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汽车的那些事

        从小,就对汽车充满了向往。父母请家在上海的同事帮忙买了一辆装电池的玩具小汽车,那是我对汽车最早的记忆。小汽车的底部有一个万向轮,安上电池打开开关,玩具小汽车就会在房间里到处跑,遇到障碍物还会自己避让转弯。倒车了,会闪着车尾的红灯,有节奏的后退。记忆之中,那曾经是我们家最抢手的玩具,因为是电动的,玩得时间久了很浪费电池,所以一般都是每天晚上做完作业收拾停当后,我们姐弟三个人一起玩。你伸脚拦住车子的前行路,我堵着不让它后退,看着车子在四周都是障碍物的小空间里前进后退,仿佛有些手忙脚乱的样子,我们常常愉快的哈哈大笑。

        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国门打开,妈妈可以回家探亲了,隔上一年就能坐着飞机出国去大洋彼岸与她的家人团聚。每一次妈妈探亲的那一个多月里,总会往家寄许多的信件。文字的内容大多是她的见闻感受,有共鸣的是爸爸。我们姐弟三个更喜欢看随信寄来那厚厚一摞的彩色照片,妈妈总会在照片的背后简短的备注上时间、地点、人物这三要素,有时候也会在轿车旁照个合影,写上:这是舅舅或姨妈家的汽车。我们姐弟翻看这些照片,总是对各家各户的小汽车充满了好奇:他们在哪里学会的开汽车?那汽车也像我们小时候玩得电动玩具汽车一样会倒车会自动避让障碍物吗?然后比较照片上各辆汽车的样式颜色,选出各自最喜欢的一辆,让爸爸在给妈妈的回信中进行表述。那个时候,年少的我从来不敢奢望,哪一天我们家也会有一辆自己的小汽车。

        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时离妈妈第一次出国探亲已有十多年,我们的祖国在改革推进的过程中呈现出勃勃生机,香港回归了,那一年的探亲假我在家学车考到了驾照。说到学车,我们姐弟经常调侃:老二是自学成才,报了名就考试拿证,学车的全过程都是在四处蹭车开的过程完成的;老三是游击队,跟着老二,车开出城了,山路上人迹罕至时学会了打灯起步加油换挡,报名考试了,培训是必须的,于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去学了二十多天就拿证了;而我,是他们眼中的正规军,考理论,场子上起步倒退出库进库的练着,每天师傅坐在副驾驶位上,从驾校到面店水库的老路上跑着,还有更夸张的是,我学的是家乡蓝箭汽车厂生产的一三零货车,两脚离合器才能挂上档。但是,一家人中,我最认怂,因为方向感差,又不记路,只要能坐车绝不开车。

        我们家有了第一辆汽车,是我拿了驾照五六年以后的事。先生因为工作的关系,长年累月在工地上,回家的时间不多。记得是一个寒冷有雪的的冬季早晨,儿子坐在我的自行车后座上,穿着笨重还披着雨衣的我们,离开家不过十多分钟就连车带人滑倒在了冰冷的泥水中。两岁多的娃吓得哇哇大哭,我一边哄着孩子,忍不住的也哭出声来。那种孤立无助和对艰难处境的感受,是我现如今都还清晰记得的。带着孩子回到家,孩子罢课我也罢工,全请假在家休息疗伤了。没有给先生打电话,迪庆离昆明多远?远水解不了近渴,说多了还徒增担忧。于是给近在咫尺的老二打电话。本来倾诉只是为了疗愈,弟弟却说:“下午我过来,给卖车的表弟打电话,我们去买一辆夏利,手边刚好有点钱可以先借给你。车总比自行车好,遮风挡雨又安全,孩子不受罪少生病,驾照是现成的,有车了多开多练,还可以提高技术。”于是,就这么简单,弟弟刷卡预支的钱,表弟试好的车,因为昆明冬天很少见的那一场雪,我们家有了汽车。

        太长时间没有摸过汽车,我的开车经历比很多人狼狈。早上六点钟起床,只为了避开车水马龙的早高峰;下午接娃总是早早地去到幼儿园附近,找一个大门口停下,只为了走的时候车前没有遮挡,不用挑战自己的倒车技术。路上遭人嫌弃拼命在后面按喇叭,我只能慌手乱脚的靠边慢行。偶尔,也会遇上挑战,车子停在路边,前后都是别人的车时,那就认怂,向停在旁边的出租车师傅说尽好话陪着笑脸求助。没人援手,也只能硬着头皮自己倒腾,慢慢的,也可以自如地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随便找个路边的车位停车了。

        孩子小的时候,可以开车回家,比花大半天时间去客运站坐空调大巴方便了许多,来去之间也发生过有惊无险的事。孩子三岁多,开车回家,高速公路上,在后排座位上睡醒的娃坐起来一开心就双手蒙住了我的眼睛。当时的状况很是紧张,我一边大声地呵斥着叫孩子松手,一边踩着刹车放慢车速摸索着靠边,还好,我的吼叫可能是吓到了孩子,他很快就松开了双手。靠边停好车,在高速公路的紧急停车带上,我把娃狠狠地训了一顿,手抖脚抖的调整着自己的情绪,发泄着满心的后怕。还好,从此以后,再也没有类似的情况发生过,估计孩子虽然小,却也记住了我的声嘶力竭。

        后来,因为同学结婚的经历,我有些嫌弃自己的“老马”了。同学结婚在蒙自,昆明的同学们一起约着去的。去的时候是有班里的女同学带着孩子坐我家的夏利车一起走,到了回来的时候,同学说坐其他同学的车了,原因是夏利车没有空调,热得受不了了。我们两口子也觉得热,于是回昆明的路上我们开始讨论是否要换一辆好一点的车,满足一下对舒适度的要求。

        而实际上,因为囊中羞涩,我们家的“老马”还是陪了我们五六年。直到有一回清明节坐发小的同款汽车回家,从老家回来的路上,在高速路上三个人聊着天眼看着右边前轮的轮毂盖飞出了高速路的护栏。现在我们三个人偶尔在同学们面前说起那段经历,别看脸上都是云淡风轻的样子,在当时其实还是受到惊吓了的,那种感受绝不比听我们说这件事的同学们的惊吓小。想起爬出护栏,在长着过膝蒿草的山坡上找寻轮毂盖的那一幕,我们如今是相互调侃着“有过命的交情”,而当时我的内心其实是坚定了一定要换车的念想。

        因为我与发小们在高速公路上一起的经历,让我对夏利车安全性充满了质疑。但换车,却是先生和儿子周末在电脑上浏览商量着就悄悄做掉的事。记得那个周末的早晨,他们爷俩什么都没有说,开着夏利车出的门,回来时车子就以旧换新了。

        虽然我们家现在开的车子功能齐全,我很喜欢,用着也很顺手,但是,或许因为没能好好告别,至今我仍会常常想起那辆“老马”的好。

        不论是小时候玩的电动玩具车,还是羡慕亲戚家的汽车,或者自己学车、买车、开车的经历,一路走来,感觉上日子是越过越好了。而这些见证了生活新变化的老物件,自然的也留在了我的记忆里,寄托着我对时光的怀念。

(文中插图来自“小猪快走群”队友)

网友评论

9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9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8月07日 13:56

08月06日 22:48

彩龙社区 8 0

您好,你的文章被推荐至昆明信息港主站彩龙社区版块,感谢支持:)

08月06日 11:45

08月06日 06:42

08月06日 00:26

岑寂儿 9 1

我也曾经有过同款夏利🤝

08月05日 23:32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