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昆明信息港 下载客户端 关于彩龙 论坛须知

你是如何被大众媒介支配的,读完《娱乐至死》就知道了

人在接受社会文化的过程中,大众传播媒介的影响力也越发重要。大众媒介已然侵入了我们生活的每个角落,裹挟着海量的信息,改变人们对于社会文化的认识。早在1982年,尼尔·波兹曼就在《童年的消逝》指出电视媒介对儿童天真烂漫的时光所带来的冲击。互联网似乎已经将传统电视媒体逼入绝境了,这种冲击不断加剧,网络媒介也开始全面介入人类社会化的整个时期,社会文化随着媒介技术的发展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本书中,尼尔·波兹曼沉痛地批判了由电视媒介揭开的娱乐至死的序幕。

波兹曼始终认为,“印刷术的传播点燃了人们的希望,至少人们可以理解、预测和控制这个世界以及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种种奥秘”。在印刷机统治信息下的时代,人们接触信息和知识的途径主要来源于印刷书物。这些精心写下的文字所蕴含着的是作者理性思考的结晶,赋予人更多的理智思考。而印刷机统治时代下的话语主要是通过严密的逻辑、论证严谨的文字的形式来表现的。今天我们仍然以书本作为教育介质,因为印刷物始终是适合进行深度阅读理解的。一本书就是一个体系,相较于其他媒介来说,无论是思维的连贯性,逻辑的严谨性还是思想的深度性都是最为完善的。

正如书中所说“只有在表现一系列的主题时,语言才有意义。”由于时间空间的限制,电视媒介和互联网的完整性被削弱,完整的信息被切割成无数小碎片,散落在各个角落。这样无限分割的结果就是人们失去耐心。事实上,互联网并不是第一个消磨人耐心的媒介。在报纸盛行年代的美国,人们参与政治生活的方式主要是听取冗长的演讲,长达7个小时的辩论丝毫没有磨灭人们的热情,相反还听得津津有味。当电视开始占据上风时,人们发现3个小时以上的节目也让人难以忍受。而互联网时代的今天,抖音和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风靡恰恰又是人们在媒介革新中人们又一次失败的证据。

当网络编辑不再接受1000字以上的来稿,不再采纳没有图片的文章,不再紧盯着深度报道时,传统媒体又一次向新媒介所裹挟的娱乐氛围妥协。被大众媒介切割的何止是信息,人们的思想真正被绞得粉碎,大众媒介就这样轻易地成为舆论的主导者,你仰赖于它制造出来的信息,只有透过它才看得到真相,也正因它走向谬误。

波兹曼说,这是一个躲猫猫的世界,明明在信息的海洋里,却找不到一点有用的信息。这是一个缺乏真相的时代,电视节目、大众媒介支离破碎、没头没尾的信息让人产生错觉——我们离真相很近,毕竟我们知道了很多事实。就比如近期的林生斌事件,大众对于此次事件的不断揣测制造了一个又一个谣言。电视媒介以及网络媒体看似提供了很多信息,真正有价值且是人们所必需的少之又少。对于真理的认识是同表达方式密切相连的。真理不能、也从来没有,毫无修饰地存在。它必须穿着某种合适的外衣出现,否则就可能得不到承认。这些信息的价值并不再取决其在社会和政治对策所起的作用,而是取决于它是否新奇有趣。

波兹曼对“娱乐至死”时代下文化灭亡的命运感到无比忧虑:一旦媒体把什么都拿来娱乐, 对法律、政策、道德和公共秩序失去敬畏之心, 民众也会以娱乐的态度看待事件。影响最大的, 是价值观尚未完全成型的青少年群体,青少年时期是情感道德的形成期, 大众媒介在传播社会道德准则和价值观方面对青少年具有潜移默化的“培养”作用。况且娱乐的氛围已经深深扎根于各个媒介,正如赫胥黎所担心的那样,人们被生活的琐事绊住脚而致使真理被遗忘,这就注定了我们在信息的汪洋中找不到真理。

电视媒介、网络媒体在很多方面也以一种微妙的方式充当着指挥中心。通过电视,我们知道什么时装是时下最流行,什么样的手机是最好用的,最近什么电影比较受欢迎。电视、网络媒体在安排我们的生活。娱乐业并不想超越平凡,因为它的主要目的是取悦观众。

媒介消息更新速度之快让人应接不暇,受众还来不及停下来思考信息中的含义,信息就被覆盖、取代,受众完全是被媒介牵着鼻子走,触碰不到真相。真理的定义有一部分来自传媒信息的媒体的性质,不论原来的媒介是怎么样的,它都有能力超越这个语境并延伸到未知的语境之中,引导着我们的思想意识,左右我们对真善美的看法,并且一直左右我们理解真理的方式。波兹曼在书中写道:“我们已经完全接受了电视对于真理、知识和现实的定义,无聊的东西让我们眼中充满看意义,语无伦次变得合情合理。”

大众媒介在个人社会化进程中的影响完全不亚于家庭和学校。大众媒介的力量实在太过强大了,只有做到像尼尔·波兹曼所说的那样:“只有深刻意识而持久地意识到信息的结构和效应, 消除对媒介的神秘感, 我们才有可能对电视等其他媒介获得某种程度的控制。”

图书简介(来自百度百科):

《娱乐至死》(Amusing ourselves to death)是美国媒体文化研究者、批判家尼尔·波兹曼于1985年出版的关于电视声像逐渐取代书写语言过程的著作。
《娱乐至死》一书解析了美国社会由印刷统治转变为电视统治,得出了由此导致社会公共话语权的特征由曾经的理性、秩序、逻辑性,逐渐转变为脱离语境、肤浅、碎化,一切公共话语以娱乐的方式出现的现象,以此来告诫公众要警惕技术的垄断。在该书中,波兹曼深入剖析了以电视为主的新媒体对人思想认识、认知方法乃至整个社会文化发展趋向的影响,令人深省,并认识到媒介危机。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