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昆明信息港 下载客户端 关于彩龙 论坛须知

探访巨石寨

在云南,小一点的石头,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石头。第一次听说“巨石寨”,心想,那石头得有多大,才称得上“巨石”?要有多少块巨石,才能称得上“巨石寨”?

跟我走吧。

百闻,不如亲见。

1:佛掌崖、香炉峰

从昆明出发到富民,高速半个小时;从富民县城走富安公路,顺螳螂川而上,到达石楼梯水电站,沿着取水坝右转两公里处,就是传说中的巨石寨。

站在路上,看到一道石头拱门,上书三个大字,“巨石寨”。一条斜坡,两边是萋萋芳草,草丛中,朵朵黄色的千瓣莲花庄重开放。

入了寨门,抬眼所见,是一座姿态奇异的山崖。凝神细看,这座山崖,像一只正在单手宣念佛号的手掌。

“这是佛掌崖,老百姓也叫巴掌岩。”同行的朋友介绍说。相传释迦摩尼佛祖云游四方时,路过蜿蜒流淌的螳螂川,觉得风景秀美气候适宜,忍不住宣念佛号,并随意击出一掌,而后继续云游四海。这一掌生万物,定乾坤,本是红土覆盖光秃秃的大地,慢慢长出小草、荆棘、大树,更缓缓长出一座山崖。这山崖,越长越像一只单手宣念佛号的手掌。

我远远看着这只手掌,立秋的骄阳依然热烈,心中,却生出一片清凉。

随着众人拾阶而上,藤萝葳蕤,怪石嶙峋,一步一景。呼吸着清新的空气,隐隐的,生出一些快乐的心情。山中洞穴遍布,巨石耸立,只要有心,总会看出不一样的风景。

走过一个山洞,蹲在洞门口,逆光而看,像不像一只孔雀的头和隼?也不知这只孔雀在这里,等候了几百年,直到变成化石。它等候的,是不是英俊勇敢的王子召树屯?

路过一个狭长的山谷,他们说,这叫清香峡谷,年纪最长的清香树,已有几百岁。

“快看,这是香炉峰。”同伴们嚷道。香炉峰像世上所有的香炉一般,不起眼。它默默在做的事,无非是作为一个容器,盛满凡人的悲伤与泪水,盛满凡人的祝福与祈祷,再通过一种神秘的,不为人知的通道,上奉给慈悲心肠有求必应的菩萨与佛祖。

香炉峰圆圆扁扁,山峰上摇曳着的树枝,像香炉里氤氲不散的烟雾。

世人有难求菩萨,菩萨们听了太多的苦与难,他们会心生抑郁吗?痴儿痴儿,菩萨之所以是菩萨,他们早就超脱了人类情感,放下了七情六欲。他们是自己的神,更是我们的神。“佛告须菩提,尔所国土中,所有众生若干种心,如来悉知”。 他们慈悲为怀,他们大肚能容,他们救苦救难。只是,世人求而不得的愿,实在太多。一念起,一念落,一念又起,一念未落,起起落落,患得患失,贪得无厌,永远在纠结,在挣扎。

我不知道为什么想站到悬崖边上,我明明平衡不好而且恐高。原本可以再走前一点,理智让我停止脚步,心灵却说,你可以无所畏惧。

最终理智取胜,随心所欲,那是另一个次元才能做到的事。

清风迎面,看着遥遥相对的“佛掌崖”与“香炉峰”。我觉察到,快乐,它不是只有一点点。

2:花海,这一片花海

吸引一个女人的注意,是给她送一捧花;吸引一群女人的注意,是为她种下一片花海。如果没有办法亲手栽种,那么至少,你可以带上她,去看一次花海。

“巨石寨”不光有奇山异石、洞穴石窟,它还有六百余亩开发中的土地,而其中一部分土地,开满了鲜花。

我该怎么跟你描述呢,这一片接着一片的花海。不如,我先给给你说说那一片,不,是一路,一坑,一山谷的波斯菊。

爬完石梯,走上一片山坡,我们顿时说不出话。我们的面前,是挤挤挨挨密密麻麻一山坡的波斯菊。我曾经多次做过一个梦,梦里,有数不清的波斯菊,红的、粉的,白的,五色的,七彩的,锦缎一般,彩虹一样。有数不清的彩蝶飞舞,也是有红的、粉的,白的,五色的,七彩的,锦缎一般,彩虹一样。它们相互交融,它们在我梦境中流淌、喧嚣、热闹。山谷寂静,天地间只有我一人。波斯菊是我的,彩蝶是我的,蜜蜂是我的,白云是我的,蓝天是我的,整个世界是我的。我不必假装乐善好施,我不必勉强自己进行分享,我不必被议论,被催促,被嫌弃。我一边漫步花海,一边抚摸每一朵花,呼吸它们的香气。每一种色彩我都珍爱,每一朵开都会欣喜,每一朵花谢都值得铭记。

然而这一刻,做过的梦,除了蝴蝶,它们已然在眼前实现。

我看过许多花海,薰衣草花海,月季花海,蔷薇花海,康乃馨花海,满天星花海。它们整整齐齐,一副生下来就被安排好了的样子,留下太多按部就班的痕迹,留下太多人工雕琢的味道。

这一片波斯菊花海,是我想要的样子。花枝高点就高点,矮一些也没有关系;枝干粗点就粗点,细点也没有关系;淡红挨着艳红,淡粉又倚着白色,没关系,一张张花的笑脸,张望的是同一片天空,追寻的是同一个太阳。它们活活泼泼的开着,不拘小节的开着,天真烂漫的来着,让内心时不时涌上一股自卑的我,也跟着悄悄灿烂。

波斯菊的花语,是怜惜眼前人。眼前的花,千朵万朵,眼前的人,又在哪里呢?在心里?在梦里?也许这世间真有一种爱,是我默默地爱着你,不论相见不相见。

永生永世不说出口的爱,那也是一种珍惜。

走过波斯菊花海,就见各色的大丽菊竞相开放。小时候,我家窗台下有一株紫色的大丽菊,它们自生自灭,平时都默默无闻,只在开花时,吸引我的目光。普通的红砖,简陋的玻璃窗户,那株紫色的大丽菊,令我平凡的家,显出几分不同的味道。

巨石寨的大丽菊花海,花形美丽,单瓣、星状、球状、牡丹状和白头翁状应有尽有,简直是大丽菊的博物园。大丽菊的色彩也丰富无比,红、橙、黄、白、淡红、深紫、洒金,天女散花的花篮,也不过就是这样。


沿路看到一些紫薇树,太过幼小,还不到开花的年纪。但也有栽种时间长的,默默地开了。

对紫薇花,我有种难言的情愫。

我曾在一座寺庙里,听着梵音声声,隔着烟雾袅袅,观赏那树繁花。“少年妄想今除尽,但爱清樽浸晚霞。”我想走近些,但我不能;我想看得更清楚,但我够不到。我不知道那缕清烟,有没有带着使命,让我保持清醒、让我保持距离的使命。

紫薇历来是属于庙堂的花,今人却赋予它“沉迷的爱”之花语。你有没有,不管不顾地开放过。不想结果,不想过程,不想内心的得与失,挣与扎,只一味沉迷,沉沦。然而你不能,庙堂与江湖,隔着天与地的距离。

不是所有的伤感,都能释怀。无法释怀的,不必勉强,交给时间。如今,紫薇只开寥寥数朵,假以时日,它们定当热烈地,占领整个山坡。


巨石寨还有金丝梅花海,金灿灿的一片;鼠尾草花海,那是烂漫的紫色海洋;还有成片的千瓣莲花,它们,都在那里,等着你来。

3:云影湖,天镜湖

我几乎是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云影湖。

湖水离天空只有一线之隔,站在湖边,仿佛一伸手,就能触摸到对面的青山;湖水安静得如同一面镜子,把青山、绿树,白云、蓝天的倒影,尽数收入镜中。

我在湖的周围寻找,牛郎与他的牛。想必当初,七仙女们下凡游泳,就是这样一池美丽的湖水吧。然而白云千载,那样无所谓畏惧的爱情,只能留给世人凭悼了。

痴痴坐在湖的对岸,看着湖旁那棵大树,和湖边那群同样安静的小房子。

他们说,到秋天,那棵树红了叶子,变了颜色,云影湖又是另一番美丽的姿态。

据说云影湖边有一个洞穴,在冬天的早晨,会冒出一股雾气。雾气氤氲盘旋,经久不散,云影湖如梦如幻,恍如人间仙境。“看山水底山更佳,一堆苍烟收不起。”

看样子,我除了期待云影湖的秋天,还得期待云影湖的冬天了。

曾经有个人问,你中意的地方,是什么样。

我说,有山有水,有天有地。

天与地恒古不变,你喜欢的地方,有山有水就行,这也太简单了。

而我没有说出口的是,不论什么地方,不管什么样的风景,有他有我有情的地方,就是我中意的地方。后来我走过的每一个地方,都没有了他的存在,生命猝不及防的转弯,谁又敢保证会一直陪在谁的身边。来不及看透人间冷暖 ,却已尝够半世沧桑。

云影湖是安静的。纵有千般艰辛,万般苦楚,面对云影湖默坐须臾,你也会放下疲惫,安静下来。

天镜湖在山顶,犹如巨石寨头顶的一碗水。站在湖边,离天空就更近了,我不敢伸手,怕一伸手,就冒犯了天上的神仙。这一枚“天镜”,或许是专为天上的神仙准备的,有风,湖面也淡定地不皱一丝眉头。心型的湖面,清澈的湖水,无言地诉说着天地间最动人的语言。

这是晴天的湖水,阳光热烈,坐在云影湖边的大树下,背靠树干,借来一方清凉。诗云:“水光潋滟晴方好”,晴天的云影湖,白云蓝天俯首可拾。那么下雨天的云影湖呢?想必湖面应该笼照着一层雨雾,如泣如诉,但又应了“山色空蒙雨亦奇”那样的佳景了。

据说,云影湖和天镜湖随着四季的变化,树木颜色的改变,湖水颜色也会不同。多希望用我的眼,我的心,留住这些独特的风景。

图为云影湖

图为天镜湖

4、山洞里的千瓣莲花宴

巨石寨除了“佛掌崖、香炉峰、孔雀嘴、清香岭”,除了几百亩浪漫到极致的主题花海,最引人注目的,就是盛花期的千瓣莲花。
千瓣莲花,也叫地涌金莲、地金莲、不倒金刚,是云南本地特有的植物。花期长达半年之久。

 不知什么原因,看到千瓣莲花,我总有别样的感觉。这是盛开在佛前的莲吗?黄色的类似花瓣的叶片,并不是千瓣莲花的花朵,在叶腋处细小的,芭蕉花一样的,才是千瓣莲花真正的花朵。凑近端详,黄色、精致的小花朵,嫩嫩地躲藏在叶片的呵护下。微风吹过,鼻尖萦绕着细不可闻的清香。

我从小就熟悉千瓣莲花。外婆说,这是菩萨施恩盛开于人间的救命花。百姓们在田间地头劳作,割伤了手,花蕊可以止血;花蕊采摘晒干,可以入药;榨取新鲜茎汁,可用于清解酒精中毒以及草乌中毒;饥饿年代,枝干入菜,还可果腹。

记忆中的那朵莲花,从外婆家村口,开到堂弟家房后;从鸡足山脚,开到华庭寺前。现在我在这里,每行一步,身侧都开满了千瓣莲花。低眉敛目之间,菩提婆娑,木鱼声声,轻烟袅袅,在脑海中闪现。

地涌金莲入菜,是这几年的事。地涌金莲含丰富的膳食纤维、维生素、微量元素与人体所需部分氨基酸,是绿色健康的原生态食材。普通人家一般是剔去老的枝干,摘取最嫩的芯,切块与排骨同炖。巨石寨的大厨们别出心裁,反复揣摩,研发出十多道以千瓣莲花为主要食材的新菜。
早晨,砍下带着露珠的千瓣莲花,最新鲜最绿色的食材,从地里来到厨房,经过简单的剥皮清洗,再经过大厨们精心烹调,就端到了我们面前。我首当其冲,为自己打了一碗汤。牛肉地莲汤,牛肉的香,地莲的鲜,嫩,无论是吃肉还是喝汤,都是完美的享受。我一边喝汤,一边吃牛肉,吃地莲,一边安慰自己,牛肉不长肉,地涌金莲含丰富的膳食纤维,减肥的,多吃两碗,没事。
也得为其他美食,留点空间,这一次,我盯上了一盘香酥地莲片。炸得金黄的地莲片,有着和藕片相似的口感。嚼几片酥脆可口的地莲片,听一曲豪放的敬酒歌,品一口千瓣莲花酒,那些人生中的不如意,随它去吧!
麻辣地莲坨,没有香酥地莲片脆,但很对云南人的胃口,微微的麻,恰到好处的辣,有嚼头,有味道,也是下酒的一道好菜。
千瓣莲花酒甘甜可口,有着莲花淡淡的香。再喝一口吧,喝完尝尝地莲花蒸土鸡蛋。鸡蛋羹嫩滑,地莲花也是用了最嫩的那一段,质朴的烹饪方式,让味蕾享受最原始的味道。嗯,如果带着孩子,他们一定很喜欢。
酒一口口品,菜一道道尝。
三丝炒地莲、韭菜炒地莲、凉拌地莲丝儿、排骨炖地莲,当然,如果不怕胖,火腿炒地莲、鲜肉炒地莲、腌肉、腊肉炒地莲,那也使得。这是巨石寨的千瓣莲花宴,餐厅同时也有其他野菜,特色窑鸡,可以放开肚子大快朵颐。
三口酒,足够让我有微醺的感觉。千瓣莲花宴的餐厅,藏身在一个巨大的山洞里,洞穴餐厅可以容纳十桌人同时用餐。用餐的石桌,是一整块巨石打磨而成。
石门、石桌、别有洞天的千瓣莲花宴,有漫山遍野的鲜花盛开,有久处不厌的朋友相伴。这就是我,甘之若饴的小欢喜。

远眺对面不知名的山脉,山顶不紧不慢转动着的巨大风车,提醒着我们岁月的流逝,不舍昼夜。回首路过的风景,佛掌崖、香炉峰、清香岭、孔雀嘴;回首醉了眼睛的花海,鼠尾草、波斯菊、大丽菊,金丝菊,紫薇花;回首碰过的酒杯,醉过的眼眸,品过的千瓣莲花宴;回首浮云般聚散的心情,快乐有那么多,但不知何时滋生的不舍,也有那么多。

山中有石,石中有山,山有巨石,别有洞天。巨石如驯服的巨兽,又如群象般巍莽,任由人们观赏。巨石寨,巨石在。这一次探访,无非是铺垫下一次、以及再下一次的探访。


网友评论

36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36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毛哥 7 0

中秋节快乐

09月21日 13:46

秋闺瘦影 6 0

好的游记让人身临其境,谢谢鱼鱼的好文

08月27日 16:42

08月24日 10:30

08月12日 08:38

  • 谢小鱼  : 谢谢老师关注!

    2021-08-11 16:27 0

08月10日 15:40

彩龙社区 8 0

您好,你的文章被推荐至昆明信息港主站彩龙社区版块,感谢支持:)

  • 谢小鱼  : 感谢编辑老师推荐,谢谢!

    2021-08-10 15:07 0

08月10日 14:55

老陋 8 0

是啊寨主呢?我帮你去打听!

  • 谢小鱼  : 怎么都瞄上寨主了,是不是得专门写一篇?

    2021-08-10 07:04 0

08月10日 05:22

岑寂儿 9 0

学霸出手就是不凡

  • 谢小鱼  : 哈哈哈,谢谢爽朗热情的大美女,以后喝酒有伴了!

    2021-08-10 07:01 0

08月09日 21:44

平安219 5 0

图文并茂!光影漂亮!环境优美!欣赏点赞!

  • 谢小鱼  : 感谢老师欣赏

    2021-08-10 07:00 0

08月09日 21:17

作家协会 7 0

有没有寨主?

08月09日 20:23

08月09日 20:15

文笔塔 8 0

到富民巨石寨
弹剑佛掌岩,难开香炉峰。
泉清鸟声咽,桥断有花海。
回首日当午,满襟风快哉。
天镜不照我,酌酒对云影。

08月09日 17:33

文笔塔 8 0

到富民巨石寨
弹剑佛掌岩,难开香炉峰。
泉清鸟声咽,桥断有花海。
回首日当午,满襟风快哉。
镜泊不照我,酒醉回赤鹫。

08月09日 17:31

风的颜色 8 0

改天去探访一下

  • 谢小鱼  : 正是花期,美极了!

    2021-08-09 17:10 0

08月09日 17:03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