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昆明信息港 下载客户端 关于彩龙 论坛须知

大学里的场所精神 | 有生活的时候就有幸福

谨以此文纪念我的母校——湖南师范大学

场所精神源于古罗马,表达场所具有自己精神与特性。 挪威著名历史学家、建筑师诺伯尔·舒尔茨提出场所精神(GENIUS LOCI)概念。 他认为 场所精神”是人内心主观意识空间与客观存在空间的融合 相对于场所,场所精神具有更加广泛的意义,即人在参与活动过程中,所感受到的一种场所氛围,对场所萌生出的归属感或认同感
(以上源自百度)

重建的新校门

走过许多大学,很难找到第二个像湖南师范大学的地方。湖大有迷人的林荫大道,中南有崭新的校园。但是湖南师范大学不一样,尽管三者都是“开放式”的大学。相较于前两者而言,湖南师范大学更为“分散”。这在湖师大的建筑中尤为明显。

这一切都归因于湖南师范大学的“包容”。中华民族是一个善于包容的民族,接受各类文化,同样的百纳海川的气概在湖南师范大学的建筑中也得以体现。所有的建筑都深深隐藏在居民区中,叫你分不清在校园还是在闹市,包容各式各样的人群和建筑。天真无邪的幼子,青春正好的学生,行色匆匆的职工,两鬓斑白的长者,迎面而来,丝毫不显得奇怪。欧阳修在《醉翁亭记》中所说的“伛偻提携”大抵如此。而盘旋在师大体育场边的油烟街里各色小吃散发出诱人的香味,抓着你往里面走。低矮而破旧的小屋,泥泞而颠簸的道路,头顶接的乱七八糟的电线,这都不是一个“普通”的大学该有的场景。

很少有开放式的大学像师大这样,上演“碟中谍”戏码的,由于师大没有校门和围墙,体育课时,在师大体育场,你可以听到无比熟悉的“眼保健操”的旋律,不一会儿,依稀看得到身着“湖南师大附中”校服的中学生从附中教室的走廊探出头来;晚饭前后,木兰路涌出的一群群可爱的孩童,他们背着的包上书:“湖南师大幼儿园”。若我不说,你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大学校园,仿佛只是家乡某个学校聚集的街区。走在其中,不过只是走上一条不甚熟悉的路去上学,下个路口转过似乎就到自己的中学了。

二里半的文学院

(注:二里半因其距离溁湾镇大约2.5里而得名,这里设有师大的多个学院)

师大是自由的,因此它的场所精神来源于自由。不同于中学时期的“围城”,师大没有高大又厚重的墙。所有的建筑也是自由,各幢建筑并不是整齐划一的。

二里半的各个学院的建筑一律红砖装点,隐身于翡翠般碧绿的高大树木之间,只见绿意盎然中带的点点红色,但这绝不俗套,两个鲜亮的颜色拼凑起来却是异常搭调,绿色太甚,于是霸道的红色也甘当配角,将这个组合蔓延到整个二里半。

但是重建的二里半校门似乎带来了新的出路。翻新过的二里半将一切推倒从来,忽然视野被打开,宽阔而明亮。就像黑暗中突然打开的门,把所有光都迎接进来。这一切又带些历史的厚重感。历史的厚重感绝不是绿树一圈圈的年轮和红瓦一道道的雨渍带来的,它是那种沉浸于文学的书海中带来的,穿越时间向你伸出手来,你不自觉慢下脚步,感受时间带来的风从你的发丝吹过。此刻你绝对不会怀疑你身处于大学校园,在心里感叹:大学就该这样!

理学院

江边(因位于湘江边而得名)却又是另一种场景。亮白的砖瓦和漆黑的铁栅栏让教学楼“深藏不露”。与理科氛围相得益彰,低调而含蓄。就像你走过的各个城市的其它街道一样,它太普通了,甚至可以说是毫不起眼。你走过时也许会误将它认作为某个不起眼的单位。不可否认,它们是平淡的,甚至有时觉得很乏味,看到这些建筑时你的感觉就好像口中嚼着一块白蜡,说不上来有什么不对,但是确实没甚滋味。但是有时不经意的一瞥眼,只是不起眼的一瞥,却带来一种惊喜。就像张爱玲写道的那样:“噢,你也在这里吗?”给人一种千帆阅尽的风霜之感。

至善楼

这两种迥异的风格泾渭分明。强行组在一起未免过于牵强,幸而有至善楼在其中斡旋。红色的外墙不再有高大树木的遮挡,瞬间就显得威严起来,仿佛是一个封建旧家长,制衡全家。四平八稳的设计,中规中矩的风格,让人挑不出什么毛病,俨然一副正派角色,但总感觉少点个性。黑色的护栏里不再是白色的瓷砖,这使它一下子就凸显出来了,不用考虑辨认不清的尴尬。它是它就立在那儿,以正派的姿态,静默的,威严的,理所应当成为众多学子钟爱之地。

发现了吗?师大习惯于打“组合拳”。这是师大场所精神的重要体现。你看新闻与传播学院独占的书山,这是师大的最高点,似乎预示着传媒人要眼观四方。脚下的旅游学院相较于新闻与传播学院要矮下不少,许是旅院学子更需贴近人情,和蔼可亲的缘故。这种组合似乎是在突出强调高者,但是其实却是各凸显其特色,你无论站在高山还是站在平地,景色都是各有千秋。当然了,中间必然少不了调节和过渡。在景德路上绕一圈,就像是误入了老城区的某个旧小区,眼看着要到尽头了,却来了个转弯,将高低起伏平滑过渡,没有断崖式的尴尬。

而另一边,理学院的翻山越岭和工程与设计学院的长驱直入又是一个组合。雨果说过:“建筑艺术一直是人类的大型书籍,是人在各种发展状况里的主要表现形式,它可以是力的表现,也可以是智慧的表现。”不得不说冗长的阶梯和高大的建筑给人不容侵犯的威严——它象征着理学的严谨和伟大,但它却不是不近人情的,说实话它一点都不漂亮,难产生令人想接近的想法。就像海涅所说的那样:“冬天从这里夺去的,春天会交还给你。”对面的学院将它拥有的距离感又补偿回来。工设院往往大开其门又一幅平易近人的慈祥模样好像是工科学子亲力亲为的实践力的体现。这样一个组合,占全了理科的优势,仿佛里面的学子,严谨但绝不古板。

忠烈祠

(位于师大校内)

在师大是现代与传统的碰撞,忠烈祠的歇山式屋顶遇到至善楼的明亮玻璃,这是灵魂的碰撞,是历史的相遇相交之点。876年前“精忠报国的”岳飞,81年前的马革裹尸的新四军战士——他们就是脊梁,是榜样。时间的丝带将忠烈祠和至善楼紧紧捆绑,把师大学子和英雄们紧密相连。米兰昆德拉说:“在时间的轨道上,人们想象有一条线,超脱了这条线,当前的痛苦便不复存在。”建筑最大的魅力不是标新立异,而是血脉相连。

师大校碑

(位于湘江边,此处是欣赏烟花表演的好地方)

若是师大仅止于此,那难免叫人失望。就像被樱花点缀的武汉大学一样,就像被岳麓书院赋予特殊意义的湖南大学一样。所有学校都需要被装点,只有装点才可以凸显出不同。岳王亭尖尖的角勾得你内心痒痒,新树的校门历史底蕴深厚,天象馆在花海中越发神秘。但我想师大最为人称道的还是湖南师范大学校碑。它集合了湖南师范大学的精髓,是湖南师范大学场所精神的灵魂。在没有校门的年代,它就是一个醒目的标识。同时它是完全不同于湖南师范大学所有其他建筑的,是独具个性的,桃子湖在它的遮掩下若隐若现,这里留下了即将离开师大的同学留恋不舍的脚步,永远定格在相机里面。

叔本华曾经说过:“我们的生活样式,就像一幅油画,从近看看不出所以然来,要欣赏它的美,就非站远一点不可。”湖南师范大学校碑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品,庄严屹立,恢弘大气。两大块碑上书校名“湖南师范大学”和校训“仁爱精勤”。如若只有这些,未免单调,中间耸立的建筑将它们分隔又紧密相连。

木兰路的淡雅宁静

桃子湖的烟雨蒙蒙

书山的满地金黄

岳王亭的白雪皑皑

都不及

晴时的校碑

遗世而独立

路人留下的脚步

混着欢声笑语

留下

母亲般的眼光

被雪覆盖的岳王亭

(位于忠烈祠后)

湖南师范大学的场所力量来源于它的“人味”,普希金曾说过:“建筑艺术一直是人类的大型书籍,是人在各种发展状况里的主要表现形式,它可以是力的表现,也可以是智慧的表现。”师大首先考虑到的是人,或许这里的条件并不那么舒适,但是总是给人一种生机和力量。长长的油烟街和喧闹的二里半为师大平添了些烟火气,使得师大更和蔼可亲,没有冷冰冰的距离感。从桃子湖创业产业园走过,安静的街道却给人努力的动力。一种“无声胜有声”之感油然而生。

文科类院校的建筑往往特别体现了文学的风格特点,无论如何,师大的场所精神都跳脱不出这个圈。而文科院校大多不伦不类,仿西式洒脱不羁的棱角,却要保留传统中规中矩的楼身。想要上一个档次,就将其换个色彩,多么简单粗暴,却行之有效。然而违和感油然而生。但是师大的“包容”将所有容下,无论你的棱角多么倔强,不管你多么保留,都行得通。

场所精神是纽带,是基于对生活的热爱。在师大,任你是复古还是标新都有一席之地,身处其中的人总归是幸福的。毕竟“有生活的时候就有幸福”。

(注:部分图片源自网络)

网友评论

7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7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永灵 7 0

出人才的大学!

  • 星大派  : 哈哈哈,确实是的

    2021-08-27 18:04 0

08月27日 12:00

08月24日 10:21

  • 星大派  : 谢谢老师的夸奖

    2021-08-18 22:38 0

08月18日 21:48

作家协会 7 0

前身是不是当年毛泽东就读的湖南长沙师范学校?

  • 星大派  : 老师不是的,我校前身是国立师范学院,毛主席的母校是湖南第一师范,差得还是有点多哈

    2021-09-01 11:31 0

08月18日 17:38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