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记忆

        转眼间开学在即,暑假里玩疯了的孩子们大多回到开学前的收心阶段,假期作业完成了的,父母安排了各种课外练习和拓展阅读,没有做完作业的,每天在父母焦虑的高亢语调中埋头苦干赶作业。这是我在八月过半的日子里,提起暑假时的第一印象,然后,忍不住的,就想起从小以来自己度过的那些漫长而有趣的暑假时光。

        很小的时候,我就有了暑假记忆的。父母都是老师,没有上过托儿所、幼儿园的我,在父母上班上课的日常,大多是在校园里的小树林、足球场和农场放野马。父母放暑假了,会计划着用省吃俭用的结余,带着我们姐弟,坐着绿皮火车的硬座去四处穷游。因为年龄小记住的少,去过的地方大多只是记得地名,印象多数来自当时拍的照片。只记得火车硬座下面铺个报纸就是我的床,虽然不够松软舒适,但是可以躺下睡觉就是舒服的。记住桂林,是沿途火车靠站时吃到了美味的荔枝,背下了“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是象鼻山下泛舟时,妈妈唱响的歌剧《刘三姐》,引来许多竹筏围着一起听一起唱的满心骄傲。记得昆明,是因为爬西山把纳底的布鞋磨烂了,终于穿上了我人生的第一双皮鞋。除了偶有的外出,暑假多数时间我们还是回老家的爷爷奶奶家。

        上了小学后的暑假,故乡老家的田间地头和山上便是我们姐弟向往已久的地方。跟着表姐们参加生产队的劳作混工分,在地里刨洋芋,烟叶地里劈烟叶,包谷地里背着背篓掰包谷棒子,水稻田边学着做会动的稻草人在田埂上跑来跑去撵着谷雀捞着蝌蚪……每天不只是可以混着在队里记两三个工分的人头费,最愉快的是可以用铁丝串着洋芋丢进烤房里烤到表皮焦糊,拿出来后从铁丝上取下来,找一个新编好的竹簸箕“哗啦哗啦”的簸动到表皮脱落,一个个金黄色外脆内面的洋芋蘸着腐乳和辣酱入口的滋味和大快朵颐吃到撑的美好记忆。有时候,大人们也带着我们一起上山捡菌子,这可是一件勤快人的活动。一定是天不亮就起床,太阳出山已在路上。手里提着火钳火钩和提篓,穿梭在露水还未蒸发的树林里,低头慢走,火钳火钩扒拉着树下的松毛,一个上午总是会有许多意想不到的收获。青头菌是三五成群的长在一起,找到一窝,不远处一定还会有“对头菌”,黄牛肝黑牛肝和见手青则大多是单家独户的生长,不过有时候它们的个头会大的惊人,一朵就可以炒一小碗。捡菌子过程中的惊喜,让人忘记了自己兜兜转转走过多少的山路,真正感觉到饿了累了的时候,早已经是大人催促着走在回家路上的中午时分。然后,总是在晚饭桌上那一大盆各种杂菌喂饱自己的体验中,觉得格外的满足。

        初中时候的暑假,如果回老家,做完作业自由活动的时间,最喜欢的就是偷摸着下河游泳。南盘江从村子里穿流而过,平缓清幽,这对我们小孩子来说是充满了诱惑而又刺激的,虽然父母三令五申绝对禁止到河里游野泳,但是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也偶尔为之。为了游泳扯白撂谎,妈妈撩起衣袖用指甲一刮,下过水的皮肤上就是一道白印迹,这样排着队刮皮肤应验是否说了谎,是常有的事,也是吃“跳脚米线”的唯一原因,嘴里叫着“不敢了,不敢了”,下一回小伙伴一约,又下水了。现在回头想,那真是件特别危险的事,还屡教不改,难怪每次都会被父母毫不留情地进行武力镇压。除了回老家,初中时候的暑假也在校园和图书馆里游荡。三五结伴,在校园的树荫下纳凉听蝉鸣,吃三分钱一支的糖水冰棒,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也骗父母说去图书馆学习做假期作业看书,而实际上就是找到妈妈是图书馆管理员、假期替妈妈照看阅览室的同学,把书包扔给他保管,然后就悄悄约着去了图书馆旁的录像厅,看那些循环放映的香港台湾或言情或武打的录像片,知道了金庸笔下除了武侠情节全是人间真情,也在琼瑶剧里被温暖和美好感动。五迷三道的常常就混到开学前一周,于是突然就吃喝靠边开始了疯狂地赶作业。老师要求的日记、随笔和周记,不知道是抄了父母书架上多少的名著梗概,每天十五个毛笔字写到半夜眼睛打架,还好,虽然熬成了熊猫眼,终于可以在暑假结束检查作业时组长的那句“交齐了”的检查结果中长舒一口气,逃过了低着头站在讲台上小声撒谎说假期作业掉到厕所里了或者找不到了,被老师一顿挖苦还要请家长的难堪情形。

        高中时候的暑假,我是自由人。说去同学家,去图书馆,实际上结伴去了大花桥看火车压硬币,去了潇湘水库游泳拌凉米线,去了体育场看班里的男同学踢足球。因为学校假期的补课,一家人的外出旅游我一般是被忽略不计的,补课上学、看家护院是父母外出时安排给我的任务,而实际上,放学后没有大人的家,就成了同学们小聚的据点。有人轮流着每天从各自家里捎来蔬菜和肉、蛋,天黑了会有人背着书包去学校老师家的菜地里偷来包谷,做饭炒菜,素的素吃,荤时荤吃,收拾洗涮,大家各尽其能,共进晚餐后吹牛聊天弹吉他唱歌,开启娱乐时光。家在城里的九点半“下晚自习”回家,住校的十点钟回宿舍,偶尔也有女同学作伴留宿一起聊到深夜,诉说那些九曲十八弯的少女心绪。等到我爸妈要回来的日子快到了,大家一起自觉的大扫除一番。家人们离家半月有余,回家一看,井然有序,窗明几净的,就算是米缸吃空了,好像也没有太多的唠叨。

        大学时期的暑假,我一般是在爸爸他们教育局的招生办勤工俭学做社会实践。那些每天面对阅卷组老师们改好出了总分的试卷,从早到晚复查核对小分,累加大分,发现一个加减分数中的错误有五毛钱奖励的晨昏,让人觉得很有意义。参与中考的人工登分查卷、投档录取,哪怕只是打打下手,整理一下投档信息,也觉得很有成就感。期间,总结假期工作的收获,先后也写了好几篇社会实践报告,得过学校的暑假社会实践成果奖学金。

        暑假是学龄期孩子们的幸福时光,是年轻家长们陪伴孩子的时间,多数年轻父母的年休假都留在这时集中休。而现如今的我,孩子已经成人,炎热的季节,我是没有暑假、整日里守在单位的职工之一,暑假对于我,是遥远的记忆和回望时的留恋。

网友评论

6条评论

发表

网友评论

6条评论

发表

最新评论

09月03日 07:18

08月19日 20:50

08月19日 20:26

推荐文章

彩龙

Copyright © 2008-2021 彩龙社区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9-7

下载我家昆明APP 下载彩龙社区APP