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昆明信息港 下载客户端 关于彩龙 论坛须知

遂宁·岁月11——先驱催生后来人(原创图文)

          风水师眼里的双江长滩子“四知堂”,“土腹生金,庚山甲向,其四象得甲庚丙壬四阳之沙特立耸峻,左官帽,右旌旗,堂前外加仓库一应具备,全收为生旺沙”,所以这里藏龙卧虎出大人物。风水师没有想过,大人物上头的四哥杨闇公,不仅是早期革命的领军人物,他的牺牲,催生着后继有人来。

“四知堂”,还是双江保存较为完好的建于清代同治中期古朴、典雅,较浓地方特色精美的建筑,算是双江杨家大院建筑格局的代表作。

          从四知堂回到镇上,发小们迫不及待地到杨家大院后面原家属院寻找住过的踪迹。曹莉看到自己居住过的那排小平房还在,以为捡回自己遗失的童年般快乐。那些青砖平房,有些变民房,有些则成为某些公用。荒废的礼堂被辟为文物保护,只有对那段历史感兴趣的后人才会到此追思一番,证明它存在过。

          溜达老街上,碰到一起随父辈最先到达双江的杨大哥姐妹,陪着母亲旧地重游。他家当时留在双江,母亲工作过的粮店,现已成为半私或公的杂货铺,有些莫名的落寞。母子居然碰上原老同事及老同学,也是三生有缘了。

          文山大营地的发小来到川渝后,留守双江的长大后都不太熟悉。但苏北这个名字似乎有些印象。他和云芝姐两家住在双江,一起进寺庙小学,再同时升入潼南中学,虽然散居各处,少小共同的经历让彼此常有联系。

         我的图文散记,勾起发小们的记忆。宪云兄弟想起小时候调皮捣蛋,说:“姐,现在的杨氏民居,后来曾作为师教导队驻地,我们经常翻墙进去摘黄兰花和葡萄吃。”“还闹过鬼。”晋文兄忍不住插话。“所谓闹鬼,是里面的木门发出的嘎吱声,阴暗天井的四合院让人胆小,还有小伙伴的恶作剧。记得里面还搞过地方文·革学习班。我是老双江了,有些事还记得……”苏北哥解释道。

          “双江同学到潼南中学读书,得走多少公里?”我问群里发小。

“十公里,走两小时,不管数九三伏,风雨无阻。现在想起来很辛苦。”“苏北说得对,得走两小时。小伙伴们活蹦乱跳,又说又唱,快乐无比。途中路边有口水井,每次走到那里都去喝一肚子水,爽啊。而且井水永远都是满满的。”云芝姐终于还是冒泡。“云芝姐体会很深,每周必回家。一是解解馋,二是拿下周的生活费,我一周两元钱,五斤粮票。有的家里给的多,就两周回一次家。”苏北回复。

            “冬林的图文,让我们穿越时空回到儿时的个中轶事里。随父换防坐军车、吃酥饼干粮,在昆明中转吃糊米饭,好几家人坐一节闷罐车厢……片片清晰又点点模糊始终在脑海深处若隐乍现……双江、潼南、遂宁,见证了我们的童年、少年、青年,抹不去的经历丰富了我们的内心;军旅随军生活丰富了我们的人生阅历……很欣赏你的图文,为你点赞。”曹莉也加入互动中来。

            “那时每周六下午课外活动,我们不参加就步行回家。星期天下午又走回学校。苏北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回学校的路上,快到学校前那个丝质厂,就是那个潼南丝绸厂,右边一大片坟地,每次经过那里,都是天快黑的时候,会看见一闪一闪的亮,大家很害怕。说那是鬼火。”李云芝回忆道。(应该是灵火)

            “当时家里条件好,部队供应好,肉票多的是,所以回家吃点肉。在学校,一份肉两三毛,算算账,不敢吃。为什么两块钱够了呢?那时饭票一毛八一斤,五斤饭票不到一块钱,还剩一块多钱的菜票,菜票吃不完,还可以剩点零花钱。像云芝姐说的,我们晚上没事,可以到县城里搞点小吃,解解小馋。有时候就在路边买点小花生米,吃点小汤圆什么的,那小汤圆挺好的。我们回家走路,有时约伴,约不着就自己走,约保山多一些。你们女同学也是约着一起走。当时也没有自行车,谁有自行车,那是相当羡慕的,有自行车相当方便。”

          “我们就爱吃点小汤圆。学校小路下去有个小汤圆馆子,支口大锅,里面好多白白的小汤圆飘着,每个人吃上一点。还有潼南的那个凉粉也很好吃。就是爱吃。这两样东西给我的印象特别深。当时我们家有辆自行车,我爸就不让我骑,怕我摔跤。一次我爸不在,趁妈不注意,偷偷把车骑出去,像这样偷骑过两三次。”云芝姐说道。

          2000年我去潼南再找那家小汤圆没了,大汤圆还有。”苏北附和。

          “没有啦?小汤圆没有啦,苏北!去年我去潼南参加同学聚会,还去找小汤圆。同学说,现在都没人做了。那小汤圆好像是搓得圆圆的,就像那个长长的,啪啪啪啪,削出来的,是吧。”

          “不对!应该把面和好,用手掰成小三角丢锅里,煮熟后浮在水面,特别有嚼头,很好吃。大汤圆贵一点,小汤圆便宜。我们去吃那个担担面,用小漏勺捞,一小漏勺一碗,几个同学经常出去吃。”苏北哥对潼南小吃的刻骨铭心,估计把潜水发小老馋虫都勾出来了。苏北哥接着又道:“当时上学,文化课学习很少,学工学农很多,农忙时下乡帮收割豌豆、麦子、油菜和插秧,几个同学一组,住吃在老乡家,一干十多天,真锻炼人。”苏北青少年回顾,晒张照片大家分享,是大会组委会奖给潼南中学1974年冬季篮球运动会先进工作者,时间 1975121。圆圆的大红印章:四川省潼南中学革命委员会。

          “那时,我常跟着校宣队晚上出去演出,帮着拿道具、演出服,然后和校宣队一块吃一顿夜宵,感觉好开心。潼南中学食堂的粉蒸猪肠子特别好吃,以后再没有吃到过记忆中的味道了。”曹莉也是潼南中学同学,自然也有很多同时代的经历。

          “曹莉好,你的记忆了得。宣传队唱样板戏多,服务的事主要是你们女生,这个云芝姐更知道。我和你哥曹辉玩得多些。”苏北回复曹莉。继而感叹“青春少年的生活,特殊年代,特殊环境,让我们难忘。”

          “苏北,确实难忘。你们讲的有些我记得,有些不记得了。我去过潼南中学,在我姐那美美吃了一台,就是你们说的小汤圆。”哈哈,看来那时的小汤圆还真受欢迎,把云生兄弟也引出啦。

          “可惜,现在已经吃不到了。回味吧!”

          “小汤圆,就是用食用糯米面和好了,用醪糟煮,没有馅,大汤圆有馅。”居住在双江附近的月红姐,一定是山里手。“水磨江米,用布吊粒滤,然后成面,制作各种糯食品。”“太麻烦了啊!”“那样制作出来的小汤圆才正宗。”“双江河街子小食店里有很多小吃,特别好吃,去年去看,店没有了。买水磨汤圆粉。”“哦,意思是必须有米酒煮才对味。愿吃甜的,多放点糖更好吃。”

          “说起儿时事,就会停不住思绪的脚步。”“是的,记忆犹新……”

双江小河边,一段稍宽的马路,停着旅游大巴。路边拾阶而上,一块大平场中央,一尊石雕矗立直顶蓝天,那就是生于1898年3月10日,牺牲于1927年4月6日的早期革命人杨闇公。

          先驱者的非同一般,很小就明白是非、真理,知道自己所追求的理想社会,成为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先驱者,四川(成渝)早期党团组织的创建人和杰出领导人之一,中共早期军事工作的优秀领导人,四川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开拓者。他的座右铭:“我是旧社会的叛徒,是新社会的催生者”“人生如马掌铁,磨灭方休”“奋斗得来的结果,才是真快乐”、“非血泪汗,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凡事要从公众着想”,放在今天来看,也是一个不折不扣拥有远大志向,一心为公为民为天下苍生的真君子。

杨闇公虽然出生于封建大家族,但他的反叛无疑成为那个时代一炬星火燎原。如今,杨家旧宅已成为红色记忆基地,让更多人来此缅怀先烈,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安稳、幸福的日子。          (待发)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2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11月14日 15:27

琪琪的妈妈 7 1

我是云南双江县人,四川的双江没去过。

09月26日 11:40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2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