狞笑。
病好以后,赵连海找了个先生看了一下。
那先生告诉他,非得去南方才能躲灾。
于是赵连海也管不了因为儿子死去而精神失常的发妻,独自远渡去了福建,一走就是三年。
他一走倒是走了,剩下的妻子呢?
也不知是不是应了那个邋遢道士的话,赵连海刚一走,他那个发妻就被一色痞给看上了。
于是这恶汉糟妻就开始了西门大官人和潘小娘子的戏码,趁着赵连海不在,两人勾勾搭搭。
虽然赵连海不在,可是他那帮漕帮的兄弟个个血性。
有人知晓此事,于是冲进家里直接砍死了正巫山雨云的两个人,血浆漫墙,腥气不散。
没多久,那个砍死人的汉子被推到街口砍头,赵连海的家被当成凶宅给封了。
然而这些事,赵连海自己并没有太放在心上,毕竟这事他觉得自己也没什么错,只是对不起漕帮的兄弟。
于是过了三年,他觉得自己安全了,又从福建带着一大笔资财回来了。
这三年他在福建做的生意也不小,回了天津,又斥资改建了天津卫的港口水运设施。
随后他回家看望,祭奠了那个血性的兄弟。
按道理说,正常人也不应该再住这个房子了吧。
可是也不知道赵连海是哪根筋搭错了,买通官府,还是把这凶宅给解封了,只是封了那个死过人的厢房,另建了一个别院。
这一次,他又纳了一个妻一个妾。

5
赵连海第二任妻子是个精明的主。
搁现在来说,那是能在甄嬛传里苟到决赛圈,还能跟嬛嬛正面刚的MVP选手。
赵连海听说妻子出轨被杀,自己耐不住寂寞,心想,他都远渡闽南了,应该没啥事了。
所以又娶了一房。
这女子可不简单,她祖上是浙江省的直隶总督,自小也算是饱读诗书,跟着父亲学了很多东西,尤其经商方面手段独到。
某种意义来说,她是个贤内助。
唯一的缺点是,这女人是个狮子座。
占有欲太强,而且不容别人质疑她。
赵连海在她面前,乖得像只小狗。
不过赵连海还是瞒天过海纳了一房小妾。
这小妾跟他相处的时间也不是特别久,是在从福建会天津的路上,途径安徽,从风化场所领回来的烟花女子,老鸨给她起了个花名叫月中羞。
除了不贤惠,在各方面都可以说是人间极品。
尤其是长相、身段,都称得上人间绝色。
赵连海很宠爱她,奈何赵连海怕老婆,所以只能建个别院,谎称这是他好兄弟的女人,随便找了个人跟这女人一块安排在别院里。
本来这女的也是喜欢上赵连海家财万贯,觉得他长得怎么样,都无所谓。
但坏就坏在赵连海50大寿的时候。


赵连海50岁的时候,月中羞年芳17。
要是放在现代,可以说是老牛吃嫩草,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但是那个年代,不流行晚婚晚育。
虽说如此,一般来说,风华正茂的少女哪个不怀春?
谁不喜欢那英雄美少年?
在过去平均寿命不到40的旧社会,赵连海就属于老梆子。
月中羞偶尔心里也骚动。
但是,你没见过光明,就无所谓黑暗。
一旦见过白昼,那再难忍受夜晚。
月中羞见到了一个人。
一个戏子。
在赵连海50大寿的喜宴上,赵连海请了戏班子来家里唱戏。
班主艺名叫做小明月楼。
这名字当时也算是比较有名了,当时的戏班子行内有个角叫明月楼,唱武生那是一绝。
后来老班主退了,徒弟上位,其艺高不亚于师父,所以取名叫小明月楼。
这小明月楼那是当时天津有名的帅哥,很多少女都视其为爱豆。
贺寿当晚,最后一出轴戏叫《借赵云》,这在三国一类的戏码里是很经典的一出,当年号称小生的开山鼻祖的蝶仙徐小香先生,将其演的出神入化。
讲得是曹操攻徐州,刘备向公孙瓒借兵御曹故事。
其中有一段赵云与典韦的打戏,被小明月楼演的淋漓尽致。而月中羞这时就坐在地下最前排,少女见少年,英姿暏俏颜,说不尽的万种风情,言不穿的秋波含水。
实际上这会儿小明月楼算是坏了规矩,按过去戏班子的老规矩,台上的演员是不许看台下的观众的。
但小明月楼还是有意无意瞥见台下的月中羞。
只是一眼,两个人就互相倾心。
待到大戏落幕,寿宴散去。
月中羞回到闺房里,心里怎么也不能平。
鬼使神差的,月中羞就趁着月色正深,出了门。她本意是出去透透气,谁知道她刚出门,正看见有个人影从后墙翻了进来。
月中羞吓了一跳,正想呼救,被那人堵住嘴巴。
凑近发现,原来这个人就是戏班的少班主,小明月楼。
这深更半夜,孤男寡女私会,结果肯定不言而喻。
于是这俩人自此就开始日夜厮混。

常言道,纸终究包不住火。
很快这事,从戏班到赵家,然后传遍了整个天津城。
人人都知道月中羞跟小明月楼的那点事。
最后传入了赵连海的耳朵里。
赵连海勃然大怒,说要惩处这一对狗男女。但是小明月楼在天津很有影响力,他动的了月中羞,却动不了小明月楼。
于是差人先行将这两人关起来。
跟夫人商量说,怎么能让这一对狗男女付出代价。
他夫人就出了个注意,说是早年她在福建,见过一个来自远洋的巫师给别人下降头,干脆联系联系那个巫师,神不知鬼不觉弄死这两人,也方便自己撇清关系。
赵连海觉得此计可行。
于是托人从暹罗,也就是现在的泰国,请来一个会巫术的降头师。
一切做了停当,赵连海就把两人给放了。
果不其然,没多久,天津就传满了,说小明月楼离奇死在家中。
而那个月中羞,自然也是惨死。
这可以说是解了赵连海心头大恨。

此时过去的一周后,赵连海领着夫人坐游船去散心。
“夫君,这么多年来,我还从来没跟你说过。”
“爱妻,你要说什么?为夫听着呢。”
“我儿时家里落魄,有个舅舅曾经接济过我。后来他闯关东去了北方,很多年前我听说他死了。”
“哦?怎么死的?”
“被一群水鬼,和一个男的害死的。我一直都想着,
替他报仇。”

天津报头条:
1942年12月,天津富商赵连海乘船出海失事。
次年一月,全家包括家丁奴仆在内136口尽数惨死家中,死因不详,其妻子下落不明。

尾声
“这故事真的假的?我以前去天津也没听说过。”我问师兄。
师兄甩过来一本已经泛黄的书:“听说赵连海所住的楼后来经常有怪事发生,请了很多人超度,也不管事。
官府曾经派人进去查探,结果出来的人全都疯了,说里面到处都是女人的脸,没过多久,曾经进过房子的人都死了。
后来有个邋遢道士经过,那房子竟然一夜之间塌了,第二天坍塌的废墟瓦砾全部被清楚了,人们都对这件事绝口不提。这事现在知道的人很少了。”
“这邋遢道士肯定不简单。”我说。
师兄点了点头:“对啊,那个人是你的师祖。”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合集

民间异闻手札

合集

共7篇

总阅读

102278

总评论

9

总获赞

67

总分享

2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